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6章 突如其来的危险

第106章 突如其来的危险

云族内,云井辰一席名贵红衫,自拥挤的人群里走出,邪魅的容颜此刻爬满了寒霜,紫阶强者的威压,随着他脚步的移动,朝外扩散着,原本哄闹的众人,顿时安静得鸦雀无声,云族弟子被这股威压吓得脸色惨白,一个个惊骇地朝后退开,为他让出一条通道来。

“谁来告诉本尊,一大早,你们为何通通在大长老的房间外?”云井辰沉声问道,并不算狠厉的声音,却让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你望我我望你,谁也不敢吭声。

“大哥,这么重的血腥味,难道你没有闻到吗?大家只是被这股味道吸引,才会齐聚在此,大哥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一道阴寒的嗓音,从人群后方传来,来人一席碧蓝色锦缎,墨发如云,与云井辰有三分相似的容颜,却因脸上狡诈的笑,无故多了几分残厉与阴鸷。

云井辰微微抬起眼眸,视线与云井寒在空中对撞,一个邪魅如妖,一个阴凉如魔,空气里,顿时蔓延开一股浓郁的硝烟味,气氛骤然间变得危险。

众人悄悄退到一旁,偷偷打量着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谁不知道,少主和二少爷的关系自幼剑拔弩张,虽是亲兄弟,却更像仇敌。

如今两人又斗上,他们可不敢胡乱进入战场,万一被殃及,绝对会小命不保的。

“呵,”云井辰率先收回目光,慵懒地靠在一旁的圆柱上,身躯软若无骨,手指轻轻拨开肩头垂下的青丝,“都散了吧。”

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却让众人为之一愣,他们分明是嗅到大长老房间里的血腥味,害怕出事才会匆忙赶来,可如今,少主竟要他们退下?

“大哥,大家都是族里的人,于情于理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云井寒阴恻恻地说道,身影如同疾风迅速一闪,竟诡异地飘过众人的头顶,落在了云井辰的身后,一只手砰地推开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刺鼻的血腥味如数飘出,不少弟子霍地抬起头,随后,脸色骤变。

“天哪!大长老死了?”

“那是大长老?”

“是谁?是谁杀了长老?”

……

恐慌、惊惧、愤怒,无数的情绪充斥在众人的心窝中,云族的长老,那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大长老云日更是在三十岁时就已经突破紫阶,天底下难逢敌手,可现在,居然在自己家里被人杀害?

云井辰眸光微闪,听着众人的尖叫声,抬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眉宇间划过一丝不悦。

“少主,请你一定要彻查此事啊……”一名弟子怒声说道,话音刚落,便引来无数同门的附和。

“停。”云井辰缓缓抬起手,混杂了浩瀚玄力的一个字,如同惊雷炸响在众人耳畔,吓得他们纷纷闭了嘴,一个个抬头看向他。

“此事本尊定会彻查到底,而你们,立刻退下,别扰了本尊的清静。”说着,他缓缓从圆柱上直起身体,一身慵懒华贵的气度显露无疑。

众人犹豫几秒后,这才缓慢退下,但心底却暗暗猜测着,究竟是谁无声无息在族里杀了人。

“大哥,好魄力啊,一句话就能让族内弟子服气,不愧是族长亲任的继承人。”云井寒眸光微冷,如同毒蛇般阴寒的视线,狠狠刺在云井辰的身上。

云井辰勾唇一笑,笑得邪气横生:“二弟,你这是嫉妒呢,还是羡慕呢?”

云井寒顿时脸色微变,不错,他是嫉妒,虽说他是云族的二少爷,但论资历,论威严,却远远比不上身为少主的哥哥。

瞧着他阴沉的脸色,云井辰笑得愈发开怀。

“哼,大哥,弟弟不同你耍嘴皮子功夫,如今大长老为你调查灵药失踪一事而惨遭毒手,这件事,弟弟等着看大哥你能给出怎样的交代!身为少主,却任灵药失窃,任长老被害致死,若是族长知晓,你这继承人的宝座,恐怕也该换人了……”云井寒猛地挥下衣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得意洋洋地说道,仿佛已经看见,云井辰失势的画面。

说罢,他也懒得理会云井辰的脸色,转身便走,背对着云井辰的面容,浮现了一丝满是阴霾的笑,大长老一死,他的大哥绝脱离不了干系,继承人?只要一日未曾坐上族长的宝座,他一日不会放弃!只要是云井辰拥有的,他云井寒都将夺走!

云井辰意味深长地看着某人得意的背影,指尖微微一动,一道指刀咻地从后袭向云井寒的膝盖,他躲闪不及,脚下一个踉跄,狠狠地栽在了地上,摔得人仰马翻。

“哟,二弟,还未到过年,你怎么就给本尊行这么大的礼呢?”云井辰眉目含笑,只是嘴里吐出的话,却愣是让云井寒气得浑身发抖。

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喷火,那模样,好似盛怒的猛兽,恨不得立马扑上来将云井辰咬碎。

他依旧笑靥如花地站在原地,对云井寒的眼刀毫无任何表示。

“大哥,你别得意得太早,哼。”云井寒抛下这么一句挑衅的话语,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大长老居住的院落,待到他离去后,云井辰才卸下脸上的笑容,俊美无涛的容颜,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暗色。

大长老的死,究竟是何人所为?能够在高手云集的云族动手,悄无声息害死一名紫阶巅峰的强者,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敛去眸中的深思,云井辰优雅地步入房中,屋内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只铺着老虎皮的地毯上,有一支被打翻的茶杯,而大长老则瞪大双眼,瘫软正前方的木椅上,胸口插着一把极其简朴的匕首,鲜血已经干涸,显然已死了许久。

云井辰微微拧起眉头,鼻尖一动,蹲下身,食指在地毯上抚了抚,又放在鼻下一闻。

“亡命散……吗?”细长的睫毛轻轻扑闪几下,他猛地收紧拳头,嘴角滑开一抹风情万种的邪笑。

亡命散,云族独有的秘药,无色无味,是一种能够让玄力高手爆体而亡的剧烈毒药!且修为越强,其药效发挥的速度越快。

显然,是有人将这毒药放入茶水中,杀害了大长老,又伪装成匕首所杀的假象。

此事,必定是内鬼所为!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大长老无故惨死的消息就已传遍整个云族,让这个早已避世多年的第一世家,莫名的陷入了恐慌的旋窝中,上至诸位长老,下至门内弟子,无一不是惴惴不安,只觉得风雨欲袭来。

此时,雪域深处,凌若夕和凌小白正安静地待在山洞里,一边等待南宫玉等人归来,一边烧着柴火取暖。

忽然,她耳廓微动,霍地从地上站起身,黑衣的衣诀滑出一道凌厉的弧线。

“娘亲?”凌小白茫然地抬起头,“出了什么事?”

凌若夕没有回答,只是将注意力放在洞穴外。

轰轰……

轰轰轰……

这声音!

深沉的黑眸顿时一紧,她立即抱起儿子,飞奔出结界,结界外,原本静谧无声的雪山,竟从山巅朝下滚着无数雪球,堆砌的积雪疯狂地朝山脚涌动,其势,排山倒海,其威力,震天动地。

“哇!好可怕。”凌小白忍不住捂住耳朵,惊呼一声。

凌若夕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正在剧烈震动,“是雪崩,他们出事了……”

护住怀里的凌小白,她从山洞飞跃而下,迅速朝外围撤离,雪崩!这可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天然灾难,若是她还有玄力,护着凌小白凌空飞行尚且能求得一线生机,但是现在,除了用双腿跑,凌若夕别无他法!

寒风迎面扑来,后方落下的积雪穷追不舍,整座雪山仿佛一只逐渐苏醒的巨型野兽,漫天的飞雪,好似爆发的洪水,飞速吞没着四周的土地。

凌若夕不能回头,咬着牙,任由凛冽的寒风割着脸蛋,风刃好似要化为实质,竟在她的面颊上划出一道细小的血痕。

雪球愈发逼近,除了那撼动的滑坡声响,凌若夕敏锐的听见一声残暴的野兽嘶鸣声,她不敢分心,再度加快逃离的速度,顷刻间,竟奔跑出数千米,当一株参天大树出现在眼前,她凝重的双眼蹭地亮起,一手将凌小白搂在怀里,另一只手飞快握住袖中滑落的柳叶刀,狠狠刺在树桩之上,借力腾空跃起,翻身跃上大树,就在此时,滚滚雪球轰然撞上粗大的树干,整棵大树在撞击中剧烈摇晃数下,凌若夕卧倒在树枝上,将凌小白死死护在身下。

震动持续了近一刻钟,才逐渐停止,方圆十里,已被一片厚厚的白雪笼罩,凌若夕所在的大树被积雪淹没了树桩,徒留下失去叶子的树冠孤零零傲立在积雪之上。

一颗心还没来得及放下,紧接而来的,便是一声声直冲云霄的嘶吼,高阶魔兽的愤怒吼叫,自雪域深渊朝外围穿荡开去,所到之处,仿若核弹轰炸,无论是人,还是兽,纷纷忍不住抱住耳朵,痛苦倒地。

雪域最外围,佣兵工会所在的驻扎之地,青阶、蓝阶玄力的武者一个个狼狈地倒在地上,直到那吼叫声消失,他们才松开手,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骇然望向深渊的方向。

“刚才……是什么?”

“高阶魔兽的叫声,是从雪山的方向传来的。”

“难道有人去了雪山?”

“一定是的!你们难道忘了,我们进入雪域时,不是看到许多魔兽的残骸吗?定是有人闯入了深渊,爬上雪山,激怒了高阶魔兽!”

……

佣兵们越说越笃定,他们在五日前抵达雪域外围,本想杀些魔兽,取走晶核拿去换些银子,却意外发现外围的魔兽被杀得所剩无几,便猜测定是有人在近期闯入过雪域。

“走!咱们也去瞧瞧,不是说雪山之巅多的是奇珍异宝吗?”一名佣兵队长当即说道。

“这不好吧?能够爬上雪山的,绝对不是普通人,我们贸然前去,会不会……”

“怕什么?他们定在与高阶魔兽打斗,咱们趁机捞它一笔,做佣兵,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银子可就在里头,错过这次机会,说不定就晚了……”话说得铿锵有力,这名队长在佣兵工会混了半辈子,也算是工会的老人,如今他这番话,可不是刺中了众人的心?

顿时,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跟随在他身后,朝着雪域深渊的方向迅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