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3章 红莲冰心草的下落

第103章 红莲冰心草的下落

十日后,凌若夕等人在这座森林里已待了十日,却依旧没有找到红莲冰心草的踪影,她身上的冷意一日比一日冷冽,宛如一座会移动的冰山。

凌小白对一路上遇到的魔兽格外同情,在娘亲暴怒的情绪中,也只有它们敢一bo波涌上来找死了……

“少爷,再这样漫无边际的寻找下去不是办法啊,若是延误了回宫的日子,被摄政王发现您不在宫中,朝纲定会大乱。”阿大趁着凌若夕烤野味时,偷偷向南宫玉进言,嗓音极低,唯恐被这女魔头给听见。

这些日子足够他看清楚凌若夕矫健、残暴的身手,哪儿还敢同最初一样处处挑衅她。

“可我答应过她,等到她找到想要的草药,才去雪山。”南宫玉为难的抿住唇瓣,他不想对她失信。

“可是……”阿大跺跺脚,急得整张脸涨红一片。

“少爷,我们可以问问姑娘,她究竟在找什么,说不定能够帮得上忙。”阿二建议道。

南宫玉想了想,这才点头。

等到凌若夕将一块从魔兽身上削下来的肉块吃下后,他才走上前去,坐在她身旁,柴火映红了他如玉般隽秀的面容,红唇几张几合,却迟迟没有吐出一句话来,欲言又止。

“有话你大可直说。”凌若夕怎会没有感觉到身旁男人的犹豫,索性率先开口。

凌小白握着热腾腾的食物偷偷跑到一旁,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围坐在柴火旁的一男一女,越看他越发觉得般配,恨不得立马将两人打包凑成一对。

“姑娘,这片森林我们已经走了足足半月,在下看你依旧一无所获,不知能否坦言,你究竟在寻找什么?说出来,或许在下也能帮上忙。”南宫玉彬彬有礼地问道,脸上扬起一抹褐色的浅笑。

明明答应过,在她的目的达成前,会信赖她,而如今,却又碍于形势,逼问凌若夕,南宫玉心里始终有些别扭。

“你很急?”凌若夕挑眉问道,并不凌厉的眼神,却让南宫玉心头荡起丝丝不安,仿佛在她这通透的目光下,所有的隐瞒都是透明的。

脸上飘荡开来的红晕愈发显目,他尴尬地握拳在唇边咳嗽一声:“不,并不是……”

“是就是,别扭什么?”凌若夕不屑地轻哼道,余光扫过一旁正在焦急盯着他们的阿大,方才两人偷偷摸摸的行为她早就看在眼底,“我在寻找一种不常见的草药,你若是着急上雪山寻找火树银花,我们可以分道。”

她的话淡漠得根本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这段时日里,他们不曾有过丝毫交情。

南宫玉面色一暗,如何感觉不到她的冷漠?原本以为,即使算不上至交好友,但他们也能算是萍水相逢,她的态度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娘亲,宝宝不想和叔叔分开。”凌小白一听话题不太对,急忙小跑着蹭到凌若夕跟前,撒娇道,同时还不忘朝南宫玉投去鄙夷的眼神。

哼哼哼,这种事居然还要小爷出马,真是够逊的!

似是看懂了他鄙夷的眼神,南宫玉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不想分开?”凌若夕伸出手狠狠扯了扯他头顶上的呆毛,眉梢高高挑起,些许讽刺的意味:“什么时候你们的感情好到这种地步了?”

她怎么不知道,不过十多天,他就能够攻克儿子的心房,荣升为舍不得的人之一?

凌若夕绝不愿意承认,心里的不爽是源于吃醋!

凌小白咕噜噜转动着眼珠子,避开她质问的目光,俏皮地吐吐舌头:“哎呦,娘亲,宝宝真的很舍不得南宫叔叔,咱们待在一起好不好嘛。”

肉嘟嘟的身体在凌若夕的怀中拱来拱去,脑门不停蹭着她的颈窝,挠得痒痒的。

凌若夕面露一丝迟疑,毕竟这是凌小白为数不多几次央求她。

南宫玉急忙帮自己求情:“小白说得没错。”

被两双包含期待的目光盯着,饶是凌若夕也忍不住头皮发麻,她迟疑半响才开口道:“我在找红莲冰心草。”

“恩?”南宫玉一惊,顿时,笑开了:“这种草药百年难得一见,你竟要寻找它?”

“你知道?”凌若夕倒是没料到一个长在深宫的皇帝,竟会知晓红莲冰心草,微微一愣。

南宫玉急忙点头,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给凌若夕。

早在两年前,一位武将机缘巧合在拍卖会上拍下了一株红莲冰心草,并且趁着摄政王六十大寿,将其作为礼物呈现上去,如今就放在摄政王府的宝库中。

“你是说,红莲冰心草在南诏国?”凌若夕紧皱起眉头,但随即又道:“就算南诏国有一株,也不代表这里没有。”

想要从堂堂摄政王手里拿到草药,在此处寻找的成功率高出许多。

“如果这里能找到,我们也不会到现在仍旧一无所获。”阿大忍不住在一旁出声,“能够被摄政王收入宝库的,绝对是天底下难得一见的奇事珍宝,你以为是大街上的白菜吗?”

话虽然难听,但也并非毫无道理。

“阿大。”南宫玉瞪了他一眼,不太喜欢他对凌若夕带着刺的态度。

阿大不太情愿的闭上嘴,他又没有说错,摄政王喜爱收集奇珍异宝的癖好又不是一两天了,这种有价无市的草药,若不是难得一见,也不会被他放入宝库。

凌若夕面露深思,如果实情当真如他们所说,她想要得到红莲冰心草从而恢复实力的事,就真的难了……

“如果你相信我,等我回国,或许能说动摄政王,替你求来这株草药。”南宫玉抿唇说道。

“你确定?”凌若夕冷哧一声,对他的话不抱任何希望,且不说她愿不愿意欠下这份人情,他能否说动摄政王也是一个未知之数。

南诏国内部的情况天下皆知,少年天子虽然继位,却未曾亲政,朝纲被前朝重臣如今权倾天下的摄政王把持在手,朝廷超过半数官员,尽是他的门徒,可以说,南宫玉只是一个傀儡天子,在南诏国的地位如履薄冰。

“我……”南宫玉张了张口,却面色颓败地垂下头去,是啊,她说得没有错,即使现下答应了她,他又能用什么办法说服摄政王交出红莲冰心草呢?

冠玉般清秀的脸庞,浮现了一抹苦涩至极的微笑。

阿大心有不甘地开口:“总有一天,少爷会成为当之无愧的帝王!将南宫燕那老匹夫扳倒。”

凌若夕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做不到的事,不要轻易许下承诺。”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可以……”南宫玉急切地想要向她表达自己的决心,却在撞上她冷冽的眸子时,哑然。

心头溢满了滔天的苦楚,即使是面对满朝文武的漠视与鄙夷,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不甘。

他想要告诉她,他不是真的那么无能。

可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去了,如她所说,他现在面临的局面,根本不可能给她任何的承诺。

双肩似被这沉重的现实打垮,无力地垂落下去,面如死灰。

“你这女人!少爷好心好意想要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做什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阿大护主心切,怒红了双眼,恶狠狠瞪着凌若夕。

他不是傻瓜,一路来,南宫玉对凌若夕非同寻常的在乎与看重,已让他知晓这个女人对于他的主子有多特别,更是知道,她的一个白眼,一声不屑的话语,对于主子是怎样的打击。

阿二也是一脸的不赞同。

两人冷飕飕的眼刀落在凌若夕的身上,她却不为所动。

“三天,再找三天,若是还找不到草药的踪影,再想其他的办法。”凌若夕细细的眯起眼,沉声说道,她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如果在这片森林中找不到红莲冰心草,那么,她只能潜入南诏国,想办法从摄政王府里将草药偷出来,因为那是她恢复实力的唯一可能。

入夜,阿大阿二在数米外替他们守卫,凌若夕抱着儿子,盘膝坐在大树下,调整着内息,云旭坐在大树之上,南宫玉则抱着腿,蜷缩在柴火旁,红彤彤的火焰,将他的面容映照得晦暗不明,单薄的身躯,仿佛透着丝丝寂寥,丝丝落寞。

纤细的手指紧捏着一支枯萎的树杈,时不时在柴火堆里捣鼓几下,有飞溅的火星蹭出。

细碎的声响让凌若夕蓦地睁开眼睛,冷眼看着南宫玉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狠狠拧起眉头,自从下午谈论过有关摄政王的话题后,这男人似乎就一直被低迷的情绪笼罩着。

“唔……”凌小白轻轻嘤咛一声,在她怀中翻了个身,咕噜一下,跌在一旁的泥土上,口中吐着的白色泡泡啪嗒碎了……

“吵醒你了吗?”南宫玉苦笑着将树杈扔开,看着已经转醒的女人,涩涩地问道。

“恩。”她冷淡地应了一声,并没有询问、探究的念头。

凌若夕从没有挖别人伤疤的癖好。

“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南宫玉眸光凄苦,嗓音低不可闻,垂落在身侧的手臂,早已绷紧。

凌若夕面色不变,淡淡地道:“你的事,和我无关。”

她是否瞧得起他,根本不重要,也影响不了什么。

南宫玉微微一笑,那笑容里,有释然也有失落,“是啊,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这男人,大半夜抽的什么风?

凌若夕本就拧起的眉头,愈发皱紧。

“知道我为什么会坐上龙椅,成为南诏国的皇帝吗?”南宫玉微微转过头来,轻声问道,清澈的眼眸,染上淡淡的雾色,神色有些恍惚,似在看着她,又好似没有。

凌若夕缄默不语,他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

“因为我啊,是皇子中最容易控制的,也是对于摄政王最没有威胁的人。”他噗哧一笑,脸上虽笑着,但眉宇间却笼罩着与之相反的苦涩与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