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8章 寻找红莲冰心草

第98章 寻找红莲冰心草

雪域,云族的产地之一,那里是整个龙华大陆内存在魔兽做多的地方,同样也是炼药师和雇佣兵,最喜爱的天堂。

雪域外围,是奇珍异草滋长的丛林,占地竟数万里,山峰绵延,绿荫丛生,中央地带,是名贵药材的发源地,只是,鲜少有人能够穿过外围的魔兽群,抵达此处,再往深处,便是雪域,这里终年白雪皑皑,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常年积雪不化,因此闻名。

雪山之下,是千年寒潭,即使在千米外,也能感受到寒潭内飘荡出的阵阵寒气,纵然是紫阶的强者,想要接近寒潭,也要废上很大一翻力气。

据说,在寒潭下,除了千年寒铁,还有着无数名贵的珍宝、药材。

一道黑色的身影穿梭在雪域外围的丛林之中,墨发飞扬,衣诀凛凛,手中一把锋利的柳叶刀,舞得绝美。

在她的四周,倒落一地的魔兽尸体,大多是被一刀刺中要害,命丧黄泉。

距离凌若夕进入雪域,已过了半月,她一路从山脚杀上山巅,又朝着丛林深处进发,虽然没有玄力的支撑,但靠着出类拔萃的近身战,仍旧杀出了一条血路。

最后一只低级魔兽地心鼠被她拦腰斩断成两截,凌若夕略微有些气喘的坐在尸堆中,平复下呼吸。

白皙的肌肤早已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四肢肌肉匀称,身躯看似单薄,却蕴藏着可怕的爆发力,这也是她这半个月以来,疯狂与魔兽颤抖的成果。

“红莲冰心草,这种东西,到底长在什么地方?”凌若夕苦恼地从怀里取出图纸,在那本药典上,她只找到红莲冰心草存在于雪域之中,但具体在哪个位置,上面并没有详细的记录。

疲惫地垂下头,任由汗珠一滴一滴从下颚垂落在地上,她忽然间回想到,出发时,云十二与云旭拼命拦阻,想要跟上来的画面。

摇摇头,深邃的目光眺望着西方,“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做什么?”

距离雪域外围最近的小镇上,凌小白如同这半个月来一样,登上城头,静静等待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

他原本是想跟着凌若夕进入雪域,却被她严厉拒绝,好说歹说,才被允许和云十二、云旭两人在这里等候。

“小少爷,在这儿等了半个月了,他不腻吗?”云十二站在下方的灰色城墙旁,奇怪地问道。

自从跟着凌若夕从宅院抵达这座城镇,分道扬镳后,凌小白每天天亮就爬上城头,登高远望,直到子夜,才回客栈,云十二真的很好奇,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究竟哪里来得毅力?坚持了半个月之久。

云旭一席佣兵服饰,毛绒的兽毛圈在腰部,长刀斜跨在身后,整个人多了几分野性的粗犷,他双手环抱在胸前,睨了絮絮叨叨的云十二一眼,“这叫母子情深。”

“……”云十二彻底语结,嘴角忍不住**几下,“你强。”

“对了,少主有回信吗?”云旭没理会他戏谑的捉弄,神色一凝,沉声问道。

半个月前的那场激战,云十二当夜就在宅院里飞鸽传书送去云族,这半个月,接连也传回了十多封书信,却没有收到任何的回音,实在有些反常。

“没有,你说会不会是云井寒在暗地里牵绊住了少主?”云十二猜测道,以少主对凌若夕的在乎,断不可能出现不闻不问的情况,尤其是在她陷入绝境时。

“你骑着狮鹰今夜就回族里。”云旭沉声吩咐道,“凌若夕这边有我。”

云十二当即点头,入夜后,便唤来狮鹰朝着云族的方向绝尘而去。

雪域外围,凌若夕盘膝坐在一株大树的枝干上,天地间浩瀚的玄力穿过毛孔源源不断涌入她的体内,温热的气流滑过筋脉,却在汇入丹田时,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轰轰轰!”

忽地,远方有地动山摇之声传来,凌若夕耳廓微微一动,刷地睁开眼,翻身站起,眺望着远方的动静。

清冷的月光下,数百米外,沙尘滚滚,隐隐可以看到巨型魔兽的影子,她仔细探查一翻,却惊讶的发现,那些魔兽竟追在三个人身后。

眉梢微微一挑,她双手环在胸前,慵懒地靠着树干,冷眼旁观。

“少爷,你快走,这里有属下和阿二顶着。”一道急迫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少爷,你就听阿大的,快走吧!属下等不过一条贱命,不值得少爷跟着犯险啊……”有一人急匆匆地说道。

若隐若现的玄力在无垠的夜幕下如同流星般闪烁不停。

“不,我既然带你们出来,就要带着你们活着回去。”清润的声音透着一丝坚定,凌若夕忽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仿佛在那里听到过。

被魔兽追赶的三人且战且退,朝着凌若夕栖息的方向奔跑前来。

翻滚的尘嚣已越来越近,飓风呼啸,凌若夕身上的黑衣也被吹得扑扑作响,当那狼狈的三人靠近,她才惊讶地发现,似乎人儿有些眼熟。

仔细回想,便在记忆中,寻找到了这三人的影子,在柳城,向她搭讪的,不正是此刻狼狈躲闪着魔兽攻击的三人吗?只不过,此时的他们,已没有了初次见面时的贵气,身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血迹斑斑。

尤其是那两名护着锦衣少年撤离的护卫,几乎是以血肉之躯,阻挡魔兽的攻击。

南宫玉看着阿大阿二再度被巨型魔兽的翅膀击中,一咬牙,抽出腰间软剑飞身跃起,银色的剑花在夜幕下如梦似幻,攻势凌厉,直刺那中级飞天鹰的眼睛。

却在半空中,被翅膀狠狠拍落,砰地一声砸在地上,吐血不止。

“少爷!”阿大阿二齐声惊呼,怒红了双眼,嗷嗷叫着预上前与飞天鹰搏命。

凌若夕作壁上观,双腿悬空在枝干下方,饶有兴味地眯起眼,丝毫没有出手的想法。

南宫玉捂着断掉胸口,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握住剑柄的手臂隐隐发颤。

“我和你拼了……”阿大提气高呼,整个人高高跃起,手中长刀凌空劈下,飞天鹰发出一声怒吼,吼声震天动地,形成一股可怕的气浪,竟硬生生将阿大掀飞。

南宫玉连连后退数步,想要将人接住,阿二一咬牙,瞅准飞天鹰怒吼的刹那,凌空飞起,手中匕首撕拉一声插入它的左侧脖子,顿时,鲜血溅了他一脸,他未曾松手,反而用力将匕首朝皮肉内推送进去。

“吼吼吼!”飞天鹰吃痛的大声咆哮,一股股骇人的气浪朝四周散开。

凌若夕低咒一声,从枝干上跳下,四散的气浪风暴,如同风刃,砰砰几声巨响,临近的大树轰然倒塌,要不是她躲闪及时,绝对会被树桩压成肉末。

“快,趁机杀了它。”阿大强撑着一口气,豪气万丈地高吼道。

阿二利落的拔出匕首,再度刺下,飞天鹰勉强挣扎几下后,庞大的身躯朝后仰去,黑色的羽毛如同秋天里的落叶,簌簌落在地上。

倒地的身体在泥土上砸出一个洼吭,阿二仔细探查过魔兽的脉搏后,确定它真的死亡,这才敢放松警惕。

“少爷,咱们赢了……”阿大激动地看向身侧的南宫玉,亢奋地叫嚷道。

南宫玉染了尘土的面容不见一丝喜色,他静静地站在尘埃中,戒备地凝视着不远处的黑衣女人。

“你是谁?”阿大顺着他的眼神望去,顿时,心头一紧,立马撑地站起,护在南宫玉身前。

凌若夕收回目光,冷漠地转身,打算继续寻找一处安静的修炼场所。

“是她?”南宫玉眼眸一亮,已然想起与凌若夕曾有过一面之缘。

“少爷,您认识她吗?”阿大一听是熟人,急忙放松警戒,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开始包扎身上的伤口。

“小姐,请留步。”南宫玉眼见凌若夕毫不留恋的离去,心里一急,急切地唤道。

阿大和阿二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对某个女人表现得如此殷勤,不觉纷纷转头,打量起了这个能让他们少爷情绪波动的女子。

背影单薄如纸,一席黑衣凛然如刀,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在她的身上诡异地融合在一起。

这里是雪域外围距离中央地段最近的地方,一个无法探查到修为的女人,怎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这儿?

凌若夕顿住脚步,侧过身,墨发轻轻拂过面颊,她的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中,眉梢冷峭:“有事?”

冰冷得毫无人气的嗓音,让南宫玉轻轻打了个寒颤,他理了理身上褶皱、凌乱的锦袍,抱拳道:“这位姑娘,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又怎样,不记得又怎样?”凌若夕蹙眉反问道,对他阻止自己离开的举动极为困惑。

似乎,他们并不相熟吧?

南宫玉还是头一次在同一个女人手里吃瘪,清澈干净的黑眸,黯淡下去,失望地垂下头。

凌若夕懒得理会他那副失落的样子,心潮依旧古井无波,再次转身,朝着中央更深处走去。

“少爷,属下看还是先离开这里,去小镇上休养几日,再往深处走吧。”阿二提议道,虽然十分好奇,他们的少爷是如何与那名女子看对眼的,但现在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南宫玉收回略带不舍的视线,点点头,弯下腰亲手将阿大扶起,“走吧,先回小镇。”

三人互相搀扶着,暂时离开了此处,赶赴小镇休养生息。

凌若夕孤身一人行走在满是魔兽气息的森林中,目不斜视。

或许是她那宛如实质般凌厉的气势,让这些躲藏在暗中的魔兽不敢轻举妄动,动物比人类的感官要强劲不少,至少在它们眼里,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招惹。

这也导致行走了接近一炷香的时间,凌若夕丝毫没有遇到一只魔兽,一路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