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章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73章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大夫连夜替二姨娘施针,银针刺中她全身各个穴道,替她调节着体内的郁气。

子夜已过,明日还要早朝,凌克清不能久待,吩咐下人好好照顾二姨娘后,便离开了小院,三姨娘得意地昂着头,不屑地瞧了一眼床榻上气若游丝的女人,如今的她,如同高高在上的胜利者,气焰分外嚣张,凌雨霏同样是一脸的倨傲,她正睨着失魂落魄的凌雨霏,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品尝到,将这个二姐踩在脚下的滋味。

那般的畅快,那般的得意!

凌若夕对这两房之间的恩怨不想深究,总归与她无关,后院的斗争她从不插手,在她看来,与其费劲心思耍什么阴谋诡计,她更喜欢用实力说话!

一切阴谋在绝对实力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走了。”她弯腰将昏昏欲睡的儿子抱起,冷冷地抛下这么两个字,抬脚准备离去。

“大姐不在这儿守着二姨娘醒来吗?”凌雨霏眼眸微微闪了闪,意有所指的问道,凭什么她们争得你死我活,她却妄想置身事外?

凌若夕刚跨出门槛的左腿在半空中微微顿住,侧过头,寒霜的侧脸,冰冷如川,眼眸锐利,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慑霸气,让凌雨霏心头竟升起了一股惧怕。

她紧抿着唇瓣,眼神闪烁着想要避开凌若夕太过凌厉的眼神。

她从不知道,这个幼时懦弱卑微的大姐,竟拥有这般可怕的气势!

“我不是大夫,留在这里做什么?况且,你们确定她醒来会高兴见到我吗?”凌若夕讥讽地问道,毫不掩饰与二姨娘之间的敌意。

凌雨霏顿时尴尬地笑了笑,为自己一时冲动去挑衅凌若夕的举动很是后悔。

“哎呀,时间不早了,宝宝也累了,若夕要是想回去歇息,就快去吧,这儿有咱们呢。”三姨娘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在得罪二房后,最好别再树敌,她朝凌若夕友善地笑了笑,装作没有发现,她和凌雨霏之间有些僵持的气氛。

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利落地转身,走向屋外,很快,她洒脱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长廊深处。

据说这一晚,三姨娘为了照顾昏迷不醒的二姨娘,整夜未眠,据说,凌雨霏更是守在二姨娘屋中,替她忙前忙后。

一时间,无数吹捧三姨娘的流言,在丞相府内悄然传出,不少下人对这位三姨娘的印象,自然好了不少,甚至隐隐期盼着,有这么一位心善的夫人来管理他们,他们的好日子定是到来了。

大清早,散开的浓雾化作清爽的露珠,滴落在院子的花园里,空气清新,吸入肺中,让人禁不住神清气爽。

“哈!”

“呵!”

……

僻静的北苑,从天蒙蒙亮,便有虎虎生风的拳声传出,时不时夹杂着几声气势十足的朗喝。

云旭在暗中看得不住点头,虽然小少爷年纪尚轻,但耍起拳来却是有模有样,不愧是少主的孩子。

红梅心疼地看着挥汗如雨的凌小白,将盛满温水的银盆送入房中,尔后,悄悄走到一旁,低声道:“小少爷,您歇歇吧,这都打了快一个时辰了。”

她虽然刚回到大小姐身边,却是打从心里想要照顾这对多年来吃够苦头的母子的,自然也就将凌小白看作了自己的孩子,见他这么早就起床打拳,心里难免有些心疼。

“不行,”凌小白收回拳头,抬手擦了擦脸上的热汗,“娘亲说过,基本功必须得每天练,为将来打下基础,小爷不会让娘亲失望的。”

闻言,红梅眼眶一热,只觉得分外心疼,若不是六年前的那次意外,大小姐也不用千里迢迢一个人前往边陲,甚至还有了孩子,那么善良的大小姐,究竟吃了多少苦头,才会用这样的法子教导小少爷啊。

红梅脑补了不少凌若夕被欺负,被凌辱,被迫长大的画面,越想,那股酸意便愈发剧烈,最后化作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下来。

“你怎么哭了?”凌小白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娘亲说过,掉眼泪是弱者才会做的事,要是娘亲见到你这个样子,会生气的。”

貌似他完全忘记了,说到哭,他才是手到擒来的那个人。

红梅吸了吸鼻子,压住心头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是,小少爷教训得对,红梅不会哭了。”

所有的苦难都已经过去,现在的大小姐已不是昔日懦弱的废物,她有自保的能力,有高深莫测的身手,她该高兴才对。

她抬手将脸上的泪痕全数擦干,“那奴婢就不打扰小少爷练功了,加油。”

凌小白嘿嘿一笑,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面前的木桩上,蹲着马步准备继续训练。

红梅正打算进屋伺候凌若夕洗漱,她盘膝坐在床榻上,体内的玄力疯狂地运转着,以丹田为海,一条条细流冲击着筋脉,淡蓝色的玄气在她体外形成一个梦幻般的罡气罩,色泽流转。

听到红梅再度进屋的脚步声,紧闭的双目蓦地睁开,眼底溢满了淡淡的华光,收工起身,如瀑的黑发随意地披在身后,青丝垂落着,一夜未换的衣袍,此刻正湿答答紧贴着她的躯体。

“大小姐,先洗把脸吧。”红梅将浸湿的毛巾递到她跟前,随后转身,提起木桌上的茶壶替她斟茶漱口。

“二夫人醒了吗?”凌若夕一边擦着脸,一边瓮声瓮气地问道。

红梅脸色顿时一沉,轻哼一声:“醒了,不过又晕了。”

“……”凌若夕眉梢一翘,“该不会是醒来后,得知手中权利被交托给三姨娘,怒急攻心,又气晕了吧?”

“大小姐料事如神,可不是这样吗?”红梅讥讽地笑了笑,“老爷这一招可真够毒的,将二夫人最爱的权利收走,她醒来后,必定会不依不饶,大夫说,需要静养。”

“呵,报应啊。”凌若夕凉凉地讽刺一句,对二夫人的惨状,丝毫没有半分同情,她现在虽是可怜,但也是曾经犯下的孽!

“不过也还真奇怪,二姨娘怎么会忽然受惊了呢?”红梅困惑地嘀咕道,在她的印象里,二姨娘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到底见到了什么,居然能把她给吓晕。

“大概是遇见厉鬼索命来了,做贼心虚。”凌若夕淡漠地启口,眼底有零碎的笑意闪过,二夫人现在的下场,在她的预料之外,没想到,她这么不禁吓,不过是扮一次鬼,便能将她吓得屁滚尿流。

呵,活该啊。

红梅莫名地绝对,说不定大小姐知道什么内情,不然,她又怎会如此镇定?

“走吧,去瞧瞧二夫人,再怎么说,我也暂居此处不是?”凌若夕随手将毛巾朝后扔去,白色的锦帕成华丽的抛物线,精准无误地掉落在银盆中,飞溅出无数水花。

红梅近乎狂热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若是夫人还在,见到这样的大小姐,一定会感到骄傲吧。

刚走出房门,凌若夕便瞧见正在卖力打拳的儿子,眼底闪过一丝满意,身影一转,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凌小白身后,他迅速转身,一个凌空侧劈猛地袭来,直逼凌若夕的腰部。

“力道不够,下盘不稳,太弱了。”凌若夕抬起右臂,看似柔弱的手臂,竟阻挡住了凌小白的一击。

“嗷——”他抱着吃疼的小腿,在原地不停地打转,疼得眼冒泪光,“娘亲!你也太狠了,宝宝的腿会断的。”

“是你的肌肉不够扎实。”凌若夕厉声说道,“这样的攻击连我的毫毛也伤不到,继续!”

挨了批,凌小白特委屈地揉揉小腿,在心底泛起嘀咕,他和娘亲能比吗?他还没开始修炼玄力,怎么可能伤到她?

凌若夕没有理会他幽怨的眼神,带着红梅,准备前往二夫人的居所。

“你有什么话,直说。”一路上,红梅总是欲言又止地看着她,等到她转过头去,又立马将眼神转开,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样。

红梅犹豫再三后,终是硬着头皮开口:“大小姐,小少爷他毕竟才五岁大,您是不是太严厉了?”

“现在不打好基本功,将来他丢掉的就该是小命了。”凌若夕眸光一冷,沉声说道,凌小白的个性乖张、无畏,将来指不定会得罪什么人,若是根基不稳,实力不够强悍,到那时,他拿什么生存在这弱肉强食的大陆中?

她凌若夕的儿子,她不要求她做人上人,但至少,也要有不被欺负的本钱。

见她面色冷硬、漠然,红梅顿时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大小姐,奴婢也只是关心则乱,你别把奴婢的话放在心上。”

“放心,我没这么脆弱。”凌若夕冷声说道,刚到小院外,便看见守卫森严的侍卫,将整个院子包围得密不透风。

她眉头一蹙,看来丞相这次是真的惊了,居然真的将府内三分之一的守卫放在这儿,保护二夫人的安全。

“大小姐。”侍卫齐声唤道,中气十足的嗓音震得人耳朵发麻。

凌若夕神色不变,对他们敬畏、忌惮的目光视若无睹,目不斜视朝着院子里走去,身影大方且利落。

房间内,照顾了整夜的三姨娘与凌雨霏已经离去,只有凌雨涵正趴在床沿,闭目小憩,几名丫鬟守在屋外,见她到来,急忙屈膝准备行礼。

凌若夕大步迈入房中,深沉冰冷的视线,落在床榻上脸色惨白的二姨娘身上,她的气色比起昨晚,明显好了不少,只是,即使在睡梦中,眉头依旧紧皱着,仿佛被噩梦困扰。

房间里突然多出两个人的气息,惊得凌雨涵立即惊醒,戒备地看向来人,见是凌若夕,她脸上的警戒之色才缓缓散去,“姐姐,你来了。”

“情况如何?”凌若夕哑声问道,嗓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凌雨涵眸光微暗,幽幽道:“大夫需要静养。”

“看来没有大碍。”

这话,听着怎么透着一股恨不得二夫人立马去死的意思?凌雨涵面色一冷,当即道:“姐姐,我知道你和娘亲之间有些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