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4章 变装逃离

第94章 变装逃离

“老爷,大小姐和小少爷不在北苑,奴才们检查过,屋内的行李也一并消失,看来是逃出府了……”一名护卫跪在前厅的地板上,毕恭毕敬地禀报道。

凌克清神色铁青高坐在上首,听到这话,气得一脚踹上护卫的心窝,“人不见了,不知道找吗?若是找不到她,你们通通提头来见。”

“是。”忍下口腔里的血腥味,护卫咬牙应道,躬身退出前厅。

厅中忽然间安静下来,凌克清疲惫地瘫软在木椅上,指腹轻柔眉心,今天发生的一切大大超出他的预料,六年前的真相,二夫人的惨死,凌若夕的愤然离去,每一件都让他心力交瘁。

“雪芹,你还真是给我留下了一个好女儿啊……”他神色晦暗,闭上眼,咬牙切齿地狠声叹道。

二姨娘的尸体被放置在房间里,未曾挪动过分毫,他勒令所有人封锁消息,不得将府内发生的事传扬出去,更不得私下议论,但这样的封锁,能够持续几日?纸包不住火,终究会被轩辕世家知道,到那时,他势必会遭到轩辕勇的迁怒。

他的仕途,他光明的未来,他想要将凌家传承百年辉煌的宏远,通通都将毁于一旦。

“不行!”双眼蓦地睁开,眼底的疲色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近乎残忍的决绝。

他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挽回局势。

“来人,马上让二小姐到前厅来一趟。”凌克清朗声吩咐道,如今,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二女儿身上了……

街头,丞相府的护卫不停穿梭在每一件客栈、酒楼中,大肆寻找着凌若夕等人的下落,城门戒严,任何想要出城的人,都将接受士兵的严厉调查。

“这里安全吗?”凌若夕站在一所大宅的前厅内,沉声问道。

“很安全,这里是少主在数年前添购的房产,平日里只是一座空宅,对外宣称,是云族的产业,就算丞相有心想要盘查,也得掂量掂量,擅自闯入的后果。”云旭沉着一张脸,语调淡漠。

“这次好在你反应够快,及时带小白撤退,才解了我的后顾之忧。”也正是因为有云旭在暗中保护凌小白,凌若夕当时才敢让红梅前去北苑传递消息,他身手非凡,又是蓝阶品级,带着凌小白离开丞相府,轻而易举。

云旭不敢居功,腼腆地笑了笑,“我答应过少主,会护你们周全。”

“现在恐怕外面已经全城戒严,想要离开,难了……”凌若夕面色略显凝重。

“那该怎么办?”红梅不安地问道,她虽然不知道身旁的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能够得到大小姐的信赖,绝非一般人。

凌若夕轻轻敲击着桌面,眉心紧锁,“两条路,要么继续留在此处,等到外面风头过去,再离开皇城。”

“不妥,”云旭立即摇头,“如今搜索的人是丞相府的护卫,想来,轩辕一族还不曾接到消息,若是时间一长,消息被轩辕勇得知,他势必会调派人手,追杀我等,到那时,此处必定会暴露,遭到无数高手的围剿,我们也将插翅难飞。”

他说得极其笃定,听得红梅一阵心惊肉跳,隐隐觉得,前路一片昏暗。

“要么,乔装出城。”

“如果被发现……”云旭欲言又止,担忧地盯着凌若夕。

“那就只有杀出一条血路了……”她眉梢冷峭,身上泛着一股不惜一切的肃杀。

“此计可行,必须要在轩辕勇得到消息前行动,这样一来,逃脱的机率会增添不少。”他们四人中,只有他与凌若夕是身负玄力的武者,红梅与凌小白手无缚鸡之力,若是碰上轩辕一族的高手,他们很难护着人全身而退。

“那就这么定了……”凌若夕果断地拍案,准备等到天黑,趁夜出发离城。

前厅紧闭的房门缓缓开启,坐在外面台阶上的凌小白摆出一副傲娇的神情,装作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哼!娘亲总有事瞒着他,他又不是小孩子,为什么不许他旁听?还把他赶出来?

“别闹脾气。”无奈地嗓音从头顶上飘下,凌若夕抬起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现在是非常时刻。”

“宝宝也能帮上忙。”凌小白倔强地说道,回过头,瞪了她一眼。

他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娘亲。

凌若夕在心头长长叹了口气,撩开衣摆,挨着他坐下,姿态洒脱、闲适。

“我知道你很懂事,很努力,但是,在你还没有实力做到自保以前,保护你,是娘亲的责任。”

温柔如水的话语,缓缓传入凌小白的耳中,让他心头一动,莫名的有些鼻尖泛酸。

吸了吸鼻子,他哽咽道:“可是,宝宝也想保护你。”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看得出来,这次很危险,他不想拖娘亲的后腿,不想永远被娘亲保护。

他是男子汉,堂堂正正的纯爷们!

“等你日后长大,娘亲老了,你有的是机会。”凌若夕上辈子加上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通通奉献给了这个儿子,若是被她以前的手下看见,身为组织里第一杀手的她,竟会和一个小孩耐心的讲道理,绝对会吓到双眼脱窗。

“可是……”凌小白不甘心地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凌若夕制止,她抬起手掌,啪地一下重重拍在他的脑门上:“我说的话,你只需要照办就好。”

“你这是剥夺我我的人权!”凌小白哼哼两声,瞬间便恢复了精神,一双灵动地大眼不满地瞪着她,嗷嗷叫道。

“小孩子没有人权可言。”凌若夕拍着身上的尘土,从地上起身,似笑非笑地说道。

时间犹如指间沙,转瞬即逝,火红的霞光布满整片天际,大雁南飞,皇城内的戒严令仍旧没有撤除,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丞相府的人。

“他们是打算封锁城门,瓮中捉鳖啊……”凌若夕冷声说着,尔后抬眼看向已经背上包袱,整装待发的二人。

“我们扮作一家三口,你是丈夫,你是小厮,我是妻子,小白是儿子,红梅,按照我的话,替他们上妆。”凌若夕冷静地吩咐道,情形越是急迫,她就愈发冷静。

红梅拿出一大堆梳妆用品,按照凌若夕的要求上妆,除了不曾在人前露过面的云旭,三人纷纷乔装打扮,凌若夕绝美的容貌如今布满了黑色的麻点,一张脸恐怖至极。

凌小白换上女装,将并不长的柔顺发丝扎成小辫子,白皙的肌肤涂染成黑色,活脱脱一个小版黑人。

红梅则把自己扮作小厮,用白色的布条勒紧胸口,换上质朴的男士麻衣,脸蛋上添了一条自额角到下颚的刀疤,看上去有些骇人。

“如何?”凌若夕特地压住嗓子,原本清脆悦耳的嗓音,多了几分沙哑。

“如果不是看着你们换装,我真的很难想象,这世上除了人皮面具,竟还有这么超凡的技巧,”说罢,他赞许地看了红梅一眼,“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红梅难为情地笑了笑,耳廓绯红一片。

“想要打情骂俏等到离开这里后,有的是时间,我们该出发了……”凌若夕敛去眸中的戏谑,正色道。

顿时,厅内轻松的氛围骤然间变得凝重起来,凌小白乖乖地站在她身旁,从头到尾没有任性过一次,即便是让他换上女装,他也顺从地接受了……

凌若夕紧紧握住他柔软的小手,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必须要把儿子安全送出这座皇城!

云旭小心翼翼将大宅的大门打开,屋外一片寂静,青石板路两侧绿茵丛生,他朝后招招手,示意暂时安全。

四人一边前行,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每每遇到搜寻的护卫,红梅的心总会抖上一抖,唯恐被对方发现。

“哎,你们说今儿到底是怎么了?大白天就一直有侍卫在巡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谁知道啊,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呢。”

……

不少百姓在街头交头接耳的议论着皇城内的异常情形,猜测着出动这么多的侍卫,到底是在找什么人?

凌若夕等人安然穿过市集,刚走到城门口,便被守城的护卫拦下。

“站住!”锋利的长刀横在面前,全副武装的护卫微微眯着眼睛,审视着眼前的四人。

“你们出城做什么?”他大声问道。

凌若夕故作害怕地护住凌小白往云旭身后躲去,低垂着头,活脱脱受到惊吓的小媳妇模样。

“这位官爷,这是我的夫人和女儿,我们正急着到柳城探亲呢。”云旭谦卑地笑着,从怀里拿出一点碎银子,往护卫手里塞:“您看,就通融通融,让我们出去吧。”

“探亲?”护卫垫了垫银子,随手塞入怀中,尔后,绕着凌若夕走了一圈,厉声道:“你,把头抬起来。”

云旭眼眸微微一沉,体内的玄气蠢蠢欲动,只要稍有不对劲,他会立即出手。

凌若夕小心地抬起头来,那张满是黑麻子的脸,映入护卫的眼中,吓得他倒退了半步。

“真丑。”他嫌恶地咒骂一声,右手高举,“放行。”

“谢谢官爷,谢谢官爷。”云旭点头哈腰地向他道谢,拽着凌若夕,从护卫群中行过,四人刚跨出皇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忽然,一道清雅的声音,破空袭来。

“站住。”

凌若夕脸色骤然大变,这声音……

身后,轩辕勇领着十名修为高深的武者浩浩荡荡走上前来,衣诀翻飞,气势逼人,紫阶巅峰的威压直直笼罩在背对着众人的四人身上。

红梅脸色惨白一片,只觉得胸口窒闷,快要喘不过气来。

云旭同凌若夕迅速对视一眼,心底的不安无限扩大,却不敢贸然行动。

“凌若夕,杀了我的妹妹,你以为你能逃掉吗?”轩辕勇厉声问道,无形的威压,好似巨山,压在四人的胸口上。

“唔……”红梅喉咙微痒,再也忍不住,被逼到吐血。

凌若夕眉头一蹙,迅速将人扶住,避免了她瘫软倒地的下场。

“这位大人,您是在唤咱们吗?”云旭朝她投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后,憨憨地转过身,冲轩辕勇笑得人畜无害。

“哼!只敢用玄铁手镯隐藏实力的鼠辈,还妄想能够蒙混逃过我的眼睛?”轩辕勇左手凌空扬起,飘舞的衣袍内,一股浩瀚的玄力如同闪电般击出。

狂风大作,玄力所到之处,莫不是人仰马翻,尘埃滚滚。

一场血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