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5章 与南宫玉短暂分离

第105章 与南宫玉短暂分离

凌小白不停地围在凌若夕的身旁,替她拍去身上的尘屑,小脸爬满了担忧与焦急,肉嘟嘟的小手被冰冻的长衫冻得通红。

“娘亲,宝宝给你暖暖手。”他懂事地说道,一把将她的手紧握在自己的掌心,却在碰到她冷如冰雕的身体时,禁不住轻轻冷嘶一声。

她竟也会有成为累赘的一天?黑沉的眸子飞快滑过一道类似懊恼的微光。

“姑娘,你就在此处等我们取回火树银花,如何?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南宫玉欲言又止,虽然这一路来,他亲眼见证了凌若夕狠辣利落的身手,但她的玄力无法支撑到攀上雪山同样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如今还未到雪山山脚,她已被冻得四肢僵硬,再继续贸然前行,根本就不可能。

“对啊,娘亲。”对南宫玉的提议,凌小白举双手赞同,他可舍不得见自己的娘亲吃苦。

凌若夕紧咬着牙龈,面色阴沉,失去玄力的她,此时在这危险重重的森林里,竟沦为了众人的累赘,心里无数不甘,无数恼恨,喉咙微痒,一股血腥味从胸口漫上口腔,她闭上眼,深吸口气,这才道:“我在山脚等你们。”

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看着她仿佛结了冰的面容,南宫玉本想安慰几句,却又害怕伤了她的自尊,只能沉默地点点头。

原本还算轻松的气氛,骤然间变得沉重起来,五日后,众人堪堪抵达雪山山脚,一座高耸入云的山脉豁然浮现在眼前,一眼竟望不到顶,山腰被浮云所笼罩着,万里银装素裹,雪山周围无任何树木、灌草存活的迹象,有的,只是那无边无际的冷。

凌若夕身上多了一件黑色的鬃毛轻裘,里面配搭一件凛凛的黑色长衫,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刀刃,锋芒毕露。

“火树银花生长在雪山之巅,山巅有高阶魔兽守护,前去摘取药材务必要记住莫要激怒魔兽,否则……”凌若夕略一感知,便能感觉到雪山上传来的那股暴虐的玄力威压,她沉声向南宫玉等人提醒道,随后,从袖中取出一株奇幻草,递了过去:“拿去,若遇到魔兽将它碾碎涂抹在魔兽的双眼上,可暂时让魔兽陷入迷阵。”

“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种东西?”阿大惊呼道,一路走来,他怎么没有留意到这女人有采摘什么草药?

“顺手而已。”她只是习惯了将准备做到最足,早在突破奇幻草的迷阵时,她就随手摘下了这株草药,为了不时之需。

南宫玉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将草药收下:“我会谨记你的话,姑娘,还请找一处安全的地方等候,若能成功采摘火树银花,我等再汇合。”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尔后看向一旁的云旭:“你跟着他们一道。”

仅凭南宫玉三人,恐怕很难爬上这雪山,若是有云旭陪同,成功的几率大了不止一截。

云旭面露难色,他接到的命令是贴身保护凌若夕母子,可现在,却被她派去保护别的男人,若是被少主知晓此事,他不得被扒掉一层皮吗?

“要么答应,要么滚蛋。”凌若夕眉头一蹙,不耐烦地给出了两个选择。

对上她满是冷然的眸,云旭除了妥协,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要他拒绝,这女人绝对做得出将他撵走的事的。

“姑娘,若是云公子不愿,就算了吧。”南宫玉不愿因为自己而导致他们二人有所分歧,急忙出声。

“我不是为了你。”话音刚落,南宫玉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不少。

凌若夕在山脚旁,寻找到一处山洞,云旭在洞外替她画下一个小型的保护结界,临走前嘱咐道:“凌姑娘,这个结界能抹去你和小少爷的气息,只要不踏出结界,便不会被魔兽发现,在我回来前,请两位务必在此处静候。”

第一次,云旭懊恼自己未曾在族里多加学习精深的结界术,若是十二在此,定有法子让他们母子俩跟着一起上到雪山的。

不过,他眉头微微一蹙,望了眼远方,十二回族里已有十多天,怎么一点消息也没传来?该不会少主真的出了什么事?

南宫玉没有理会云旭一瞬间变化的表情,而是忙着为凌若夕准备这几日的食物,备用的水囊、水果,被他整齐的放在地上,阿大一脸不赞同地站在山洞外,心头嘀咕着,这种小事怎么能让少爷屈尊呢?真不知道这女人有什么好的。

“姑娘,这些食物足够你和小白安然在此处等到我们回来。”南宫玉温和地笑着,眼底闪烁着纯挚地关切与零碎的笑意。

“多谢。”凌若夕眸光微微闪了闪,漠然开口。

南宫玉丝毫不在意她冷漠的态度,腼腆地笑了笑,又啰嗦地嘱咐几句,说的不外乎是他们母子俩的安全问题。

凌小白乖巧地待在凌若夕怀中,听着他絮絮叨叨的声音,可爱地眨了眨眼睛:“南宫叔叔,你就放心吧,有小爷在,绝对会保护好娘亲的,等你回来,娘亲绝对不会掉一根头发。”

“是吗?”南宫玉弯下腰,宠溺地刮了刮他的鼻尖:“那叔叔就把这重大的任务,拜托给小白了……”

“恩、”凌小白昂首挺胸,小手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答应得极其爽快。

南宫玉嘴角的笑柔和得好似三月春风,越看凌小白愈发喜爱,揉揉小白的脑袋,朝凌若夕点点头,这才带着众人准备出发。

凌若夕靠在山壁旁,目送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茫茫的雪雾内,这才收回视线。

“娘亲,你是在替南宫叔叔担心吗?”凌小白歪着脑袋,吸了吸手指,困惑地问道。

如果娘亲真的有在担心南宫叔叔,那是不是说明,把他们俩凑成一对的事,成功了一大步?

“你最好把脑子里的想法通通丢掉。”一道低沉且冰冷的嗓音,在凌小白的耳畔炸响,吓了他一跳。

“娘亲,宝宝哪有在想什么?”他委屈地抱怨着,坚决不承认,刚才自己有想过什么坏事。

他是为了娘亲的未来!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强大、多金的后爹!这种想法怎么可以丢掉呢?

凌若夕危险地眯起眼,重重扯了扯他头顶上的那戳呆毛:“你是我生的,你脑子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会猜不到?我没有担心他,更不会看上他,所以,不准胡思乱想。”

“嗯嗯。”凌小白果断地点头,只是在心底悻悻的轻哼一声,他才不会相信呢,俗话说,女人总是口是心非,娘亲一定是害羞了……

凌若夕见他老实下来,也没有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盘膝坐在地上,进入了修炼状态。

此处存在的玄力,比森林外围丰盈许多,虽然凌若夕无法将其纳入丹田,却可以将它们慢慢的积存在筋脉之中,等到将来丹田治愈,或许她可以因此突破!

这段时日虽然她无法动用玄力,但是,却没有一日终止过玄力的修行,只有让根基变得足够稳定,将来她才能变得越来越强。

总有一天,她会让那些欺辱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凌小白无聊的趴在地上,手里把玩着一颗小小的番茄,看看如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的娘亲,再看看山洞外白蒙蒙的雪山,他无奈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好无聊,早知道他就该和南宫叔叔他们一起去的。

“哎,如果小黑在就好了,小爷也不用……”凌小白悻悻的闭了嘴,灵动的双眼彻底黯淡下去。

小黑,想到被掳走的小伙伴,他心里就忍不住泛起酸来,不知道小黑现在过得怎么样,它会不会受到欺负?那老家伙,会不会见小黑可爱,心生嫉妒,虐待它呢?

“迟早我们会把它接回来的。”凌若夕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一字一字斩钉截铁地说道。

凌小白恹恹地垂下头去,背对着她的身体,好似被打败了一般,浑身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落寞,“娘亲,宝宝好想小黑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它呢?”

“很快的。”只要她拿到红莲冰心草恢复了实力,她定会杀上轩辕世家。

深邃的眸子迅速隐过一道近乎决绝的冷色,没有人可以从她手里夺走什么,没有人可以在伤害了她在乎的东西后,不付出任何代价。

这笔债,不死不休!

“恩!”凌小白吸了吸鼻子,很快便从低迷的情绪里恢复过来,咧开嘴,转过头朝凌若夕露出一抹绚烂的笑:“宝宝相信娘亲,将来咱们一起去接小黑回家,宝宝以后再也不欺负小黑了,一定会好好弥补它。”

“欺负一只仓鼠你还好意思说?”凌若夕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他的脑门,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凌小白舔着脸嘿嘿笑了两声:“这是宝宝和小黑独有的感情交流的方法,才不是欺负。”

明明是他刚才自己说过的事儿,现在居然矢口否认了?

凌若夕无奈地扶额,很想知道这小子的性子到底像谁?没来由的,脑海里闪过一道红色的身影,她嘴角一抽,迅速将这人影拍飞。

无缘无故,她怎么想到云井辰了?

她原本还算柔和的脸色,一瞬间沉了下去,身上的冷意再度加重。

凌小白狠狠打了个机灵,完全弄不明白,好端端的,娘亲怎么会突然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呢?

“娘亲,你在想什么?能不能告诉宝宝?”他一溜烟蹭到凌若夕跟前,眨巴着眼睛,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凌若夕冷哼一声,抬手拍开他的脑袋:“我什么也没想,你最近一直没有训练,正好,现在没有事,去,一个小时的马步。”

该死的,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这张缩小版的某人的脸。

凌小白绝对想不到,他竟会被自己的亲娘无端迁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