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5章 要么滚,要么让他来

第85章 要么滚,要么让他来

小猫?

云玲心头咯噔一下,冲天的怒火此刻纷纷化作了惊骇,少主分明被人欺负了,却为何露出这般窃喜的神情?

鼻尖微微嗅了嗅,从他身上她嗅到一股不应该出现的,女子的体香,很淡,淡到几乎可以忽视。

能够让少主不惜抛下族里的一切,连夜往返,并且容忍对方出手的人,云玲只能想到一个。

六年前,爬上少主床榻,又私自产下子嗣的丞相府大小姐,凌若夕!

微微颤抖的睫毛阻挡住了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杀意与嫉恨,心头的嫉妒,好似毒草,正在疯狂滋长。

“回去歇着吧,这里不用你守了。”云井辰大手一挥,示意云玲下去歇息,脚下的步子不停,悠悠然迈入房中,飘然坐在梳妆台前的矮凳上,透过铜镜,看着脸颊上的红印,眉宇间那丝丝邪气,愈发浓郁起来。

“呵,小猫儿。”缱绻宠溺的话语,自他的薄唇里滑出,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与情愫。

云玲僵硬地保持着站定在原地的姿势,好似石化了一般,脑子里不停浮现的,是云井辰方才宛如惊鸿般绝美的笑靥,那样的笑容,从不曾对自己绽放过,凭什么!她才是跟随主子最久的人,凭什么主子上心的却是一个废物?

这是云玲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想要抹杀掉一个人的存在,心头近乎疯狂的嫉妒,让她俏丽的脸蛋,如同厉鬼般狰狞、扭曲着。

正在享用早膳的凌若夕,忽然打了个喷嚏,揉揉微痒的鼻尖,她心头泛起嘀咕,谁在背后惦记她呢?

“大小姐,二夫人到访。”在屋外扫着落叶的红梅,忽然提着扫帚,冲进屋子,略微有些气喘地说道。

凌若夕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顿住,眉梢一扬:“不是说过吗?我最近在潜心修炼,不见客!”

这二姨娘摆明了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她不打算前去见上一面。

凌小白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的污渍,笑道:“娘亲,最近老是待在屋子里,很无聊对不对?有人送上门来求虐,咱们得满足对方的请求,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凌若夕很想说,儿子,咱能别这么暴力吗?

但当她见到凌小白蠢蠢欲动的亢奋劲,终是点头,“请二夫人进屋。”

红梅面色不愉的将以二姨娘为首的众人请进屋子,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因为这七八个女人的到访,显得极为拥挤。

“姐姐在用早膳吗?真是不讨巧,早知道,我们应当晚些时辰来的。”凌雨涵抱歉地说道,脸上挂着一丝充满歉意的浅笑。

“有何贵干?”凌若夕没理会她的示好,她们早就撕破脸,现在还有必要继续表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吗?

凌雨涵又一次在她手里碰了钉子,脸色微微一沉,暗自恼火。

“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潜心修炼,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二娘,自然要前来看望看望。”二姨娘的脸色比起前段时间明显红润了不少,哪里还有最初的苍白与憔悴?

凌若夕不屑地昂着头,冷笑道:“二娘?可不是任何女人都能当得起,我这一声唤的。”

“若夕,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存在,但不管怎么说,我今日前来也是一番好意,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二姨娘五指一紧,指甲嵌入手掌,疼痛让她压下了心底被人羞辱的怒火,挤出一抹笑,娇滴滴地说道。

“有话就说。”凌若夕懒得和他打官腔,不友好的态度几乎没有掩饰。

二姨娘讨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尖讪讪地笑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昨天雨涵与三王爷偶遇,听他提起,似乎多年前,太妃曾用了一支簪子,当作你与三王爷订婚的凭证,如今这亲事已被退掉,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把簪子退还给三王爷?”

能够嫁入王府的,只能是她的女儿,这所谓的定情之物,也该由她的女儿保管、存放,哪里轮得到凌若夕?

“簪子?”凌若夕在脑海中寻找着有关于簪子的记忆,总算是在一个角落,找到了。

似乎,的确有这件簪子的存在。

“皇上和太妃不是已经下过口谕了吗?何必还要多此一举?”凌若夕冷笑道,总所皆知,本尊虽然懦弱无能,又呆傻成性,但对凤奕郯却是有着好感的,甚至将他当作了自己的未来夫婿,这枚簪子也被本尊偷偷藏了起来,时不时抚摸着它,憨傻而又甜蜜地发笑。

如今,却有人来向她讨要簪子?

“既然是太妃赐下的,要想拿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凌若夕眼眸微闪,口风忽然软化下来。

凌雨涵和二姨娘本以为要费好大一番唇舌,没想到,她竟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

“那还请姐姐还些把簪子交出来,妹妹也好早些告诉王爷。”这番话,看似没有什么,但实际上,却暗藏着一丝炫耀,一丝得意,仿佛在说着,她与凤奕郯的私交有多好,连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要经由她手。

若是凌若夕对凤奕郯还有一丝情意,现在绝对会气到内伤,只可惜,对这位曾经的未婚夫,又与自己结怨的王爷,她是一点好感也没有,“想要取,让他自己来,这簪子又不是我和你之间的信物,为何要交托给你?”

“这……”凌雨涵一时间有些难堪,眼眸微微一转,计上心头:“王爷日理万机操劳着国事,我又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前去打扰他呢?姐姐,难道你就忍心看着王爷操劳吗?”

小事?

凌若夕冷哧一声,对她睁眼说瞎话的能力极为佩服,若当真是小事,她们母子俩还有必要亲自前来吗?

“你都说这簪子很重要,若他凤奕郯不来亲自取回,我怎么放心交给旁人?再说,不知道妹妹你准备用什么身份,替我将簪子送回去?”摆明了她对凤奕郯有所图谋,想顺道卖个人情,博得对方的好感,凌若夕怎么可能让她的算盘成真?

眼底隐过一丝嘲弄的暗光,她悠然倚靠在木椅的椅背上,斜睨着面色变换不已的二人。

凌小白将脑袋埋在碗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可爱的眨巴着,静静的看戏,他最喜欢的,就是看娘亲恶整坏蛋。

凌雨涵猛地握紧拳头,勉强挤出一抹笑,显然没想到凌若夕会用这样的理由拒绝交出簪子,她听说有这定情信物的存在后,便急忙赶来,想要要回簪子让凤奕郯对她另眼相看。

“若夕啊,你是不是对三王爷余情未了?想要留下簪子做个念想?”二姨娘试探性地问道,除了这个理由,她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能够说明为何她不愿意交出簪子。

说不定,她故意与三王爷发生冲突,故意打伤三王爷,故意得罪皇室,根本就是为了欲擒故纵!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让二姨娘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若是凌若夕知晓她内心深处的想法,绝对会嘲弄她脑补过度,该去治治。

“余情未了?”她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字眼,讥诮地扬起唇瓣,眸光森寒:“抱歉,对于这种货色,我凌若夕看不上。”

不过是一只处处留情,大男子主义过盛的种马,怎么可能入她的眼?

还余情未了?这二姨娘确定脑子没有问题吗?

看不上?

在场众人顿时愣了,谁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凤奕郯在京师,可是无数女子心中最完美的夫君人选,她居然说看不上?

凌雨涵愕然瞪大一双美眸,很想掏掏耳朵,以此来证明不是她的听觉出现了问题。

二姨娘惊愕地看着一脸不屑的凌若夕,嘴唇蠕动几下,愣是说不出话。

“要么,让他自己来取,要么,从今往后别用这种小事来打扰我,懂吗?”凌若夕的耐心已经快要消失殆尽,她冷冷的下了逐客令,不愿多看这帮人一眼。

凌雨涵还想说什么,却被二姨娘一把拽住手腕,朝她摇摇头。

“我会把这话转告王爷,至于王爷如何定夺,与本夫人无关。”二姨娘临走时,还不忘抛下一句满是威胁的话语,扭着一只细腰,准备离开。

“二夫人,”身后,忽然传来如同魔音般,让她心底发毛的嗓音。

二姨娘离去的步伐再次停下,转过身,疑惑地瞧着凌若夕,不知道她还想说什么。

“不知道你最近睡得可安稳?有没有梦到一些不该梦到的东西?”凌若夕眉梢冷峭,冰寒刺骨的目光直直落在二姨娘的身上,仿佛要戳出一个血洞。

那锐利、通透的目光,叫二姨娘浑身的寒毛纷纷倒竖,她不知想到什么,脸上的血色骤然间退得一干二净。

这几日,她虽然清醒过来,却夜夜梦见那可怕的厉鬼,导致整夜无法安然入眠。

“二夫人可要小心了,听说死时不甘的人,最喜欢化作亡灵,纠缠在仇人身边。”凌若夕抿唇笑道,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二姨娘浑身一颤,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本夫人行的端坐的正,根本不怕所谓的亡灵。”她故作淡定地说道,但是,她那惨白的脸色,却泄漏了她的真实情绪。

要不是真的害怕,何必做贼心虚?

凌若夕不屑地笑了,在她动手宰掉这个与大夫人的死有所关联的女人前,她可不希望对方过得太舒坦。

“那就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善良的二姨娘,怎么可能被恶鬼纠缠呢。”

红梅憋着笑,如何看不出凌若夕是在故意刁难、挖苦、讽刺二夫人,心头团聚六年的郁气,终于散去几分。

“哼。”二姨娘恶狠狠瞪了她好几眼,随后,利落的转身,带着来时的下人,扬长而去。

“坏蛋,一帮坏蛋。”凌小白随手抓起桌上的包子,朝凌雨涵和二姨娘的脑袋扔去。

被‘暗器’击中,凌雨涵明显吓了一跳,她蓦地转身,看向突然出手的凌小白,眸光极其狠厉。

凌若夕不悦地沉了脸色,宽袖一挥,一股巨大的威压,撞击上凌雨涵的胸口,逼得她后退数步。

包子咕噜噜从她的头顶上落了下来,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见到砸向自己的,竟是肉包子,凌雨涵气得浑身发抖。

“若夕,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对我们母子俩动手吗?你就这么放任他为所欲为?”二姨娘将炮口转向凌小白,刚才就是这小娃娃出的手,让他们在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出尽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