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7章 苏醒

第97章 苏醒

凌若夕整整昏迷了三天两夜,身上的皮肉伤颇多,全是被轩辕勇的指刀戳破的,看上去好似一个个血洞,布满了她娇小的身躯。

这几天,为了避嫌,上药、换药的工作,云十二都是交给凌小白来处理,他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也不哭着闹着要回去救小黑,反而是乖巧地守候在凌若夕身旁,时不时同她说说话,讲讲庄园内发现的名贵物品。

“娘亲,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宝宝真的很怕,你别扔下宝宝一个人,好不好?”他坐在床侧的圆瞪上,低下头,轻轻用手绢,替凌若夕擦拭着手掌,嘴里幽幽喃喃着。

睫毛微微扑闪几下,紧闭了数日的双眼,蓦地睁开,陌生的雕花床顶映入眼帘,凌若夕忍不住拧起眉头,翻身坐起,身上的锦被咻地滑下,她寒潭般的眸子警惕地看着四周,却在看见床头坐着的小人时,明显愣了……

“小白?”数日没有出声的喉咙,有些干涩。

凌小白立即给她斟了一杯热茶,双手捧着递了过来。

凌若夕润了润喉咙,昏迷前的一切,再度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握着茶盏的手,黯然一紧,一条条青筋在她的手背上突兀的暴起。

“轩辕勇……”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三个字,冷硬、冰寒,带着一股决绝的杀意。

“娘亲?”凌小白担忧地轻唤一声,水汪汪的大眼,尽是不安与慌乱。

“我在。”凌若夕敛去眸中的嗜血之气,柔声应道,想来他一定是吓坏了……

心头泛起一丝疼惜,随手将茶盏扔到地上,揉揉他的脑袋,恹恹的呆毛咻地挺直,凌小白强装数日的淡定与坚强,在这一刻土崩瓦解,他扑入凌若夕的怀中,小手用力搂住她的腰肢,放声痛哭,似是要把这几日的担惊受怕,通通哭出来。

凌若夕无奈地在心底叹息一声,忍住身上的疼痛,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没事了……”

等到凌小白哭够了,凌若夕身上的白色亵衣彻底宣告报废,上面沾染着不少鼻涕与眼泪,湿答答的,分外粘稠。

“这里是什么地方?”凌若夕细细地眯起眼,她确定,这个房间不存在在她的记忆中,家具名贵,清雅中透着一丝奢华。

“宝宝也不知道,是十二叔叔带我们来的。”凌小白吸了吸鼻子,拭去脸上的泪痕,糯糯地说道。

十二叔叔?那是谁?

凌若夕掀开身上的被褥,准备下床,刚落地,小腿一软,整个人险些栽倒。

“娘亲小心。”凌小白一把扶住她的手臂,吃力地架起她的身体。

凌若夕跌坐在床沿的红木上,眉头紧蹙,她现在根本使不上力,丹田内,更是一片空旷,仿佛所有的力量全数消失,手掌微微握紧,筋脉便传来一阵酸痛。

“凌姑娘。”一道陌生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打断了凌若夕的沉思,她蓦地抬起头,锐利的目光,落在云十二的身上,薄唇微启:“你是谁?”

“云族隐卫云十二,拜见凌姑娘。”云十二抱拳行礼。

云族?

凌若夕顿时了然,“这里是云族的据点?”

“不错,你可以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我们藏身在此处,这里绝对安全。”云十二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又问:“凌姑娘昏迷了数日,此刻必定饥肠辘辘,我准备了清淡的膳食,这就去取来。”

“多谢。”既然是云井辰的人,她暂时可以放心不少。

身体疲惫地靠在床头,凌若夕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忽地,她转目看向凌小白:“小黑呢?”

她不问还好,一问,凌小白顿时又有水漫金山的迹象。

“它出事了?”凌若夕面色一沉,冷声问道,语调带着几分急迫。

虽说她一开始不太欢迎黑狼进入他们母子俩的生活中,但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把它当作了自己人,想到黑狼有可能出事,心头顿时一紧。

“恩。”凌小白重重点头,“小黑它被人抓住了,娘亲,宝宝好想小黑。”

被人抓住了吗?

凌若夕面若寒霜,若是小黑落到轩辕勇手里,恐怕凶多吉少!

突然间,她有些后悔,公然杀害二姨娘,若是她当时能再考虑得周道一点,说不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但这抹脆弱的情绪转瞬就被凌若夕从脑海中摘出,事情已经发生,即使后悔,也于事无补,现在她该想的,是怎样把小黑救出来。

“凌姑娘,请用膳。”云十二从厨房端出几样可口的小菜,放到房内的圆桌上。

凌小白乖巧地搀扶着她,小心翼翼挪步到椅子旁,云十二急忙递上枕头,希望让她靠得舒服一点。

凌若夕没什么胃口,只浅浅用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那日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

云十二微微一怔,随后将之后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小黑的真身……”凌若夕没有想到,最后竟是小黑救了他们,却因此,而落入轩辕勇的手中。

白色中衣下的双手黯然握紧,她紧抿住唇瓣,眉目森寒。

“黑狼是我族的圣兽,真身乃是龙华大陆绝迹的雪狼王,自出生便拥有中级魔兽的实力,是世人眼中的圣兽,”云十二见她面色难看,不自觉安慰道:“凌姑娘不必担心,黑狼体内的玄力绝非一朝一夕能够被榨干的,它与少主签订过本命契约,乃是少主的魔宠,若是黑狼命在旦夕,少主势必会感应到。”

“恩。”闻言,她的脸色勉强缓和了些许,但眼底的寒霜,却丝毫没有消失。

这一次的大败,让凌若夕彻底认识到自己的弱小,太弱了,即使突破蓝阶又如何?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她同样没有反击之力,还害得自己人落入敌手。

浑身煞气突然暴涨,围绕在她身侧的空气,好似也被这煞气冰封。

“凌姑娘的身体受到十分严重的玄力撞击,丹田受损,宅子里有不少灵药,凌姑娘可以自行服用。”云十二装作没有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低垂着头,轻声说道。

“无功不受禄。”凌若夕冷不防吐出一句话来,她不明白,为何云井辰的人,要对她如此客气?甚至连灵药,也任她服用?

先是云旭舍生救她,如今又出现一个云十二,凌若夕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太对劲。

“凌姑娘,我只是奉命行事,少主曾说过,只要姑娘开口,云族有的,都能给你。”毕竟,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对付如她这般清冷、戒备心十足的女人,必须得采取温和的攻势,温水煮青蛙,慢慢入侵她的生活,直到被她习惯,被她接受。

云十二仿佛看见,少主将来抱得美人归的画面,连日来低沉的情绪,这一刻总算是恢复了不少。

“这次发生的事,他知道吗?”凌若夕蹙眉问道,话刚脱口而出,她就懊恼地在心底咒骂了自己一句,无缘无故,她问那个男人做什么?

“我已传书给少主,若是知道凌姑娘遭难,少主必定会马不停蹄地赶来,请姑娘放心。”云十二暧昧地笑道,看来,她也不是如表面上这般不在意啊,不然也不会主动问起了……

“云旭呢?他是死是活?”凌若夕直接忽视掉他的答复,再度问道。

“云旭正在后院修炼,并无性命危险。”

“那就好。”凌若夕长长呼出一口气,至少没有伤亡出现。

“对了,还有一件事。”云十二脸色微暗,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她的脸色,犹豫再三,终是说道:“凌姑娘身边伺候的丫鬟,也被轩辕一族一并带走了……”

“什么?”凌若夕蹭地从椅子上站起,“红梅也被擒了?”

“是。”当时撤离时,红梅早已陷入昏迷状态,云十二从未见过她,以至于没有把人带走,导致她落入轩辕勇的手里,若不是云旭醒来后,察觉到少了一人,他也不会知道,那人是凌若夕的丫鬟。

“凌姑娘,这件事是我的失误,请你恕罪。”云十二坦然地认下所有的过错,弯下腰,请求她的原谅。

这位可是少主看重的女人,万一被她惦记上,将来有自己倒霉的时候,必须要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才行。

云十二心里的算盘打得叮当响。

“你有什么错?若不是你及时出现,云旭早已丧命,而我,也不会平安的站在这里。”凌若夕虽然心头焦急,但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更不会迁怒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

云十二心头一动,对上她真挚的目光,莫名的有些动容。

该说不愧是少主看上的女人吗?果然非寻常女子,就这份心性,就已超出族里那些满腹诡计的女人太多了……

凌若夕在宅院内静静休养,药房里的灵药,被她吃得干干净净,受损的丹田,却始终没有一丝玄力,不论她如何修炼,玄气始终无法在丹田内凝聚、囤积。

“就这么废了吗?”又一次失败,凌若夕不甘心地低声问道。

膝盖上,摊开的小手布满了累累的厚茧,记得刚刚接手这具身体时,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与废物没什么两样,那时,她咬着牙,日复一日的坚持着基本功的训练,那般无望的日子,她都能咬牙挺过来,领悟玄力,成为一名修行者,现在,她怎么可能放弃?

强大的决心,淹没了心底的不甘,她绝美的小脸上,浮现的,是对命运的挑衅与不惧。

为了找到重新修炼玄力的方法,凌若夕淹没在宅院的藏书阁中,日以继夜地翻查着书册。

《龙华大陆年史》、《炼药师手册》、《灵药宝典》……

几乎绝迹的书籍,在这里通通都能找到,仿佛一个巨大的书海。

她娇小的身影穿梭在琳琅满目的书册中,一进去,便会待上一整天。

“红莲冰心草,可以助人洗练根基,重造根骨……”皇天不负有心人,凌若夕终于在无数本书册中,寻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从袖中掏出一张白纸,记录下药材的模样,随后,小心翼翼地收好,从地上站起身,在她的身侧,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大多是有关药材的知识。

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抬脚走出藏书阁,迎头落下的璀璨阳光,将她的身躯紧紧包裹住,犹若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