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2章 手刃仇人

第92章 手刃仇人

太过凌厉的气势,席卷着整个房间,二姨娘忐忑不安地朝凌克清投去求助的眼神。

“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提起她,恩?”凌若夕冷笑道,眼底杀意肆虐。

“我……我只是……”二姨娘委屈地哽咽几声,两行清泪顺着她憔悴的面容簌簌地落下。

凌雨涵当即抬头,怒视凌若夕:“娘她不过是说夫人善良大度,又没有说错话,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善良?大度?”凌若夕心尖一疼,好似有无数只蚂蚁正在啃食着她的心脏,她仰天长笑,那满是绝望与讽刺的笑声,传出房间,如同厉鬼发出的魔音,夹杂着不受控制的澎湃玄力,震得不少人头晕目眩,视线眩晕。

凌雨涵戒备地挡在床前,运起玄力试图抵挡住凌若夕盛怒下释放的威压。

喉咙微痒,一丝血渍从肝脏漫出,顺着她的嘴角滑落下来。

笑声戛然而止,凌若夕双目泛红,一字一字狠声说道:“一个害死了我娘的仇人,此时此刻,竟恬不知耻的说出这样一番话,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话音刚落,众人齐齐变了脸色,惊愕地瞪大眼睛,什么叫害死了她娘?她这是在指责,二夫人害死了大夫人?

可明明大夫人是悬梁自尽的啊……

凌克清脑子里嗡地一下,仿佛被核弹轰炸过,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的四个字,带着细微的颤抖与不可置信,他用力握住椅子的扶手,死死盯住凌若夕,“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

“没听清吗?你娶的二房,六年前对我娘下药,伪造成上吊自尽的样子,欺骗了世人整整六年。”既然话已经说开,凌若夕也不愿再隐瞒,铿锵有力地说道。

凌克清犹如被雷击中,脸色一片惨白,“不,这不可能!”

身体摇晃几下,仿佛随时会跌倒,“绝不可能!当年,你娘分明是……”

“呵,你以为把我驱赶出丞相府,就能击垮我娘?年幼相识,她在你眼里就是如此懦弱的女人吗?”凌若夕只觉得讽刺,即使只是从本尊残留下的记忆里,窥视到大夫人的模样,但她却很清楚,那样的女人,绝不会被这种小事击溃。

女人,为母则强,她可以为了女儿忍受世人的讽刺与白眼,可以忍受丈夫抬入一房又一房的小妾,久经风霜,如何会被轻易击垮?

“她……”凌克清顿时语结,浑身的力气仿佛都在这一刻被彻底抽走,狠狠地跌坐在了木椅上。

是啊,雪芹她向来要强,怎么会悬梁自尽呢?

“你胡说八道。”凌雨涵尖声嘶吼着,“你凭什么诬陷是我娘杀害了大夫人?你亲眼看到的吗?”

“呵,若是没有调查清楚,我又怎么会说出事实?”凌若夕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对她此刻的垂死挣扎只觉好笑,“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调查清楚我娘的死因,没想到,还真被我查出了蛛丝马迹。”

她说得太过笃定,让二姨娘整个人忍不住颤抖起来,一脸惊恐。

不会的!当年的事,怎么可能被人查到?参与过那件事的人,都被她秘密处理掉了,怎么会……

“很意外我能查到?”凌若夕凉薄的眼皮缓缓抬起,犀利的目光直逼二姨娘的眼眸深处。

堆积在肩头的云发缓慢下垂,阻挡住了她的容颜,只那红艳滴血的嘴唇,发出一声嗤笑,笑声喑哑森冷,“这个世上有一句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姨娘,再缜密的算计,也会有被察觉出漏洞的一日,你说是吗?”

众人纷纷屏住呼吸,眸光复杂地投降床榻上重病在身的女人。

“不,你不能冤枉我!”二姨娘虽然惊讶她会调查到此事,却断断不敢承认,泪眼婆娑地摇晃着脑袋,“我没有害过姐姐,从来没有。”

死到临头居然还敢狡辩?

凌若夕已动了杀机,袖中冰寒的柳叶刀滑入掌心,却被她紧紧握住,未曾投掷出去。

她凉凉地眯起眼,随手拨开遮挡住容颜的黑发,“说出这种话,你就不怕我娘她从地底下爬出来找你吗?”

“凌若夕,你不要太过分了……”凌雨涵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娘亲遭受到这等诅咒?脸蛋一片绯红,怒发冲冠地瞪着她,好似随时会扑上来,同她拼命。

“过分?”浓郁漆黑的眸子已是一片寒霜,她微微抬手,纤细的手指间,把玩着一把锐利的小刀,刀刃森白,反射着她那张含着嗜血杀意的容颜,“比起多年来,你们加注在我与娘亲身上的一切,即使把你们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说罢,手臂蓦地一挥,柳叶刀化作一抹流光,擦过凌雨涵的面颊,嗡地刺入床壁,距离二姨娘的身躯,不到半尺距离。

凌雨涵彻底傻了眼,她惊滞地抬起手指,摸了摸脸蛋,颊骨上,一条浅薄的血痕骤然浮现,殷红色的血珠,从细小的伤口内自然滑落下来。

“嘶!”众人倒抽一口冷气,难掩心头的错愕,这女人,会不会太嚣张了?说动手就动手?

“你伤了我的脸?”凌雨涵失声尖叫,往日的淑女姿态全然消失,活脱脱一个泼妇。

“我建议你最好别动,我的刀可不长眼。”右手凌空一翻,五指成爪,吸力自掌心漫出,扎入床壁的柳叶刀,再度落入她的掌心。

凌雨涵被她那满是煞气的眼神惊住,一时,竟真的忘了反抗,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如同一座石像。

“最近,我偶然在饭菜里发现了一种禁药,”凌若夕未曾理会四周投来的复杂目光,悠然抬起双腿,一步一步逼近床榻。

众人被她方才雷霆一击吓坏了,完全忘记了阻挡,目光惊滞的看着她,走到二姨太跟前。

“我很好奇,到底是谁能够拥有用来捕捉魔兽的禁药,吸魂散,这个名字对二夫人来说,应该不算陌生吧?”她居高临下地望着床榻上四肢僵硬的女人,嘴角划开一抹清浅如月的笑。

二夫人身体一哆嗦,刚想否认,却被她手中冰凉的刀刃指住咽喉,双目圆瞪,吓得三魂飞了七魄。

“我向来不太喜欢满口谎言的人,身为轩辕世家的大小姐,弄到吸魂散这样的禁药,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于是呢,我就调查了这种禁药服用后的效果,普通人若是吸食,将会陷入沉睡,在昏迷中成为一具无法失去灵魂的空壳子。”

“这又能证明什么?”凌雨涵回过神来,咬牙怒问道。

凌若夕手里明晃晃的刀刃,让她不敢上前半步。

“证明什么?证明六年前,我娘她并非死于自尽!”凌若夕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找过当年确诊娘亲身亡的大夫,稍微用了点手段,便从他嘴里打听到,在诊脉时,我娘的尸体还保持着温热的温度,可是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回春堂的大夫到来时,我娘的尸体已经被发现超过两个时辰,你们说,为何还会残留着正常人的体温?”

她的质问,在场无人能够解答,一片静默。

“吸魂散还有一个功效,便是吸食后,人虽死了,但留下的空壳依旧会如同正常人一般,二姨娘,事到如今,你还要否认吗?”刀锋再度逼近她脆弱的咽喉,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将二姨娘斩杀在手下。

冰冷的刀刃,让轩辕情浑身一抖,她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凌若夕,“就算你说得都对,你凭什么证明所谓的吸魂散,是我下的?”

“这种事还需要证明吗?你是轩辕世家的大小姐,又是在六年前,当红梅离开后,第一个出现在我娘房间里的人,并且发现了尸体,只要稍微有点智力,就该能想到,定是你谋害了我娘。”说着,她讽刺的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凌克清。

身为大夫人的原配夫君,他竟连一点破绽也未曾看出,又或者,即便看出了,也不曾仔细调查过,生生将一出有预谋的谋杀,当作自尽。

讽刺!何其讽刺!

二姨娘偷偷咽了咽唾沫,求救地看向凌克清,“老爷,真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害死大夫人呢?”

“别叫了,就算你叫爹叫娘,也摆脱不了这个事实。”凌若夕掏掏耳朵,冷冷地说道。

“你想怎么做?”凌克清沉默了许久,终是苦涩地吐出了一句话,神色颓败至极。

“自然是,血债血偿!”薄唇微翘,此时的她,如同地狱深渊的厉鬼,一身煞气。

凌雨涵瞳孔一缩,愕然惊呼:“不……你不能这么做,我娘她是无辜的。”

“你的意思呢?”凌若夕没有理会不断叫嚣的凌雨涵,只是静静等待着凌克清表态。

证据,她给了,结论,她说了……

他会如何选择?

凌克清仿佛在这一刻苍老了许多,向来笔直的背脊,微微弯下,好似被这残酷的现实打败。

“爹,你快让她放了娘亲啊……”凌雨涵噗通一声跪倒在凌克清脚边,失声痛哭道。

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就算做错了事,也不该死去。

“若夕……”凌克清颤动的眼眸,缓缓闭上,一声惆怅、挣扎的呢喃滑出唇角。

他的答案,凌若夕已经知晓,唇边冷酷的笑容蓦地加深,手臂一紧。

“噗哧。”

锋利的刀刃,血淋淋割破二姨娘的喉管,鲜血如同泉涌,簌簌地喷溅出来。

她伸出手指慢条斯理地拂去柳叶刀上沾染上的血珠,“抱歉,不论你的答案是什么,这个害死了我娘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