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9章 拍卖会

第79章 拍卖会

凌若夕薄唇微启,“鸡尾酒。”

“什么酒?”易天尝遍天下美酒,却独独没有听说过如此奇怪的酒,不仅味道奇特,连名字,也与众不同,“这酒分明是水果做成,同鸡有什么关系?”

凌若夕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只是饶有兴味地眯起眼,瞧着一杯接一杯豪饮不已的老头:“大师可满意?”

“满意满意!”易天只顾着喝酒,哪里有去细想她的问题,几杯酒下肚,布满沧桑皱纹的容颜,便浮现了丝丝红潮。

凌若夕调的酒并没有稀释掉多少酒精,度数极高,如此豪饮,不醉才怪了。

“既然大师满意,不知是否要履行约定?替晚辈锻造武器?”

易天瞪着一双迷离如雾的眸子,傻乎乎地点头,“做,当然要做!哈哈哈,老夫绝对会做得让你满意,不过,你得给老夫十壶这样的美酒。”

“这是报酬?”凌若夕眼眸微闪,看来她这次可以省下一大笔银子了。

“对、”易天豪气地应道,在他看来,钱财那是身外之物,他只贪恋这酒中杯。

“一言为定。”凌若夕从袖中取出图纸,放在桌上:“这是我要的武器图。”

“柳叶刀?”易天从上到下将她审视一遍,“不错,你的身形的确适合这类灵巧轻盈的武器。”

“我希望它能做到无坚不摧,削铁如泥。”凌若夕一字一字沉声说道,她要的,是能够破敌杀人的武器,而不是一件装饰品,既然是刃,就该锋利,哪怕是世间最坚硬的盾,也得刺穿。

易天嘴角的笑顿时敛去几分,摇晃着踉跄的步伐,跌坐在椅子上,怀里的酒杯愣是连半滴酒也没洒出。

“不可不可,世间能做到无坚不摧的,只有用千年寒铁锻造的武器,老夫这里可没有。”他连连摇头,虽然酒是好酒,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他从不糊弄人。

“千年寒铁?”凌若夕眉心一皱,“什么地方有?”

“你这女娃,可知道这千年寒铁乃是千金难求的顶级炼器材料,你以为是地上额大白菜,随处可见吗?”易天朝她翻了个白眼,不过转瞬,他又猥琐地笑了两声:“嘿嘿,不过这次你算是走运,听说柳城三日后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其中最宝贝的拍卖品,正是一块千年寒铁,若是你能拿到,老夫就替你做这柳叶刀。”

“好。”凌若夕当即应下,准备告辞。

“记得老夫的美酒啊。”易天冲着她的背影叫嚷道,她随意地挥挥手,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红漆长廊的深处。

凌若夕并没有在城内多待,回到了北苑,她飘渺迅捷的身手,让府内守卫的护卫完全捕捉不到,刚回院子,她就看见撅着嘴,蹲坐在屋外台阶上的凌小白。

“你坐在这儿干嘛?当门神吗?”凌若夕蹙眉问道,见他头顶的发丝上染有雨露,更是不悦。

“娘亲,你吓死宝宝了。”凌小白哇地一声扑到她的怀中,双手死命拽住她胸前的衣襟,歇斯底里的哭出声来。

哭声里带着几分惶恐,天知道,当他睁开眼,没有看到凌若夕时,他有多害怕。

“好了,别哭了。”凌若夕无奈地睨了眼湿润的衣襟,幽幽叹了口气,替他拍拍后背,柔声道:“娘亲只是出府办事。”

“那你怎么不告诉宝宝?”凌小白委屈地吸吸鼻子,瞪着她。

“你不是在睡觉吗?”凌若夕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管,这次就是你的错!”某人不依不饶地说着,难得的显露出小孩子的任性,凌若夕由着他撒娇,时不时安慰几句,没过多久,便将凌小白的情绪稳定下来。

“过几日娘亲要出发去柳城。”

“宝宝也要去,娘亲去哪儿,宝宝就去哪儿。”凌小白昂着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要离开娘亲。

对上他倔强的眸子,凌若夕哭笑不得地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脑门:“没说不让你去,这次,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这还是凌小白第一次被凌若夕委以重任,他豪气万丈地说道:“好,宝宝一定会为娘亲全力以赴,万死不辞。”

“……”成语是这样用的吗?凌若夕嘴角一抽,深邃的黑眸流淌着戏谑的光芒。

全力以赴,这可是她的儿子自己说的,到时候,别怪她心狠了。

入夜,凌小白抱着黑狼靠在床榻上睡得正香,凌若夕在屋外将准备出发前去参加拍卖会的事,告知了云旭。

云旭蹙眉道:“柳城的拍卖会应当是由佣兵工会举办,前去的要么是持有邀请函的佣兵,要么是身份尊贵之人,拍卖的宝物价值连城,凌小姐,你当真要去?”

她到哪儿去找邀请函呢?

“邀请函?”凌若夕倒是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存在,眉梢一翘:“我自有办法。”

她该不会想去打劫吧?

云旭脑海中莫名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却不知自己一语成癖。

“那银子……”他迟疑道,想着是否要把这件事通知少主。

“我看上去很缺钱?”凌若夕反问道。

云旭当即摇头,不说她从自己这儿剥削走的数万两黄金,光是小少爷手里握有的玉佩,便能调动云族麾下所有钱庄里的银子。

“你若要同我一起,不必藏在暗中。”

她会有这么好心?云旭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有多反感自己的存在,他很清楚。

“我缺一个车夫。”凌若夕理所当然地说道,丝毫没有大材小用的负罪感,让堂堂第一世家的右护法充当车夫,天底下,大概也就她能做得出来。

云旭刚毅的面容瞬间黑了下去,做车夫?这件事若是被族里的人知道,不得笑话死他吗?

“你不乐意?”凌若夕瘪瘪嘴,倒也没有勉强:“那就留在丞相府,我从不强求人。”

在做车夫,与留下之间,云旭果断选择后者,拍卖会中出现的强者数不胜数,以这女魔头招惹麻烦的能力,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就这么贸然离去,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云旭忽然间想到丞相曾下过的禁足令。

“你认为消失两三天,会有谁发现?”她在这丞相府里的存在感低得可怜,只要不出意外,根本不可能被察觉到,为了以防万一,凌若夕在收拾好行囊后,特地留下红梅,并吩咐她,若是有人察觉,就说她带着儿子外出上香去了。

红梅虽然不愿意独自留下,但也不敢违抗凌若夕的命令,只能点头应下,羡慕地看着云旭,若是她有强劲的身手,是不是就能随时随地跟随在大小姐身边了?

凌若夕轻装简行,抱着儿子带着云旭飞身离开丞相府,在城内买下一辆马车,朝着柳城直奔而去。

柳城,北宁国雇佣兵盘踞的最大城镇,也是雇佣兵工会坐落的大本营,这里商业发达,虽隶属贝宁,却没有官兵存在,甚至未曾有过一名官员,宛如一座独立的城市。

刚入城门,便能看见街头披盔戴甲的雇佣兵,他们成群结队地游走在大街小巷,摊贩卖着玲琅的物品,药材、古玉、甚至还有低级魔宠,空气里,随时能感应到丰盈的玄力威压,在这里很少有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不论是贩卖东西的小贩,还是客栈里打扫桌椅的小二,都是身负玄力的武者。

凌若夕挑了一间距离拍卖会最近的客栈入住,天字号房已被赶来的雇佣兵包下,他们只能入住普通的客房。

或许是拍卖会在即,价格贵得吓人,三人付账上楼时,凌小白已捂着自己的钱囊,默默地掉下了眼泪。

一百两,在眨眼间他就丢掉的一百两银子!

想想方才付出去的白花花的银子,他就一阵肉疼。

“凌小姐,你打算如何拿到邀请函?”明日便是拍卖会的举办日,云旭皱眉问道,他身上带着能够隐藏修为的手镯,以至于从外表看上去与贵族家的护卫没什么区别。

“当然是顺手牵羊了。”凌若夕漠然说道,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云旭张了张嘴,很想告诉她,在柳城闹事,万一被发现,将引起佣兵工会的无条件驱逐与追捕,但想了想,即使他这么说了,大概她也听不进去吧。

为了防止凌若夕真的为了一张邀请函打劫,云旭在入夜后,偷偷离开客栈,来到云客居,这里是云族位于柳城的情报点,他出示了象征身份的令牌后,吩咐道:“准备两张明日拍卖会的邀请函。”

接头人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什么时候族里的大人们也对这小小的拍卖会感兴趣了?难道这次拍卖会上,有什么奇珍异宝?

将邀请函送到云旭手里,他赶紧看了看打探来的有关拍卖会的消息,魔兽内丹、火树银花、千年寒铁……这些在尘世中价值连城的宝物,在云族遍地都是,右护法怎么会对它们感兴趣呢?

猜不透云旭此举的深意,接头人只是如实的将这个消息传回族里,便开始做自己的事。

云族,位于悬崖旁的威严殿宇内,一只扑闪着翅膀的白鸽咻地从空中落下,静静地站在窗柩上。

一只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将它爪上的竹筒取下,拿出里面的信笺,迅速一扫,阴鸷如蛇的黑眸,划过一丝诧异。

“云旭在柳城?”沙哑的嗓音在静谧无声的殿中徘徊不绝,晦暗的烛光下,靠窗而立的男子五指一紧,信笺在他的掌心被震碎成残渣,簌簌落在地上。

一席墨色长袍下,他瘦骨如柴的身躯单薄地站定着,仿佛风一吹就会刮走,肌肤青白,眉宇间盘绕着一股怨毒的死气,如同病入膏肓的重病患者,看上去极其憔悴,他正是云族二少爷,云井寒。

“来人。”云井寒眼眸微冷,燎泡走到一旁的软塌上坐下,隐藏在暗中的隐卫从房梁上跃下,跪地等待。

“去查查云旭到柳城的原因,还有,同他一起的人,是什么身份,查到后即刻回报。”他倒要看看,能够让一向对云井辰死忠的右护法,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在灵药被盗的重要日子,不仅不回族,还与人一起出现砸柳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