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章 被发现的高手

第77章 被发现的高手

凌雨霏闻言,顿时了然,嘴角划开一抹得意的笑:“也对,这个大姐可是公然得罪了轩辕家族,咱们就等着他们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你最近可要和凌若夕离得远一点,别去挑衅她,知道吗?这女人疯起来可是连皇族也敢下手的。”三姨娘低声提醒道,希望自己的女儿远离那尊煞神,最好没事别在凌若夕跟前出现,谁敢保证,她不会抽风,对自己的女儿出手?

想想她对付敌人的手段,想想惨死在街头的尸体,三姨娘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轩辕家族他们惹不起,凌若夕他们也惹不起,只能放手让两方自己斗。

轩辕勇眉目森冷站在床沿,脸上温和的笑容早已被阴沉取代,“我的妹妹怎么会忽然受到惊吓?难道堂堂丞相府,连一个弱女子也保护不了吗?”

凌克清心头一怒,这分明是**裸的打他的脸啊,但看着轩辕勇那张铁青的容颜,即使他心里有火,此刻也根本不敢发泄出来,赔着笑道:“我已经加派了人手,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会不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故意吓唬娘亲?”凌雨涵娇滴滴地问道,脸上尽是不解:“府宅内向来守卫森严,娘亲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可能与人结怨,半夜受惊呢?”

她怀疑,所谓的受惊,根本是府里的某些人,在故意捉弄,装神弄鬼。

“啊!”二姨娘忽然发出一声尖叫,脸色惨白的睁开了双目,憔悴的脸蛋上,布满了汗渍,她恍惚地坐在床榻中央,面上还残留着后怕之色。

“鬼,有鬼啊。”

“情儿。”轩辕勇一把按住她颤抖的肩膀,担忧地看着自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心里泛起阵阵抽痛。

这个妹妹从小被捧在手心,又是轩辕家嫡出的血脉,可以说从没吃过苦头,可如今,竟害怕成这个样子,叫他如何不心疼?

“哥?”二姨娘神色恍惚地抬起头来,见到许久不见的轩辕勇,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时落到了实处,视线缓缓扫过房中的几人,在看见丞相时,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老爷!”

声嘶力竭的哭声在房间内不断徘徊着,轩辕勇不停拍着她的背脊,想要安抚她的情绪,“别怕,有哥在,没人敢再欺负你。”

“哥,有鬼,真的有鬼。”二姨娘紧紧拽住他的衣衫,啜泣道。

“胡说!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你只是受了惊,所以才会做噩梦,明白吗?”轩辕勇缓和了一下略显凌厉的口气,低声宽慰道。

二姨娘逐渐平静下来,呐呐地点头。

“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轩辕勇悄声问道。

“我当时正准备就寝,谁知道忽然有狂风从窗户外刮进来,我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鬼影吊在窗户上,然后就……”想到当时幽森的画面,二姨娘禁不住打了个机灵,身体往轩辕勇的怀中靠近。

“鬼影?”凌雨涵眸光一闪,“难道真的是有人故意吓唬娘亲?”

“哼,装神弄鬼的鼠辈!”自轩辕勇身侧刮起一阵冷冽的狂风,衣诀在暴风中翻飞,扑扑作响,四周的空气仿佛再他这股可怕的威压中,被挤压得近乎扭曲。

凌克清脸色煞白,捂着闷闷的胸口,接连退了好几步,才退出风暴中心。

“你放心,有哥在,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哥一个也不会放过。”轩辕勇收回外泄的威压,一字一字狠声说道,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毒蛇般冰冷的阴凉冷光。

二姨娘仿佛找到了避风港,乖巧的点头。

“亲家,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好不容易让二姨娘睡下,轩辕勇再也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走出房间,冷冷地瞪着身后的丞相,他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让他的妹妹下嫁给他。

当年,若不是二姨娘执意,身为轩辕世家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早已成亲的男人?且还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在轩辕勇看来,即使凌克清拥有权倾朝野的势力,也是配不上他的妹妹的。

凌克清讪讪一笑,装作没看见他的不屑,能够稳坐丞相的宝座,且让北宁帝忌惮,不敢动他的势力,这一切都要倚仗轩辕世家,他怎么敢与轩辕勇闹翻呢?甚至连一丝不满也不能露出。

“家主大可放心,我一定会彻查这件事。”凌克清拍着胸口许下承诺。

“最好是这样。”轩辕勇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挥袖离去。

“雨涵,快去送送轩辕家主。”见他神色不悦,凌克清急忙差凌雨涵前去,他可不想同轩辕勇闹僵。

凌雨涵提着衣摆,小跑着跟上,一路护送轩辕勇离开府宅。

在经过后花园时,轩辕勇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嘴里咦了一声。

“舅舅,怎么了吗?”凌雨涵奇怪地问道。

“那边住着什么人?”素手指向北苑的方向,若是他没有感知错,那里拥有两名蓝阶高手!

凌雨涵脸色微沉,低声道:“是姐姐的院子。”

“她身边有蓝阶实力的护卫?”

“不,爹爹并未派遣任何护卫给她。”凌雨涵矢口否认,蓝阶品级的人在整个大陆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强者,怎么可能被派去保护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呢?

“那就奇怪了。”轩辕勇口中喃喃道,他分明探知到院子里有两名高手的气息,除却凌若夕,还有一人,到底是谁?

隐藏在暗中的云旭心头咯噔一下,敏锐地察觉到有一股玄力正锁定在自己身上,他当即飞身跃出高墙,窜出丞相府。

“想跑?”轩辕勇挥袖追去,身影快如闪电,一瞬便消失在了凌雨涵跟前。

她含笑的面容逐渐阴沉下去,脑子里仍旧思考着,为何凌若夕身边会突然多出一名蓝阶的强者?难道,是她背后神秘势力的人?

“哼,就算是真的那又怎样?有舅舅在,凌若夕,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嚣张!”转瞬,凌雨涵便把心底的忌惮抛开,阴冷地笑着,柔弱的脸蛋此刻已是一片扭曲。

云旭的忽然离开让入定的凌若夕眉头一蹙,在他离去后,另一道气息也消失在丞相府内。

他不会出事吧?

想到轩辕勇高深莫测的实力,凌若夕思索再三,终是飞身追赶上去,云旭救过她,她绝不能坐视不管。

红梅端着晚膳推门进屋,但迎接她的,却是人去楼空的房间,她奇怪地嘀咕道:“大小姐到底跑哪儿去了?”

云旭隐入市集,从怀里掏出一个玄铁制成的手镯,扣在手腕上,气息瞬间被掩盖住,他跟随着拥挤的人潮在集市内不紧不慢地穿梭着。

轩辕勇危险地眯起眼,站在距离他不到十米处的街头,雄厚的玄力将整条街笼罩,寻找着方才那抹气息,只可惜,一无所获。

这人究竟是谁?居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脱?

查探一翻后,直到确定那人已经离开,轩辕勇才收回外放的玄力,准备离去,刚转身,便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由远及近,脚步再次顿住,看向飞奔而来的女人。

“凌大小姐,好巧啊。”他温和的唇角缓缓扬起,一步一步朝着凌若夕走去,骇然的威压再次迸射而出。

凌若夕胸口一疼,用力握紧拳头,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具身体对这股力量已经渐渐习惯,调动着体内的玄力,抵挡住他的威压,薄唇微翘:“的确很巧。”

“恩?”轩辕勇很是意外,她竟能在自己的威压下谈笑风生,明明早晨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但现在……

他哪里知道,凌若夕纵然天赋惊人,但此时的她,最大限度也仅仅只能够勉强扛住他的气势,根本无法反击。

“你的伤好得还真快。”他眼眸一闪,哪里会察觉不出凌若夕的内伤已被治愈?

“这还得多谢家主手下留情。”凌若夕淡定地说道,话里暗藏讽刺,一边与轩辕勇攀谈,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云旭的身影,当看见驻足在面具摊前的熟悉身影时,她提高的心,总算是掉落下来。

“年轻人,逞口舌之快只会让你死得更早,我不管你回到凌家是为了什么,但若是,你敢对轩辕家的人不利,我定不会放过你。”轩辕勇冷声警告道,眼底杀机肆意。

若是能够将她收入麾下,或许轩辕世家会多出一个强力帮手。

但若是不行,他不介意将这个危险的苗子斩杀在摇篮中。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他相信凌若夕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

“想要拉拢我?”凌若夕冷哧一声,眼底闪过丝丝不屑。

“他走了。”云旭瞧见轩辕勇彻底消失,这才走向凌若夕,面色略显凝重,“这个轩辕勇心机深得可怕,被他盯上,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是怎么逃过他的搜捕的?”凌若夕直接忽略掉他善意的提醒,略显疑惑地问道,但当她发现自己无法探查云旭的实力时,眼底骤然浮现一丝惊诧,若不是早就知道云旭的身手与修为,她甚至会误以为眼前站着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是我云族长老炼制的宝物,只要佩戴在身上,便能隐藏修为。”云旭抬起手臂,露出手腕上黑色的手镯,语调里,带着一丝骄傲。

作为第一世家,他们拥有无数的奇珍异宝,这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的确是个宝贝。”凌若夕摸了摸自己的下颚,目光死死盯住那个手镯。

云旭下意识将手臂藏到身后,她此时的神情,让他仿佛看见了凌小白发现银子时的样子。

这手镯是少主送给他的,他绝不能交出来。

“放心,我绝不做打家劫舍的事。”凌若夕轻轻拍了拍他僵硬的肩膀,但这话落入云旭耳中,却毫无说服力。

这种事,她干得还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