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5章 她欠了他一份天大的人情

第75章 她欠了他一份天大的人情

血淋淋的人头被静静放在木箱内,下方还特地垫了一块柔软的红色鎏金丝绸,七窍流血,双眼似受了惊吓般突兀地瞪大,满是血丝的眼球,仿佛随时会掉落下来,格外可怕。

凌若夕弯下的身体有短暂的僵硬,她微微侧首,蕴藏着滔天风暴的黑眸,对上轩辕勇意味深长的视线。

“这是见面礼?”凉薄地红唇缓缓滑开一抹浅淡的微笑,“轩辕家主果然非寻常人。”

话带着几多讽刺,轩辕勇也不怒,好脾气地轻笑两声:“我听闻这奴才得罪了凌大小姐,特地执行家法,不知道凌小姐对这份礼物,可还满意?”

凌若夕面色微沉,礼物?哼,只怕是警告吧。

想要告诉她,他轩辕世家要一个人死,有多简单吗?

红梅吐到几乎浑身瘫软,容颜一片惨白,擦了擦嘴角的污秽,她担忧地瞧了眼面若寒霜的凌若夕,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满意,很满意,只不过我这个人,从不会留下任何战利品。”说罢,手臂凌空扬起,利落地劈下,从丹田内强行提起的玄力,凝聚在掌心。

“轰!”

头颅应声化作肉末,漫天飞舞,稀里哗啦掉落了一地。

“哇!”

“呕!”

丞相府内的家丁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呕吐起来,那满地的尸块,让他们难以接受,宛如一幅人间地狱般,血流处处。

掉落的尸块诡异地绕过凌若夕的身体,未曾让她染上半分污秽,她本就是强弩之末,如今又再次动用玄力,失去血色的脸蛋愈发苍白,甚至透着一股青色。

“这……”凌克清脸色骤然一变,他虽位居丞相,但自身却非修行者,更不能修炼玄力,以至于看到眼前这副骇人的画面,自然难以接受。

轩辕勇眸光一沉,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掌微微紧了紧,他如何看不出这是凌若夕对他的挑衅?

这个女人,扛下他紫阶巅峰的威压,竟还有余力?若是放任她继续成长,将来必定会成为数一数二的高手!要么将她收为己用,要么,趁着她还未大成时,抹杀掉。

一丝杀意迅速漫过他的眼底。

凌若夕长长呼出一口气,丹田空无一物,这最后一击耗尽了她体内全部的力量,筋脉抽痛,血液沸腾,此时的她,弱得轩辕勇半根手指头就能杀死。

“姐姐!你怎能如此心狠手辣?”凌雨涵惊呼道,小脸一片惨白,看着凌若夕的样子,活像再看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锋利的眉梢微微上挑,凌若夕强装淡定地回道:“既然是送给我的礼物,如何处置,是我的事。”

“不错,你言之有理。”轩辕勇一把按住正打算与凌若夕争论的侄女,柔柔一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这男人看似温和,但实则心机颇深,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人物,甚至比她穿越以来遇到的任何人,都要可怕。

但是,凌若夕丝毫没有退缩的迹象。

狭路相逢,勇者胜!

她单薄的身躯傲然站定在尸山血海之中,衣诀翻飞,墨发张狂地飘起,一身冷冽气息叫人望而生畏。

轩辕勇眼底闪过一丝晦涩的暗光,这个女人,绝不能留!

“轩辕家主,你可要去瞧瞧二夫人?”凌克清冷不防出声,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他可不想在自己的府宅里,让凌若夕与轩辕勇对上。

轩辕勇眉头一蹙,他这个妹夫是在替凌若夕解围?

“好,我也很久没见到小妹了,听说她前夜受了惊?”轩辕勇拂袖起身,一席藏青色长衫,衣摆随意滑落下来,姿态温雅,尽显尊贵。

凌雨涵急忙提着裙摆跟在他身后,有舅舅在,她倒要看看这凌若夕还能横什么?得意的眼神直直望向不远处脸色微白的女人,像是在向她示威。

离去时,轩辕勇特地看了凌若夕一眼,那眼,看似温柔,实则却暗藏杀机。

凌若夕心头一紧,无所畏惧地回视过去。

“呵。”轩辕勇讽刺地低笑一声,未曾把她放在眼中,衣诀翻飞,他走在凌克清前方,朝着二姨娘居住的小院绝尘而去。

“你啊,真是!”凌克清又叹又怒,狠狠瞪了凌若夕几眼,这才跟上。

对这个女儿,他是真的没有法子了,她这乖张的性子究竟像谁?

“姐姐,现在你尝到技不如人的滋味了吗?”凌雨涵挂着娇柔的浅笑,蹭到她耳畔,吐气若兰,语调中难掩小人得志的激动与得意。

凌若夕面色一凝,轻轻将她的脑袋推开,一句话也没说,拖着疲乏的身体,利落地转身。

凌雨涵被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气得面容狰狞,到了现在,她居然还敢和自己摆架子?

“二小姐。”一名家丁胆战心惊地走上前来,脸色略显难看。

“把这里收拾一下,姐姐也真是的,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能拿舅舅的礼物撒气啊。”凌雨涵迅速敛去眸中的嫉恨,幽幽叹息道,将一个关爱姐姐的妹妹姿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家丁立即应下,在心底暗暗腹诽着,这二小姐还真善良,都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替大小姐说话。

凌雨涵满意地看着四周对她面露赞赏与认同的家丁,悠悠然抬起脚步,追着轩辕勇离去的方向,飘然远去。

北苑。

正打完拳法的凌小白一边擦着脸上的热汗,一边朝回来的凌若夕招手,刚要唤人,谁料,凌若夕脚步匆忙越过他双腿生风,撞开门,跌入房中。

“噗。”强压的鲜血从她嘴里喷射出来,身体踉跄着跌坐在椅子上,她的脸色白得吓人。

“内伤?”云旭愕然惊呼,来不及多想,从暗处现身,跃入房中。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凌小白被地上的黑血吓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跑进屋,想要上前查探凌若夕的情况,却又害怕会弄伤她,只能踌躇地站在原地,不断打转。

黑狼四足一蹬,身躯灵巧地落在凌小白的肩头,担忧地望着正在调整内息的女人,这女魔头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

“是被高阶玄气震伤肝脏,筋脉堵塞。”云旭用玄力锁定住凌若夕,审视着她身体的情形,黝黑的面容此刻更是阴沉下去,“丞相府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高手存在?”

他隐藏在丞相府多日,对府里的一切了若指掌,整个府宅除了侍卫外,也就只有后院的子嗣有较高的修为,但他不认为这些人能够伤到凌若夕一根毛发。

“是轩辕世家的家主干的!”红梅眼含热泪,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轩辕勇一定是给二夫人撑腰来了。”

轩辕世家?

云旭瞳孔一紧,当即从怀里拿出一瓶灵药,放在一旁的木桌上,“这是我族治疗内伤的顶级药丸,服下后,可在数日内痊愈。”

凌小白咻地蹭上前去,一把将药瓶抓住,拧开红帽,倒出里面的黑色小颗粒药丸,递到凌若夕唇边,“娘亲,快吃啊。”

她勉强克制住正在反噬筋脉的玄力,浅薄的眼皮微微抬起,眸光复杂盯着一旁的云旭。

“少主说过,让我护你周全。”云旭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如何看不出凌若夕不愿领情的想法?

“谢了。”云淡风轻的两个字,对于她而言已是极限,将药丸丢入嘴中,苦涩至极的味道,瞬间包裹住味蕾,但她的心,却有淡淡的动容。

这片大陆顶级的炼药师屈指可数,这瓶药功效惊人,绝对是上品。

若非云井辰的嘱咐,云旭绝不会轻易拿出,她似乎又欠了他一次。

药丸入口即化,凌若夕当即盘膝,开始吸取天地玄力,空荡荡的丹田如同一个巨大的旋窝,正在疯狂地将空气里的玄力吸收住。

一股股清凉的气流,滋润着伤痕累累的筋脉,将其修复,扩充。

云旭见她脸色逐渐好转,总算是松了口气,若是让少主知晓,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而让凌若夕受此重伤,恐怕他又得被罚了。

“谢谢你。”凌小白第一次对云旭有了好脸色,郑重其事地朝他弯腰道谢。

云旭急忙侧身避开:“小少爷,这是我的分内事,无需言谢。”

“娘亲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唔,宝宝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当作谢礼,好不好?”他在怀里找了半天,掏出一块小小的金元宝,递到云旭跟前。

能够让凌小白这个铁公鸡心甘情愿送上银子,除了凌若夕,云旭绝对是第一个。

“这……”云旭哪儿会不知晓他有多爱钱?顿时,被这份大礼给吓住,迟迟没有接受。

“你是嫌宝宝的礼物太少了吗?”凌小白委屈地撅着嘴,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云旭手忙脚乱地将元宝接过,连称不敢。

“今天你帮了娘亲,以后宝宝就把你当作自己人了!”他拍着胸口,义正严词地保证道:“跟着宝宝,一定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绝不会委屈了你。”

听听,这是一个小孩子该说的话吗?怎么听都像是土匪头子。

云旭嘴角一抽,脸上滑下几道黑线,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等到凌若夕停下修行,体内的内伤已恢复得七七八八,且蓝阶中期的瓶颈,似乎也有松动的迹象,这倒是让她心头一喜。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

“凌小姐,这几日你最好莫要离开院子,轩辕勇一向护短,你若再与轩辕情发生争执,恐怕会彻底得罪第二世家。”见她收工,云旭急忙上前劝道,希望她能暂避锋芒。

比起很少出世的云族,第二世家可以说是整个龙华大陆当之无愧的顶级豪门,轩辕勇多年来靠着吸取魔宠的玄力提升实力,绝不是一个凌若夕能够反抗的。

如今少主被牵制在族中,无法保护她,若是有个万一,云旭也不敢保证能护她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