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4章 轩辕世家来人

第74章 轩辕世家来人

误会?

岂止是误会,她和二夫人之间,还有着血海深仇!

凌若夕身上的冷冽气息愈发浓郁,整个屋子,仿佛都被一股寒流给笼罩着,她眸光森冷,讥诮地扬起嘴角:“妹妹,明人不说暗话,你我之间还需要演戏吗?这里可没有外人在,收起你这一套,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凌雨涵被她直白且尖锐的话语说得脸色骤变,眼底滑过一道冷怒的暗光,“姐姐,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妹妹我一再退让,你却屡屡羞辱我,你……”

“羞辱?”凌若夕打断了她的话,“真正的羞辱还没到呢,你们母女俩可得好好活着,若是死得太早,岂不是很无趣吗?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慢慢地向你们讨要回来。”

话冰冷刺骨,带着丝丝决然。

凌雨涵没有想到,凌若夕根本不是来看望病人的,她是来示威,是来宣战!

柔弱的脸蛋迅速涨红,宽袖下的双手黯然握紧,她死死咬住牙根,喷火的视线,狠狠扎在凌若夕的身上,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刺成筛子。

凌若夕毫无在乎她狠厉的目光,挥挥手,转身离开了房间,刚跨出房门,便与前院的家丁撞了个正面,家丁横冲直撞而来,她敏锐地侧身避开,这才逃过被撞到地上的下场。

“啊!疼。”家丁吃疼地扑入房内,脚踝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得四脚朝天,格外狼狈。

“慌慌张张做什么?到底什么事?”凌雨涵深吸口气,这才压下因凌若夕而升起的嫉恨与怒火,但口气比起往日的娇柔、纯良,多了几分冷硬。

家丁哆哆嗦嗦从地上站起,“二小姐,老爷让您去前厅,说是二夫人的娘家人到访。”

“真的?”凌雨涵双目一亮,挑衅地朝凌若夕看了一眼,娘亲的娘家,可是堂堂第二世家,就凭她,斗得了吗?

“红梅,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狐假虎威?”凌若夕不屑地勾起嘴角,看了眼身后的婢女,嗓音恰巧能够让在场的人,听得真切。

红梅忍住笑,哪里会听不出她是在指桑骂槐?却极有眼色地摇头,一脸的不解,“还请大小姐明示。”

“诺,眼前不就有一幅活生生的吗?”下颚微扬,她讥诮的目光如同刀子,刺入凌雨涵的心窝。

“你!”凌雨涵气得够呛,转瞬,又压下怒火,“姐姐回来不久,恐怕还未见过轩辕世家的人吧?要不,随妹妹去见见?毕竟是一家人,提前见上一面,也省得日后闹出什么笑话。”

这是在向她炫耀她娘家的家世?

凌若夕正好也有去见见传说中第二世家的想法,微微颔首,淡然地应下了她的邀约:“好啊。”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前厅走去,一路上,姐妹俩没说过半句话,围绕在她们之间的气氛,充满了复杂的硝烟味。

刚穿过迂回的红漆长廊,便听到从前厅里传出的,豪爽笑声,凌若夕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眼底浮现了一丝凝重。

高手!绝对的高手!

明明声音就在前方,她却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那是只有在遇到绝对强者时,才会出现的紧张与狂热。

凌雨涵先一步进入厅中,凌克清正坐在上首,与不请自来的中年男人谈笑着,那人一席名贵锦衣,墨发高束,鬓发微白,清雅的面容挂着如沐春风的浅笑,一双炯炯有神的鹰眼偶有精芒闪过。

分明人就坐在那里,却无法让人探查到他的实力,浑身散发着一股温文俊雅的气息,好似一羸弱的书生。

“舅舅!”凌雨涵蹭蹭地跑到中年男子身边,亲昵地唤道,脸上绽放着喜悦的灿烂微笑。

“呀,雨涵,好久不见,有没有想舅舅?”轩辕勇莞尔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尖,但随即,他的目光越过眼前的侄女,看向站在屋外正准备进来的凌若夕。

娇小单薄的身躯,沐浴在阳光下,肤若羊脂,眼若秋眸,一身凌厉气势,如同出鞘宝刀,锋芒毕露。

这就是传说中心狠手辣的大小姐,凌若夕?

轩辕勇眼眸微微一沉,庞大的玄气威压朝着凌若夕扑去,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上。

凌若夕身体一僵,体内平静的玄力被这股威压逼得疯狂运转起来,不停冲击着她的肝脏,四肢似被固定住,无法动弹,无法挣扎。

强!

真正的强者!

这个男人的实力比她所碰见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悍。

凌若夕用力握紧拳头,指甲在掌心留下一排骇然的月牙印记,她咬着牙,倔强地挺直背脊,即便技不如人,但她的傲骨,不允许她向任何人折腰。

轩辕勇心底惊疑一下,威压再次加重,飓风平地升起,席卷着整个大厅,凌若夕如瀑的青丝被刮得在空中肆意飞扬,衣诀凛凛,紧绷的小脸肌肉不自然地**着。

“唔!”一声闷哼后,从肝脏腾升的血液,顺着她的唇角滑落下来,脸色近乎惨白。

红梅急得都快哭了,但这股威压却精准地只冲着凌若夕而去,旁人根本察觉不到,即使她有心想要帮忙,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不错,倒是个好苗子。”威压足足持续了近半柱香的时间,久到凌若夕甚至误以为自己的三魂七魄通通离体,那股可怕的窒息感,才蓦地散去。

她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却又咬着牙,固执地傲然挺立着,双腿隐隐发颤,浑身的筋脉有着不小程度的损伤。

仅仅是威压,就让她连站立也这般艰难,这就是轩辕世家的家主拥有的实力吗?

“能够得到家主大人的夸奖,是小女的荣幸。”凌克清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便淹没在了那双冷漠的眼眸中,他赔着笑,丝毫不在意屋外强撑着一口气的大女儿。

凌雨涵在心底得意地笑了,她不是很能耐吗?如今,不也一样只能在自己面前吃苦头?

还真以为蓝阶的实力就了不得了,哼,活该!

“我什么时候说过,荣幸这两个字了?”一道冰冷、倔强的嗓音,从屋外传来,如同一道惊雷,将厅内和睦的气氛,顿时打破。

轩辕勇眸光一冷,脸上如沐春风的笑顷刻间消失,“小女娃,刚过易折,倔强是好事,但盲目的自负,看不清自身的实力,可会出大事的。”

他是在暗指凌若夕仗着实力惊人,太过狂妄。

凌若夕压住体内翻江倒海的抽痛,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渍,傲然道:“第一次见面就送上晚辈这么大一份见面礼,这就是堂堂第二世家家主该有的风度吗?”

黑眸,锐利无畏,丝毫没有面对强者的惧怕与崇敬。

犹如一批孤狼,即便身受重伤,也要捍卫自己身为狼的尊严。

那淡漠的身躯明明连站立已显得这般艰难,却又仿佛拥有着能够撑起一片天的伟岸。

凌克清眸光复杂,看着不远处的大女儿,心底不知是喜还是忧。

“放肆!”跟随轩辕勇而来的护卫,从花园中窜出,一个个握着森白的刀刃,凶神恶煞瞪着凌若夕,将她包围在中央。

这些人,每一个都身负玄力,最低的也是青阶巅峰。

即使是护卫,也是一等高手吗?凌若夕敛去眸中的惊愕,气定神闲站在原地,看也没看这帮人一眼,目光始终落在屋内清雅的中年男人身上。

“好了,和一个晚辈计较,传扬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我轩辕世家仗势欺人吗?”轩辕勇莞尔一笑,随意挥挥手,示意护卫散去,那不是大度,而是一种未曾将对手放在眼里的狂妄!

在拥有绝对实力的资本上,他有这个资格不将失败者放在眼中。

羞辱!这是**裸的羞辱!

凌若夕咬碎了牙,才忍下想要出手的冲动,在没有摸清敌人的实力前,贸然行动,只会让她落于下风。

“数日前,凌小姐曾与我的执事有过小小的矛盾,今日除了看望我那不成器的妹妹,我也想顺道将此事解决。”虽然嘴里说着不成器,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对二夫人的宠溺与纵容。

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心,神色依旧淡漠如冰。

“轩辕家主,那件事是我这大女儿的错,你可别和她计较。”凌克清急忙替凌若夕求情,这位家主性格喜怒无常,又极其护短,一个不讨好,说不定今日,她就得血溅此处了。

“亲家,你想得太多了,我岂是那般不明事理的人?”轩辕勇顿时失笑,摇摇头,抚了抚略显褶皱的衣袖,朝跟来的护卫使了个眼神:“把东西送上来。”

两名护卫扛着一个红木箱子从府外走来,随后砰地一声放在凌若夕身旁,虽然箱子未曾打开,但根据尘土飞扬的迹象,里面必定装了什么不轻的东西。

“打开看看,也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轩辕勇笑得极为温柔,但与之相反的,则是他眼底那片阴鸷、残暴之色。

凌若夕危险地眯起眼,艰难地弯下腰,强自压下体内漫上的血腥,故作若无其事地将箱子上的锁扣打开。

“舅舅,你送给姐姐什么礼物?这么神秘?”凌雨涵好奇地问道。

“呵,看下去你就知道了。”轩辕勇揉了揉她的脑袋,毫不掩饰对她的疼爱。

箱子在打开的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距离较近的红梅,脸色惨白地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胃液开始翻腾,她哇地一声,弯腰干呕。

只见那箱子里,静静地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隔断的脖颈上,汨汨鲜血还未干涸,肌肤透着一股热气,死亡绝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凌若夕瞳孔蓦地一紧,她已然认出,这颗人头的身份。

不正是当日与她争执的执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