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1章 是谁对她下了巴豆?

第91章 是谁对她下了巴豆?

“大小姐,大小姐。”红梅急匆匆从长廊跑进屋,气喘吁吁地扶住桌椅缓解冲击力,她拍了拍胸口,脸上带着一丝喜色,禀报道:“刚才奴婢打听到,二夫人好像吃坏了肚子,如今老爷正在发作,听大夫说,还伤到了根基。”

在她看来,这就叫报应!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不,二夫人的报应不就来了吗?

凌若夕眼眸一沉,拂袖起身:“走,随我去看看。”

“咦?大小姐也要去吗?”红梅困惑地惊呼着,诡异地发现,这个消息似乎并没有让她的主子高兴。

凌若夕当然要去,万一被查出什么,她也好在场紧急应变。

“小白,你给我乖乖留在这里,别让我知道你又私自乱跑,明白吗?”跨出房门,她盯着正在老实打拳的儿子,冷声嘱咐道。

凌小白收回拳头,神色极为委屈:“为什么不带上我?”

这几天,娘亲去哪儿都没带上他,为什么?

“因为我是去替你善后。”她猛地挥下袖口,看也没看身后凌小白哀怨的表情,领着红梅扬长而去。

直到她冷漠的背影消失在小院外,凌小白才奇怪地嘀咕道:“善后?人家又没做坏事,娘亲干嘛这么说?”

黑狼郁闷地在他肩头缩了缩脑袋,这小子该不会忘记了昨天自己干的好事吧?

“诶!对了……”忽然,他灵动的眼睛蹭地亮起,“难道是巴豆粉发挥作用了?小黑,咱们走,跟上去看看。”

“吱吱——”黑狼死命地叫着,希望能让凌小白打消偷偷跟上去的想法,要是女魔头发现了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它可不想陪着他一起受罪。

回想到那一个时辰的马步,黑狼的腿忍不住**几下。

“走啦。”凌小白一把将它抱在怀里,一溜烟窜出院子,小心翼翼地拉开与凌若夕的距离,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云旭急忙尾随而去,在暗中近身保护他。

还没进院子,凌若夕就听见了从房间里传出的咆哮声。

“你还敢说?本相相信你,才把内务交给你来管理,可你看看,你才接手几天?居然失误到让巴豆这种东西出现在厨房!哭什么哭?现在知道哭,平日里怎么不多上点心?”

嘤嘤的啜泣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想也知道,必定是凌克清在责备三姨娘。

凌若夕薄唇微翘,眼底闪过一丝嘲弄,抬脚跨入院中,朝着房内走去。

三姨娘站在卧房中央,捂着脸低声抽噎,哭得快要断气,也未能引起上首怒不可遏的凌克清半分不忍。

刚毅的面容已是铁青一片,身上穿着一品文官的朝服,胸口忽上忽下的剧烈浮动着,看上去气得不轻。

凌雨霏似乎被吓傻了,怔怔地站在一旁,脸色怔忡。

“你来做什么?”凌克清第一个发现屋外大女儿的身影,不悦地问道。

瞬间,屋内所有人的视线纷纷在她身上聚焦,有错愕,有深思,也有嫉恨。

她目不斜视,落落大方地抬脚迈入房内,视线在周围轻轻一扫,一扇屏风将卧房分作两半,一边是正在替二夫人开药的大夫,以及痛苦难耐的病人,一边则是批斗大会。

“听说出了事,所以我过来看看。”她淡漠地说道,语调平平,丝毫没有对二夫人病情的担忧。

“这里不欢迎你。”凌雨涵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尖锐如刀,全然不负平日的柔弱。

凌若夕缓缓转头,深邃幽冷的眸子凝视了她几眼,随后才道:“那你想要如何?把我打出去吗?我怎不知道,作为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去哪儿还要经过旁人的同意。”

嫡出!

凌雨涵紧紧咬住唇瓣,这两个字打小就是她的噩梦,她永远不会忘记,就是因为嫡与庶,即便她凌雨涵再完美,也永远比不上一个无能的废物尊贵!而她的娘亲,要对着傻子的娘卑躬屈膝。

心头的伤口被凌若夕残忍地撕开,凌雨涵怒火中烧地瞪着她,“我娘现在病情严重,大姐,你能别在这儿刺激她吗?”

凌若夕还未开口,红梅便愤愤地回嘴道:“二小姐,你这话说得不对,咱们小姐分明是来这儿关心二夫人的病情,怎么到您嘴里,就变成刁难了?难不成,我们小姐连看望二夫人的资格也没有吗?”

叫你装柔弱,装,接着装!

似乎是习惯了凌若夕的强势,红梅的胆子也肥了不少,一改往日的懦弱与谦卑,言语犀利,字字维护她身为嫡出血脉的尊严。

“你!”凌雨涵脸色骤然大变,泪眼婆娑地望向凌克清:“爹,您看看,现在就连一个卑贱的奴才,也能讽刺女儿,女儿当真……当真委屈啊……”

她嘤嘤哭诉着,晶莹的泪珠滑出眼眶,哭得好不可怜。

先是三姨娘凄凉痛苦,现在又换做二女儿,凌克清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刚要出声,谁料,一道虚弱、憔悴的嗓音,却先他一步响起。

“雨涵,别哭了,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是娘不好,是娘的无能。”二姨娘挣扎着想要从床榻上起身,却又无力地跌倒下去。

“娘——”凌雨涵一个猛扑,跪倒在床边,速度快得众人只来得及看见一抹残影。

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凌若夕鲜少地愣住了,貌似她一没仗势欺人,二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怎么局面就演变成这个样子了?她有欺负她们吗?

红梅气得浑身发抖,就是这样!以前每每夫人劝解二姨娘几句,她就会抱着女儿在老爷面前哭诉,将所有的过错通通推到夫人身上,一点一点夺走夫人手里的权利!

“够了……”凌克清听得头疼,怒声高喝道。

顿时,哭声戛然而止,凌若夕眉梢一挑,看向仿佛被按下定格键,神情僵硬的母女,讥诮地笑了……

“你们哭够了吗?这个相府能不能有一日的安宁?每天除了吵吵闹闹,你们还会不会点别的?”

二姨娘凄凄地垂下头,脸色黯淡,配着那具虚弱憔悴的身体,倒是让凌克清心里升起一丝不忍。

他猛地转头,看向凌若夕,目光极其复杂。

“你也是,知道雨涵担心她娘的病情,一时失言,和她计较什么?”

凌若夕危险地眯起眼,眼底寒芒乍现,她不过是在自卫,竟得到一通驳斥?

嘴唇轻轻动了动,本想回嘴,但余光却瞥见一名大夫捧着空荡的瓷盘绕过屏风,面色凝重的朝凌克清拜下:“相爷,鄙人在这盛放中药的碗里,发现了有巴豆粉的痕迹。”

凌克清面色一沉,用力接过药碗,仔细嗅了嗅,除了一股浓郁的药材味道,他什么也没嗅出来,“你确定?”

“是,鄙人绝不敢欺骗相爷。”大夫毕恭毕敬地说道,“这种巴豆粉在京师各个药店都能买到,鄙人方才看过二夫人调理身体的药方,并无巴豆。”

“谁,到底是谁?竟将巴豆放入二夫人的药里?”凌克清锐利的视线扫过屋外跪了一地的奴才,尤其是那几名伙房的婢女。

气氛,沉重得叫人窒息。

几名婢女惶恐地磕头,指天誓日的发誓,她们万万不敢做出这种事。

“难道是有人故意对娘下药?”凌雨涵愕然惊呼,不着痕迹地看了凌若夕一眼。

整个相府里,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对娘下手的,除了她,凌雨涵想不到其他人,更者,她们不日前,才对凌若夕下了吸魂散,这么快就遭到了报复,时间未免太巧合了……

凌克清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凌若夕,眉头紧皱,会是她吗?

“你是在暗示,是我干的?”凌若夕冷冷地笑了,笑容里满是讥讽与不屑。

凌雨涵握紧拳头,在她太过威严的目光下,下意识垂头避开,“我没这么说,姐姐何必对号入座?”

“既然没有,你看着我做什么?”她咄咄逼人地质问道,一身冷冽气势将房间内的空气冰冻。

三姨娘长长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似乎和她没有关系了,她悄悄拽了拽凌雨霏的衣袖,母女俩躲在角落,极力想要从这对姐妹的斗争中摘出去。

凌克清狐疑地望着凌若夕,迟迟不语。

“姐姐,我只是随口一说,你的反应会不会太大了?难道这不是做贼心虚吗?”凌雨涵恼怒自己一瞬的胆怯,鼓起勇气,对上那抹冰冷得毫无人气的目光,一字一字咬牙说道。

“我若是想对付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用这么愚蠢的办法。”凌若夕收回视线,细长的睫毛,缓缓垂下,在眼角周围投射出一层晦暗之色,“比起如此简单的折磨,我更喜欢直接抹杀掉敌人的存在。”

惊愕!

谁能想到,她竟将杀人说得如此轻巧?

凌雨涵心尖一颤,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恐惧,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在暗示什么。

“若夕,”二姨娘眸光深沉,挣扎着再次坐起,憔悴的面容勾起一抹慈爱的浅笑:“我相信不是你,你是夫人的女儿,定然有着同她一样菩萨般的心肠,怎么会做出这等下三滥的事?”

“闭嘴!”凌若夕胸口一疼,一股陌生的情绪占据了她的心窝,“你没有资格提起她。”

满是怨恨的一句话,脱口而出,别说是二姨娘,即便是凌若夕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她虽然接手了本尊的记忆,却从未与她有过感情上的共鸣,但是方才,在二姨娘提到大夫人时,她却愤怒得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这种情绪来得猝不及防,但凌若夕仅仅只是一瞬的惊讶,便坦然地放任这股怨恨在心窝里肆意游荡。

“我……”二姨娘脸色微变,暗暗磨牙,这个jian人绝对知道了什么,不然,她断不会说出这种话来,虽然心头的情绪千转百回,但她的脸上却是一副受了惊吓的羸弱模样。

“若夕,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相信不是你做的,你别误会。”她焦急地想要向凌若夕解释,将一位受了委屈的善良继母表演得活灵活现。

凌若夕怒极反笑,这个女人当真是在找死!

“哦?你确信不是我做的?”薄唇微微翘起,一抹冷酷的笑容爬上她的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