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1章 黑吃黑才是王道

第81章 黑吃黑才是王道

凌小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帮人以高昂的价格将商品拍下,“这些人,都不会心疼的吗?”

若是让他用数十万两银子去换一个内丹,他死也不会答应。

凌若夕随手拿起桌上的酒盏,睨了他一眼,语调平平:“对于这些人而言,钱,只是一串数字。”

“脑子有问题。”凌小白瘪了瘪嘴,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想法,在他看来,人生最大的两件事,一是他的娘亲,二就是银子。

云旭被他那副铁公鸡的模样被打击得默默捂住脸蛋,或许他应该高兴,至少将来若是小少爷继承云族,便不用为族里的财政担心了。

“下面是今晚的重头戏之一,众所周知,在雪山之巅生长了一种神奇的草药,服食下后,伤者可生白骨,病者,可药到病除。”

阿大瞬间绷紧身体,下意识看向坐在圆凳上,悠然饮茶的主子,面上难掩丝丝激动。

“火树银花!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药草,就在本次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底价五十万两黄金!”司仪话音刚落,那高昂的价格如同冷水被放入炸开的油锅里,惊得大堂内准备叫价的众人纷纷变了脸色。

五十万两黄金……

这绝对够大户人家半辈子的开销了。

“哎,我早该知道这么名贵的药材,价格一定不低。”

“能够叫价的,也就只有包厢内的贵人,咱们啊,只能看戏。”

“可惜了。”

……

“五十五万。”阿大迫不及待地开口,嗓音自包厢内传到下方。

“是三楼的包厢,叫价的人是什么身份?皇亲国戚?”有人猜测道。

“六十万。”

“七十万!”

价格蹭蹭地往上长着,叫价的全是包厢里看不清身影的贵人。

南宫玉微微侧首,看向舞台上散发着诱人芳香的火树银花,英挺的眉头轻轻一皱。

“少爷,已经到一百二十万了。”阿大脸色难看地开口,没想到,这株药草竟被哄抬到这么高的价格,他们这次前来,只带了两百万两的银票,这样下去,能不能夺得药草,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罢了,凡事不可强求,也许这就是天意。”南宫玉眸光微暗,嘴角泛起淡淡的苦涩。

“不行!这是少爷最后的希望,绝不能放弃。”阿大虎身一震,咬着牙,朗声道:“两百万辆黄金!”

“哗!”

整个会场顿时沸腾起来,从一百二十万直接跨越到两百万,到底是谁竟有这么大的手笔?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三楼的包厢,从打开的雕花窗户内,隐隐能窥视到一抹黑色的人影。

“两百万!”凌小白咚地一下用脑袋撞上桌子,似是受了什么承重的打击。

凌若夕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你争我夺的画面,并没有叫价的想法,她不是炼药师,即使得到这株药草,也没有用。

“两百零一万。”三楼另一间包厢内,缓缓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阿大脸色骤然一变,胸口剧烈起伏着,杀气暴涨。

该死!究竟是谁竟然还敢叫价?

“少爷……”阿二为难地瞧着面容黯淡的南宫玉,怎么办,他们该怎么办?

“实在不行,咱们等到拍卖会散场后,直接去抢!”阿大一咬牙,狠声说道,不论用什么法子,他也要把火树银花抢回来,交给少爷。

“不可。”南宫玉猛地拧起眉头,神色略带不悦:“这样的手段只会为人所不齿。”

“可是!”阿大急切地想要说什么,却在对上南宫玉固执且倔强的眸子时,终是忍下了。

他怎么忘了,少爷从不喜欢小人行径?既然是这样……

眼眸蓦地一沉,他接下腰间的佩刀,从窗内凌空投射出去,咻地一声,直直落在舞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把刀?”

“有人砸场子来了?”

……

顿时大堂内的众人双眼发亮,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亢奋地抬起头,看向南宫玉所在的包厢。

司仪眉头一皱,冷声质问道:“这位客人,你打算做什么??”

拍卖会现场的护卫瞬间戒备,杀气在空气里弥漫着,气氛一触即发。

阿大傲然凑近窗口,气运丹田,带着玄力的声音遍布整个会场:“两百万辆黄金,再加上这把圆月弯刀,可值多少?”

闻言,司仪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立即差人鉴定宝刀的价格,随后道:“刀锋锐利,是把好刀,可值二十万!”

“好!两百二十万,我要火树银花。”阿大几乎拿出了压箱本,那把刀陪了他多年,是他最爱的武器,但若是为了少爷,他愿意忍痛割爱。

“阿大。”南宫玉不赞同地蹙起英眉,“何需强求?”

“少爷!这次阿大不能听从您的命令了,请让阿大任性一回。”

向来稳重的阿大竟说出这样的话,除了答应,南宫玉别无选择,他张了张嘴,舌尖一阵苦涩,为了他这具破烂的身体,他们这些人操碎了心,这都是他的错啊。

两百二十万两黄金,已远远超出火树银花的市价,在无人愿意加大价位,司仪当即差人将药草送往三楼的包厢,并索取银票。

“下面是今晚最后一件商品,传说中的千年寒铁!”

凌若夕眼神一凝,瞬间直起身体看向下首正捧着一个巨大的托盘,走上舞台的护卫,红布被掀开的刹那,一股乳白色的寒气,席卷整个现场,空气仿佛被冰冻,即使在四楼,凌若夕也能感到阵阵凉意。

“千年寒铁是在雪域深渊的宝物,寒气逼人,若是普通人接近它,会被冻成冰雕。”云旭出声解释道,他还有一句话没说,这千年寒铁在云族数量颇多,而那雪域,也是云族的所有物。

即使这次无法得到它,相信少主会很乐意,将族里的寒铁当作礼物,赠送给她。

玄力在体内游走一周,那股凉意才被压下,她眼眸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然光芒,紧紧盯住那块寒铁。

“底价五百万两黄金,各位请叫价。”司仪一声令下,二楼包厢立马有人出价,这千年寒铁绝对是武者梦寐以求的武器材料,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价格已攀升到一千万!几乎是秒杀今夜所有的商品。

凌若夕手指一动,索性闭上嘴,打消了准备叫价的想法。

“你不是为这千年寒铁而来的吗?”云旭瞅了眼纹丝不动的女人,心底泛起嘀咕,她为了这寒铁日夜兼程赶来柳城,怎么现在反而不出手了?

“我没那么多银子,”话语微微一顿,她接着道:“况且,这种方法显然不适合我。”

那你打算怎么做?

云旭险些将这句话脱口而出,但当他瞥见凌若夕脸上冷冽如魔的笑容时,立即闭了嘴,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大概她此刻正打着黑吃黑的想法吧。

“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一千万三次!这块千年寒铁由四楼的贵客拍下。”司仪重重敲响手中铜锤,命人将商品抬往四楼。

凌若夕眉梢一扬,修长的食指轻轻敲击着窗柩,“小黑。”

她朝着趴在凌小白肩头的小家伙勾唇轻笑,笑得黑狼浑身窜起无数的鸡皮疙瘩。

“去隔壁打听打听,对方是什么人,实力如何。”

黑狼吱吱地叫嚷道,很不满它堂堂圣兽,居然要做如此偷鸡摸狗的事。

“凌小姐,隔壁乃是轩辕世家分家的六小姐轩辕灵儿。”云旭忽然出声,向凌若夕汇报着轩辕灵儿的身份:“她虽是分家的小姐,却天分极高,并且心狠手辣,常年猎杀魔兽吸取玄力,如今实力已突破蓝阶。”

早在出发前,他就已经打听到今晚参加拍卖会的宾客的身份,能够上到四楼,除了云族,也就只有轩辕世家有这个资格。

作为龙华大陆第二世家,轩辕一族的势力遍布所有城镇,而在柳城,自然也有他们的据点,轩辕灵儿便是柳城分家最得宠的六小姐。

轩辕?

凌若夕眼底寒光微闪,看来,她不需要对这次黑吃黑的方法抱有任何愧疚了。

瞧见她那跃跃欲试的模样,云旭在心底替轩辕灵儿暗暗默哀,被这个女魔头盯上,即使她有翅膀,也难逃出生天。

拍卖会结束后,凌若夕吩咐儿子先回客栈,自己则戴上黑色的面纱,掩藏住面容,躲在从会场通往轩辕分家的必经之路上。

一辆奢华的马车由远及近,车顶挂着两条银色的麦穗,红通的灯笼,贴着霸气十足的轩辕二字,马车所到之处,百姓纷纷绕道,不敢接近。

凌若夕隐匿在暗中,释放出玄力,探查着马车内外数人的实力品级。

三名青阶巅峰,两名蓝阶高手。

她细细地眯起眼,冷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马车,忽然,身影蓦地一闪,整个人如同敏捷的豹子,朝马车逼去。

“有埋伏!快保护六小姐。”车夫迅速勒紧缰绳,失声尖叫,只可惜,迟了!凌若夕已掐住他的脖颈,朝后一扔,车夫猛地抛向空中,再无情落下,口吐鲜血。

两名护卫立即拔刀,青阶玄力朝凌若夕扑去,还未近身,就被云旭两掌劈飞。

凌若夕一把挑开车帘,迎接她的,是夹杂着杀意的凌厉攻击。

“去死!”轩辕灵儿娇声怒喝道,手掌逼近凌若夕的额头,若是击中,她必定会香消玉殒。

身体微微一侧,掌风擦着她的脸蛋滑过,卷起鬓发飞扬。

她顺势握住轩辕灵儿的手腕,面纱下的薄唇往上翘起,五指一紧。

“咔嚓!”

纤细的腕骨应声折断,轩辕灵儿疼得放声惨叫,“啊!”

凌若夕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左脚利落地踹出,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她可不想等到轩辕灵儿回过神来,再度攻击她。

被丝绸包裹住的寒铁静静放在马车的绸缎上,凌若夕眼眸一亮,拿起丝绸便打算离开。

“混蛋!你给我站住。”轩辕灵儿被踹得吐血不止,狠厉的目光直刺凌若夕的背部,五脏六腑在她这一击中,被打出内伤,导致玄力反噬,她脸色惨白,但浑身杀意却极为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