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章 嗜酒如命的炼器师

第78章 嗜酒如命的炼器师

送走了轩辕勇,丞相府内压抑的气氛仿佛在得到了缓解,不少下人围聚在一起偷偷议论着有幸能够看到第二世家家主的高兴劲,几乎把轩辕勇吹得天上有地上无。

云旭在暗地里不屑地瘪瘪嘴,若是让这帮人看见少主的风貌,岂不是要全部拜倒在少主的衣诀下?

凌若夕丝毫不在意府内的流言,一心一意修行着,但她的品级已经陷入瓶颈,根本无法突破。

她微微蹙眉,翻身跃下床榻,弯下腰,被扎得整齐的马尾自然地从肩头滑落下来,轻轻替凌小白掖了掖被角。

半开的窗户外,月光清冷,穿过枝桠斑驳地洒落在窗柩上,凌若夕双手负在身后,单薄的身影静静站定在窗户旁,绝美的面容沐浴在月光下,如梦似幻。

这个世界的高手,比她想象中的,厉害不少,如今只不过是应对一个轩辕勇,就让她无法反抗,大夫人的仇,她势必要报,对上轩辕世家,只是时间的问题。

或许,她应该想个法子,尽快提升实力了。

古井无波的眼眸微微闪烁几下,凌若夕已有了决定,连夜在图纸上画着她准备锻造的武器,一把灵巧的柳叶刀栩栩如生的在她的笔下被描绘出来。

第二天天蒙蒙亮,凌若夕看了眼仍在睡梦中的儿子,轻手轻脚走出房间,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水汽,她一席黑色锦衣,面色淡漠的离开丞相府,街头,摊贩正在热情地叫卖着,好些店铺纷纷开张营业。

打听到京师内最出名的炼器师住所,凌若夕毫不犹豫地打算前去拜访。

“客官,想要买些什么?”掌柜的正擦拭着柜架上各式各样的武器,听到脚步声急忙放下抹布,走上前来殷勤地问道。

“我想打造一件武器。”凌若夕淡漠地启口,“听说你们这儿有一位名动京师的炼器师?不知可否请来一见?”

“想要找易大师?先付定金。”掌柜伸出手,五指张开,准备向凌若夕讨要银子,易天,北宁国内锻造技术绝佳的炼器师,也是蓝阶巅峰的高手,据说他的锻造技术登峰造极,这世上没有他无法做出的武器!不过,他的个性古怪,非顺眼的人,绝不肯帮忙炼器,据悉数年前,北宁帝本想将他收入麾下,为北宁国的将士锻造武器,却被他拒绝,即便许下高官厚禄,他也没有答应,只是在京城开了一间武器店,做起了贩卖武器的营生。

“多少?”凌若夕眉头一蹙,冷声问道。

“想要见易大师,先给一百两。”至于能不能说动这位脾气古怪的大师替她锻造武器,那就不是掌柜能够过问的了,他只负责收钱。

凌若夕随手取出一张面额百两的银票,扔到桌上:“现在,可以让我去见他了吗?”

“当然,您请,易大师正在后边厢房。”掌柜眉开眼笑地将银票收好,指了指内室的方向,示意凌若夕自己进去,每天到访的人数不胜数,但能够说动易大师出山的却少之又少,不知道这位气势逼人的少女,会不会有此荣幸了。

掌柜目送凌若夕的身影走入内室,在心头嘀咕道。

外边是普通的店面,可内室,却别有洞天,一条红漆长廊连通不远处的阁楼,两侧是潺潺的流水,水波汨汨,树木成荫,好似一个远离尘嚣的桃花林。

凌若夕目不斜视,穿过长廊踏上台阶,刚要敲门,便听到里面传出的惊天动地的打呼声,抬起的手臂缓缓放下,她随意地抚了抚衣袖,在一旁静静等候,想要请人办事,她不介意多等一等。

闭上眼,安静地吸取着天地玄力,进入修炼状态,天地间浩瀚的玄气,顺着她的毛孔涌入筋脉,与丹田的气流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旋窝。

此时的她,如同一块海绵,将天地间的玄力全数吸收,再纳为己用。

白雾渐散,海平面上浮现了一缕金色的绚烂光芒,红日高照,距离凌若夕出现在此,已过了整整两个时辰,但她却连门也不曾进去过,笔直地站在屋外,脸蛋上毫无一丝不耐,仔细一看,还能看到她身上散发着的乳白色气体。

那是玄力在运转的光芒。

“丞相府千金造访寒舍,所为何事啊?老夫可不记得与相府有过交情。”一道浑厚的声音自紧锁的房门内传出,嗓音带着蓝阶品级的威压,让入定的凌若夕当即回神。

平复下体内聚多的气流,她沉声道:“为了请大师替晚辈打造一件合手的兵器。”

没有多余的寒暄,她直截了当的奔入主题。

“哈哈哈,你让老夫出手,老夫就答应你,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房门被一股飓风击中,哐当一声滑出门框,凌若夕眼眸一凝,整个人凌空跃起,身如飞燕,玉足在飞出的门上轻点,悠然下来。

“轰!”

厚重的大门在半空中坠落,落在下方的小池中,卷起漫天水花。

“哟,功夫不错啊。”易天轻抚着两撇月牙胡子,笑眯了眼,一席粗布麻衣加身,腰间一侧挂着八把短刀,另一侧则挂着一个酒壶,微白的发丝随意地披散着,发型蓬松且凌乱,整个人透着一丝老顽童般的不羁与洒脱。

若是忽略掉他身上若有似无的玄力,忽略掉他眼底的疏离与戒备,凌若夕甚至怀疑他是落难的老人,而不是连皇族也不给颜面的炼器高手。

“大师才是,老当益壮。”凌若夕不温不火地开口,语调平平。

“我老咯,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你就别挖苦我了。”易天胡乱挥了挥手,解下酒壶,咕噜噜往嘴里灌。

那哪里是喝,分明是豪饮!

浓郁的酒香弥漫在屋子里各个角落,墙角还凌乱地摆放着不少空置的酒瓶。

看来这易天,是一个嗜酒如命之人。

“大师,可愿替晚辈亲自锻造一件武器?”凌若夕再度问道,态度不卑不亢。

“不帮不帮,我早就不替人打造武器,你找别的人去吧。”易天甚至没问她想要何种武器,果断地拒绝了她的请求。

“大师爱酒?”凌若夕口风一转,眼底划过一道精芒。

易天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咧开嘴笑得极其自在:“酒可是好东西,是老夫的命啊。”

“晚辈知道一种酒,能让人喝过后流连忘返,大师可愿品尝?”

易天咂吧两下嘴唇,“你少糊弄老夫,这天底下的美酒,老夫早已喝遍,还有什么酒能够让老夫上瘾的?”

他只当凌若夕在说笑话,即便是皇宫中深藏的美酒佳酿,他也喝到腻烦,她怎么可能拿出新型的美酒?

“要试一试吗?若晚辈酿出大师从未喝过的美酒,还请大师出山,替晚辈锻造武器。”凌若夕扬唇一笑,犹如一只正在算计着人的狐狸,极其狡诈。

“若是你失败了呢?”易天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晚辈绝不再打扰大师,如何?”凌若夕说得自信满满,倒是勾起了易天的兴趣,大手一挥,答应了同她打赌。

很快,掌柜便按照凌若夕的吩咐,抬来了高纯度的烈酒,以及火红的石榴,还有白糖,当然,她还特地请掌柜敲砸来了些许冰块。

将白酒勾兑好后,凌若夕轻轻卷起袖口,露出白皙纤细的手腕,视线在角落的酒瓶上一一扫过,总算是找到一与调酒杯相差无几的酒壶,用清水清洗后,再用新鲜的柠檬盖过味道,一切准备就绪,她这才开始正式调配美酒。

易天被她讨要的古怪东西弄得好奇心起,身体微微直起,扬长脖子死死盯着凌若夕的一举一动。

将白酒缓慢倒入酒壶,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她用玄力将石榴内的果汁挤压出来,用瓷碗接住,再混入白糖,做成简易的石榴糖浆,用银块轻轻搅拌半响,红色的汁水略显粘稠,她品尝一下味道,确定满意后,这才往酒瓶内滴入一滴,再混入新鲜的香橙汁水,尔后,用拇指轻轻按住瓶口,均匀摇晃几秒。

易天的眼神随着那摇曳的酒壶晃来晃去,他从未见过如此新奇的方法,仅仅是加入水果汁就能调出美酒?他打从心里不相信,却又隐隐有些期待。

‘咚’

凌若夕随手将酒壶放下,清脆的碎响,让易天的心也跟着颤了颤,他迫不及待地问道:“这就好了?”

“不,还差最后一道工序。”凌若夕扬唇轻笑,松开压住瓶口的拇指,顿时,一股奇异的香味飘荡开来,易天只觉得肚子里的酒虫开始**,他用力吞咽了一下唾沫,双眼放光盯着凌若夕手边的酒壶,犹如看到了新奇玩具的孩子,兴致盎然。

“快快快,拿来给老夫尝尝。”他急急从椅子上起身,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想要夺过酒壶,谁料,凌若夕却先一步将酒壶挪开,让他扑了个空。

“大师,这还不是完成品,请你暂且忍忍。”她不紧不慢地说道,却故意晃动了一下酒壶,让那香味再次飘出,易天懊恼地跺跺脚,“你这小女娃好生可恶!还不快酿制出来让我解解馋?”

“好。”凌若夕右手执壶,左手凝聚一团玄气,重重拍在盆里的冰块上,细碎的冰渣子凌空飞起,她身影一闪,叮叮叮,用酒壶接住了落下的冰块,尔后,摇晃几下,倒入一旁的白玉酒杯中,这才抬眸,对易天做了个请的姿势。

易天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当即捧起酒杯,一口将那色泽斑斓的美酒喝入腹中。

入口微辣中带着几分酸涩,又不失香甜,让人只觉唇齿留香。

“这是什么酒?味道怎么如此奇特?”他双眸刷地亮起,激动万分地想要去拽凌若夕的衣袖,却被她敏捷地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