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6章 绝处逢生

第96章 绝处逢生

“吼吼!”一头数米高的黑色孤狼傲然站立在黄沙地上,浑身鬃毛柔顺乌黑,属于神兽的威压弥漫在空气里。

“不会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绝种神兽,雪狼王!”轩辕勇双眼放光,顾不得理会凌若夕的生死,在他刚才的那一击下,即使她不死,也是重伤。

他贪婪地看着下方的庞然大物,嘴角咧开一抹猥琐的笑,生生将一身儒雅的气息吹散,好似看见肉骨头的恶狗,恨不得立即扑上去。

“娘亲!”凌小白双腿生风,朝着凌若夕落下的方向疾速跑去。

“孽种,不能留。”轩辕勇余光瞥见他的动作,随手一挥,紫阶玄力朝着凌小白击去。

“吼!”孤狼抬起爪子,一巴掌拍散了他的攻击,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溢满了愤怒的杀意。

“雪狼王,云族圣兽,哈哈哈哈,没想到我轩辕勇有生之年竟能碰到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神兽,天不负我,天不负我啊……”他张狂地仰天长笑,那骇人的笑声,传遍方圆数里,犹如惊雷,震得人头晕目眩。

“这声音……”身负重伤的云旭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狼嚎声,脸色勃然大变,该死!黑狼现出真身了……

“小子,留下命来。”被他戏耍的十名紫阶强者,早已失去了耐心,趁他走神,当即扑来,想要将他击杀再次。

“云旭,闪开!”忽然,一道厉声破空而至,云旭心头一喜,整个人朝下卧倒,一束璀璨的银光自地面升起,直冲云霄。

“啊……这是什么?”

“阵法,云族的噬魂大阵!”

“快找阵眼!”

……

被困在阵法中的十人无措地叫嚷着,噬魂大阵,云族绝不外传的秘密阵法,用布阵人的心头血画下诡异阵图,便可将敌人困于阵中,一个时辰内,若找不到阵眼,将永远无法走出来。

“呼。”云旭长长松了口气,五指一松,手中染血的长刀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浑身的力气被抽空,整个人无力地朝下倒去。

“不错啊,以一敌十,还能拖到我前来支援,不愧是右护法。”云十二自树林内走出,夸张地赞美道。

“你若是晚到一步,看见的,就该是我的尸体了……”云旭仰面倒地,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动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道道骇人的伤疤布满他的身躯,鲜血淋淋。

“敌人是谁?”云十二掏出怀里治疗内伤的灵药,扶起他,塞入他的唇中,蹙眉问道。

“轩辕家族的人。”云旭气若游丝地说道,灵药在体内发作,受伤的肝脏开始逐渐恢复,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脸色略显惨白,“快走,圣兽发怒了……”

“什么?”云十二骤然变了脸色,云族百年族规,圣兽不得在尘世现出真身,否则,必将受到族规的严惩。

到底是什么人,竟能把黑狼逼到不顾族规,拼死一搏?

“先去看看,凌若夕也在那儿。”时间紧急,云旭不能多说什么,运起丹田内好不容易积存的玄力,朝前方狂奔而去。

云十二咬牙跟上,两人还未靠近便感觉到两股庞大的玄力从前方传来,空气扭曲,巨大的气流,逼得他们无法前行半步,只能站在原地,焦急地张望着战况。

黑狼一巴掌将迎面射来的指刀拍飞,另一只爪子猛地拍向空中的轩辕勇,似是把他当作了虫子。

“不愧是云族的圣兽,果然实力惊人。”轩辕勇身影一闪,躲闪开它的爪子,口中不忘赞叹道。

他自问在这龙华大陆少有敌手,如今却与这只神兽打成平手,若是能收复它,吸取掉它的力量,岂不是能够脱离紫阶,步入百年来少有人能够进入的地玄品级?

这么一想,他甚至忘记了捕捉黑狼的后果,将是云族的倾巢围剿。

对力量的狂热,蒙蔽了他的双眼,他嘿嘿一笑,双手凌空举起,嘴里念念有词的念着什么。

黑狼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偷袭机会?前爪利落地拍下,掌风犹如骇人的海浪,直逼轩辕勇的天灵盖。

就在爪子即将打中他的头盖骨时,轩辕勇蓦地睁开眼,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金色光芒,双足点地,整个人凌空跃起,攀上黑狼的脖颈。

“御兽术,收!”他大喝一声,从胸口浮现的黑色复杂图纹诡异地蔓延过他的全身,手掌拍在黑狼的脖子上,图纹自掌心实体化,一条条黑色的铁链哐哐哐将黑狼庞大的身躯缠绕住,好似藤蔓,疯狂地吸取它身上丰盈的力量。

“嗷——”黑狼痛苦地哀嚎一声,身躯轰然倒下,在地面无助地打滚。

“该死,他居然妄想收复黑狼?”云旭脸色铁青,想要上前帮助黑狼脱身,谁料,身后竟传来按本该被困在阵中的紫阶强者气息,他顿时咬住牙根,进退两难。

“嗷——”黑狼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血红的眼眸直直望向云旭与云十二所在位置,那夹杂着哀求的痛苦嘶鸣,让两人禁不住眼眶一热。

“走!马上找到凌姑娘,速速撤离。”云十二怎会不明白黑狼的意思?他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与其冲上去找死,更应该先行撤走,保存实力。

“可是它……”云旭怎么可能将黑狼丢在此处?落入轩辕世家的手里,可想而知,它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等少主来了,我们便能救出它,你现在就算留下,也不过是白白赔上一条性命。”云十二怒声低喝道,不顾云旭的奋力反抗,一个手刀利落地将人打晕,驼在背上,准备撤离。

凌小白正蹲在百米外的深坑内,冲着不省人事的凌若夕掉着眼泪,一滴滴滚烫的热泪,溅在她的脸蛋上,“娘亲,你起来好不好?你看看宝宝啊……”

“小少爷,快走。”云十二搜索到他的气息,立即赶来,当他看见重伤昏迷的凌若夕时,脸色微微一变。

凌小白咬着牙,将心底的酸意压下,恶狠狠瞪着轩辕勇所在的位置,仿佛要记住这个伤害了他娘亲的敌人。

云十二含住手指,凌空吹了一声清脆的口哨,一只庞大的狮鹰扑闪着翅膀迅速赶来,他将昏迷的两人扶上狮鹰的背部,抱着凌小白,绝尘而去。

远远的,他看见黑狼庞大的身体正在逐渐缩小,那是它的力量流逝过度后才会出现的力竭。

“那是小黑?”凌小白惊愕地指着下方的庞然大物,惊呼道。

“是。”云十二咬牙切齿地应了一声,心头的怒火,前所未有的剧烈。

胆敢伤害云族中人,强行掳走云族圣兽,轩辕世家,这是在找死!

“快下去,咱们快下去,小黑还没有上来。”凌小白似是预感到什么不好的事,用力扯动着云十二的衣袖,急切地央求道。

云十二紧抿着唇瓣,对他的请求选择了沉默,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救出黑狼?只是,现在的他们,要么伤,要么手无缚鸡之力,仅靠自己根本不是轩辕一族的对手。

凌小白一路上又哭又闹,拼命想要回去,救走黑狼,他甚至冲着云十二一顿拳打脚踢,到最后,仿佛是知道不论自己做什么,黑狼都不可能回来,他趴在狮鹰的背上,嚎啕大哭。

云十二架着狮鹰一路飞出北宁国国境,在一处火山脚下落地,沸腾的火山,吐着炽热的火红色岩浆,顺着山坡朝下汨汨地流淌着,脚下土地的温度烫得惊人,云十二扛着云旭,机械地抱起凌若夕,迈开步伐,往火山之巅走去。

这里,是位于北宁国与南诏国之间的天然火山群,属于三不管地带,也是云族名下的产地,在火山之巅,有用阵法隐匿起来的独立庄园,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找到此处。

不能将凌若夕带回云族,云十二唯一能想到的去处,就只剩下这里。

他徒步攀上火山,滚烫的岩浆奇怪的避开他的身体,仿佛拥有灵性似的。

凌小白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即便是眼前新奇的景象,也未曾引起他的注意,他仍旧沉浸在小黑被人抢走的痛苦中,不可自拔。

抵达山巅,到处是坑坑洼洼的火山灰,红色的**在山巅的裂痕中肆意的蔓延着,白蒙蒙的水蒸气,喷溅在人的脸上,触感温热。

在这温度极高的地方,竟孤立着一株参天大树,枝桠以一种扭曲的形状盘绕在一起,树桩粗大,却没有一片绿叶,光秃秃的,看上去有些落寞。

云十二靠近古树,手掌缓缓按上树桩,源源不断的玄力朝古树内输入进去,奇特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枯萎的枝桠,竟奇异地长出绿色的叶苗,尔后,冒出绿叶,在一瞬间恢复了勃勃生机。

“轰隆。”

忽地,一声巨大的轰鸣在山巅乍起,脚下的大地微微晃动几下,空气有一瞬的扭曲,好似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波纹。

云十二领着凌小白走入波纹中,两人的身影迅速被吞噬,随后,扭曲的气流蓦地消失,连带着四人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留下依旧沸腾的火山,持续不断朝外吐着红泡。

扭曲的空间内,好似一处人间仙境,一处奢华的庄园近在咫尺,高墙围绕着殿宇,花园内,百花齐鸣,流水潺潺,碧池清澈。

云十二轻车熟路地进入庄园,将昏迷的凌若夕安置在正房中,而云旭,则被抛入偏房。

“小少爷,这里很安全,我去准备些药,你请自便。”云十二盯着守在凌若夕身旁,神色恍惚的凌小白,恭敬地说道。

他毫无一丝反应,空洞的眸子,一秒也不曾从凌若夕的身上移开过,唯恐一眨眼,她就会和小黑一样,消失不见。

云十二无奈地摇摇头,抬脚离开房间,前去为凌若夕准备治疗伤势的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