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8章 弃车保帅

第88章 弃车保帅

“没事,昨夜是我太冲动。”凌若夕淡漠的眼神轻轻扫过一旁的云旭,“若非你昨日拼死拦下我,我应是犯下大错了。”

云旭面颊一热,习惯了凌若夕的冷言冷语,她忽然间软化下来的态度,反而让他有些无措,只讪讪地笑了几声,“这是我的分内事。”

“休息去吧,别在这里守着,小白他暂时没事。”凌若夕吩咐道,示意他们回房歇息。

红梅一走一回头,看那样子似乎很不放心。

云旭隐藏在院子里,时刻守卫着这座小院,在昨夜的打斗中,院内的花草,通通被玄力震碎,枝桠光秃秃地在风中飘舞着,更添几分孤寂。

凌若夕双手负于身后,孤身站在长廊中,夹杂着冷光的视线,远望着不远处二夫人的住所,久久不语,只是萦绕在她身侧的空气,好似被定住,连一丝气流也察觉不到,分外沉重。

凌小白底子好,休息一夜后,人已恢复了不少活力,喝了一碗银耳汤,他抱着黑狼无聊地窝在被褥中,口中喃喃道:“你说,到底是谁给小爷和娘亲下毒?”

这么明白的事,还用问吗?黑狼翻了个白眼,利爪咻地在他的手背上留下几条血痕,对他的智商分外不满。

“不管是谁,等小爷病愈,一定要亲手揪出他们,把他们咬死。”凌小白挥舞着拳头,豪气冲天地说道,但很快,他又恹恹的垂下头去,“小黑,娘亲昨天是不是真的动怒了?我都没见过娘亲那副样子。”

仿佛从地狱深渊杀出来的血腥残魂,察觉不到一丝暖意,只有满身的肃杀与冰冷。

回想到凌若夕昨夜的样子,凌小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用力抱紧黑狼,“哼,都是那些坏人的错,要不是他们,娘亲也不会这么生气。”

在他眼中,凌若夕的一切都是对的,错的永远是旁人。

黑狼对这个母控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无力地在心头叹了口气,这傻子,难道看不出女魔头分明是关心过度,导致情绪波动太过剧烈,这才失去了理智吗?

“不管了,先休息。”凌小白嘀咕了半天,最后索性把被子盖住脑袋,闭上眼,准备入睡。

此时,距离北苑不远处的二房小院,守卫森严的护卫在高墙外排成两列,时不时迈着整齐的步伐换岗巡逻,阳光下,泛着森白光芒的刀剑好似带着森森的寒气,院里院外,安静得只有护卫走动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怎么样?北苑有没有动静?”二姨娘等了整整一夜,但北苑里却连半点动静也没传出,她挂着豆大的黑眼圈,不断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凌雨涵面色微沉,“娘,你别走来走去的,我看得头都疼了……”

“药下进去了吗?怎么可能一点事也没有?”二姨娘急促地问道,思索着难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明明她差人在饭菜里下了家族的秘药,照理说现在也该起作用了,怎么就没动静呢?

“不行,我得派人去看看。”二姨娘急匆匆就朝屋外走去,她一刻也等不了了……

“娘!”凌雨涵急忙拽住她的手腕,摇头道:“你现在去岂不是不打自招?万一她没事,一定会猜到是咱们下的手。”

谁能保证,那女人在知道她们的小动作后,不会发疯?

“那现在该怎么办?”二姨娘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心头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堵在胸口,极其难受。

“再等等看,咱们不能打草惊蛇,要是她真的好命到没有中毒,一定会在暗中调查,现在咱们绝不能自乱阵脚。”凌雨涵冷静地说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六年不见,她这个大姐变得太多,让她根本猜不透,只能选择静静等待。

二姨娘犹豫的站在原地,许久后,才叹了口气,打消了想要派人去看看情况的想法。

“好,就再等等。”

晚膳时分,伙房的人传来消息,凌若夕的贴身丫鬟红梅按时前去厨房取走了三人份的饭菜,且面上丝毫没有一丝悲切。

“砰!”二姨娘气得一掌拍在身下的椅子上,怒声道:“这jian人怎么就这么命大?连吸魂散也拿她没有办法?”

凌雨涵虽然隐隐有不详的预感,却仍旧被这个消息惊住,她当真逃过一劫?

“你说,她会不会早就察觉到菜里被下了药,所以才没有中计?”除此之外,二姨娘想不到别的理由,即使是京师内顶级的炼药师,也不可能解除吸魂散的剧毒。

“大姐不是炼药师,怎么可能察觉到饭菜里的毒药?”凌雨涵摇头否认,若她当真这般警惕,对她们母子俩,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她只能寄望凌若夕是误打误撞才没有服下吸魂散,更希望她别查到自己头上。

潋滟秋波的眼眸闪烁着冷冽的寒光,“娘亲,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若是她调查,保不定会走漏风声。”

“你是说……”二姨娘微微一怔,立即明白她的言外之意。

“把所有知情者偷偷……”凌雨涵在脖颈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底杀意肆虐。

虽说替她们办事的奴才,都是这些年对他们忠心耿耿的人,但凡事总有万一,一时的仁慈,说不定就会成为将千里之堤毁灭的蚁穴,此时,万万不能有妇人之仁。

二姨娘面露难色,但在凌雨涵的催促下,终是咬牙,对这帮知情的奴才下了抹杀的命令。

夜黑风高,二姨娘特地招来伙房的老嬷嬷,佯装出慈眉善目的微笑道:“你们都是府里的老人,年事已高,多年来替本夫人尽心尽力的办事,本夫人一直记在心里。”

匍匐在地上的老嬷嬷连称不敢,拿不准这二夫人究竟意欲何为。

“本夫人也不是知恩不忘报的人,这些是你们的卖身契。”她朝着一旁的凌雨涵使了个眼色,后者取出一个锦盒,盒子里,静静放着几张白纸黑字的卖身契。

进入高官后院,这些奴才就是把一辈子卖在里头,只要那不走卖身契,她们终身只能是一个卑贱的下人,一个伺候主子的奴才。

“你们把卖身契拿去吧,另外,本夫人替你们每人准备了二十两银子,足够你们回到故乡。”

巨大的狂喜将这帮老嬷嬷淹没,她们甚至没有看见二姨娘笑容下的杀意与冰冷,激动的磕头道谢,一个个颤抖地从凌雨涵手里接过卖身契,感恩戴德的收拾行囊,离开了丞相府,却在即将出城时,被人无故杀死在街头,尸体被挪到深山丛林之中,成为了才狼虎豹们的口中餐。

丞相府内忽然少了几个奴才,丝毫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二姨娘特地调了几名婢女前去伙房帮工,并且在凌克清跟前,向他简单说了这件事,只称她不忍老嬷嬷一生辛劳,特地开恩,放她们回家。

凌克清对她善良的举动格外满意,当夜,便歇息在了她的房中。

“你是说,厨房的掌厨的嬷嬷被换掉了四人?”微暗的烛光在房间里晃动着,凌若夕慵懒地靠在木椅上,三千青丝堆砌肩头,食指轻轻敲着木桌,冷峭的眼眸缓缓眯起,“呵,狡兔死,走狗烹,她是害怕我会查到她身上,打算弃车保帅。”

红梅心头微凉,对二夫人狠辣的手段既怕又怒,她紧紧握住拳头,双目喷火,“这个二夫人也太狠心了,那些人可都是替她办事,怎么能说撵走就撵走呢?”

“恐怕不仅仅是撵走,”凌若夕冷笑道,单薄的身躯缓慢从椅子上站起,眉目森冷:“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能够保守住秘密。”

“什么人?”红梅下意识问道。

“自然是死人。”她说得云淡风轻,但身上的冷意,却让整个屋子的温度,跟着降下,冷得渗人。

“大小姐是说,她们都……死了?”红梅脸色一白,她原本以为,二夫人只是将老嬷嬷们狠心撵走,打发出去,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种事。

“恩。”凌若夕点点头,将二夫人的心思猜得一清二楚。

她必然是害怕事情败露,所以才会有此下策,却不知,这样一来,更是暴露了她就是下毒的真正黑手。

广袖下,一双玉手黯然握紧,绝美的五官因怒火紧绷着。

忽然,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划过一丝惊愕,沉声问道:“娘死后,可有人前来检验尸体?”

“老爷请过回春堂的老大夫,但那时,已经为时已晚了……”红梅神色黯淡,幽幽地说道,“大小姐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件事?”

“那名老大夫,现在可安在?”她并没有急着解释,再度问道,心里有一个猜想,但又需要证据的支持,若是她的设想成立,或许,就能够验证大夫人的死,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在的,还在回春堂里。”红梅当即禀报道。

“早点休息,明日随我去一趟回春堂。”

虽然不知道凌若夕有何打算,但红梅却懂事的没有细问,转身离开了卧房。

无垠的夜色,将整个丞相府笼罩着,风雨欲袭来。

天蒙蒙亮,淅淅沥沥的小雨顺着瓦檐缓缓垂落,在瓦片沿角形成一串串美丽的水帘,滴答滴答飞溅在地面上,水花四散。

红梅举着一把纸伞,护住凌若夕的身体,绣花鞋被雨水打湿了鞋尖,她却毫不在意。

凌若夕手掌轻轻提起她的肩部,利落地翻墙而出,衣诀在雨中翻飞,如同展开翅膀的蝴蝶,马尾自然摇曳着,她快步走入雨中,朝着回春堂的方向奔去。

“娘亲真讨厌,出去玩也不带小爷。”凌小白幽怨地撅着嘴,蹲在屋外的长廊上,一边戳着黑狼的身体,一边说道。

黑狼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对他的抱怨视若无睹,这小子根本是在吃醋,女魔头带丫鬟离开,也不带他。

母控的儿子,都有一颗易碎的玻璃心啊……

“唔,反正娘亲不在,今天小爷也不训练了,小黑,走,跟着小爷去花园里转转。”凌小白这两天被勒令在**休养生息,险些没无聊到死,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自由,他迫不及待地抱起黑狼,窜入雨幕。

云旭无奈地尾随在暗中,全程保护他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