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7章 谁在饭菜里下了毒

第87章 谁在饭菜里下了毒

带着一身的战利品,凌若夕心情极好,带着儿子返回丞相府,脸上常年来难化的冰霜,此时仿佛散去不少,步伐轻快且愉悦,刚回到北苑,凌若夕便从袖中滑出柳叶刀,在院子里持刀起舞。

双足轻蹬地面,一股浩瀚的玄力以她为轴心向四周散漫开来,如同一阵飓风席卷着整个萧条的院落,大树上,落叶纷飞,她的身影美若惊鸿,动若狡兔,双手在空中一次次劈下,带着凌厉的杀意,刀刃划出道道森白的光晕,宛如围绕在她身旁的流星,极其美丽。

云旭惊艳地看着在院子里翩翩起舞的女人,心头一紧,下意识想要将视线挪开,却又舍不得错过这难得的机会。

云族里善舞的女人数不胜数,但独独没有一个,凌厉中毫无女儿家的娇柔与矜持,身泛肃杀,仿佛这个院子里隐藏着敌人一般。

“娘亲,宝宝也要玩。”凌小白跃跃欲试,小脸布满了激动之色。

凌若夕猛地挥动衣袖,手中的柳叶刀凌空挥出。

“咻——”

一束白光笔直地划破空气,寒气肆虐,云旭微微瞪大眼睛,瞧着扎在屋外圆柱上明晃晃的刀刃,尖细的刀口,贯穿了一只苍蝇的躯体,精准!迅速!小小的尸体有白白的一层冰霜染上,仿佛即将被冻成冰雕。

“娘亲好厉害。”凌小白急忙鼓掌,拍着凌若夕的马屁,笑盈盈地眯着眼睛,一脸骄傲。

“准头差了点。”凌若夕摇摇头,飞身跃起,身影快如疾风,迅速摘下圆柱上的柳叶刀。

没有了支撑的动物尸体迅速落下,云旭用他的人格发誓,他真的看见那只苍蝇的脑袋被彻底贯穿了。

这还叫没有准头?连如此微小的目标也能击中,她的投射功夫,绝对是一等一的。

但凌若夕却不甚满意,仔细检查,刀刃偏离了毫厘,对她而言,这样的错误是不应该出现的。

摇摇头,将柳叶刀收入袖中,收工准备回到房间。

凌小白搓着手,朝她露出殷勤的微笑:“娘亲,宝宝也想学刚才的功夫。”

将来,他也要成为像娘亲一样,身手非凡的人。

“可以,每日射箭一千次。”凌若夕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

顿时,某人亢奋的劲头像是被冷水浇灭,头顶上的呆毛恹恹地垂落下来,射箭一千次?瞅瞅自己还算结实的臂膀,凌小白觉得,若是答应,他真的会丢掉半天命的。

干巴巴地咧开嘴角:“那啥,娘亲,还是算了吧,宝宝想了想,这种武技似乎不太适合人家。”

“呵。”凌若夕莞尔一笑,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些想法?不就是嫌训练量太大,不愿继续吗?

母子二人有说有笑的进入房中,时不时从屋内飘出几声银铃般清脆的笑音,云旭尽忠职守地躲藏在暗处,红梅正在前往厨房,替他们准备饭菜。

午膳是丰盛的海鲜宴,色泽鲜美,十里飘香,凌小白吸了吸嘴角的哈喇子,整个一恶狼扑虎,狼吞虎咽地动起筷子,凌若夕随手夹了一块鲜嫩的鱼肉,刚放到嘴边,轻轻咀嚼一下后,眼眸顿时一凝,噗地一下吐了出来。

“大小姐?”红梅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误以为自己做的佳肴不符合她的口味,心里懊恼极了。

凌若夕眸光森冷,飞身从椅子上窜起,落到凌小白身后,左手成爪,扯住他的衣襟,右手凝聚一团玄力,蓦然拍在他的胸口。

“哇——”凌小白被她打中,惨叫一声后,刚吃下的食物纷纷从嘴里喷出,洒落一地。

凌若夕顾不得担心,食指扣住他的手腕,探上他的脉搏,凌厉的眼眸微微眯起,一股微弱的淡蓝色气流顺势窜入凌小白体内。

他难受得四肢不自觉抽搐着,小脸上血色全无,嘴唇不住颤抖。

一次次呕吐,一次次催动玄力压缩他胃里残余的食物,直到吐到空腹,吐到肝脏**,凌若夕才收回手,凌小白的身体软绵绵滑落到地上,她迅速接住,心疼地看着怀里几乎丢掉半条命的儿子,围绕在她身侧的空气,仿佛被冰冻,一股巨大的气流朝四周扩散着,衣诀翻飞,墨发疯狂地飞扬着。

“大小姐……”红梅胆战心惊地唤了一声,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凌若夕,安静却又是如此可怕。

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她满脑子尽是不解,丝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云旭听到声响,立即推门进来,在见到地上的狼藉后,眼眸猛地一沉,大步走向圆桌,用筷子夹起鱼肉,放在鼻下嗅了嗅,面色勃然大变:“吸魂散?”

“你知道?”凌若夕紧抱住痛苦不已的凌小白,凌厉的目光刺向云旭,那眼神,似要吃人。

云旭表情凝重,点了点头:“是用来对付高级魔兽的毒药,只要辅食一点,就能让庞大的魔兽失去玄力,并且逐渐的失去力量,陷入昏迷,若是药量加重,足以让魔兽在不知不觉中死去,是龙华大陆的禁药!世间少有。”

他没有说的是,这种毒药一旦被人服下,被身体吸食后,将会导致人失去玄力,如同睡着般死亡,就像是被抽取魂魄的空壳子,因此得名。

“用来对付魔兽的毒药?”凌若夕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酷至极的血腥笑容,小心翼翼抱着凌小白,将他放到床榻上,尔后,一身煞气朝屋外走去。

不好!

云旭心头咯噔一下,闪身阻拦在她身前,蹙眉道:“你要去哪儿?”

“不用你管,滚开。”衣袖凌厉地挥下,飓风朝着云旭迎面扑去,如同刀子,割得他面颊抽疼。

刚毅的面容浮现丝丝倔强,他沉默地堵在房门前,不肯让开半步,他看得出凌若夕分明是在盛怒下,要去与人搏命,一身如刀般的煞气连他也暗暗心惊。

能够得到禁药吸魂散这类专程用来对付魔兽的毒药,下毒之人是谁,不言而喻,整个丞相府,只有二姨娘与捕捉魔兽的轩辕世家有往来,且关系紧密。

“要么滚,要么死。”凌若夕看似平静的面容下,是近乎决绝的疯狂与愤怒。

红梅脸色惨白地站在一旁,看着对持的二人,心忽上忽下的不安跳动着。

云旭紧抿住唇瓣,固执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若是他让开,凌若夕势必会杀去轩辕情的小院,一旦她动手,便是向轩辕世家公然宣战!

那后果,不堪设想。

“找死。”墨发在暴风般的飞舞中,凌空飘动,凌若夕大喝一声,身如闪电,逼向云旭。

云旭只守不攻,意在制服她,让她冷静下来,但凌若夕却招招必杀,一招一式,都带着一股骇然杀意。

屋子内的桌椅被碰撞的玄力掀翻,一地狼藉。

红梅根本看不清缠斗的两人,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两个黑影,从屋外打到屋外。

“大小姐,快停下啊。”她不安的叫嚷着,可早已怒红了眼的凌若夕哪里听得进去?她只想杀了云旭,向二姨娘报仇!

“轰!”

两人连过数十招,对撞的巨大力量,掀得院内小池荡起惊天骇浪,无数水花凌空窜起。

“凌小姐,请你冷静。”云旭躲得极为狼狈,衣衫被她凌厉的攻击刺破,如同破布挂在身上。

凌若夕冷笑着,握住手中的柳叶刀,杀机已现。

不好!她真的要杀了自己!

云旭猛地拧起眉头,从空中落下,手掌悄然握住腰间佩刀,准备随时反击。

“娘亲,不要。”忽地,从屋内传出一声虚弱的呼唤,凌若夕失控的理智,骤然返回,她凌空站定,怔怔地看着艰难拖着身体走到房门的凌小白,向来红润的脸蛋,苍白如纸,每挪动一步,便好似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双腿微微发抖。

他气喘吁吁地趴在门框上,大口喘息着,见凌若夕看来,勉强勾起一抹宽慰的笑,“娘亲,宝宝没事的。”

凌若夕面色一沉,倾身飘落下来,一把将他扛在肩上,对院子里的一切视而不见。

“呼。”云旭长长松了口气,还好小少爷出现得及时,他苦笑着看了眼自己破布般的长衫,无奈地摇摇头。

直到危机解除,他才愕然发现,自己竟无意间沁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世上能够让他感到恐惧的人,屈指可数,少主啊,你究竟瞧上了怎样的女子?那一身杀气,岂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

“身体难受吗?”凌若夕侧身坐在床沿,眸光深沉如海,一片浓郁的漆黑,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凌小白面色憔悴地倚在床头,黑狼嗷呜叫了几声,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他的小脸,似在心疼他。

“宝宝没事,娘亲,别生气,等宝宝身体好了,宝宝要自己报仇。”凌小白虽说辅食了吸魂散,却因凌若夕反应及时,没有伤到根基,只是一时承受不住她那强势的玄力,所以才会如此狼狈。

他在模模糊糊间,有听到凌若夕与云旭的对话,虽然不明白是谁下毒,但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任何想要欺负他的人,他都会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睡吧,娘亲在这里守着你。”凌若夕勉强平静下来,但那看似沉静的黑眸里,却压抑着蠢蠢欲动的狂躁。

看到凌小白苍白的脸蛋,她便忍不住想要将下毒之人千刀万剐。

动作轻柔地替他掖了掖被角,手指轻抚过他的脸廓,“睡吧,娘亲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了。”

云旭和红梅担忧地在屋外守了一整夜,一个害怕凌若夕会再次发疯,一个则担心凌小白的身体情况,第二日天刚亮,凌若夕从屋内走出时,见到的,便是两个顶着黑眼圈,面容疲倦的人儿。

眉心微微一皱,冷声道:“站在这里做什么?”

“大小姐,您没事吧?”红梅悄悄吞咽了一下唾沫,偷瞄着她的神色,不安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