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09章 南诏国摄政王南宫归海

第109章 南诏国摄政王南宫归海

南宫玉私自离开皇宫的消息在一日前传遍整个皇宫,摄政王发难宫中侍卫,将南宫玉失踪的罪责推到他们身上,一时间,南宫玉仅有的亲信死的死,伤的伤,所剩无几。

“皇上回来了……皇上回来了……”当一行人在夕阳西下时进入皇城,守城将士当即进宫,将这则消息禀报摄政王南宫归海。

马车被士兵夹道护送至皇宫外,说是护送,但却更像是押解。

凌若夕动也不动地坐在车中,一把拽住不安分想要掀开帘子的凌小白,随后,轻轻睨了面色难堪的南宫玉一眼。

“少爷,摄政王已经知道了,现在该怎么办?”阿大一把挑开车帘,慌里慌张地问道,他们原本以为这次秘密出宫能够瞒天过海,却没想到,刚进皇城就被人发现,若是摄政王因此察觉到皇上想要调理身体恢复实力,会不会在暗地里对皇上不利?

南宫玉紧咬着牙关,“吩咐下去,朕要进宫。”

该死!最坏的结果居然出现,那些替他隐瞒行踪的属下不知道现在是否平安,以南宫归海的手段……南宫玉不敢细想,只能抱着一丝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祈盼与期望,希望着事情没有糟糕到最坏的地步。

“请皇上在此等候摄政王大驾。”士兵并没有遵旨放行,而是振振有词地让南宫玉在宫外静候。

阿大气得险些拔刀杀了眼前耀武扬威的士兵,却被阿二阻止。

“这些人真坏。”凌小白吸着手指头,不满地说道,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扭头看向南宫玉:“南宫叔叔,要帮忙吗?小爷替你打坏蛋!”

南宫玉苦涩地摇了摇头,这样的对待自从他登基后,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虽是天子,但在朝臣、百姓眼中,却毫无威信可言,整个南诏只尊摄政王之令,从没有人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凌若夕虽然了解过南宫玉的处境,但眼前的局面却比她预想中的还要糟糕,她眸光微冷,却依旧缄默地坐在马车内,很快,车外便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数道玄力高手的气息由远及近。

高手!绝对的高手!

仅仅只是这股威压,就让人难以升起抵抗的念头。

阿大和阿二冷眼看着坐在一匹黑色的汗血宝马之上,在两列士兵簇拥着声势浩大走来的老人,面色略显凝重。

一席深紫色长衫,衣襟镶金边,鬓发微白,却精气神十足,一双凌厉精明的鹰眼,让人望而生畏,这便是南诏国权倾天下的当朝摄政王南宫归海。

人未至,气已到。

皇宫外的侍卫齐齐跪地,恭迎摄政王驾临。

“奴才参见摄政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齐声的呐喊震天动地,那是从心底发出的敬畏与尊重。

南宫玉在马车内听着这些本该属于自己的嗓音,苍白的面容迅速充血,眉宇间溢满了愤恨与不甘。

云旭眼观鼻鼻观心,对他此刻难堪的处境视而不见,只要未曾涉及到凌若夕和凌小白的安危,别的,通通与他无关。

马蹄声哒哒地在青石板路上响起,整条街道安静得落针可闻,直到马儿停在车外不足半米的地方,一道雄浑威严的嗓音,才从外刮入:“老臣拜见皇上。”

说是拜见,但他却丝毫没有要从马上下来的迹象,只敷衍地拱手,眉宇间的倨傲与嚣张,毫不掩饰。

阿大紧紧握住拳头,如果不是有一丝理智尚存,他真恨不得立刻杀了眼前这个狼子野心的老人。

阿二重重握住他颤抖的肩膀,跪在地上朝他摇了摇头,忍!在皇上羽翼未满时,他们只能选择隐忍。

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黑如琉璃的眼眸落在南宫玉的身上,却在看见他那副隐忍怒火,却又不甘不忿的表情时,心头微微一动。

“皇上!”似乎是被马车内的沉默激怒,南宫归海不悦地蹙起眉头,朝下方跪着的御林军统队长使了个眼色,“你们这些奴才都跪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皇上下车?”

队长赶紧起身,粗鲁地掀开车帘,哪里有对待皇帝该有的尊敬?

“咻”一道白光从车内射出,攻击来得突然,直直贯穿士兵的手掌。

“啊……”他吃痛地惨叫一声,抓住车帘的手下意识松开。

“什么人?”

“保护摄政王!”

皇宫外顿时乱如闹市,两列士兵整齐地将坐在马上的南宫归海包围住,手中刀戬齐刷刷对向马车,杀意在空气里弥漫着。

“抱歉,一时手滑。”一道淡漠的嗓音从车内传出。

“是女人?”

“马车里不是皇上吗?”

……

士兵们惊疑不定地呢喃着,谁也没料到,马车内竟会有一个女子。

南宫归海紧紧蹙起眉头,看也没看受伤的士兵一眼,“车内是谁?”

雄浑的威压自他体内蹦出,以他为轴心,狂风暴雨似的向四周散着。

南宫玉没想到凌若夕会忽然出手,如今见她被南宫归海定上,不禁有些着急,当即挑开车帘,探出头去,“是朕的朋友。”

“哦?”朋友?该不会是这小皇帝从江湖上请来的帮手吧,南宫归海仔细查探着马车内的气息,却意外的发现,车内竟无一人有玄力波动,凌若夕本就无法动用玄力,在旁人眼中自然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而云旭则是靠着玄铁手镯隐藏住了自身的修为。

“既然是皇上的好友,来人啊,快请姑娘下车。”他倒要看看马车里坐着的究竟是谁!

南宫玉的脸色阴沉得仿佛随时能拧出水来,南宫归海分明没有将他这个帝王放在眼中,蔑视,**裸的蔑视。

“摄政王,朕与凌姑娘车马劳顿,她又是女子,贸然在众人面前露面,有碍清誉。”南宫玉不愿让凌若夕这么快暴露在南宫归海的眼皮子底下,万一他计较方才的攻击,迁怒到她身上,岂不是自己害了她吗?

这是南宫玉第一次公然反抗南宫归海的命令,他满是皱纹的容颜微微扭曲几分,一抹怒色在眼底飞速滑过。

“既然皇上开口,老臣也不敢勉强,皇上还请快快入宫,老臣有不少话想要与皇上深谈!”被特地咬重的深谈二字,带着说不出的诡异与冰冷。

他这分明是秋后算账来了,南宫玉悄然握紧拳头,脸上依旧是一副纯良、懦弱的样子,轻轻放下车帘,跪在地上的士兵迅速朝两侧退开,这才放了行。

朴素的马车缓缓驶入宫门,南宫归海傲然立在汗血宝马之上,阴鸷地目光直到马车消失在宫道上,也未曾收回。

“去,给本王查清楚,这小皇帝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还有,马车里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收回视线,南宫归海冷声命令道,他倒要看看,这小皇帝到底是仗着什么,竟敢公然反抗他的命令。

若他听话,他不介意让这个傀儡皇帝安享晚年,若妄想反抗自己……

一抹决然的杀意在他精明的黑眸中飞速闪过。

南诏国皇宫,多是小谢凉亭,阁楼精致奢华,处处是美丽的园景,整个皇宫被一股清新的气息所笼罩着,犹如一座春意盎然的大型庄园。

但一路上,凌若夕却明显察觉到暗中尾随的人,自从进入宫门后,这些人至少增长了一倍,且个个身负玄力,呼吸吐纳平稳内敛,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

“抱歉,方才吓到你了吗?”南宫玉苦笑着看向凌若夕,心里说不出是紧张多一些还是难堪多一些。

第一次进宫就被她看见自己无能的样子,她会不会看不见自己?

“你的处境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凌若夕一针见血地说道,丝毫没有揭人伤疤的负罪感。

堂堂一国天子居然被一个朝臣打压到这种地步,的确让她吃惊,这个皇宫,只怕没几个人是站在他这边的。

南宫玉脸色黯淡,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是,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半辈子。”

“南诏国百万兵马通通被摄政王南宫归海掌控,且他的门徒遍布朝堂,整个南诏是南宫归海的一言堂。”云旭在一旁低声解释道,身为云族的护法,整个龙华大陆的局势,他了若指掌。

“云兄对南诏的情况还真了解啊……”南宫玉惆怅地叹息道,他空有一身壮志,却毫无用武之地,这让他怎能不悲愤?脸上的黯淡转瞬即逝,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不过你别担心,红莲冰心草我会想办法替你求来的,请你相信我。”

“不,不用。”凌若夕断然拒绝了他的好意,“这是我的事。”

“可是……”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对吧,娘亲?”凌小白咯咯地笑着,窝在凌若夕的怀中,振振有词地说道。

“恩。”凌若夕淡漠地应了一声,若是来之前,她还抱着利用南宫玉,走捷径得到红莲冰心草的想法,那么现在,在亲眼见过他的处境后,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好吧。”南宫玉深知自己无法说服凌若夕,只能妥协,“不过,我希望你能住在宫里,至少在这里你是安全的。”

再说,在宫中若她出了什么事,他也好第一时间赶到。

凌若夕微微颔首,“好。”

她的答复让南宫玉展颜一笑,那从心窝里绽放开来的喜悦之情,一路染上眉梢。

马车在御花园外的艾青石路上停下,一名早已等候在旁的太监搬来矮凳,挑开帘子想要伺候南宫玉下车。

车帘刚刚挑开,凌若夕便感觉到从暗处投来的数道目光。

“这位是……”太监愕然瞧着马车内气场强大的女人,再看看她怀里四五岁大的小孩,又望望一脸冷色的云旭,脸上写满了问号。

这两个陌生人,气势逼人,绝不是普通人,尤其是这名女子,难道是哪个世家的小姐?太监在心里猜测着凌若夕和云旭的身份,但脸上却一丝不露,恭敬地搀扶着南宫玉下了马车。

“将姑娘和小少爷安排在凤仪宫,以上宾之礼相待,不准怠慢他们,明白吗?”南宫玉沉声吩咐道,毫不掩饰自己对凌若夕的重视,既然进了宫,他就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保护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