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0章 看大戏的酱油党

第110章 看大戏的酱油党

不到一刻钟,南宫玉带回一个女人的消息,就已传遍整个皇宫,沉寂的后宫顿时犹如烧开的沸水,不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嫔妃带领着宫女,朝着凤仪宫而去,想要见见这个从宫外被带回来的女人。

凌小白吱溜一下窜入宫殿内,左摸摸右看看,恨不得将殿内所有值钱的摆设通通打包到自己的小金库里,双眼放着让人心悸的绿光,时不时还有猥琐的销魂笑声从他的小嘴里吐出。

凌若夕嘴角一抽,懒得去看他那副丢人现眼的样子,转而看向一路护送他们过来的南宫玉,“我想这里应该很安全,你去忙你的事,别让摄政王久等。”

站在殿外低眉顺目的太监听到这话,忍不住悄悄吸了口冷气,他是不是听错了?不然,为何会听到这个女人用命令的口气对皇上下达逐客令,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南宫玉并不生气,倒也习惯了凌若夕冷漠得近乎不近人情的态度,温和地笑道:“好,如果缺什么你就告诉我,我差人替你准备。”

“南宫叔叔,”凌小白耳廓一动,貌似他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小手轻扯着南宫玉的衣摆,可爱地眨巴着眼睛:“宝宝很喜欢这里,这里有好多宝宝没有见过的东西,闪闪的,好漂亮。”

小手霍地指向殿内支撑着雕花横梁的圆柱,在那镶着金片的圆柱上,分明镶嵌着一颗鹅卵石大小的天海明珠。

南宫玉宠溺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喜欢吗?叔叔让人拆下来送你。”

等的就是这句话!虽然心底暗暗窃喜,但凌小白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为难,他对戳着手指,难为情地开口:“哎呦,这不好吧!”

云旭浑身一抖,那销魂的尾音让他忍不住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通常小少爷用上这副口气,那绝对是财迷属性发作了……

直到现在他仍旧没想通,继承了少主艳绝天下的容颜和珍贵血脉的小少爷,为何偏偏会拥有如此特殊的癖好?

狐疑的目光转到凌若夕的身上,颇有种就是她祸害了云井辰珍贵血脉的阵势。

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心,凌厉的目光对上云旭诡异的视线,他咻地收回眼睛,被她那一眼盯得心虚。

“没关系,就当是叔叔送给宝宝的见面礼。”南宫玉好脾气地笑着,打定主意要满足凌小白的要求。

“那是不是宝宝喜欢的,叔叔都会送给宝宝?”凌小白得寸进尺的问道,他可不知道什么叫谦虚什么叫收手,他只知道,有银子不要,那是笨蛋!

南宫玉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挖坑给自己跳,反而被凌小白呆萌可爱的表情迷惑住,毫不犹豫的点头。

凌若夕无语地将脑袋转向一旁,她仿佛已经预感到,这个皇宫将会被自己的儿子如何洗劫,希望南宫玉将来可别因为今日的点头后悔到吐血才好。

随即,从凤仪宫内,不断传出某个小奶包喜笑颜开的糯糯嗓音。

“小爷要这个!”

“这个!”

“还有这个!”

……

顷刻间,整个寝宫几乎所有能被挪走的物品,通通被划入凌小白的口袋里,殿外的太监总管听得冷汗直流,哎哟,他的老天爷唉,这是打哪儿来的土匪?这是准备把皇宫搬空的节奏吗?

“土匪!抢劫!皇上这是在引狼入室。”阿大蛋疼地听着凤仪宫内的声响,恶狠狠地咒骂道,“在这样下去,用不了两天,国库都得被这个小娃娃给搬空。”

“你不懂,”阿二一脸神秘兮兮的笑容,冲他摇摇头:“这叫做投其所好。”

“……啥意思?”阿大茫然地问道。

“皇上对姑娘上了心,自然要拉拢她身边所有有可能拉拢的人,而小白就是这其中的突破点,明白吗?”阿二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耐心地解释道,“姑娘身手不弱,且身边还有一个云兄贴身保护,身份绝对不低,如果皇上能得到姑娘的芳心,对皇上说不定是一大助力。”

阿二绝不会知道,今日他随意所说的一席话,将来竟一语成癖。

阿大不屑地瘪了瘪嘴:“得了吧,我承认这若夕姑娘的确有几分本事,但是要说她能成为皇上的助力,你未免太高看她了……”

这片大陆虽说强者为尊,但到底还是存在着男尊女卑的偏见,不论是北宁还是南诏,从未有过女子参政、为官的先例,在众人的理解中,女人就该在家相夫教子,即使修为强悍,最后也逃脱不了嫁作人妇的不变定律。

“不管怎么样,只要皇上开心就好。”阿二没有辩解,幽幽地看了眼殿内正宠溺地看着凌小白指手画脚的帝王,心头轻轻叹息一声,不论是助力也好,是阻挠也好,至少在若夕姑娘和小白少爷跟前,皇上是快乐的。

阿二从小就效忠南宫玉,见证了他在这座以白骨堆砌而成的皇宫中如何韬光隐晦,如何忍下所有的苦楚,一步一步登上王位,他只希望自己的主子能够拥有短暂的放松与安宁,为了这个愿望,他可以付出一切,即便是他的生命!

“哼哼。”阿大听了这番话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怨气此刻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他何尝不知道阿二的心思?健壮的身体歪斜地倚靠在凤仪宫外小花园内的大树上,眸光复杂地盯着大殿的方向。

那个女人最好真的能让皇上一直这么快乐下去。

“叮铃铃”忽地,从院落外传来一阵清脆的声响,珠钗摇曳的细碎声音由远及近,远远的,便能看见一大帮风格各异的绝色美人正有说有笑地在宫人的簇拥着走来。

“是摄政王的人。”阿二狠狠拧起眉头,身影一闪,阻挡在了拱形的月门前,刚毅的面容沉如墨色,犹如一尊门神,不放任何一个未经通传的人儿进去。

这些女人是自从南宫玉登基以来每年被送入宫中的嫔妃,除却空悬的后位,上至贵妃,下至嫔妃、常在,通通是摄政王的眼线,她们必定是为了探究凌若夕的身份而来的。

“恩?统领大人为何在此处阻拦本宫前去觐见皇上?”淑妃,当朝丞相之女,也是这帮女人的领头者,她翘着兰花指,不屑地盯着挡在门口的阿二,冷声问道。

“请娘娘恕罪,皇上有令,未经传召任何人不得私自进入凤仪宫,奴才也是奉命行事。”阿二一本正经的说道,理由正经到让人无法挑出错来。

“放肆!本宫乃皇上亲封的妃子,何时区区一个狗奴才也敢教本宫做事?”淑妃摆明了故意找茬,说道南宫玉时,她的脸上可看不到任何的情意,有的只是一片倨傲。

阿二像是没听见她的讽刺一般,依旧静静站在原地,“请娘娘恕罪。”

“呀,姐姐,臣妾看这统领大人是出宫一趟就忘记了宫里的规矩,以为什么人都能得罪呢。”一名妃子咯咯地笑着,在一旁煽风点火。

“就是说啊,身为奴才不好好在皇上身边多劝皇上勤勉朝政,反而怂恿皇上出宫,如今皇上回来,又拦着我等前去看望,谁知道他安的到底是个什么心。”

“这等奴才就应该拖出去斩了……省得霍乱后宫,惹人话柄。”

……

冷嘲热讽的声音不断地从这帮女人嘴里吐出,她们根本没有将阿二御前侍卫,御林军现任统领的身份看在眼里,反而极尽讽刺。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些话,明着是在讽刺阿二,可实则却是在挑衅身为主子的南宫玉。

向来忠心护主的阿大气得嘴唇发抖,面色阵青阵白,手掌在腰间的佩刀上紧紧握住,又猛地松开,再握再松,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够平息掉心头的滔天愤怒。

殿外的喧哗声即使在殿中也能够听见,凌若夕眉梢一挑,戏谑地看了眼一旁面色铁青的南宫玉。

“这帮女人……”他猛地住了嘴,狠狠闭上双眼,只是那略微起伏的胸口泄漏了他此刻并不平静的情绪。

凌小白紧紧搂住一卷名师所画的风景图,眨巴眨巴眼睛:“南宫叔叔,外面那些人,是你的妃子吗?可你不是告诉宝宝,你没有娶妻的。”

他委屈的目光似在控诉南宫玉的欺骗。

“她们不是我的妻子。”南宫玉深吸口气,勉强挤出一抹笑,有些不安地看着凌若夕,解释道:“这些女人是选秀时,由摄政王亲自选定再由礼部拟下封号,送入宫中为妃。”

虽然拥有封号,拥有后宫嫔妃的身份,但南宫玉从不曾碰过她们一下。

“有什么不同吗?”凌小白满脸困惑。

“有!因为叔叔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在一起过一辈子,所以,叔叔和她们不是夫妻。”南宫玉不愿造成凌小白的误会,极力澄清。

凌小白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交给你处理。”凌若夕被殿外的声音吵得头疼,不悦地皱起眉头,她只是为了红莲冰心草而来,不想在宫里给自己竖起太多的敌人,交给南宫玉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毕竟,这些可是他的妃子,是他名义上的女人。

“娘亲,宝宝也想去看看。”凌小白举起一只手,表示他也想去凑凑热闹。

“你去做什么?看人唱大戏吗?”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女人的战争,不需要小孩子加入。”

“宝宝可以旁观。”凌小白不死心地反驳道,随后用力拉拽着凌若夕的衣袖,“好不好嘛,娘亲,好不好?”

凌若夕猛地抬起手臂,将袖子从他的掌心抽出,瞥见儿子那副失落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抽,“别主动惹事。”

“好~”凌小白瞬间喜笑颜开,将画卷往站在角落的云旭怀里一扔,朝着南宫玉伸出双手:“叔叔抱,小爷要去看大戏。”

南宫玉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却亲自将小孩抱起,甚至还特地托了托他的小屁股,让他能待得舒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