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3章 父女反目

第93章 父女反目

“这……”一直如同隐形人般的三姨娘明显被眼前这幅血腥的画面刺激到,脸色顿时一白,胃液不断地在体内翻腾,突然萌生一种剧烈的,想要呕吐的冲动。

二姨娘艰难地抬起手,手掌捂住脖颈上冒着血泡的伤口,双目瞪如铜铃,或许到死她也想不通,为何凌若夕会连一点征兆也没有,便下了杀手,双腿一蹬,身体轰然倒下,彻底失去了生息。

红梅只觉得畅快,第一次没有因为死人,而产生任何生理反应,她甚至想要为凌若夕拍手叫好。

“你!”凌克清腾地站起身,不敢置信地望着正在悠然擦拭刀刃的女儿,她真的杀了二姨娘?在自己的面前?

“娘”凌雨涵声嘶力竭地嘶吼一声,猛扑向床沿,双手无力地在空中挥舞着,想要触碰二姨娘的尸体,却又恐惧着,害怕着。

她觉得眼前这一幕,只是一场梦,一场她想要快速醒来的噩梦。

“娘,你醒醒,你看看雨涵啊……”

凌若夕对身旁悲戚的一幕没有丝毫的动容,六年前,二姨娘鼓动丞相将本尊撵走,害得大夫人承受巨大打击,甚至给她下药,杀害了大夫人,在停灵时,甚至命令家丁,将本尊殴打致死,这一笔笔血债,凌若夕记得一清二楚。

心头那股陌生的怨恨,仿佛随着二姨娘的死,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一片安宁,或许,那是本尊残留的,对这个世间唯一的记挂。

“凌若夕,我要杀了你。”耳畔忽然传来的尖声嘶吼,将凌若夕从晃神中拉回,迎面扑来的凌厉掌风近在咫尺,她侧身避开,手掌立竖,掌心凝聚一团雄厚的斗气,利落地劈下。

“住手!”凌克清愕然惊呼道。

原本应该落在凌雨涵天灵盖上的攻击,在空中偏离了些许,击中她的肩头,只听肩骨传来一声卡擦的碎响,凌若夕抬脚一踹,将眼前发疯的女人踹得朝后飞去,砰地一声,如同一团烂泥,砸在了冰冷的白墙上。

她悠然放下左腿,不屑地说道:“今日你有多怒,六年前,我娘死讯传来时,我就有多伤。”

她曾在本尊的记忆里看到过,那无能懦弱的傻子,生平第一次鼓足勇气,拼命的想要去做一件事,甚至不惜跳下马车,跑回皇城,不惜在棍棒的殴打中,宁死也不肯离去,只为见娘亲最后一面,却被无情地阻拦在这个本该是家的府宅之外,活生生被殴打致死。

“够了……”凌克清阴沉的脸色仿佛随时能拧出水来,他拍着椅子扶手站起身,疾步上前,将痛苦倒地的凌雨涵扶起,蹙眉道:“她是你的妹妹。”

“我年幼时,她羞辱我,嘲笑我,为何没人说我是她的姐姐?”凌若夕讽刺地问道,言语如刀,一字一字刮着凌克清的心。

这个女儿,他终究是欠了她的,但他自身也是无可奈何,身为丞相,拥有一个嫡出的废物女儿,他受尽嘲笑,以至于只能漠视她的存在。

心头的愧疚,转瞬即逝,他深吸口气,沉声道:“你莫要再增添笔笔血债,二姨娘的死,容后再议,今天,我不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再动雨涵一根毫毛。”

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手指一颤,指甲在冰寒的刀刃上,迅速划过,一股寒气,顺着指尖传入血液。

“爹爹……”凌雨涵虚弱地靠在凌克清的怀中,嘴里不断朝外吐着血泡,内伤不轻。

“没事的,有爹爹在。”他轻拍着怀里柔弱女儿的后背,柔声安慰道。

“好一幅父慈子孝的画面,同样是女儿,在你眼里,一个是九天玄女,一个是地上草芥,是吧?”凌若夕忽然间为本尊不值,更为那痴恋着这个男人的大夫人不值!

他可知道,他的原配妻子,嫡出女儿,通通死在这对母女手中?他如今护着的,是冷眼旁观看着昔日的凌若夕气绝的罪人!

“过去的事,我不想与你争论,你速速罢手,莫要再徒增杀戮。”凌克清回避了她的质问,避重就轻地说道。

“爹,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替娘亲报仇啊……”凌雨涵不死心地叫嚣道,“娘亲就死在她的手里,我们不能放过她。”

凌克清身体一颤,下意识看了眼床榻上倒在血泊中的女人,眸光复杂,好似有千种情绪在心头涌动。

“爹!难道你要让娘亲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吗?你不答应,我就找舅舅!舅舅他一定会替娘亲报仇的。”凌雨涵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中退出,却牵扯到体内的伤处,哇地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舅舅?

凌克清脸色骤然一变,若是让轩辕世家的人知晓,轩辕情死在自己的面前,那么,不仅若夕要死,连他也必将受到牵连。

轩辕世家……

凌若夕深邃的黑眸里划过一丝凝重,却不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自从她接手这具身体,便一并接手了过往,替大夫人报仇,是她的责任。

将掌心的柳叶刀收入袖中,她没有再多看一旁‘父慈子孝’的画面一眼,抬脚准备离去。

“来人啊”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决然的怒喝。

离去的步伐猛地顿住。

“给我把这个逆女抓起来,送入大理寺。”凌克清咬着牙,狠声说道。

凌若夕瞳孔一紧,蓦然转身,骇人的目光咻地刺在他的身上:“你说什么?”

“你公然残杀继母,为父身为一国重臣,绝不能姑息。”凌克清义正严词地说着,但眼神却迟迟不敢与凌若夕对上。

“哈哈哈哈。”她忽然讽刺地大笑出声,可笑!何其可笑!他自幼的青梅被人残害,他不仅不调查,甚至在她报仇后,想要抓她,逃脱轩辕世家的责难!

“凌克清,你这样的人,妄作人父!妄为人夫。”止住笑后,凌若夕厉声说道,“你是在害怕轩辕世家会因为这个女人的死,迁怒于你,妄想用我的人头,将功补过?”

“放肆!”心底的小心思被她**裸的揭穿,凌克清彻底动怒,脸色青红相间,大声朝屋外的护卫命令道:“都愣着做什么,速速将大小姐拿下。”

“马上去北苑,带小白走。”凌若夕嘴唇轻轻蠕动几下,对红梅传音入密。

红梅本想留下来与她同生共死,却在撞见凌若夕不容置疑的强势模样时,一咬牙,准备趁混乱偷偷逃走。

护卫齐聚在院外,一个个拔刀出鞘,犹豫不前。

大小姐可是蓝阶中期的高手啊,他们贸然冲上去,绝对会送命的。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想当第一个找死的人。

凌克清瞧着他们懦弱的样子,顿时气急:“把她拿下!为令者,杀!”

闻言,护卫终是咬牙,橙阶、绿阶斗气齐齐爆发,排山倒海般扑向凌若夕,攻击未至,但气势却已到。

凌若夕冷冷地看了凌克清一眼,不屑地勾起嘴角,撩开衣摆,走出房间,转身时,她隐晦地朝红梅使了个眼色,希望她能趁机溜走。

金灿灿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她单薄的身躯笼罩其中,她傲然站定在台阶之上,手臂微抬,一层淡蓝色的光晕自体内迸射而出,如同一个保护罩,传至的威压,好似被海面吸走,根本无法伤到她分毫。

“还给你们。”薄唇微启,手掌凌空劈下,保护罩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吸收的威压尽数朝着一众护卫反噬而去,猝不及防中,最前方的护卫被反射的玄力击中,胸口窒闷,鲜血从嘴里喷出,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红梅见此,悄悄挪动着步伐,贴着墙,离开了房间,所有人的目光通通锁定在凌若夕一人的身上,无人察觉到她的消失。

凌若夕冷漠地盯着下方倒了一地的护卫,嘴角扬起一抹讥笑,脚步缓慢挪动,每走一步,这帮护卫竟颤颤地握着长刀下意识后退。

“该死,凌若夕,你今日若是踏出这个门,我凌克清权当没你这个女儿。”凌克清怒声咆哮道,气得在原地跳脚,凌若夕的强势,让他有种自己的尊严被践踏的羞耻感,转而化作滔天的盛怒,心里最后一丝愧疚与不忍,终是淹没在这愤怒的火焰中。

闻言,凌若夕离开的步伐再次顿住,微微侧首,沉默地站在原地。

凌克清见威胁有效,心里提高的大石总算是落了下来,“别怪为父心狠,身为凌家人,你犯了法,就得伏法认罪!到了大理寺,为父会为你打点好一切,你……”

“你以为,我稀罕吗?”凌若夕冷声打断了他自我感觉良好的话语,讥笑道:“凌家人?若是所谓的家人便是欺软怕硬,懦弱无能,只会一味的向强权低头,那我凌若夕今日便舍弃姓氏,高高在上的丞相府,凌若夕高攀不起。”

说罢,手中刀刃利落地挥下,翻飞的衣袍撕拉一声断裂开来,飘舞的布帛缓慢地从空中落下,决绝如斯。

“从今往后,凌若夕再不是凌家大小姐,”话语微微一顿,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眸落在凌雨涵身上,“下次若再遇见,凌若夕断不会留情,你的命,我先记着,记住,日后见到我,最好绕道而行。”

一番掷地有声的话,惊得众人彻底失去了言语,目光呆滞地看着她踏碎一地日光,渐行渐远。

等到凌克清回过神来,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小院外,顿时气急败坏地怒吼道:“还愣着做什么?马上派人捉拿这个逆女!一定要把人给本相带回来!听到了吗?”

护卫纷纷扭头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见了如出一辙的苦涩,就凭他们,怎么可能是大小姐的对手?想要抓住大小姐,那不是天方夜谭吗?

但身为奴才,主子的命令他们不得不受,硬着头皮应下,迅速离开小院,分作几头,一头前往北苑,一头搜捕大宅的各个角落,另一头,则出府搜索她的下落。

等到护卫赶到北苑时,那里早已经人去楼空,只有院子里孤零零的木桩静静伫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