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2章 偶遇紫阶强者

第102章 偶遇紫阶强者

凌若夕随手打了一只野兔,丢到阿大跟前,凌小白嘿嘿一笑,极有眼色地跑去一旁捡柴火。

“这是什么意思?”阿大眉心一跳,猛地抬起头瞪着一脸冷意的女人。

她是打算让他堂堂禁卫军队长替她打下手?

“你不饿?”凌若夕眉梢一翘,眼底轻轻闪过一丝戏谑的微光,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她是女人,谁让女人向来记仇,又心眼小呢,一路上阿大没少给她脸色看,她只是投桃报李而已。

“阿大!”南宫玉不悦地出声,“这里没有地位之分,你明白吗?”

“是。”即使心里再不忿,但当着南宫玉,他也只能忍下,利落地拔刀刷地一声将皮毛剥去,尔后,示威地看了看凌若夕,却发现,她竟蹲在地上用火折子生火,压根没看自己一眼,顿时,心里那叫一个憋屈,仿佛全力挥舞出拳头,却打在了棉花上似的,喉咙里堵着一口气。

阿大不满地轻哼一声,将血淋淋地兔子扔到地上。

没多会儿,滋滋的柴火便被点燃,淡淡的肉香在这被奇幻草笼罩的空间里不住回荡着。

“咕噜噜……”南宫玉面颊一烫,难堪地摸了摸正在不停发出刺耳声音的肚子,如玉的面容浮现了一丝褐色。

凌若夕瞥了他一眼,又翻了翻手里用树杈串住的野味儿,似是没看见南宫玉那副窘迫的表情一般,依旧我行我素。

“你这女人!”阿大横眉怒目地瞪着凌若夕,恨不得立马冲上前来,替他的主子打抱不平。

难道她没有看见皇上饿了吗?

“娘亲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凌小白抱着一堆柴火蹬蹬地跑了过来,用力撞了阿大一下,“让开啦,别挡小爷的道。”

阿大何时受过这等羞辱?还是被一个黄毛小子,顿时,呲牙怒目地发了狠,却又碍于南宫玉屡次的警告,只能生生用理智压住。

“拿着。”凌若夕将烤好的野兔往凌小白嘴里一塞,拍拍手,站起身来,并不算凌厉的目光,轻扫过一脸不忿的阿大,嘴角弯起一抹讥笑:“想要吃,自己动手抓,吃白食可以,请付银子。”

银子?

阿大见鬼似的瞪大双眼,最后终是一挥衣袖,在心底默默念着:“好难不和恶女斗。”

看着凌小白吃得有滋有味,南宫玉肚子的叫声愈发大了起来,同样的,还有他那粉扑扑的脸蛋,此时的他,既羞,又恼,还有丝丝难为情。

“吃好了?”凌若夕睨了一眼拍着手起身的儿子,吩咐道:“启程吧。”

阿大面红耳赤地想要告诉她,自己的主子未曾进膳,却被他摇头制止。

“听小姐的吩咐。”南宫玉轻声说道,似乎并没有将凌若夕的漠视放在心上,对他而言,她能够答应自己同行,并且联手,已经大大的出乎意料了……

随手将地上的柴火扑灭,凌若夕牵着儿子,继续朝前方的森林行走着,一路上她神色漠然,即便这条路已经走了好几次,已经没有一丝不耐。

反倒是阿二,紧抿着唇瓣出声问道:“我们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出去?再继续走下去,又会回到原点。”

“封住所有感官,停止玄力的流动。”凌若夕头也没回地开口,语调平平。

南宫玉立即照着她的要求,封住自身所有筋脉,突然失去的力量,让他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重病在身,毫无力量的黑暗日子,那熟悉的疲乏与空虚,在体内升起。

名贵长衫下的双手,黯然握紧,他通透干净的眸子,滑过一丝黯淡。

凌小白奇怪的回过头,望了他一眼,不明白好心叔叔怎么会看上去这么可怜,他仔细一想,随后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脸上露出了一丝委婉的祈求。

凌若夕看看他,再看看背后气息落寞的帝王,衣袖微微一动,一支银针咻地滑过大树上结成的果实,然后往南宫玉怀里一扔。

“咦?”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盯着手中红彤彤的小果实,再看看依旧一脸冷色的凌若夕,有些惊住了……

这是她给自己的无声的安慰吗?

脸上的黯淡在瞬间消失,红润的嘴唇扬起一抹温暖至极的浅笑。

她真的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呢。

张开口重重在果实上咬了一口,汁水一路甜到了心窝里。

封锁掉玄力后,一行人终于走出了那宛如迷宫般的地段,未曾再返回出发的地方。

阿大微微一愣,傻乎乎地问道:“就这么简单?”

“能够进入中心地带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弱者,习惯了玄力在身,鲜少有人能够想到封住自身的力量,达到破解奇幻草功效的方法,”云旭冷静地解释道,“对于武者而言,轻易摒弃掉玄力,绝不是简单的事。”

“还有一点,对于这种奇珍异草的作用,并非谁都能掌握,所以,会想到这个办法,更是难上加难。”南宫玉一脸赞赏,毫不犹豫地给凌若夕戴上了一顶高帽。

阿大悻悻地瘪了瘪嘴,皇上怎么一直帮着这个女人说话?人家哪儿会领这份情啊……

一行人顺着险恶的丛林小道继续前进,忽然,凌若夕眉头顿皱,停下步伐。

只见前方一处断臂悬崖之上,数道人影在空中交战,紫阶玄力将空气挤压得扭曲,磅礴的气浪,一波接着一波朝外扩散着,那风,犹如刀子,割得人面颊生疼。

“紫阶巅峰?”阿大倒抽一口冷气,神色骇然,什么时候龙华大陆上,竟出现这么多紫阶的强者?

“是云族的人吗?”凌若夕躲藏在一棵大树后,向云旭提问道。

毕竟,这片大陆中,除却第一世家,她很难想到,还有哪方势力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顶尖强者。

云旭面颊略显难看,手掌紧握住腰间佩刀,摇摇头:“不是。”

那四道人影穿着极为奇特的服饰,眉宇间各点一颗朱砂,气息飘渺、神圣,非云族子弟的装束。

“大护法,这寒冰果本就是我们先行找到,你如今却想要霸占,是不是太不把我们二长老一脉放在眼里了?”一位白衣少年冷瞪着战局内的老人朗声质问道。

声音夹杂着浩瀚无边的玄力,犹如惊雷,震得人双耳发嗡。

“哈哈哈哈,别说是区区门徒,就算是你们的主子二长老在此,老夫想要的宝物,他一样得双手奉上。”老人身影一闪,凌空站在天际,右手成掌,泛着紫光的玄力在掌心凝聚。

凌若夕瞳孔一缩,急忙吩咐道:“快走!”

第一次阿大对她的命令双手赞同,一行人迅速朝后撤离,不敢陷入紫阶高手的战斗中,凭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实力,即使是在外围围观,也难抵挡住余波的殃及。

撤除战斗圈千米外,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凌若夕一把抱住儿子,原地扑倒,地动山摇。

犹如地震般的可怕震动,以悬崖为中心,朝森林外围扩散着,风云变色,阿大和阿二双双倒地,护住南宫玉。

成百上千的魔兽,齐齐嘶鸣,无数飞禽从森林内飞起,大片大片的羽毛从空中落下。

等到震动散去,凌若夕这才松开手,拍拍身上的尘土自地上站起身来,却在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

“好强……”云旭禁不住叹道。

“这就是紫阶强者的实力吗?”南宫玉双眼放光,似羡慕似憧憬。

只见那陡峭的悬崖,竟被硬生生砍去一半,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石壁伫立在天地之间,石壁龟裂,下方大地,更是布满条条裂缝,足以见得方才那一击有多可怕。

凌若夕敏锐的感觉到远方活人的气息已经消失,抬脚朝前走去。

悬崖下方,洒落一地殷红色的血珠,浓郁的血腥味涌入鼻息,凌小白嫌恶地抬起手臂,用衣袖捂住口鼻,“娘亲,好臭!”

“乖。”凌若夕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冷眼看着遍地的血迹,在倒塌的石块之间,还能够发现被玄力震碎的人体肉末。

这些人到底是来自什么家族?皇室?世家?

“不是说紫阶高手在这片大陆上少之又少吗?”凌若夕眸光晦暗,广袖下的双手黯然握紧。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如此深刻的发现自身的弱小,从心尖迸发的不甘与渴望,如同一头猛兽,拼命地叫嚣着,吼叫着。

如果她也能突破紫阶,便无需在轩辕勇面前如此狼狈;

如果她能够变得更强,是不是……

凌小白担忧地望着正在微微发抖的女人,娘亲究竟怎么了?

“呼,”深吸口气,平复下心头的情绪,她冷声道:“走吧。”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找到红莲冰心草,只有这样,才能快点恢复,她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被轩辕勇抓住的黑狼,心里的急切又增加几分。

小脸寒霜遍布,一路上,无数魔兽在受惊后朝他们涌来,凌若夕近乎疯狂地与之搏杀,手起刀落,无数鲜血漫天飞舞,四肢、身躯,布满了被利爪深深滑过的伤痕。

阿大彻底被她不要命的攻势惊住,以至于到了后来,竟在心底对她升起了丝丝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