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9章 看上昔日姐夫的妹妹

第89章 看上昔日姐夫的妹妹

夜色四合,天际的小雨逐渐停下,一抹七彩的彩虹悬挂在苍穹上,青石板路还留有一层积水,但这并不影响百姓们出门逛街的兴致。

凌若夕自从离开回春堂,脸上便挂着生人勿进的冷漠表情,体内的玄力蠢蠢欲动,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危险、可怕。

红梅心惊肉跳地跟在她身后,时不时担忧地看几眼她的背影。

穿过拥挤的街头,她刚想拐道抄近路返回相府,谁料,余光却在一间成衣店外停住,带着丫鬟,欣赏上等丝绸的女人,不是她的好妹妹凌雨涵吗?在她的身旁,站着的,是一席墨色锦缎容颜冷峻的三王爷凤奕郯。

凌雨涵时不时举起布匹,娇声向他询问意见,凤奕郯不冷不热地回应着,态度看不出是好,还是不好。

男俊女俏的画面,完美得如同一幅画。

“这个二小姐,她怎么能和三王爷走得这么近呢?”红梅怒声说道,为凌若夕不值,即使婚约解除,为了避嫌,凌雨涵也不该这么快与凤奕郯出双入对啊……

凌若夕眉梢冷峭,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浅笑:“这叫蛇鼠一窝。”

看大小姐的样子,似乎真的没把这位三王爷放在心上,那她又为何不愿归还那支代表着定下婚约的簪子呢?

“王爷,您再瞧瞧这匹,好看吗?”

“不错。”

“那这匹呢?”

……

谈笑声,不断从店铺内飘出,凌若夕眸光阴冷,轻轻拂去衣诀上沾染到的雨水,抬脚走上前,姿态落落大方,丝毫没有要去找茬的迹象。

红梅急忙跟上,输人不输阵,不论大小姐要做什么,她都会守护在她的左右。

凌雨涵本在与凤奕郯商量着,究竟是红色的好,还是蓝色的更好,谁料,耳畔突然有一道冷冽的嗓音传来,让他们两人的脸色,同时变了……

“红色的好,喜庆,更符合妹妹此时此刻的心情。”平淡无波的语调里,似乎夹杂着淡淡的讽刺与嘲弄。

凤奕郯面色一黑,蓦地转过身,冷冷地盯着不期而遇的凌若夕。

一席青绿色长衫,笔挺如竹,清雅隽秀,没有挽成少女发髻的长发,用一条丝带绑成马尾,简单却不失整洁,精湛绝美的五官,透着一股锐气,她站在店外的台阶下,却犹如站在高首,浑身散发着让人望而生畏的威慑之气。

“你来做什么?”凤奕郯没好气地问道,怎么出来逛一次街就能撞见她?难不成她是故意的?

凌若夕轻轻眨了眨眼睛,视线左顾右盼。

“看什么?”凤奕郯狠狠拧起眉头,不悦地质问道。

“看这店外有没有贴上写着凌若夕不得入内的告示。”薄唇微启,可吐出的话,却叫凤奕郯整张脸顿时漆黑一片,她分明是在讽刺他,可偏偏,让人找不到驳斥的空隙。

凤奕郯心底憋了一把火,新仇旧恨,他看向凌若夕的目光也愈发的冷了下去。

“哎呀,姐姐,你也出来逛街吗?”凌雨涵放下丝绸,提着裙摆做足了淑女的姿态,小步走到凤奕郯身边,亲昵地与他比肩站着,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一对郎情妾意的夫妻呢。

红梅不屑地瘪了瘪嘴,这二小姐,简直不是个东西!居然和差点成为姐夫的男人出双入对,啊呸!

“不,我只是出来欣赏风景。”凌若夕漠然说道,诡异的目光将二人从上到下审视了几遍。

凤奕郯被她不算锐利的眼眸盯着,不知为何,竟下意识朝旁侧挪动了几步,与凌雨涵拉开距离。

他的躲闪,让凌雨涵脸上的微笑戛然而止,气恼地红了面颊,极有灵气的眼睛,委屈地转向他,那一眼,欲语还休,险些把凤奕郯的魂给勾走。

如他这般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最喜爱的,便是女人的讨好与在乎,有名动京师的第一美人暗送秋波,他因凌若夕而起的怒意,不自觉散了不少。

“把方才二小姐看上的布匹包起来,送到丞相府,银子记在本王的账上。”凤奕郯大手一挥,豪气的送了两匹上等丝绸给凌雨涵,她顿时眉开眼笑,那股喜悦劲,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凤奕郯略感满足,挑衅的目光转向凌若夕,他想让她知道,即使她再好,对他而言也不过如此,他想要的女人挥挥手,就能得到。

只可惜,凌若夕对他得意的表情直接漠视掉,抬脚走入店铺,替凌小白挑选了一匹月牙白绣着素色金菊的绸缎,准备买回去给他添置些衣物。

“多少银子?”她轻声问道。

“四十两。”掌柜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殷勤地笑着说道,仿佛未曾看见她与凤奕郯二人之间不太寻常的气氛,打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他自然不会将顾客拒之门外。

“拿去,”凌若夕付了银子,红梅便将布匹包裹住,准备离开。

“姐姐,我和王爷待会儿要去天然居饮茶,那里今日有文人墨客的赏茶会,你要不要一起去?”凌雨涵忽然出声唤住了凌若夕,笑盈盈地提议道,但眼底,却溢满了幸灾乐祸的光芒。

凌若夕文不能武不行,即使现在实力飞涨,但肚子里绝对没有多少墨水,她下意识遗忘掉老夫人大寿时,凌若夕送出的贺礼,想要将她踩在脚下。

“没兴趣。”凌若夕果断地拒绝了她的邀请,本打算就此离去,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再度转身,“三王爷,若是你想要拿回太妃所赐的簪子,我扫塌欢迎,但是请务必亲自前来拿走,别让一个女人替你出面。”

凤奕郯微微一愣,脸色愈发不好,他恼怒地瞪了凌雨涵一眼,想起了她曾提过,未曾从凌若夕那儿为自己讨要回簪子这件事。

谁让她多管闲事的?如今倒好,竟成了凌若夕讽刺他的把柄!

凌雨涵委屈地红了眼眶,朦胧的泪光溢满眼眸,看上去楚楚动人,叫人恨不得把心给掏出来,只为换她一笑。

“凌若夕,你那鬼地方,是本王该去的吗?本王怕脏了自己的鞋子。”凤奕郯黑着脸,冷声讽刺道,提醒她,她的身份与自己有着云泥之别。

“是吗?”凌若夕不屑地目光轻轻扫遍他的全身,“我也怕王爷弄脏了我的院子,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和王爷倒是想法相同。”

“噗哧。”红梅还是第一次领教凌若夕的毒舌,瞧瞧三王爷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真的很滑稽。

“你!”凤奕郯大手指着她的方向,手臂微微颤抖,显然气得不轻,若是以前,他必定会不留情地教训凌若夕一顿,可偏偏,他没有忘记,这个女人可怕的身手,以及她背后的神秘力量。

“不打扰王爷和妹妹继续大现恩爱,我先走一步。”说罢,她头也不回地利落转身,领着红梅,很快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那冷漠的背影,毫不留恋的模样,刺得凤奕郯心尖微疼。

“王爷?”凌雨涵不安地轻唤一声,明明那女人已经走远,为何王爷还望着那方?

“今日本王累了,东西找人送去相府,你自行回去。”或许是被凌若夕打搅了兴致,凤奕郯忽然间对今日的约会有些兴致泱泱,提不起什么精神,他挥了挥手,没有理会凌雨涵泪眼婆娑的模样,抬脚往反方向走去。

为什么会这样?

凌雨涵不敢置信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怎样也无法相信,自己会被他独自抛下,留在街上。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不是吗?王爷为何会像是忽然变了个人?

一定是她!阴鸷怨毒的目光狠狠瞪着凌若夕消失的方向,都是她的错,若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被王爷遗弃?

凌若夕,你给我等着!

“嗯?”刚行过街尾,凌若夕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凉气,抬手揉了揉微痒的鼻尖,下意识转身,但身后没有任何的异常。

是她的错觉吗?刚才那抹突如其来的不安感觉。

“大小姐,怎么了?”红梅疑惑地转过头,看向忽然驻足不前的凌若夕。

“不,没什么。”她摇摇头,穿过热闹的集市,在丞相府外的幽静小道旁,翻墙而入,悄无声息,返回了北苑。

进屋后,她便发现凌小白不见了踪影,眉头微微一蹙,闭上眼,释放出体内的玄力,如同神识般的力量覆盖整个府宅,所有人的气息,都被她掌控在手中。

很快,她就发现了正在二夫人院子的小厨房里的凌小白,收回玄力,双眼蓦地睁开,这个小子,跑去那里做什么?

厨房。

凌小白偷偷藏在一个圆形木桶内,桶口朝向地板,他用拜托黑狼悄悄在木桶上戳了一个小洞,用来偷窥外面的动静。

“动作通通麻利点,二夫人的药必须在一炷香内煎好,甜枣准备了吗?还有二夫人最喜爱的茶点……”一名丫鬟正趾高气昂地站在厨房中,指挥着这帮下人为二姨娘准备下午的必备食物。

凌小白掏了掏耳朵,心头嘀咕道,不就是伺候一个人吗?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他的娘亲还没享受到这种待遇呢。

厨灶冒着浓浓的烟雾,整个厨房内,下人们忙得热火朝天。

凌小白琢磨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巴豆下到她们做好的食物里呢?小脸气馁地鼓成两团,忽然,他眼眸一亮,放着狼光的眸子惊喜地盯着肩上昏昏欲睡的仓鼠。

“小黑,小爷要交给你一个重大的任务。”

黑狼微微睁开眼,瞅着他那副自鸣得意的样子,便忍不住胃疼,它是圣兽,不是他的宠物!敢对它放尊重一点吗?

自从被少主踢到女魔头身边,它的日子就没舒坦过,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扮演小孩子的宠物,实在是太损圣兽的威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