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99章 勾搭上儿子的南宫玉

第99章 勾搭上儿子的南宫玉

晨间,阿大和阿二踉踉跄跄地走入客栈,随手掏出一锭金元宝,扔到掌柜的桌上。

“准备三间天字号房。”

“好嘞!”掌柜殷勤地应了一声,立马招来小二,送他们前去房间。

就在三人走到二楼时,忽然,左侧一扇紧闭的房门吱嘎一声开启,一个小脑袋从门内曾出,好奇地看着正盯着他的三人。

眼底迅速划过一丝失望,原来不是娘亲啊……

脑袋咻地一下缩了回去,敞开一条缝的房门,再度重重合上。

南宫玉抿唇轻笑,如同春风般和煦的笑声,听得人心旷神怡。

没想到世界这么小,转来转去,他竟会在这里遇到他。

三人各自回到房间,清洗身上的伤口,南宫玉神色疲惫地靠在木桶里,双目缓缓闭上,眉宇间浮现着淡淡的郁色。

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午膳的时间,三人清晰完毕后,准备再次出发。

途径大堂,南宫玉微微一笑,那笑,似谪仙般温柔、出尘,不知让大堂内多少女子春心暗动,他抬脚走向凌小白那桌,在凌小白对面是早已吃完饭的云旭,他如同石像般,呆板地坐在原位,纹丝不动。

“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南宫玉释放着自己的善意,含笑说道。

凌小白吃得两个腮帮圆鼓鼓的,像极了一只可爱的仓鼠,他眨巴几下灵动的大眼睛,盯了南宫玉半响,尔后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

“啊,是你。”

南宫玉对凌小白还记得他这件事尤为开心。

“小爷当然记得,你是第一个敢当着小爷的面,勾引娘亲的坏叔叔。”

勾引?

南宫玉有些汗颜,他何时勾引了他的娘亲?虽说他对她,的确有细微的好感,但绝到不了非她不可的地步。

凌小白的嗓门很大,话更是传遍了大堂的每一个角落。

南宫玉在无数复杂的目光中,微微红了面颊,握住拳头,在唇边发出一声轻咳,张了张嘴,想要解释。

“小爷和你闹着玩的。”凌小白嘿嘿一笑,“你又是来拼桌的吗?”

“不,我刚要离开,正好看到你在这儿,所以过来打个招呼。”南宫玉温柔地说道。

“唔……”凌小白点了点头,将注意力从他的身上转开,放在了面前的白米饭上,筷子用力扒着碗里的米饭,他吃得满嘴全是饭粒。

随手擦了擦,动作干净利落,却并不会让人觉得粗鄙,反而有种可爱的错觉。

“少爷,时间不早了,我们应当尽快启程,才能在日落前进入雪域外围的深处。”阿大见他与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交谈,急忙凑到他的耳畔,出声提醒道。

云旭细细地眯起眼,总觉得南宫玉的容貌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凌小白敏锐的偷听到某个熟悉的地名,顿时,昂起头来,嘴里狠狠咀嚼了几下,吞掉食物,尔后猜道:“你们要去雪域?”

“嗯。”南宫玉轻轻点头,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

“那小爷和你们一起去。”凌小白咻地一下蹭到南宫玉脚边,扯着他身上的长衫,央求道。

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看到娘亲了,他不想再等下去,想要主动去找娘亲,这才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南宫玉怔了怔,急忙摇头:“抱歉,那里很危险,你若要跟着去,会有人担心的。”

“可是小爷真的想念娘亲了,”凌小白幽怨地转头,看了云旭一眼,似恳求,似抱怨。

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不知在大堂内多少女人纷纷心碎,只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狠狠地安慰。

南宫玉清明的黑眸里,划过一丝怜惜之色,这样的凌小白,当真让人舍不得拒绝。

“不怕叔叔是坏人吗?”他低声问道,很好奇凌小白为何会想要跟着自己去找母亲。

凌小白咧开嘴角,露出一抹比阳光还要绚烂的笑容:“不怕,叔叔长得这么漂亮,不可能是坏蛋。”

漂亮?

南宫玉顿时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身后的阿大和阿二也是一脸的忍俊不禁,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漂亮来形容少爷。

“凌姑娘让我们在此处静等。”云旭紧抿着唇瓣,沉声提醒道。

“可是人家担心娘亲嘛。”他撅着嘴,眼底漫上一层水光,“娘亲有半个月没有回来看宝宝了,宝宝想见她。”

话语里,毫不掩饰的依赖与思念,让云旭顿时语结。

这半个月中,凌小白是如何想念凌若夕的,他看在眼里,只是,贸然进入雪域,对他还太早,那里可不是小孩子应该去的地方。

“好吧,我答应带你一道。”南宫玉一脸无奈,面对一个孩子最真挚的请求,他根本无法做到拒绝,他不忍心见到那双灵动的眼睛,失去光泽。

凌小白愕然抬首,“真的?宝宝就知道你是好人。”

是不是只要满足他的要求,都是好人?云旭无力地用指腹揉着眉心,“好,那我也去。”

他绝不可能让凌小白孤身一人与这一行人单独闯入雪域之中。

南宫玉微微颔首,一抹明艳的笑容在他隽秀的容颜上绽放。

他弯下腰,羽冠下如瀑的青丝,柔顺地从肩头滑落下来,轻轻抱起凌小白,玉足轻点,整个人已凌空跃起,一马当先朝着雪域飞奔而去。

“少爷,等等属下。”阿大急忙跟上,身影快如疾风,尾随在南宫玉身后。

凌若夕丝毫不知,她以为正乖乖待在小镇中,等着她回去的凌小白,此时此刻已渐渐靠近雪域外围的丛林,距离她越来越近。

抵达中心地段,低级魔兽愈发稀少,茂盛的绿茵丛中,遍地开满了红艳动人的奇异花朵,花瓣火红似血,花蕊飘逸着一股诱人心神的芳香,凌若夕一路用柳叶刀开道,面对这些美丽的花花草草,心潮毫无一丝波动。

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可怕。

刀刃割破花茎,绿色的**从根茎中沁出,滋滋落下,泥土地顿时如同被硫酸侵蚀过,冒起一层刺鼻的白烟。

好烈的剧毒!

凌若夕瞳孔一紧,避开地上绿色的植物汁水,缓慢前进。

后方千里外,一座地势陡峭的山坡半山腰,凌小白乖巧地缩在南宫玉的怀中,肉嘟嘟的小手圈住他的脖子,一边赶路,一边问道:“好心叔叔,你家里有银子吗?”

南宫玉微微一怔,好脾气的笑了笑,“有。”

“多吗?”凌小白双眸蹭地亮起,激动地昂起头来,紧紧盯住他,那目光,活像在看一块肉汁鲜美的大肥肉。

“尚可。”南宫玉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说辞含糊不清。

“那你身体好不好?”凌小白再度问道。

“不好,叔叔一直旧病缠身,最近才有所起色。”南宫玉眸光微微一暗,释然地说道。

又有钱,又漂亮,又活不长,这样的男人,完全符合凌小白对未来继父的要求,他垂下头,开始盘算是不是要把娘亲和好心叔叔凑成一对?

“在想什么?是不是累了?”南宫玉飞行的速度微微减弱,从空中飘落下来,站在泥泞的土地上,看着怀里时不时蹙眉深思,时不时咧嘴发笑的小奶包,心里满是疑惑。

他究竟怎么了?

“好心叔叔,你有没有娶妻?”凌小白咻地抬起头,亮晶晶的眸子望入南宫玉的眼底。

他顿时哑然失笑:“你明白什么叫娶妻吗?”

“小爷知道,”凌小白骄傲的挺着胸口,满脸的得意:“就是一男一女在一起。”

这个答案,够简单,够直接。

南宫玉噗哧一笑,眉宇间的郁色,竟在这一刻散去,隽秀的容颜明亮如月,仿佛一面明镜,美好得叫人窒息。

“如果是这样,那叔叔就算还未娶妻。”他抬起手想要揉了揉凌小白的头发,以示亲昵,却被他扭头避开。

“哼哼,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这是什么歪理?南宫玉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说词,眼底闪过一丝好奇:“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话?”

“娘亲说的。”凌小白骄傲的说道,将南宫玉面上的诧异,尽收眼底,心里说不出的自豪。

果然,娘亲是最棒的。

“呵呵,真没想到……”那样冷漠的女子,竟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南宫玉对凌若夕的好奇愈发加深,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要去了解她,要去接近她。

这般强烈的渴望,此生从未有过。

“你为何会问我是否娶妻?”南宫玉平复下悸动不已的心潮,含笑问道。

凌小白翻了个白眼,一脸‘你真笨’的表情看着他,“当然是打算让你做我继父咯。”

“砰!”刚从后追赶而来的阿大阿二两人,被他这句单纯直白的话,给吓得直接从空中跌了下去,摔得四脚朝天。

云旭更是一脸错愕,不会吧?若是当真如此,那少主该怎么办……

别说是他们,连南宫玉自己也愣住了,双眼微微瞪大,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语出惊人。

“切,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弱?”凌小白不屑地轻哼一声,不就是给娘亲找未来的丈夫吗?有什么奇怪的?

“你为何会,想要你娘嫁人?”南宫玉迅速冷静下来,心情复杂地看着怀里的凌小白,低声问道。

“恩,娘亲嫁了人,就不会有人欺负她了,娘亲说过,有钱的人通常有权,也有势,小爷觉得你应该算不错,不过,还得要娘亲看过才行。”凌小白说着说着,便将南宫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翻,越看越满意。

嗯嗯,不错不错,勉勉强强能够配得上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