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0章 中断的消息

第90章 中断的消息

凌若夕赶到小厨房时,厨房内的下人已完成工作回到房间歇息,角落里,有窸窸窣窣的碎响传出,她眉梢一翘,凌厉的目光精准地落在正蹲在桌下,抱着一个瓷盘,不停吃着热腾腾菜肴的凌小白身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沉声问道,明明吩咐过,让他在屋子里静养,可他倒好,跑到这儿来偷吃?

“嘿嘿,娘亲。”凌小白挠着后脑勺,赔着笑从桌下钻了出来,一把将手里的盘子扔到水缸中,“人家逛了好久,突然觉得饿了,所以就想吃点东西。”

“走了……”此地不宜久留,被人察觉到他们母子无缘无故出现在二夫人的小院,不一定会被扣上什么帽子。

凌若夕一把扯过他油腻的小手,嫌恶地啧了一声,随手掏出一块手绢擦拭过他的手指,抱着儿子,悄无声息飘离小院。

没多久,卧房内就传出二夫人痛苦的惨叫声,她捂着肚子冲出房间,双腿生风,活像背后有猛鬼在追赶般,跑入茅厕,一股恶臭,从木板门上方飘荡开来,十里飘香,下人们纷纷绕道而行。

“砰。”凌若夕一脚将房门踹开,随手把儿子扔到地上,扯了扯衣袖,在椅子上落座,冷冽的气息将凌小白紧紧裹住,“说吧,你到底跑去那里做什么?”

她的儿子,她还不了解吗?如果没有原因,他怎么可能跑到敌人的地盘上闲逛?

凌小白心虚地转动着眼珠子,小脑袋高速运转,琢磨着用什么理由才能把聪明的娘亲给糊弄过去呢?

“说!”语调勃然加重,手掌重重在木椅上一拍,震得凌小白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胆战心惊地看着眉目森冷的娘亲,偷偷咽了咽口水,怎么办?娘亲真的发飙了……

黑狼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当即从他肩头跳开,准备看戏。

“宝宝……宝宝是……”

“你最好一五一十说清楚,若是有一句假话,从明天开始,训练任务翻倍。”凌若夕无情地说道,神色分外严厉,二夫人的地盘,是他一个人可以去闯的吗?他究竟知不知道,万一他出了什么事,自己会有多担心?

察觉到凌若夕的盛怒,凌小白哪里还敢动什么小心思?结结巴巴地把自己的主意通通说了出来:“宝宝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替娘亲出气,所以就在她的药里加了些巴豆粉。”

“……”巴豆粉?凌若夕眉心一跳,颇感好笑,但这次若不给他一个教训,将来还不知道他要捅出什么篓子。

“你知道被发现的后果吗?”她危险地眯起眼,身侧的气息仿佛凝固了一般。

凌小白忐忑不安地垂下脑袋,头顶上的呆毛没有精神的弯下,“知道,可是……”他不是有小黑吗?

“可是什么?”凌若夕笑得分外温柔,但越是这样,凌小白心底的害怕就越是加深。

他急忙闭上嘴,现在他是多说多错,熟练的摆出一副知错的模样,乖巧地跪在凌若夕跟前:“娘亲,宝宝错了……”

“错在哪里?”明知道他的样子多半是装的,但凌若夕心底的火气,仍是淡了不少。

“宝宝不该自作主张跑去给娘亲出气,不该让娘亲担心,不该……”

“你最不该的,是仗着年纪小,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凌若夕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娘亲最在乎的就是你,小白,别让娘亲看见你出事,不然,连娘亲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上次是险些中毒,已让她差点失去理智,她不敢保证,若是凌小白再遇到危险,她会不会化身为魔。

“娘亲,宝宝真的知道错了……”凌小白眼眶一红,小心翼翼地扯着她的衣摆,糯糯地说道。

“别以为露出这种表情,就能逃过惩罚,自己出去蹲一个时辰马步。”凌若夕憋着笑,故作淡漠地挥手,示意他滚蛋。

凌小白一走一回头,那副好似被人欺负的小可怜模样,足以让无数女子母爱泛滥,只可惜,对凌若夕没用。

“你也是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小白的嚣张,没少有你的功劳。”解决完儿子,凌若夕冷冽的黑眸蓦地转向地上坐着的小仓鼠黑狼身上。

它人性化地直起身体,短小的双腿朝前伸张开,双手弯折在胸前,一双小到快要看不见的眼睛,透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却在被凌若夕忽然点名时,身体一抖,一身黑色的柔软鬃毛一根根竖起,下意识感觉到了即将逼近的危险。

凌若夕轻轻扯住它脖子上的一戳黑毛,锋利的眉梢往上一挑:“他是主谋,你是从犯,去,陪着他一起蹲。”

不要!死也不要。

黑狼吱吱的叫着,试图捍卫它身为圣兽的尊严,只可惜,在凌若夕跟前,即便是条龙,也得给她盘着,是头虎,也得给她趴着,更何况只是一只仓鼠。

她随手一挥,黑狼的身体化作一抹流星,飞快地从屋内抛掷向屋外,咚地一声,精准无误地掉落在凌小白的脚边,摔得四脚朝天。

凌小白被它狼狈的模样逗笑了,娘亲说得果然没错,自己的快乐就应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黑狼吃力地站起,用肉嘟嘟的爪子揉揉吃疼的屁股,随后,狠狠瞪了幸灾乐祸的小奶包一眼,丫的,它这么倒霉都是因为谁?

“站满一个时辰,少一秒,继续翻倍。”冰冷的魔音从屋内传出,凌小白和黑狼这对难兄难弟可怜巴巴地收拾起了看对方笑话的心情,乖乖地在烈日高照的院子里,蹲着马步。

入夜,云旭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写到信笺上,利用白鸽,传回族里,真不知道当少主得知圣兽大人被一个女人如此压榨,会是什么表情。

扑闪着翅膀的白鸽,在无垠的夜幕下飞行着,速度极快,肉眼只能看到一条白色的残影,这是云族用来传递消息的魔宠,虽说与普通的鸽子没有任何差别,但却更具灵性,体内拥有玄力,是低级的魔兽,可以不眠不休地飞行三天两夜。

“哗!”茂盛的丛林间,一声清脆的哨音突然响起,白鸽笔直地从空中落下,双爪盘住一只被黑色衣袖包裹住的手臂。

云玲迅速解下它脚踝上的竹筒,手臂一抖,将信笺打开。

云旭刚劲有力的笔迹工整地出现在信笺上,云玲匆匆一看,双眼蓦然瞪大,捏着信纸的手隐隐发抖。

这是什么?

她的哥哥居然会帮着少主传递有关那个女人的消息?甚至详细到连一日三餐的菜品,也清楚地记录在案。

“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云玲愤愤地将信笺刷拉拉撕成碎片,洋洋洒洒掉落一地,她俏丽的脸蛋上,布满了骇人的怨毒之色,如同一条剧毒的蛇,正冲着敌人嘶嘶地吐着芯子。

不可以!她绝不可以让少主再与凌若夕这个jian人有任何瓜葛,绝不!

玄力爆体而出,如同龙卷风般,席卷着整片丛林,栖息的鸟儿嘶鸣一声,受惊后,展翅飞走。

手掌蓦地拔出一把长刀,手起刀落,瞬间,白鸽的身体被残忍地斩成两半,双脚微微**几下后,彻底失去了声息……

云井辰仍旧等候在殿内,黑色的貂毛轻裘披在肩头,墨发如云,他蹙眉看向京师的方向,手指在身前的窗柩上轻轻敲击,节奏时而急促,时而缓慢。

平日在这个时辰,云旭的信笺应该已经到了,怎么今天却不见踪影?

狭长的黑眸危险地眯成一道小缝,她难道出了意外吗?

“十二。”他哑声一唤。

云十二推门而入,单膝跪在白玉地板上,“少主。”

“你即刻动身前去京师,务必要确认凌若夕的平安。”云旭绝不会与自己无故中断联系,势必是出了什么事,云井辰冷声命令道,妖孽的面容,透着一股森冷的危险气息。

云十二欲言又止,如今族里局势不明,右护法已经被调走,他若再离开少主身边,谁能保护少主的安危?

“速去。”云井辰薄唇紧抿,态度出奇的坚定,“本尊何时沦落到需要旁人保护的地步?”

眼底浮现一丝冷怒,云十二心头微微紧了紧,终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即刻出发,离开了云族。

清晨,第一缕阳光划破浓雾,洒落在这座繁华的皇城之中。

城内几名医术绝顶的大夫被凌克清重金聘请而来,为二夫人诊脉,从昨天夜里,她便一直身体不适,辗转难眠,此刻虚弱的躺在香蚊帐内,气若游丝。

“如何?”凌克清沉声问道,他可不愿意在发生第二次受惊事件,更不愿意因为二夫人反复无常的病情,导致丞相府与轩辕世家的关系出现裂痕。

这才距离她病愈几日?竟又生病了?若是被轩辕勇知道,岂不是会责备他未曾好好照料轩辕情?

大夫抚了抚长须胡,摇头道:“二夫人大病初愈,理应忌口,如今却辅食了巴豆,导致肠胃受损,伤了根基。”

“巴豆?厨房怎么会准备这种东西?”凌克清第一反应便是拒绝相信,府内的饮食素来是名贵的菜肴,像巴豆这般粗俗的食材,根本上不得台面,又怎会被二夫人服下?

“去,把伙房的奴才通通叫来,本相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敢给二夫人服用巴豆。”凌克清气得脸红脖子粗,怒声咆哮道。

跪在地上的家丁狠狠打了个机灵,连滚带爬前去唤伙房的奴婢前来。

凌雨涵暗暗垂泪,担忧地守候在床沿。

“将三姨娘一并请来,如今她在掌管府内的内务,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纰漏?”凌克清练练发难,将怒火烧到了三姨娘身上。

乍一听说,自己被传唤,三姨娘立即吩咐丫鬟替她上妆,在脸蛋上施了一层厚厚的粉底,整个人看上去极为憔悴,甚至透着一丝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