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0章 干净的男人

第80章 干净的男人

第二日,柳城内齐聚的雇佣兵不减反增,空气里飘舞着的丰盈玄气,让凌若夕有种鱼儿回到水里的满足感,她修炼整夜,直到被大堂内传来的喧哗声吵醒,这才收工起身。

刚睁开眼,她一眼就看见凌小白正拿着红色的请帖,坐在椅子上的画面,眉头一蹙,手掌凌空摊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凌小白手里的请帖吸走。

“拍卖会的邀请函?”凌若夕略感意外,这东西,她儿子怎么会有?“哪儿来的?”

凌小白讪讪地笑了笑,本想糊弄过去,却在凌若夕锐利的目光下缴械投降,“是奴隶给宝宝的。”

奴隶,真的不是小爷要出卖你,而是敌人太可怕,小爷也是无可奈何啊。

凌小白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是他?”凌若夕立即便联想到云族可怕的根基,堂堂龙华大陆第一世家,拥有两张邀请函,轻而易举。

她本想随便打劫两人,但现在,似乎用不着了。

将邀请函收入怀中,她紧抿着唇瓣开始洗漱,凌小白原本以为她会生气,会发火,但独独没有想到,她竟什么话也没说。

心里有些不安,蹦下椅子,轻轻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诀:“娘亲,你生气了吗?”

“娘亲在你眼里,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凌若夕挑眉反问道,“我只是不喜欢屡次欠下人情。”

云旭为何助她,她很清楚,但她习惯了任何事由自己亲手解决,这样的好,让凌若夕有些别扭。

“什么人情?奴隶不是我们的人吗?有好处自然德分给咱们。”凌小白说得极其坦然,在他眼中,云旭是自己人,是他杀人,云旭放火的自己人,当然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凌若夕也没向他解释太多,这些人情,她记在心里了,将来有机会,她会十倍还给那人。

洗漱完毕后,两人才走出房间,此时的大堂早已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旅客,有雇佣兵,有各大世家的弟子,也有王孙贵族。

整个大堂人潮涌动,几乎每一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凌小白靠着一张男女通杀的小脸,总算是得到一个干净的位置。

随意点了几样小菜,母子俩便围坐在木桌旁,准备用餐。

大堂内众人莫不是在议论着这次拍卖会上的商品,尤其是可以生白骨的火树银花,以及有价无市的千年寒铁,是各大世家追逐的重点。

凌若夕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取着四周的情报,看来盯上寒铁的人不少,细长微卷的睫毛阻挡住了她眸子里的暗光,若是与这些人出价争夺,恐怕她的金库会损失掉一大半。

“两位,可以拼个桌吗?”忽然,耳畔有一道清润的嗓音缓缓传来,凌若夕早就发现有陌生人靠近,只是因为对方未曾有敌意,所以才置之不理。

她微微抬起头,却在看见来人时,眼底滑过一丝惊艳。

此人面如冠玉,肤如羊脂,身形峻拔且修长,英挺的眉梢下,一双干净清澈的黑眸,仿若清泉,浑身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

“不可以。”凌若夕扫了眼在他身后站定的两名护卫,这二人太阳穴凸出,身体壮硕,下盘平稳,且实力在青阶巅峰,由此可以推断,这搭讪的男人,必定非富即贵。

这种人通常意味着两个字——麻烦。

凌若夕没有理会他尴尬的表情,朝凌小白望去一眼,“速度吃。”

凌小白一口吞下嘴里的食物,圆鼓鼓的大眼睛不停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看上去似乎他还挺有钱的。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绝不在外面惹是生非。”凌若夕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这小家伙又开始算计人,沉声警告道。

凌小白幽怨地瘪了瘪嘴,迅速抛开打算打劫的想法,乖乖地扒着碗里的米饭。

南宫玉还是头一次被人如此忽视,不仅不觉得生气,反而对她们俩产生了丝丝好奇。

“姑娘,能和你做个朋友吗?”他友善地笑着,眼眸里闪烁着淡淡的紧张与忐忑。

凌若夕看也没看他伸出的手掌,双手环抱在胸前,姿态闲适且冷漠。

南宫玉失望地垂下头去,扑闪的睫毛在他的眼角周围圈出一层淡淡的暗色,如同恹恹的小狗,格外可怜。

“走吧。”等到凌小白用完餐,凌若夕这才起身,余光瞥了眼从外面走入的云旭,再看看一脸失落站在身前的陌生男人,锐利的眉头微微一皱,“劳驾,请让开。”

冰冷的五个字,让南宫玉心尖微颤,只觉得这女人很有个性,他阻止了身后想要教训凌若夕的护卫,绅士地退到一旁,让出一条通道来,“姑娘请。”

凌若夕快步走过他身前,竟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未曾投向他,反倒是凌小白,神色古怪地打量了南宫玉许久,直到看得他心底发毛,这才扭头,追上了自个儿的娘亲。

一大一小奇怪的反应,让南宫玉的好奇心再次加重,“真的很有趣啊,我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奇特的人呢。”

“少爷,出门在外小心为上,那女人的实力可不低。”站在他身后的阿大担忧地提醒道。

“他们不像坏人,或许只是来参加拍卖会的世家子弟。”南宫玉猜测道,虽然对凌若夕产生了兴趣,但他并没有死缠烂打,到这柳城来,他可是有大事的。

离开客栈,凌若夕在拍卖会的阁楼外溜了一圈,仔细研究过四周的地形以及各条街道的分部,这才准备回去,余光瞥见云旭略带严肃的眼神,眉心一跳,“你有事想说?”

云旭沉思半响,摇摇头,或许只是他看错了,那人怎么可能出现在北宁境内?

见他不肯说,凌若夕也没勉强,这世上谁没有一两个秘密呢?现在当务之急,是得到千年寒铁,回到房间,她换下身上的素色锦袍,换上一件名贵的深色锦缎,衣襟绣着一圈银色的条纹,样式简单却不失华贵,三千墨发随意地扎成马尾,在背后左右摇曳。

天色渐沉,不少人纷纷朝着拍卖会的现场走去,街头巷尾是密密麻麻的人潮,阁楼四周守卫森严,一个个都是青阶品级的强者,在检查过邀请函后,没收入场宾客的武器,才被允许放行。

凌若夕牵着儿子,带着云旭,光明正大从正门走入,当邀请函递到护卫手中时,她分明看到对方的脸色有一瞬的变化,似错愕,似尊敬。

这份邀请函是送给第一世家云族的帖子,如今在此现身,他们已然将凌若夕视作了云族中人,立即有小厮上前,毕恭毕敬地把三人送往位于顶层的豪华包厢,这层楼,除却龙华大陆顶级世家外,即便是皇族,也不能入内。

“那女人是谁?居然能上四楼?”

“哪个世家的得宠小姐呗。”

“没见过,该不会是入室弟子吧?”

……

大堂内,不少宾客纷纷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凌若夕的身份,他们常年出入柳城,也参加过不少次的拍卖会,着实没有见到过她。

四层的包厢,多年来除了轩辕家族,再无第二人进去过,她的身份怎能不引起众人的好奇呢?

“是她?”坐在二楼包厢内,正轻摇着折扇的南宫玉微微一愣,那女子,不正是在客栈让他惊鸿一瞥便产生好奇的人吗?

“少爷,要不要去查查她的底细?”北宁国内,忽然出现身份如此神秘的人物,不可不防,阿大沉声问道。

“不用了,这次我们是秘密前来,不宜有太大的动作。”南宫玉含笑拒绝了阿大的提议,“若是被人知道,我在柳城,恐怕真的要出事了。”

“少爷,这次若能得到火树银花,您定能摆脱现下的困局。”阿大见他面色惆怅,当即出声。

“火树银花,传言虽说其能生白骨治百病,但真的如此吗?这具身体,调养了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羸弱的面颊浮现了一丝暗色,他幽幽叹息道,好似已不抱任何希望。

拍卖会在一盏茶后准时开始,当衣着华贵的肆意走上舞台,整个大堂安静得落针可闻,包厢内,窗户大开,可以将下首的一切全数收入眼底。

凌小白趴在桌上,吃着好吃的糕点,凌若夕静静倚在窗边,容颜冷峻,斜睨着下方的动静,云旭如同不存在一般,站在墙角,双手抱住自己的爱刀。

“感谢各位今日赏脸前来本公会的拍卖会,这次的拍卖,与往年不同,所有商品全是有价无市的珍宝!希望各位不要吝啬金钱,随意出价,价高者得。”混杂了玄力的嗓音,传遍整个会场。

凌若夕眸光微沉,这司仪竟是青阶中期的实力,看来佣兵工会的人,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下面请上第一件宝物,这是由银狼佣兵团在西耀森林里九死一生才得到的中级魔兽内丹,是一头毒性极强的眼镜蛇王,其内丹更是藏有无药可解的剧毒!”司仪掀开被护卫送上的红布,露出那拳头大小的黑色内丹,顿时,不少炼药师双眼放光,恨不得立马就把那内丹占为己用。

对于炼药师而言,这枚内丹绝对是一等一的药材,不可多得。

“底价一万两白银。”

“五万!”

“七万!”

“十万。”

……

价格一路飙升,听得凌小白忘记了动作,钱啊,这些可通通都是钱啊。

除却一楼大堂的宾客争相叫价,二楼以上的包厢,丝毫没有任何动静,坐在里面的要么是世家子弟,要么是皇族中人,要么是王孙公子,哪一个不是自小见惯了奇珍异宝?虽说中级魔兽的内丹难得,但对他们而言,值不了多少银子。

这仅仅只是热场的开胃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