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7章 联手斗魔兽

第107章 联手斗魔兽

凌若夕迅速从树干上站起,脸色有些发黑。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雪崩绝对是那头高阶魔兽引来的,而能够让高阶魔兽如此动怒的人,除了上到雪山准备夺去火树银花的南宫玉等人,不做他想!

“该死!他们究竟在搞什么?”凌若夕咬牙切齿地低吼道,眼底掀起滔天的怒火,方才若不是她提早撤离,一个小小的结界,根本无法阻挡雪崩的猛烈攻势,而她和凌小白,早该被埋在积雪中,死得不能再死了……

凌小白下意识抱住一旁的树桩,完蛋,南宫叔叔这下真的把娘亲给惹毛了……

凌若夕气恼地咒骂几句后,便抬起头看向雪山的方向,只可惜,除了漫山遍野的白,她什么也没看见,只是,随着空气传来的一阵阵玄力碰撞的气浪,若隐若现。

眉头狠狠拧起,她索性搂住凌小白的脖子,在树枝上坐下。

如今看来,南宫玉和云旭定是在与魔兽缠斗,她带着小白贸然前去,或许会伤害到儿子,还是在远处安静等待,打酱油得了……

“娘亲,咱们不去看看南宫叔叔吗?这么多的雪,万一叔叔他们被压在雪下怎么办?”凌小白可怜巴巴地问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还算满意的后爹人选,要是就这么没了,他多亏啊……

肉嘟嘟的小手轻轻扯着凌若夕的衣袖,“娘亲,咱们去瞧一眼,就瞧一眼。”

食指轻轻竖起,在她的眼前晃动几下,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卖萌这招对我没用。”

“娘亲”尾音微微拖长,“宝宝真的很喜欢南宫叔叔。”

“放心,他暂时还没死。”若是死了,这一波bo玄力碰撞的气浪恐怕也会跟着消失,战斗既然在继续,就说明他们暂时没事。

以阿大和阿二忠心护主的程度,怎么会让南宫玉出事呢?

凌若夕说得极其笃定,倒是让凌小白心底的担忧消失了不少。

“你似乎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关心他,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对这位南宫叔叔的好感已经深到可以为了他舍生忘死了?”眉梢高高挑起,凌若夕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定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字沉声质问道。

她的儿子她难道还不了解吗?没有合适的理由,他绝不会做费力不讨好的事,他对南宫玉表达出的善意与喜欢,十分强烈,总让她有些猜不透。

“哎呦,人家也是为了娘亲嘛。”凌小白猥琐地笑了两声。

这笑声……

凌若夕额角的青筋隐隐有凸起的迹象,脸色一点一点阴沉下去,“你别告诉我,你还没有放弃所谓的找后爹的想法。”

“呀……不愧是宝宝的娘亲,真聪明。”凌小白微微一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露出了腼腆的表情:“宝宝也是为了娘亲好,你想想,南宫叔叔是南诏国的皇帝,手里一定有很多银子,若是娘亲嫁给他,不就变成了大富婆吗?而且,南宫叔叔身体不好,看样子应该活不长,等到他将来一命呜呼,咱们就可以带着银子继续逍遥了……”

他说得振振有词,可凌若夕却听得颇为无语,她的教育是不是太失败了?居然培养出了一个,要卖娘的儿子?

“你倒是把南宫玉的余留价值算得一清二楚啊……”似嘲似讽的话语自她的红唇里滑出。

凌小白刚想点头,却在对上她那双略含薄怒的眸子时,急忙捂着嘴,咻地一下从树干的一旁窜到另一旁,离得凌若夕远远的。

“娘亲,你能别这么笑吗?宝宝看着怕。”他掀起袖子,露出粉藕似的胳膊,只见那粉扑扑的藕臂上,正不断冒出细小的鸡皮疙瘩。

凌若夕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利落的从树干上跳下,好整以暇的抬起眼皮,看着上方面露诧异的小奶包:“不是要去拯救你的南宫叔叔吗?”

娘亲这是答应了?

凌小白双眼蹭地亮起,哟西!看来娘亲对南宫叔叔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嘛。

他双手张开朝着凌若夕跳下,也不怕摔到自个儿,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时,嘴里发出咯咯的清脆笑声。

“笑够了吗?”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抱着儿子,朝着雪山的方向再度行去。

她可不是被儿子说动的,而是为了南诏国摄政王府内那株她必须要拿到手的红莲冰心草。

南宫玉虽说只是个傀儡皇帝,但终究是皇帝,若能让他欠下人情,或许事情会好办不少。

还未走入战局,在数百米外,就能听到前方传来的宛如爆炸般轰然的巨响,气浪呼呼刮到面上,青丝翻飞,凌若夕细细地眯起眼,眺望着雪山的方向,隐隐能看见一头通体红如火焰的巨型高阶魔兽,正腾空嘶吼,四蹄宛如踏在云上,每一声怒吼,都能震得脚下的大地抖上一抖,浩瀚无边的玄力威压,在空气里弥漫着,那是杀戮的气息。

就在魔兽下方的半山腰,四道人影正在疯狂撤离,且战且退。

“是南宫叔叔!”凌小白指着被阿大和阿二护在中央,身影狼狈的男子惊呼道。

凌若夕弯下腰,将他放到地上,拍了拍他的脑袋:“自己找个地方藏好。”

“哦。”凌小白也知道现在不是他任性的时候,乖巧的点头,咻地一声,藏在远处的巨石后,探头探脑地朝凌若夕挥舞着拳头,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样子。

凌若夕顿时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但当她再度看向雪山时,气息骤然一沉,袖中柳叶刀滑入掌心,整个人宛如蓄势待发的孤狼,随时准备迎击。

“娘亲加油!”凌小白激动地嗷嗷叫着,替凌若夕加油助威。

双足在地面用力一蹬,身体好似发射的导弹,瞬间奔向雪山,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至,青丝漫天飞舞,压制许久的战意勃然爆发。

火云兽抬起前蹄,如同拍苍蝇般,朝下挥落爪子,玄力气浪朝着南宫玉等人轰下,声势浩大。

“咻”一根银针从右下方直刺它的脚掌。

“吼吼!”魔兽机警地在空中避开,口中发出一声怒吼,红色的火焰阻挡住了银针的攻势,一双金色的瞳孔喷着火向下看去,只见一女子正在寒风中急速前进。

它似被激怒,被这个暗地里偷袭的弱女子激怒,顾不得迎击南宫玉等人,将目标锁定在凌若夕身上,血盆大口迅速张开,一声直冲云霄的怒吼,声音震天动地,参杂了高阶魔兽玄力的吼叫声,犹如晴天霹雳,震得凌若夕双耳发嗡,脚下的步伐微微一滞,五脏六腑被这巨大的吼声震伤。

好强!

这就是属于高阶魔兽的实力吗?

吞下口中的鲜血,凌若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似乎在澎湃的焚烧,紧紧握住手中的柳叶刀,她霍地抬起头,锐利且无畏的目光直直看向高空的火云兽,双目好似悬月,亮得惊人。

战!

战!战!

火云兽仰天长啸,似是在嘲笑凌若夕的自寻死路,身体如同炮仗,化作一团火焰,朝她砸落下来。

“凌姑娘!小心”南宫玉瞳孔一缩,挣扎着想要靠近,替凌若夕阻挡住来自魔兽的攻击。

“凌姑娘!”云旭也是一脸惊骇,若是顶峰时期的凌若夕或许尚有与火云兽斗上一斗的能力,可如今的它,别说是抵挡,就算是想要全身而退,那也是痴人说梦。

凌小白更是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吓得急忙用手捂住眼睛。

杀意从头顶上落下,火焰投射出的阴影将凌若夕笼罩在内,她眸光微冷,敏捷地朝一旁滚去。

“轰!”

巨大的火焰在地面砸出一个深达两米的巨坑,雪花翻飞。

一滴冷汗顺着凌若夕的面颊悄声滑落下来,她来不及顾及,手掌用力撑住地面,翻身站起,冲向火云兽。

“她疯了?”阿大一脸愕然,他的小乖乖,这女人不仅不退反而还主动攻向魔兽?

“一起上!”云旭咬着牙,不顾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朝下扑去。

南宫玉一言不发地紧随而上,加入战局。

“少爷!”阿大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与云旭一前一后朝坑中飞去,跺跺脚,为难地看向阿二:“现在怎么办?”

“你说呢?”阿二白了他一眼,运起玄力,紧随着南宫玉而去。

三道身影破空而至,与凌若夕一起攻向坑中的魔兽。

柳叶刀划破空气,冰凉的寒气让那森白的刀刃显得愈发寒气逼人,一刀直刺火云兽的双眼,只要断其眼,必能损其大半实力。

云旭等人凝聚玄力于掌心,想要劈上火云兽的身体。

“吼”震耳欲聋的怒吼,让众人的攻势在空中短暂滞留,凌若夕明显感觉到,刀刃前进的方向受到了阻力,仿佛被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屏障隔绝在外。

shit!又是保护罩?

凌若夕凌空翻了个筋斗,借力飞出大坑,迅速后退,与火云兽拉开了距离。

南宫玉与云旭、阿二合力出手,玄力轰地落在那层保护罩上,气浪自坑中刮出,无数雪花凌空飞溅,模糊了人的视野。

咻咻咻。

一击不中,三人迅速撤出,身影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落在凌若夕的身侧。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南宫玉刚站稳,便迫不及待地看向她,担忧的目光将她由上至下扫了一翻。

“你们究竟在搞什么?奇幻草呢?为什么竟惹怒了这头高阶魔兽?”凌若夕黑着脸,沉声质问道。

三人微微一怔,面上浮现了一丝尴尬之色,原本他们也想偷偷摘取火树银花,却无意间暴露了气息,采摘草药后,便被火云兽从后伏击,情急之下动用奇幻草,却彻底激怒魔兽,导致雪崩。

如今再被凌若夕一番质问,三人莫不是面颊发烫,讪讪地垂下头去。

一个是一国皇帝,一个是第一世家的护法,一个是宫中御林军统领,此刻,却是在凌若夕面前提不起半分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