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6章 杀意

第86章 杀意

跟着二姨娘前来的众多下人,纷纷垂下头,脸上憋着笑,活该!总算是有人能治一治这张扬跋扈的二房了。

虽然心底一阵畅快,但他们却不敢表露出来,万一回去后,做主子的,把火全撒到他们身上,他们至少得掉一层皮。

“人家只是不喜欢吃包子,随手一扔,谁知道包子这么喜欢你们,就亲上去了,你们会原谅人家的对不对?”凌小白貌似纯良地蹦下椅子,双手背在身后,转过身面朝这对脸色铁青的母女,糯糯地问道,小脸写满了无辜二字。

红梅悄悄在暗中朝他竖起拇指,什么叫气死人不偿命,她今儿总算是见识到了。

“你!小小年纪竟如此蛮不讲理,你当这么多人都是睁眼瞎吗?没看到你的动作?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被一个凌若夕打压也就罢了,现在竟连一个黄口小儿,也敢挑衅她的威严,二姨娘气得脸红脖子粗,那模样,活像随时会扑上前来,与凌小白拼命。

他身体一抖,害怕地红了眼眶,“宝宝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白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相信向来善良的妹妹与二夫人不会同他计较的,是不是?”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去,她就不信,她们俩还会追究。

喷火的视线狠狠地刮在这对装疯卖傻的母子身上,二姨娘咬着牙,拂袖而去,显然气得不轻,灰溜溜的背影,让凌若夕心情大好,“有些人,不作就会死。”

凌小白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小脑袋:“没错,明知道没这个能耐,偏偏要上门找死。”

“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

母子俩齐声说道,为今天这场闹剧画下了句点,二姨娘本想来讨回簪子,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回到房间,据说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房内的摆设又给换了一遍。

凌克清下朝后,听闻此事,什么话也没说,没有惩罚凌若夕,更没有斥责二姨娘,大有两不相帮的阵势。

“娘亲,你说爹爹究竟在想什么?”凌雨霏坐在椅子上,不解地问道,这大姐和二姨娘斗得不可开交,爹爹居然会撒手不管?

“他到底是念着大夫人的。”三姨娘幽幽叹息道,眼底划过一丝嫉妒,手指轻轻抚摸上脸蛋,这张脸,比起刚进入丞相府时,已多了好些皱纹。

三姨娘永远不会忘记,她之所以得宠,不过是拜这张脸所赐,若非与大夫人容貌相似,她也不会飞上枝头,成为丞相府的三太太,并且为凌克清生下孩子。

“啊?”凌雨霏错愕地眨了眨眼睛:“爹爹还记挂着大夫人?”

这大夫人都死了六年了,爹爹会惦记一个死人吗?若是真的惦记,又怎么会对大姐多年来不闻不问呢?

“也就只是念着而已,雨霏,不论他们如何斗,你千万记住,莫要参合进去,咱们只需要明哲保收,懂吗?”三姨娘明显不愿多说有关大夫人的事,轻声提醒道。

“娘,这些话你都说了好多遍了,女儿几乎都能倒背如流,我知道,一定不会进入这趟浑水。”凌雨霏重重许下承诺,她不傻,论实力,论身份,不论是凌若夕还是凌雨霏,都不是她能比肩的,斗吧,最好斗个你死我活,斗个两败俱伤,这样,她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

明亮的眼眸浮动着狡诈阴毒的光亮,她嘿嘿地笑着,恨不得后院这把火,能烧得更旺一些。

“该死!这凌若夕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二姨娘余怒难平,屋内被摔得粉碎的摆设,已经全部更换上新的,她气呼呼靠在软塌上,脸色铁青。

“娘亲,这凌若夕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因为什么?什么叫厉鬼缠身?”凌雨涵率先冷静下来,这才回想到,离开前,凌若夕那番叫人茫然的话语。

二姨娘五指一紧,粗声粗气地低喝道:“这不是你应该过问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凌雨涵说这么重的话,一瞬间竟让她委屈得双眼泛红。

“女儿就是问问。”她哽咽道。

“不过是她随口胡说的话,也值得你放在心上?”二姨娘怒声说着,但越是这样,越显得她格外心虚。

自从红梅回到府中,这凌若夕说话就总是透着一股让她心底不安的危险气息。

难道她查到了什么?不然,为何今日要说出这番话来?

心里骤然升起一股不安,她总觉得凌若夕像是掌握了什么。

若真的是这样,当年的事一旦曝光,那她的下场……

二姨娘竟在这烈日的温度下,打了个寒颤,背脊上隐隐有冷汗渗出。

“娘亲?”凌雨涵奇怪地看着脸色苍白的二夫人,“您怎么了?”

她走上前轻轻握住二夫人的手腕,却惊讶的发现,她居然在发抖。

“不能留,雨涵,这个凌若夕绝不能留下。”二姨娘哆嗦着开口,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骇然的杀意,还有几不可查的恐慌,就像是害怕什么秘密被揭穿般,企图杀人灭口。

凌雨涵微微一怔,听娘亲这意思,是打算……

“我得好好想想,究竟要怎么样除掉她。”这已不是二姨娘第一次有杀掉凌若夕的念头,但独独只有这一次,来得格外强烈,格外坚定。

凌雨涵紧抿着嘴唇,担忧地看着仿佛魔症了一般,瘫软在软塌上,忽笑忽怒的女人,她不明白,娘亲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

十日的期限已到,凌若夕带着儿子翻墙跃出丞相府,一席男装长袍,包裹住她单薄的身躯,马尾整齐地扎在脑后,随着她脚步的走动,一摇一拽。

绝美的脸蛋,不失英气,冷冽的气息在墨色的锦缎衬托下,显露得淋漓尽致,绕过繁华的市集,她再次来到铁匠铺内,掌柜得乐呵呵地迎上前,“大师早就等候已久,凌姑娘请。”

凌若夕微微颔首,牵着儿子步入内室,在看见里面被凿出的人工清池时,凌小白愕然惊呼一声,“好漂亮。”

“这是易大师最得意的杰作。”掌柜骄傲地说道,在店铺内开凿一个巨大的室内小型琥珀,可想而知,工程有多巨大。

闻言,凌若夕眉梢微微翘起,“易大师连这种事也会?”

“偶有涉及。”话虽如此,若是他脸上的自得能够减少一些,或许更有说服力。

登上阁楼,凌若夕取出带来的鸡尾酒,推门而入,一道黑影蓦地闪到她的面前,白花花的头发凌乱的飘过视野,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下意识朝后仰去,拉开与易天的距离。

“哎呦,我的心肝宝贝啊。”易天一把夺走她怀里的大酒壶,迫不及待扯开布盖,咕噜噜往嘴里灌了好几口。

凌小白错愕的张开嘴,从未见过这么不着调的老头,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我的东西呢?”凌若夕见怪不怪,问道了此行的目的。

易天随手指了指桌上被黑布包裹住的东西,忙得连话也没功夫说,这几天可没把他给馋死,今天终于可以好好地开怀畅饮了。

“娘亲,这老头好古怪。”凌小白伸出手,扯了扯她的衣袖,余光时不时瞥向姿态随性,牛饮烈酒的易天。

“天才总有些地方异于常人。”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抬脚走到桌边,将黑布打开。

两把散发着锐利白光的柳叶刀静静躺在黑布中,刀神通体冰寒,隐隐冒着一股乳白色的气流,食指轻轻拂过刀刃,指头传来一丝细微的疼痛,一道口子在指尖裂开。

“的确够锋利。”凌若夕不由自主地赞叹道,这才是她想要的武器。

能削铁如泥,能无坚不摧。

将视线从柳叶刀上挪开,一旁还放着一个牛皮包裹,她眉心一跳,掀开包裹一看,数十根长短不一的银针静静插在其中,尖利的针头,在阳光下,折射着冷冽的光晕。

最后是一把样式简单的匕首,凌若夕满意地点点头,将柳叶刀放入袖中,银针别入腰间,匕首塞入马靴,这三个地方,是她能够最快出击,最快取到武器的部位,有衣料阻隔着,不用担心会伤到她的皮肉,且她的玄力也能够隔绝武器散发出的寒流。

凌小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将武器贴身藏住,口中喃喃道:“娘亲,下次宝宝要抱你,是不是得提前告诉你一声?”

不然,他会不会被这些武器给扎成窟窿?

“多大的人了,还要娘亲抱?”凌若夕无奈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尔后,眸光一转,落在一旁抱着酒瓶喝得脸色微醺的易天身上,“这次多谢大师。”

“真要感谢,给点有用的东西呗。”易天伸出爪子,眼神炯炯,示意她再酿些烈酒来孝敬自己。

“下次若再有事,我会提前准备好报酬。”凌若夕装作没有看到他失望的小眼神,道谢后,牵着儿子准备离去。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雄厚嗓音:“你最近切记莫要将武器显露在人前,别忘了,第二世家分家的人,还没有放弃寻找你的下落,一旦寒铁现世,你必定会成为最大的嫌犯。”

看在她会酿酒的情况下,易天不愿意看到她年纪轻轻就命丧黄泉,没忍住,沉声提醒道。

“我知道,多谢大师相告。”凌若夕脚下的步子不停,甚至未曾回头一次,让易天不停地嘀咕着她没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