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0章 自作主张的凌小白

第100章 自作主张的凌小白

凌若夕绝不知道,她的儿子已经琢磨着要把她给卖了……此时,正在雪域的中央地段,与三条拥有中级品级实力的烈尾蛇缠斗。

她娇小的身躯如同泥鳅,每每在蛇尾落下时,精准地避开,烈尾蛇来不及收势,便于同伴撞在一起,砰然巨响,震天动地,让人的耳膜一阵刺痛。

“恩?前方有打斗的声响?”阿大敏锐地听到百米外的动静,蹙眉说道。

他们这一路来,几乎是顺着地上残留的打斗痕迹走的,那些痕迹留下不久,很有可能是凌若夕的杰作,一路上,没有遭到任何魔兽的袭击,畅通无阻的抵达血缘的中央地段。

云旭放出玄力,方圆一里内的一草一木,都被他的玄力覆盖着,忽地,他寻找到了不远处,正在同魔兽打斗的凌若夕,眼眸一亮,“就在前面。”

“是娘亲吗?”凌小白激动的从南宫玉的怀中跳下,撒着一双肉嘟嘟的小腿就往那方冲去,南宫玉与云旭立即护在他左右,唯恐他不小心成为了魔兽嘴里的口中餐点。

凌若夕飞身自烈尾蛇的头顶上跃下,微微吸了口气,看了眼被坚硬的蛇皮震得发麻的虎口。

这三条蛇的皮,硬得如同钢甲,即使她想要下手重创七寸,却也无法命中目标。

“嘶嘶。”烈尾蛇碧绿色的眼眸阴鸷地瞪着凌若夕,长长的芯子,从它尖锐的嘴部滑出,两颗獠牙,朝下滴落着毒液。

凌若夕眸光一闪,心里头有了一个主意,她紧握住手中的刀刃,竟不要命地凌空跃起,妄想与烈尾蛇硬碰硬。

她娇小的身躯轻飘飘落在蛇头上,烈尾蛇不停扭动着身体,想要把这个狂妄的人类从背上驱赶下来。

剧烈的晃动中,凌若夕稳如泰山,粗大的蛇尾扫过树丛,一大片参天古树,轰轰倒地,漫天尘埃飞扬。

眼见同伴被一个人类戏耍在鼓掌中,另外两头烈尾蛇再也坐不住,蛇尾高高举起,又猛地拍下,大地仿佛在颤动,凌若夕身体一滑,一条暗青色的蛇尾擦过她的脑袋挥舞而过,轰地撞击上一旁的山丘,顿时,山石粉碎,只剩下一地的沙粒。

凌若夕趴在烈尾蛇的身上,任由它如何扭动,不肯松开搂住它身体的双手。

两条烈尾蛇攻击了半天,却收效甚微,怒红了眼,下手再不留情,一只强拍凌若夕的身躯,一只从后想要将她吞下。

血盆大口在后方紧追着,凌若夕故意露出破绽,身体踉跄一下,好似要从蛇身上掉落,顿时,两条烈尾蛇发动又一次凌厉的攻击,沾染着毒汁的獠牙,蓦地刺下,想要将凌若夕吞到肚子里。

白痴……

她眼底闪过一丝狡诈,双手一松,身体凌空九十度旋转,灵巧地避开两条烈尾蛇的围攻,它们收势不及,獠牙狠狠刺入同伴的身躯,被凌若夕当作坐骑的蛇,痛苦的瘫软在地上,脖颈上,同伴的嘴部深陷它的皮肉中,黑色的鲜血汨汨涌出,咬破它皮肉的魔兽,也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巨大的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一点一点慢慢变小,直到最后化作与正常蛇类差不多的长短后,头一歪,彻底失去了生息。

凌若夕不急着上前,而是站在不远处,仔细探查着三条蛇是否真的丧了命,小心驶得万年船。

“娘亲——”忽然,一道糯糯的童音由远及近,如同惊雷,轰然炸响在凌若夕的耳畔。

她愕然抬起头,见鬼似的朝后侧看去,密集的丛林中,被南宫玉与云旭一左一右护在中央的凌小白,正挥舞着手臂,朝她跑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

短暂的惊讶后,紧接而来的是滔天的怒火,凌若夕眸光冷冽,绝美的小脸仿佛结了一层冰,一身凌厉的气势,压得人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凌小白脸上灿烂的笑容下意识僵住,狂奔的脚步也逐渐减少,娘亲的表情,好可怕。

嘤嘤嘤,谁能来救救他……

凌小白在心里一顿哀嚎,忽然间有种自己快要大祸临头的错觉,悄悄咽了咽口水,他求助的看向云旭,却收获到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凌若夕站定在原地,一股威慑的骇然气势,以她为轴心向四周扩散着,空气仿佛被冰封,冷得渗人。

阿大和阿二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着不远处的黑衣女子,再看看她身后毫无生息的三条烈尾蛇,心头不自觉产生了一丝惧意。

“过来。”她冷声命令道,嗓音冰冷得毫无半分人气。

凌小白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蹭了上去,装傻充愣地傻笑着:“娘亲。”

“砰!”

一个爆栗在他的头顶上炸开,凌小白发出一声嗷嗷的惨叫,疼,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疼!

南宫玉眼眸一颤,停下了前进的步伐,他幻想着,若是这样的力道落在自己身上,该有多疼。

云旭同情地看了眼含热泪的凌小白一眼,丝毫不觉得意外,在丞相府的这段时间,这样的一幕,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他并不觉得奇怪。

“我说过什么?嗯?”凌若夕厉声问道,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如沐春风的浅笑,每当她露出这种表情时,就证明,她已经怒到了极致。

凌小白不敢顶嘴,只能悻悻地垂下头,一副委屈、乖巧的样子,哪里还有在南宫玉等人面前的乖张?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遇上凌若夕,凌小白的少爷脾气是半点也发不出来,乖巧得如同见到猫的老鼠。

“为什么跟来?”凌若夕可不会被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欺骗住,冷然问道,眉梢冷峭如冰。

“人家想你了……”凌小白瘪了瘪嘴,眼眶里的泪花,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

半个月的分离,他几乎是数着时辰度过的,不知道娘亲是否安然无恙,不知道她何时归来,近乎无望的等待,让凌小白心里格外难受,即使知道,任性地追来,会被教训,他还是来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凌若夕哪里还舍得生气?

自从皇城外的激战后,凌小白对她的依赖,愈发加重,或许是真的被吓怕了吧。

“不要有下次。”手掌轻柔地摸了摸他脑门上红肿的小山包,凌若夕深沉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懊恼,她方才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娘亲,宝宝不疼。”凌小白破涕为笑,灿烂的笑容比这天上骄阳还要温暖,他扑到凌若夕怀中,紧紧搂住她的腰肢,多日来的焦虑与担忧,此刻通通化作了安心。

等到母子二人抒发完分别之情,凌若夕这才抬起眼眸,冷冽的目光直刺站在不远处的三人。

又是他们?

她眼眸一沉,脸上的冷意一丝不减。

南宫玉如何看不出她疏离、冷淡的态度?心尖微微一涩,心情蓦地沉了几分。

“娘亲,宝宝找到了继父了……”凌若夕语出惊人地说道,肉嘟嘟的小手指向神色黯淡的南宫玉,“宝宝有打听过,他有钱,有样貌,而且没有娶妻,娘亲,要不就嫁给他吧?”

如果能够嫁给好心叔叔,将来娘亲欺负自己的时候,还有人替自己撑腰,等到日后好心叔叔挂掉,他们还能得到一大笔银子。

凌小白心里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全然没有留意到,凌若夕骤然间变得危险的脸色。

“凌小白,你说什么?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冷得快要结冰的声音,打破了凌小白对未来美好的幻想,他愣愣地抬起头,撞入那双暗潮涌动的黑眸里,心头咯噔一下。

完蛋了……娘亲要发飙了……

他赶紧舔着脸,讨好地笑着:“其实人家只是说笑的,真的!人家怎么舍得把娘亲给嫁出去呢?”

云旭默默地将脑袋转向一旁,不愿去看凌小白那副大献殷勤的样子。

阿大阿二显然被凌小白变脸的速度给惊呆了,这哪里是什么可爱的小奶包,分明是个人精。

“抱歉,小孩子不懂事,说的话希望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凌若夕没有急着收拾儿子,而是把这笔帐暗暗记下,抬起眼皮,淡漠地启口,态度不温不火,生疏冷漠。

南宫玉心尖一疼,连他自己也分不清,心里的苦涩究竟是因为什么。

他神色黯然地低垂下头,微卷的睫毛,在他的眼角四周,投射下一层深浅不一的暗色,浑身散发着一股寂寥、落寞的气息。

凌若夕眉头一蹙,她似乎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吧?也没有说什么重话,谁能给她解释一下,为何这个男人会变成这样?

眼刀刷地刺向一旁的阿大和阿二,向他们寻求解释。

阿大讪讪地动了动嘴角,心头幽怨地嘀咕道,少爷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遇上这个女人,就变得和平时不再一样了呢?

阿二见多识广,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莫不是少爷红鸾星动了吧?而动向,则是眼前这位难以攻克的女人?

“多谢你带小白前来。”凌若夕不冷不热地吐出一句话,神色冷淡。

南宫玉深吸口气,敛去面上的失落,故作洒脱的笑道:“没关系,我也只是没办法拒绝小白而已。”

“那么,再见。”凌若夕牵着儿子,利落的转身,并没有要与他们同路的想法。

她到这儿来是为了寻找红莲冰心草,而不是为了踏青游玩的。

南宫玉怔怔的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胸口有些窒闷,神情略显恍惚,明明见过数面,她却连名字也不愿告诉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和他划清界限,他真的有这么让她讨厌吗?

“少爷,他们身手非凡,若是结伴同行,或许可以有助于我们找到草药。”阿二眼眸微微一闪,凑到南宫玉耳边,提议道。

南宫玉微微紧了紧拳头,鼓起勇气朝凌若夕唤道:“姑娘。”

身后带着几多不安,几多紧张,几多忐忑的嗓音,让凌若夕离去的步伐微微一顿,她转过身,疑惑地看着这个清如明镜的少年,眉梢微微一挑:“还有事吗?”

南宫玉紧张得掌心沁出了热汗,深深吸了口气,他抱拳道:“姑娘,这雪域森林地势复杂,魔兽丛生,我希望能与姑娘结伴而行。”

“我不需要。”凌若夕果断的拒绝,语调一如既往的强势、冷漠。

南宫玉心头自嘲一笑,他就知道会被拒绝的。

“这位姑娘,我们少爷也是希望大家能够联合起来,一同进到更深处,我们此番是为了雪山之巅的火树银花,姑娘想来到此也是有所图,为何不愿与我们合作?人多才能事半功倍。”阿二冷静地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