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2章 脱身,离开柳城

第82章 脱身,离开柳城

凌若夕跃下马车,看也没看地上无力动弹的手下败将,微微侧身,喉管鼓动几下,喑哑难听的沧桑嗓音从她的嘴里冒出:“这份礼物,我收下了,多谢。”

轩辕灵儿被气得一口淤血喷出红唇,“无耻……”

凌若夕见好就收,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街头,只留下满地凌乱倒落的人儿,不断发出痛苦的哀嚎。

回到客栈,她随手将丝绸抛在桌上,扯下脸上的面巾。

凌小白好奇地伸出手想要去触摸被包裹得死死的战利品,指尖刚碰到外部的丝绸,他立即冷嘶一声,“好冰啊。”

“别随便碰它。”凌若夕白了他一眼,握住他的小手用力揉搓几下:“感觉怎么样?”

“恩,舒服多了。”凌小白笑眯眯地说道,“有娘亲在,宝宝不疼。”

凌若夕被他逗得眉开眼笑,揉揉他的脑袋,目光扫向一路上一言不发的云旭,“你有话想说?”

“我们要不要尽早离去?”毕竟这里是轩辕分家的根据地,这次轩辕灵儿吃了大亏,绝不会就这么算了,要不了多久,势必会派人全城搜捕他们的行踪。

“现在出城,是自曝身份。”凌若夕果断地否决了他的建议,“你认为她能认出我来吗?”

她在离开时,特地变声,给轩辕灵儿制造了自己的男人的错觉,如今恢复女性身份,她根本就无需担心会被找到。

云旭这才反应过来,不知该说她聪明还是该说她狡诈,难道她在动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些?甚至连摆脱嫌疑的方法,也一并找到了?

“娘亲真聪明。”凌小白高高竖起拇指,笑盈盈地夸赞道,脸上写满了自豪这两个字。

“你最好把身上的衣物处理掉,以防万一。”毕竟当时,那些人可是看见他们的衣着打扮的,身上的衣物绝不能留下。

云旭离开后,便将衣袍脱下,用火焚烧掉,毁尸灭迹。

轩辕灵儿在回程的路上被人伏击的消息,引得分家勃然大怒,深夜出动上百名高手,在柳城内搜索两名贼子的下落,并且联系雇佣兵工会,让工会出人封锁城门,想要将凌若夕等人困死在这柳城之中。

“砰砰砰!”

房门被人在外拍得砰砰直响,凌小白揉着眼睛睡眼朦胧地从**坐起身来,“大晚上的,谁啊?”

“客官真的很不好意思,本客栈已被侍卫包围,需要进来搜捕罪犯。”小二站在屋外无奈地说道。

他分明已经告诉过轩辕家的侍卫,这里面住的是一对母子,可他们却不相信,势必要亲自进去看一眼,他也别无他法啊。

“什么罪犯?这里没有罪犯!”凌小白气恼地大吼道,小脸一片涨红,黑狼蜷缩在被褥内,隐藏住自己的身形,它可不想被轩辕世家的人发现自己身为魔宠的秘密。

“进来吧。”凌若夕平复下体内的玄力,睁开眼,从椅子上站起。

一大帮披着铠甲,佩戴刀刃的护卫撞门而入,锐利的目光扫过房间内可以藏人的地方,确定没有多余的人后,才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从头到尾,他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未曾与凌若夕说过,姿态倨傲,气焰极致嚣张。

凌小白不满地撅起嘴,“没教养,太没教养了,小爷好想咬死他们。”

“这是暴发户的气质,懂吗?”凌若夕冷声讽刺一句,真正的顶级世家,应当如……脑海中忽然出现的红色人影,让她心尖一颤,立即摇了摇头,她怎会忽然间想到他?

“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暴发户。”凌小白重重点头,对这帮人的印象成直线降低。

小二又是弯腰又是道歉,才让小家伙勉强冷静下来,掀开被子,一把抱住热乎乎的黑狼,再度睡去。

出动近两百人,依旧没有找到贼人的下落,分家的家主气得脸红脖子粗,立刻抽调人手,出城寻找,并且在大街小巷贴满了凌若夕与云旭的画像,但画像上的两人,都是一身黑衣,容貌被黑巾遮掩着,哪里认得出来?

只知道是两个男子,一老一少。

“这画像还真挺像的。”凌若夕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眼底有笑意闪过。

云旭嘴角抽搐地看着画像上的自己,第一次庆幸,他有戴上面纱,不然,让族里人知道,他竟跟着一个女人干起了黑吃黑的勾当,绝对会成为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该出城了。”凌若夕背着一个包袱,牵着儿子,领着云旭朝城门走去,三人远远行来,宛如一家三口,守住城门的雇佣兵只匆匆看了他们一眼,便示意放行。

他们要抓的是一老一少的男子,不是拖家带口的家眷。

轻而易举离开柳城,直到上了马车,云旭心里的大石头才勉强放了下来。

一路上,他们没少遇到搜捕的护卫,但总是畅通无阻的通过,回到皇城已是两日后,夕阳的余晖将整片苍穹映照得色彩斑斓,马车在街道上咕噜噜滚动,碾过青石板路。

“去铁匠铺。”飘舞的车帘内传出一道冰冷的嗓音,悲催沦落成为车夫的云旭挥动着马鞭,指挥着马车前往店铺。

掌柜的早就对凌若夕有了印象,见她再次到访,便含笑让她进入后院,却拦下了云旭与凌小白。

“很抱歉,易大师只让姑娘一人进去。”

云旭面色一冷,却又不好发作,只能站在店内,静静等候凌若夕出来,凌小白则摸着下巴,绕着整个店铺来回打转,对悬挂在柜子上的武器,好奇不已。

凌若夕背着包袱,飞身跃上阁楼。

“你来啦?这次闹出的动静不小啊,连轩辕家族的人也敢动?小女娃,老夫还真小看了你。”两天的时间,足够让世人知道,柳城内所发生的一切,轩辕分家的人在半路被人伏击,夺走千年寒铁,这个消息恐怕现在已传遍整个大陆。

他在刚得知时,就有种预感,怕是凌若夕做的,现在看来,还真的被他给猜中了。

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世人皆知,夺走拍卖品的,乃是两名男子,一老一少,与我何干?”

明明赃物就在她的背上,她却有本事能说得如此坦然。

易天先是一怔,尔后拍掌大笑:“哈哈哈,有点意思,你这女娃有点意思。”

“大师,希望你信守承诺,十日内,我希望能看到成品。”她利落地接下包袱,往桌上一扔,包袱内散发出的寒气,几乎达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这一路上要不是她用玄力阻挡住寒气的外散,恐怕早就被人识**份了。

易天面露狂喜,双手颤抖地将包袱打开,里面正静静躺着一块冰雕般的冰蓝色长型物体,正是传说中的千年寒铁。

虽说它的名字被称作寒铁,但却非真正的铁,而是在雪域自然形成的坚硬冰块,无坚不摧,可炼为盾牌、武器,遇光而不化,足以传承百年,是炼器师梦寐以求的制作材料。

“好啊,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真的能够用寒铁来锻造兵器。”易天顾不得刺骨的寒气,如同看到骨头的饿狼,贪婪地看着这块寒铁,那模样,仿佛想要将冰块一口吞下。

“这块铁比老夫想象中大得多,足以打造十把柳叶刀。”易天正色道。

“不,我只需要两把,剩下的,做成匕首与银针。”凌若夕沉声说道。

不论是柳叶刀还是银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地,便于携带,且能杀人于无形,是凌若夕想要的贴身兵器。

“好,十日内,我必定将武器为你做出,不过这报酬……”他搓着手,嘿嘿地笑着,自从品尝过凌若夕亲手调制的鸡尾酒后,这些天,他对其他烈酒是难以入喉,馋得紧啊。

凌若夕莞尔一笑,这笑,似冰山在瞬间消融,美得惊艳。

妖孽!这女娃将来必定是一妖孽!

易天在心头嘀咕道,脸蛋有些发烫,饶是他上了年纪,也禁不住这一笑啊。

“放心,我从不食言,明日便派人将报酬送到府上。”

“老夫等着。”虽然还要等候一天,但易天却觉得值!

凌若夕没有做停留,不卑不亢地拜别后,便打算离去,刚走出内室,就看见凌小白正缠着掌柜,让他解释这些奇形怪状的武器用途,而云旭则站在屋外,如同一座雕塑。

“该回去了。”她一把扯住凌小白的衣襟,飞身跃上马车。

凌小白还有些不太情愿,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兵器,眼福还没过够呢。

“别闹,你若是喜欢,将来做一个炼器师,想要什么武器,都有。”凌若夕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看到新奇的东西,好奇心太大了一点,欠收拾。

“人家才不要呢,人家将来要做武者,这样才能保护好娘亲。”凌小白斩钉截铁地说道,水汪汪的大眼里刻满了笃定与坚决。

凌若夕心头一软,冷峻的脸廓不自觉放柔了几分。

悄无声息回到北苑,与凌若夕预想的一样,她离去的数日,根本无人察觉到她的失踪,整个丞相府沉浸在二夫人病愈的喜悦中,哪儿顾得上她?

只不过凌克清曾派人来过几次,都被红梅以她正在修炼为由拒之门外,说是希望她去拜见二夫人,向她请安。

“哼,我的拜见,她受得起吗?”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语气一如既往的强势、冷漠。

红梅笑而不语,心底却充满了自豪,若是夫人在天有灵,见到小姐成才,现在也该安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