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1章 南宫玉发威

第111章 南宫玉发威

凤仪宫外吵闹声此起彼伏,阿二被这帮叽叽喳喳的女人指着鼻子骂索性封住听觉,如同一座大山巍然不动,由她们说去。

“本宫现在命令你马上让开!”淑妃说了半响不见阿二有所回应,嚣张地命令道,渲染成粉色的指甲直勾勾指着阿二的鼻尖,仿佛随时会戳上去似的。

“就是就是,我们要见皇上!”

“听说凤仪宫里住了位妹妹,我们这些做姐姐的自然要瞧瞧,你快快让开。”

“呀,小爷怎么不知道,娘亲何时多了几位姐姐呢?”一道糯糯的声音突然插入战局,带着一丝好奇,一丝兴味儿。

淑妃等人齐齐抬头,只见雕栏玉砌的红廊上,一席竹色长衫,面容隽秀的南宫玉正抱着一奶娃娃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心头不禁咯噔一下,立即止了话,敷衍地朝他行礼。

“臣妾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淑妃微微屈膝,低垂下的面容闪过一丝鄙夷与不屑,膝盖只是轻轻弯了少许,便又再度站起,丝毫不给南宫玉任何面子。

阿二面含薄怒,却又碍于她背后的摄政王只能隐忍。

“起来吧。”南宫玉眼眸一沉,依旧温和地唤了起。

“唔,你就是娘亲的姐姐吗?”凌小白好奇地歪着脑袋,手指吸入口中,朗声问道。

那副唇红齿白的模样,足以让世上任何女子母爱大发,连淑妃也不例外,只觉得这娃娃好生可爱,嚣张的气焰不自觉收敛几分,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孩子,你的娘亲是谁,告诉姐姐好不好?”

“啊呸!”凌小白哼哼两声,特不屑地白了她一眼,咻地一下从南宫玉的怀中跳下,顺着长达数米的台阶蹦达下去,尔后,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端得是贵气逼人,“娘亲就小爷一个儿子,小爷才没有姐姐呢,你分明就是大婶!”

“大婶?”淑妃今年不过十八出头,生平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称呼唤着,心底蹭地窜起一股怒火,亲切的笑容硬生生扭曲几分,却又不愿与一个小孩子计较,愣是按捺住心头的火气,故作平易近人地说道:“小宝宝,姐姐是淑妃,今天特地来见你娘亲的,带姐姐去见她好不好?”

“好啊……”凌小白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淑妃心头一喜,王爷让她查清那女人的身份,如今总算是有突破了……

“东西拿来,小爷考虑考虑带你去见娘亲。”肉嘟嘟的小手摊开在淑妃面前。

东西?什么东西?淑妃一脸茫然,没听明白他的话,她有欠他什么东西吗?

“这位大婶,你怎么这么笨呢?带路费啊,难道你让小爷带路,不需要给银子的吗?看在咱们初次见面的份儿上,小爷给你打个七折,就只收你五十两黄金好了……”凌小白一副算她好运的口气,小手在空中抬了抬,示意淑妃给钱。

南宫玉宠溺地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既不阻止也不出声,眼底溢满了零碎的笑意。

淑妃被他一口一个大婶叫得脸色狰狞,若是再听不出凌小白是故意的,她就妄作了摄政王的人!

“大胆!这是你对本宫说话的态度吗?皇上,这孩子究竟是何身份?您就眼看着他辱骂本宫,在本宫面前乖张放肆吗?”淑妃抬起眼眸,将战火直直拽到南宫玉身上,她就不信,这个傀儡皇帝会为了一个小孩,而得罪自己,得罪摄政王。

淑妃得意地冷笑一声,即使是在帝王跟前,她嚣张的气焰也不曾减弱分毫。

凌小白微微拧起眉头,眼底溢满了困惑,不是都说皇帝是最厉害的吗?为什么南宫叔叔反而会被人一次又一次欺负?

“刷!”阿大拔刀出鞘,森寒的刀刃指向淑妃的脖颈,杀气在空气里弥漫着,“放肆!区区一介妃子,竟敢质问我皇?”

淑妃吓了一跳,却迅速冷静下来,她倨傲地抬起下颚,对近在咫尺的锋利长刀视若无睹,似乎笃定阿大不敢下手。

“皇上,你难道要放任一个小孩辱骂本宫,放肆一个奴才要挟本宫的性命吗?”淑妃不依不饶地叫嚣着,自从她进宫后,仗着摄政王的威名,横霸深宫,谁敢触她的霉头?只要摄政王在,她就不信有人敢对她出手。

“骂你又如何?”一道冷冽的嗓音缓缓自殿内飘出,黑衣凛凛,墨发张扬的飞舞着,凌若夕缓步走出大殿,傲然站定在南宫玉身旁,居高临下地望着下方人群前列,满脸得意的女人。

绝色的容颜曝露在众人眼前,眸若寒潭,面若冠玉,尤是那一身凛冽、锐利的气势,仿若一把刀子,叫人不敢接近。

这就是皇上带回宫的女人?

淑妃瞳孔一缩,心底忍不住升起一丝嫉妒,难怪皇上会冒着得罪摄政王的危险也要保护她,原来是一个狐媚子!

“娘亲。”凌小白笑盈盈地转身冲凌若夕打着招呼。

“方才我听见有人说,我的儿子辱骂她?”凌若夕一字一字沉声问道,眉目冷峭,明明她并没有一丝玄力,却莫名的让下方的众人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淑妃故作镇定地昂着头,高傲的开口:“不错,本宫从不知何时宫里竟有了向妃子讨要所谓带路费的说法,这里是皇宫,不是集市,本宫不喜欢有人把皇宫弄得乌烟瘴气。”

话说得理所应当,仿佛一心为后宫着想。

凌若夕不屑地轻哼一声,“你是皇后?”

“本宫是四妃之首,淑妃。”淑妃得意洋洋地抬出自己的名号,如今后宫无主,而她尊妃位,又是当朝丞相之女,虽无皇后之名,却有皇后之实,是后宫众人默认的掌权者。

“既然你不是皇后,后宫的事,何时轮到一个小小的妃子插手?一个妃子却行驶皇后的权利,在宫中作威作福,其心可诛!”铿锵有力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震傻了众人。

淑妃愕然瞪大双眼,她再如何聪明也没想到凌若夕竟敢把这么大的帽子扣到她的头上,虽然她没有皇后之名,但握着皇后的权利称霸后宫已不是一两天的事,如今却被人抓住痛脚,这让淑妃如何不怒?如何不惊?

“你胡说八道!”淑妃气得浑身发抖,龇牙咧嘴地瞪着高首的凌若夕,那目光似要喷火。

“啧啧啧,娘亲说过,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凌小白双手环抱在胸前,咂吧几下嘴唇,笑得像只狐狸,嘴里吐出的话,绝对能气死人。

“你!”淑妃瞬间垂了目光,贴在身侧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姣好的容颜更是一片狰狞,一片扭曲。

“南宫玉,你的妃子都是这副德性吗?”凌若夕眼波一转,朝身旁的帝王使了个眼色,这可是肃清后宫的绝好机会,他若是聪明,就知道该怎么做。

南宫玉心头明如镜,他感激地看了凌若夕一眼,握拳在唇边咳嗽一下,朗声道:“淑妃心怀鬼胎,进宫后不尊女诫,不守宫规,觊觎后位,篡夺皇后权利,朕一忍再忍,原以为能教化她,没想到,淑妃却屡教不改,今特下旨,夺其妃位,打入冷宫,至于今日擅闯凤仪宫的嫔妃,禁足三个月,小惩大诫!”

一番不容置疑的旨意下达,惊呆了下方的嫔妃,她们在宫中作威作福许久,南宫玉却从来没有教训过她们半次,而是一再容忍,一再忍让,如今却只因为一个女人的话,不顾她们背后的靠山,公然驳了她们的颜面?还要把她们禁足,发配冷宫?

“南宫叔叔威武。”凌小白乐呵呵地拍着掌,活该!谁让这些女人先骂人的,这就叫报应!

“皇上你不能这么做。”淑妃率先回神,她激动地提着裙摆想要朝南宫玉冲去,却被阿二一个箭步再度阻挡下来。

“不能?”南宫玉紧了紧拳头,苍白的容颜浮现了一丝怒色:“朕是天子,为何不能?”

一个小小的妃子,如今也敢骑到他的脑袋上叫嚣,他简直受够了……

“本宫的爹是丞相,皇上,你不能这么对我。”淑妃似是被南宫玉的变化吓傻了,不停地嘶吼着,叫嚣着,发髻上插着的金色珠钗不停地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笑啊,什么时候丞相的权利竟比九五之尊还大了?连后宫的事,也要经过丞相同意、首肯吗?”凌若夕凉薄地扯了扯嘴角,出言讽刺道。

“你!”淑妃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但万万没有想到,今日之行竟会变成这样。

“阿二,押她下去,朕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南宫玉蹙起眉头,难得的冷下脸来,这一刻终于有了帝王该有的威严。

阿二立即领命,利落的抬起手臂将淑妃敲晕,提着她的衣襟飞身跃起,朝着冷宫的方向行去。

剩下的嫔妃一个个面露惊滞,显然不敢相信南宫玉居然真的把淑妃打入冷宫。

“没听到朕的旨意吗?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南宫玉不悦地看着下方的一干女人,话音刚落,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随后,才转身离去。

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凤仪宫外,南宫玉才长长叹了口气,揉着犯疼的眉心,苦笑道:“这就是朕的后宫!这些女人,从未把朕放在眼里,也未曾有一日把朕当做南诏的帝王。”

一番话,蕴藏着多年来被打压的苦涩与凄凉,听得人心头泛酸。

凌若夕只是淡漠地睨了他一眼,没有做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