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章 象征主母的玉佩

第76章 象征主母的玉佩,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我从不主动生事。凌若夕眉梢冷峭,一字一字轻声说道。

凌小白与云旭同时抽了抽嘴角,是啊,您老的确没有主动惹事,但偏偏,这些事就喜欢找上你啊。

“但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他就知道……

云旭似乎并不意外凌若夕的回答,这个女人,纵然实力比不上那些修炼多年的老怪物,却是一身傲骨,嫉恶如仇,这一点,云旭深有体会。

“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小白,最近乖乖陪娘亲留在院子里,听见了吗?别随便出去惹是生非。”凌若夕口风一转,她又不是傻子,与轩辕勇正面对上,她暂时还没有这个实力!但是,她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变强!迟早有一天,她会将这些企图打压她,欺辱她,伤害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

深沉的眼眸迸射出极度强烈的渴望,她面容冷峭,浑身散发的威慑气势,让一旁的云旭暗暗心惊。

这个女人,与少主何其想象?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被少主另眼相待吧。

“切,人家才不会惹是生非呢。”凌小白悻悻地抱怨着,对凌若夕的警告很是不满,他一直很乖的好不好?

“还敢顶罪?”凌若夕伸手扯住儿子软趴趴的耳朵,使劲一拧,顿时,疼得凌小白眼冒泪花。

“啊!娘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快松手啊。”那声嘶力竭的惨叫声,让红梅和云旭忍不住浑身一颤,朝他投去了一抹分外同情的眼神。

和大小姐(女魔头)顶嘴,真的需要无比强悍的勇气啊。

“红梅,你去打听打听二夫人小院的动静。”松开手,凌若夕看也没看耍宝卖萌的儿子一眼,朝红梅吩咐道。

“是。”红梅当即应下,离开北苑前去为凌若夕办事,凌小白抱着黑狼蹲在屋外,数着地上的蚂蚁。

“轩辕勇的实力究竟有多高?”她撩开衣摆坐在木椅上,冷若冰霜的眼眸随意扫过云旭。

他是云族中人,对轩辕世家应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问他,是最便捷的方法。

“紫阶巅峰。”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却让凌若夕瞳孔蓦地一缩,愕然瞪大了双眼。

“紫阶……巅峰?”凌若夕惊愕地喃喃一声,难以想象,轩辕勇的实力竟会突破紫阶,“他与你的少主谁更强?”

“少主全力以赴,能与其斗为平手。”云井辰不过二十出头,即使天赋惊人,但对上这些修炼数十年的老怪物,仍旧处于弱势,论单打独斗,两人只能勉强斗为平手。

凌若夕的脸色有些难看,轩辕勇的实力超出她的预料,若是轩辕勇当真要为二姨娘撑腰,他们势必会对上。

以她现在的实力,甚至无法做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全身而退。

太弱了,她还是太弱了。

“凌小姐,大可放心,少主离去前曾赠与你一块玉佩,若在危急关头,这枚玉佩可调动隐藏在京师内的云族力量,势必能保你与小少爷平安。”云旭见她面色难看,忍不住说道。

“玉佩?”她眉梢一挑,蓦地想到云井辰离开时,的确交给了她一件饰品,慢吞吞站起身,从床脚将用来垫床的玉佩取出。

云旭看着她手心染上尘土的玉佩,嘴角再也忍不住用力**几下,这可是象征未来主母身份的名贵玉佩,且能调动云族所有力量,号令全族,居然就这么被人用来垫床脚了?

云旭突然间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被雷得外焦内热。

“它很重要?”凌若夕细细地眯起眼,沉声问道。

“这是只有少主认定的人,才能得到的玉佩,持有它,便能得到与少主同等的权利。”云旭很想为凌若夕科普一下这枚玉佩的重要性,但偏偏,他又不敢直接说破某人对她有别样情愫的事儿,他算是看出来了,即使她替少主生下子嗣,但在心里,对少主根本没有多大的兴趣。

闻言,凌若夕心尖微微一颤,她没有想到这枚玉佩竟会如此重要,为何云井辰不说破?甚至还随手赠给自己?

想到那风姿卓越的男子,她素来平静冷硬的心房,竟出现了些许颤动,摇摇头,将那抹陌生的情绪抛开,她满不在乎地将玉佩扔向云旭。

“小心。”云旭手忙脚乱地接住,心底一阵后怕,这东西若是在自己手里出了差错,只怕少主要剥掉他一层皮。

“把它拿回去,还给云井辰。”若是普通的玉佩她尚且能坦然收下,但不知为何,凌若夕总觉得这枚玉佩像一块烫手的山芋,一旦收下,恐怕会后患无穷,引来无数麻烦,这是她身为女人的直觉。

云旭一脸愕然,云族的宝贝竟有一日会被人避之不及?这……怎么可能?

“无功不受禄,由你转交给他。”凌若夕打定主意绝不会收下它,即使没有云族的帮助,她也不会畏惧,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上辈子,她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她不信,在这个陌生的大陆里,她无法护儿子周全。

“凌小姐,少主送出的礼物我可不敢还回去,要不,等少主回来,你再亲手交给他?”云旭敢用脑袋发誓,若他拿着玉佩回去,绝对会被迁怒,主子的怒火,他可不想亲自品尝。

“叫你送回去就送回去,哪儿这么多废话?”凌若夕眉心一拧,狠声说道。

“凌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若我送回去,真的会被少主杀了的。”云旭苦着一张脸,将玉佩往凌若夕的跟前送去,大有逼迫她重新收下的阵势。

“你是他的人,他不会杀你。”别以为说这种话就能让她心软,这么麻烦的东西,她绝不会收。

云旭推脱半天,也没能说服这个狠心的女人,忽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收下玉佩,向凌若夕告辞,利落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刚走出门,他便看见了自己的目标人物,飞身跃起,落在凌小白跟前,嘴角扬起一抹充满诱惑的笑:“小少爷,你是不是很喜欢值钱的东西?”

凌小白一下子抱紧怀中的黑狼,戒备地看着他,“你想对小爷做什么?”

喂喂喂,他长得有这么像坏人吗?明明方才还对自己笑脸相迎,怎么这么快就变脸了?

云旭心头溢满了无数的苦水,摇摇头,继续笑道:“咱们少主想要送你娘亲礼物,可是你看,她根本不愿意接受。”

“礼物?”凌小白双眼一亮,鼻尖微微动了几下,他仿佛嗅到了银子的味道,顿时笑开了:“什么礼物,拿出来给小爷看看?”

云旭见他上钩,立马掏出怀中的玉佩,拴着红穗的白玉玉佩,通体晶莹,隐隐有流光滑过,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

凌小白双眼放光,恨不得马上将它拿过来,肉嘟嘟的手臂缓慢抬起,朝着玉佩伸了过去,云旭心头的大石即将落下,可谁知道,他又忽然顿住动作,神色古怪地抬起头,“娘亲说过,拿人手软,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你别以为随便拿出一块玉佩,就能糊弄小爷,告诉你,小爷不吃这一套,小爷可是视钱财如粪土的人。”

“……”说这些话,他难道不害臊吗?云旭嘴角猛地一抽,彻底相信,这小少爷绝对是女魔头的种,就这恶劣的个性,毒辣的口才,世间还有第二人能够培养出来吗?

“说吧,你是不是有事求小爷?”凌小白哼哼两声,一副‘你别想欺骗’的表情。

云旭幽幽叹了口气,“连这也被小少爷看出来了。”

“小爷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一脸了然,娘亲说的果然没错,通常送厚礼的人,都是有所求的。

云旭握住拳头在唇边轻咳一声,“其实,是少主见凌小姐没有什么贴身的首饰,这才吩咐我为凌小姐准备一件,我看这玉佩价值连城,又极为漂亮,所以打算赠送给凌小姐,不过她不愿意收下,不知道小少爷能不能代为接管?不然,少主可是会惩罚我的。”

凌小白到底还是孩子,虽然道理知道不少,但论狡诈的心思,绝对比不过云旭,更何况,当他见到云旭救了凌若夕一命时,对他就没有了提防心,哪里会想到,对方正挖坑想要让他往下跳呢。

他咂吧咂吧嘴唇,故作勉强地将玉佩接了过来,“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请求了,小爷也不好拒绝,就代娘亲收下。”

黑狼装作没有看到云旭奸计得逞的表情,默默地捂住眼睛,对这位小少爷彻底无语,就这智商,活该被人骗。

那枚玉佩它看得一清二楚,分明是家主给未来主母的定情信物,看来少主对女魔头是势在必得了。

云旭在心头长长松了口气,总算是把这烫手的山芋给交托出去了,这下子,女魔头也该没话可说了吧?为了以防万一,他忍不住提醒道:“小少爷,你可得好好保管这枚玉佩,千万别被凌小姐发现,不然,她一定会再次扔掉的。”

“放心,小爷才不会那么傻。”凌小白不屑地说道,眼底尽是得意。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不傻?它看是傻透了还差不多。

就这性子,将来被人骗了,或许还得帮忙数钱。

凌若夕可不知道,自己误以为还回去的麻烦,居然被她的儿子在暗地里又给收下,此时,正盘膝坐在床榻上,安然修炼。

轩辕勇的到来,让二房的众人纷纷喜上眉梢,这段时间,因着凌若夕强势归来,他们的地位一日不比一日,现在甚至连三房也踩在了他们的头上,二房伺候的下人,如今连走路仿佛也透着一股喜气,看谁都是眼高于顶,一脸倨傲。

“娘亲,你说爹爹会不会因为轩辕家主,将权利又给收回去?让咱们还给二夫人?”凌雨霏一脸忧色,好不容易混出头,她哪里甘愿再被凌雨涵骑到自己的脑袋上?

三姨娘冷哼一声,“放心吧,不是还有凌若夕吗?比起对付咱们,与二房有仇怨的她,才是最该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