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8章 绝对暴力!

第108章 绝对暴力!

南宫玉等人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声山呼海啸般的怒吼,从坑中传出。

众人脸色齐齐变色。

“完了……这火云兽要发怒了……”阿大眼露一丝惊骇,身影一闪,便护在了南宫玉跟前,魔兽威压排山倒海般的席卷而来,衣诀被这股巨浪刮得呼呼作响。

“一起上!”凌若夕咬牙说道,与其一味的躲闪,不如强攻!

“你疯了?这可是高阶魔兽!少爷,我们还是快快撤离为好,反正火树银花已经拿到,根本没有必要和这只魔兽纠缠。”连向来冷静的阿二此刻也不禁着了急,凌若夕的提议在他看来,根本是疯狂的,不要命的。

她不要命,但他们的少爷却不行。

“要走你们自己走。”凌若夕紧握住手中的柳叶刀,目光锐利,盯着尘埃中若隐若现的红色火焰。

沸腾的战意在她的胸腔里澎湃地涌动着,燃烧着,冷冽的黑眸此刻炽热得宛如岩浆,熠熠生辉。

南宫玉伸手推开面前的阿大,上前一步与凌若夕并肩而立,三千青丝在肩头被风吹得纷纷扬扬,他含笑道:“好!”

一个字,却代表着他愿将后背托付给她的决心!

“不怕吗?你可是南诏国的皇帝,若有他们护你离开,你绝不会有事。”凌若夕说不惊讶那是假的,在她看来,南宫玉似乎并没有理由留下来与她并肩战斗。

就算他是傀儡帝王又如何?终究是一国之君,若他在此出事,想必南诏国定会落入摄政王之手,这个道理他会不明白吗?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南宫玉微微转过脸,略显病态的白皙容颜,此刻却绽放出好似昙花般惊艳、绝美的浅笑。

为什么愿意留下?他不知道,只知道,他不愿抛下她一人独自应对。

他有预感,若是今日他狼狈离去,将来,他一定会后悔。

阿大和阿二迅速对视一眼,尔后,坚定不移地站在南宫玉身后,面露决然。

“好,南宫玉,你这个朋友我凌若夕认下了……”凌若夕眉眼含笑,话音刚落,人已如同炮弹,直冲向那巨坑之中。

“我来助你!”南宫玉还没来得及品尝狂喜,见她出手,脸色微微一变,咬牙跟了上去。

以他为首的四人凌空跃起,从东南西北四面围攻火云兽,玄力在空中碰撞,五彩缤纷的色彩绚烂得让人睁不开双眼。

“轰轰轰!”

火云兽身体外的保护罩被拍得嗡嗡震动,四股力量同时发起攻击,饶是它,也免不了受到些许皮肉伤,凌若夕眼眸一亮,趁着它吃痛的瞬间,抓住空隙,逼到火云兽跟前,五指成爪,狠狠扯住火云兽的火红鬃毛,飞身翻上后背。

“吼吼——”火云兽哪里容得一个小小的人类在自己的背上造次?四蹄疯狂的拍打着地面,山坡上,无数积雪滚滚落下,雪花漫天。

“嘶……”眼看着凌若夕在魔兽的背上上下颠簸,一击命中选择后退的南宫玉,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会不会受伤?

云旭紧紧握住手中的刀柄,眼也不眨地盯着从坑中一跃而起的火球,等待着若她有危险,立即出手。

“好帅!”凌小白双眼放光,激动地望着凌空与火云兽战斗的娘亲,心里说不出的骄傲。

看见没?那是他的娘亲,能够骑在高阶魔兽身上,除了娘亲,还有谁能办到?

“不愧是小爷的偶像。”他蹲在大石后,亢奋地挥舞着一双粉嘟嘟的拳头,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他的娘亲有多厉害。

凌若夕集中精神,双手死死拽住身下的鬃毛,避免被火云兽摔下去,身体在剧烈的颠簸着分外难受,飓风刮面,狂风呼啸,玄力的威压从身下一波接着一波传来,她甚至品尝到了内脏被挤压出的血腥味道。

“吼!”该死的爬虫,火云兽愤怒地嘶吼着,身体咻地从高空落下,背部朝地,想要将这个胆敢侵犯他尊严的人类碾压成肉末。

“若夕!”南宫玉激动地想要冲上去救下凌若夕,可谁料,却被阿大和阿二联手阻止。

“少爷,不行!”他们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皇上为了一个女人受伤。

“放开我!她……”南宫玉刚要挣扎,却愕然听见火云兽凄凉哀嚎的巨大声音。

“砰!”魔兽庞大的身体成直线落到雪地上,殷红色的鲜血染红了这片银装素裹的大地,身体不住抽搐着,一声声哀鸣从火云兽的血盆大口里吐出,听得人头皮发麻。

凌若夕狼狈的从魔兽身上翻身落下,墨发早已是一片凌乱,手中的柳叶刀此刻正精准地刺入魔兽的颈部动脉之中,血如泉涌。

“呼……”她长长喘了口气,抬起手臂擦拭掉脸上的汗珠。

“直中要害。”云旭错愕地看着火云兽受伤的部位,喃喃一声。

在危急关头能够做到冷静的反击,且一击即中,这个女人的心脏究竟有多强大?她就不怕失手后,被火云兽压成肉末吗?

凌若夕没有理会四人惊骇的神色,冷冷地盯着地上身受重伤的魔兽,袖袍一抖,四支银针滑入掌心,朝着火云兽的双眼、腹部、动脉刺去。

“吼吼吼——”震天动地的哀嚎,仿佛要将人的耳膜击溃。

众人纷纷用玄力阻挡住自己的听觉,眸光复杂地看着火云兽在哀嚎中逐渐失去生息。

一头高阶魔兽,竟被一个无法动用玄力的女人杀死,这种事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敢相信?

“娘亲,”见危机解除,凌小白连蹦带跳地蹭到凌若夕跟前,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崇拜地望着她:“宝宝就知道娘亲是最棒干的。”

“去。”凌若夕弯腰将柳叶刀抽出,递到凌小白面前,示意他挖出魔兽晶核。

“凌姑娘,还是我来吧。”南宫玉敛去心头的震动,伸出手,想要代替凌小白,毕竟,他还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凌若夕冷冽的眼刀刷地刺到他的身上,侧身一躲,避开了他伸来的手掌。

南宫玉尴尬的站在原地,面上讪讪的,有些难堪。

“他是我的儿子。”话语冷漠到近乎无情,却偏偏让众人无法反驳。

凌小白嘿嘿一笑,接过柳叶刀蹦到早已失去生命的魔兽身边,干脆利落地挖开魔兽的庞大身体,从血淋淋的尸体内,取出了凝聚魔兽一生修为的晶核,黑色的如同琉璃般的圆形晶核上,染着些许血渍,他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了擦,随后放入袖中。

他熟练的动作表明了这种事已不是第一次干,南宫玉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原本是不愿让凌小白这么小就接触到如此血腥的事,可没想到,他的好意根本不需要。

“娘亲,它值多少钱?”凌小白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这块晶核的价值上,丝毫没有解剖后的任何异常,脸上甚至还挂着与平日相差无几的可爱笑容。

阿大浑身一抖,见鬼似的看着他,这个女人的儿子,果然也不是寻常人,一般的孩子能做到坦然自若,能做到眼也不眨的挖出魔兽晶核吗?

“高阶魔兽的晶核至少值一百两白银。”云旭向凌小白科普道。

“火树银花拿到了吗?”不理会笑得像只狐狸的儿子,凌若夕扭头看向一旁身影狼狈的南宫玉,沉声问道。

他轻轻从怀里取出四株草药,勾唇笑道:“已经得手了……”

“那好,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什么?

南宫玉没想到分离会来得这么快,错愕地看着神色冷淡的凌若夕。

“可你不是还没有找到红莲冰心草吗?”他急切地询问道,不愿意轻易的同她分开,这段日子的并肩同行,这个牵引他情绪的女子,早已悄然入住他的心头。

想到这次一无所获,凌若夕脸上的冷意更是加重几分,红莲冰心草,看来这摄政王府她必须要走上一遭了……

“不如你随我回国,有我在,你能拿到草药的可能性会大上几分。”南宫玉提议道,通透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紧张,一丝不安。

云旭不悦地沉了脸色,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个傀儡天子对凌若夕的好感?如果她跟着一起去了南诏国,只怕少主会多出一个强劲的情敌!

“南诏陛下,凌姑娘若是与你一起回国,恐怕才会真正的危险吧。”云旭沉声说道,他决不允许任何对少主有可能造成危险的男人,一次次接近凌若夕,与南宫玉合作是情不得已,如今合作结束,即使不靠他,若有少主出面,拿到红莲冰心草也是轻而易举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少爷好心好意邀请你们去南诏,难不成还会害你们吗?”阿大也随着沉了脸色,在他眼里南宫玉的邀请是凌若夕的福气,她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不领情,哼,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居然能让皇上倾心。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摄政王府机关重重,若是凌姑娘贸然前去,我担心她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才提出这样的建议。”话虽是对着云旭说的,但他的眼睛却紧紧的黏在凌若夕的身上,眸子里只有一片坦诚的真挚。

云旭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听到一句淡漠的话:“好,我和你一起前去南诏。”

“什么?”云旭愕然转头,不太相信凌若夕会答应南宫玉的提议。

她没有多做解释,弯腰抱起正把玩着魔兽晶核的儿子,抬脚朝雪域外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