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5章 绝路

第95章 绝路

“散开!”凌若夕大喝一声,一手拎着红梅,一手抱住凌小白,双足在地面一蹬,飞身跃起,避开了这可怕的一击。

“轰!”

玄力飞行数十米,撞击上城外的白杨树林,顿时,地动山摇,参天大树蓦然倒下,土地龟裂。

“走。”顾不得欣赏紫阶高手造成的骇然画面,凌若夕咬着牙,企图趁机脱身。

“想走?”轩辕勇眸光一冷,朝身后的属下命令道:“除了凌若夕,其他人,杀无赦。”

“是!”十名高手齐声应道,身影化作疾风,朝着凌若夕等人逃离的方向追去。

一股股玄力从后而至,凌若夕艰难的避开,却仍抗不住被余波殃及,受了些轻伤。

“你走,我留下。”云旭沉声说道,当即不再逃跑,凌空站定在空中,粗布麻衣在玄力的鼓动下,猎猎作响。

凌若夕微微一愣,错愕道:“你疯了?”

尾随而来的高手实力绝对不止蓝阶,恐怕已经步入紫阶,别说是十人,即便是一人,云旭也抵挡不住!

“我答应过少主,一定要保护你和小少爷的安危,为此,纵然丢掉性命,也无妨。”云旭微微一笑,右手拔出贴身兵器,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为凌若夕争取逃离的时间。

“一起走。”她怎么可能放任他一人在这里迎敌?

“走!”追赶之人渐行渐近,云旭急迫地怒吼道,提着长刀,迎上前去,身影快如闪电,逼向后方的敌人。

凌若夕额角的青筋用力凸起,她咬碎了牙才忍住想要上前帮忙的冲动,护住怀中的人儿,转过身,准备撤离。

她绝不能放过云旭用命给她制造的机会!绝不……

“轰轰轰!”

后方,数股玄力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尘埃翻天,大地撼动。

凌若夕几乎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头也不回的朝远方飞去,面颊上的妆容被飓风吹散,露出了她本来的倾国容貌。

寒风刺骨,但这点疼,与她心底的狂躁比起来,足以忽视。

“哪里跑?”轩辕勇清润的嗓音从上方传下,凌若夕惊骇地瞪大眼睛,蓦地抬头,只见他一席名贵锦缎,站定在云层之下,犹如睥睨天下的王者,让人心生恐惧。

凌若夕猛地停住,卸下脚下的玄力,凌空落下,将深受内伤的红梅放在官道旁的大树下,替她拂去嘴角的血渍。

“娘亲!”凌小白脸色煞白地扯住她的衣袖,心里愈发不安。

“替我守住他。”凌若夕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视线却落在他肩头的黑狼身上,这是她最后的一张王牌!若是她与云旭双双陨落与此,至少也要保证儿子的平安。

黑狼吱吱地叫了一声,小小的身体戒备地朝上拱着,死死瞪着上方如同王者降临般的轩辕勇。

靠!死变态,进入紫阶巅峰了不起啊……就知道欺负小辈。

黑狼在心里一阵怒骂,却也清楚,今日他们恐怕真的危险了……

“答应我。”凌若夕紧紧盯着它,她知道,它能听懂。

黑狼拗不过她的固执,重重点头,即使凌若夕不说,它也会拼尽全力保护云族的嫡出血脉的。

“那就好。”闻言,她仿佛没有了后顾之忧,脸上绽放出一抹清浅如月光般的微笑,分外迷人。

笑容转瞬即逝,下一秒,袖中的柳叶刀齐齐滑入掌心,飞身跃起,如同拔地而起的炮仗,火速冲向轩辕勇,妄想先发制人。

“狂妄。”轩辕勇轻描淡写地挥动衣袖,一束紫光自他脚下升起。

“砰!”

凌若夕手中的刀刃,笔直地撞上他体外的保护罩,无法再靠近分毫。

“去死吧。”轩辕勇不屑地吐出两个字,手掌摊开,玄力在他掌心浓缩为一个圆形的球体,“杀害我最疼爱的妹妹,凌若夕,今日我要让你血祭她的在天之灵!”

圆球轰然破开,一束束深紫色的光弧朝四周扩散,遮天蔽日,所到之处如同乌云压顶。

凌小白和黑狼只觉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四周方圆百米内,竟被轰得寸草不生,如同狂风过境般,极为骇人。

一大片茂盛的森林,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消失不见了?

黑狼心头咯噔一下,对轩辕勇的实力暗暗心惊,好强,即使是少主在此,恐怕也只能勉强斗个平手。

“娘亲呢?”凌小白忽然惊慌失措地唤了一声,眼睛不停扫视着四周,跌跌撞撞想要从地上站起,寻找凌若夕的踪影。

如此骇人的攻击,她方才的距离又如此接近,恐怕……黑狼危险地眯起眼,虽然它不愿相信那女魔头会轻易死掉,但是,一个蓝阶中期的人,根本不可能扛下刚才那一击。

“娘亲!”

“娘亲!”

凌小白大声嚷嚷着,童音在四周回荡不绝。

“你是凌若夕的儿子?”轩辕勇忽然将目光放在下方的凌小白身上,嘴角的笑骤然间加深,“呵,既然你如此思念她,我就好心送你一程,到了下面,让你们母子团聚。”

不好!

黑狼咻地站起身躯,虎身一震,即使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它也要护住凌小白。

“混蛋,你敢对我儿子动手?”就在黑狼打算出手时,一声虚弱的狂吼,从远方传至。

它微微松了口气,再度趴下,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它就知道女魔头不会这么容易丢掉性命的。

“娘亲?”凌小白心头一喜,当他看见从几百米外,慢吞吞站起的熟悉身影时,竟喜极而泣。

娘亲没事,她真的没事。

凌若夕重重喘了口气,体内的玄力如同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她的掌控,叫嚣着要破体而出。

刚才那一击,她及时闪避,却还是被余波殃及,一下子便被掀翻数百米,砸落在地上。

“哦?还没死?”轩辕勇略感意外,眸光微转,倒是第一次对凌若夕另眼相看,“你的命很硬,距离如此之近承受了我的攻击,不仅活着,甚至还能说话,不愧是能够让皇室忌惮的女人。”

“多谢夸奖。”凌若夕深吸口气,平复下体内沸腾的力量,心头惊惧不定,看着四周被他方才那一击摧毁得光秃秃的土地,愈发谨慎。

好强,比她想象中还要强上几分。

“哼,口吃还算伶俐,就怕过了今日,你没这个机会继续说话了……”轩辕勇五指凌空一握,一把由玄力幻化的紫色长剑出现在他的掌心。

突破紫阶,便可用玄力幻化武器,用以己用。

凌若夕神色凝重,手腕蓦地一翻,柳叶刀滑入指缝间,手指探入腰间。

“给我死!”轩辕勇凌空劈下一道锐利的斩击,华光万丈。

凌若夕迅速避开,飞身跃起,手中银针朝着他的要害飞出。

“雕虫小技。”轩辕勇看也没看逼近的武器,悠然站在原地,保护罩的光芒却比方才加大了几分。

“叮叮叮。”

银针撞击上那层坚硬的金刚罩,竟未曾伤到分毫,连一条小缝也不曾凿出。

这可是世间最为锋利的千年寒铁锻造的武器,如今,却连一个保护罩也攻克不了,足以见得,他的实力有多强劲。

凌若夕懊恼地咬住嘴唇,怎么办?强攻根本没用,他想要杀自己,就和猫杀老鼠一般的简单。

“你不是我的对手,速速受死,或许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轩辕勇张狂地说道,丝毫没有将凌若夕放在眼里。

“那就试试看。”即使实力不敌,她也没有未战先输的想法,要战便战!

凌若夕高喝一声,不顾体内失控的力量,倾身逼向轩辕勇,柳叶刀砰砰撞击在保护罩上,犹如撞上一堵厚实的墙壁,无法再进半分。

“给我破!”拳头猛地砸向罩面,只一击,凌若夕仿佛感觉到指头断裂,她咬着牙,脖颈上青筋凸凸地暴起,“破!”

玄力再度加大,近乎疯狂地撞击上那层保护罩。

“白费力气。”轩辕勇弹指一挥,凌厉的指刀夹杂着庞大的玄力,噗哧一下,贯穿了她的肩骨。

找到了……

凌若夕眼底蹭地亮起,不退反进,再度握紧拳头,凌空挥下。

“找死!”她纠缠不清的攻击,让轩辕勇彻底失去耐心,脚下狂风大作,他整个人宛如身在风暴中心,衣诀猎猎作响。

“去。”十指连弹,迎面袭来的指刀让凌若夕避无可避。

她眼眸微闪,瞬间抓住保护罩的空隙,柳叶刀从掌心飞出,精准地从那缝隙内刺入,轩辕勇脸色微微一变,撤去外部的保护罩,朝后飞去。

“抓住你了……”凌若夕等的就是现在,手指迅速掏出腰间银针,飞射而出,四根寒气逼人的银针,刺向他眼睛、脖子、心脏、丹田,四大要害。

“哼,”他轻哼一声,袖袍蓦地一挥,体内迸射出一股强大的气流,竟硬生生将银针全数击落。

“你以为你能抓住我的空隙吗?痴人说梦。”

“还没完。”凌若夕拼着被指刀重伤的危险,在他击落银针的瞬间拔地而起,身躯化作一抹残影,逼近轩辕勇面前,一把锋利的匕首,凌空劈下,寒光闪烁,轩辕勇躲闪不及,手臂被匕首贯穿,温热的**从伤口内喷出,溅了凌若夕一脸。

“你该死。”他怒喝道,右脚蓦地抬起,笔直地踹中凌若夕的胸口。

“噗——”鲜血自喉咙内喷出,她如同坠蝶,笔直地从高空坠落,轰地一声,砸在黄沙地上,生死不知。

“吼——”一声地动山摇的狂吼,从下方传来,轩辕勇惊疑地瞪大双眼,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