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4章 杠上摄政王

第114章 杠上摄政王

凌若夕可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个举动,竟让南宫玉心里刚冒出头的爱情花彻底发芽、盛开。

第二日清晨,当阿二打听到摄政王已进宫准备前往马场时,凌若夕换上一件黑色长衫,将墨发扎成马尾,整个人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洒脱、利落。

“娘亲,宝宝要和你一起去。”凌小白撅着嘴,一个劲地撒娇道,他才不要被扔在这儿呢。

“哪儿也少不了你。”凌若夕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牵着他暖乎乎的小手,走出凤仪宫。

云旭尾随在身后,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为他们母子俩保驾护航。

“北宁有没有消息?”凌若夕睨了他一眼,低声问道。

“暂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云旭嘴唇轻轻蠕动几下,传音入密,北宁国一如既往的平静,而轩辕世家更是没有丝毫反常。

“那就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凌若夕微微眯起眼,迎着阳光,穿过御花园,不理会四周向他们投来的复杂目光,一步一步朝马场走去。

黄沙漫天的校场内,负责看管马匹的官员正殷勤地伺候在南宫归海身侧,百名士兵将整个马场包围成方形,南诏国黑白条纹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凌若夕抵达时,南宫玉也刚巧赶到,两人在马场外的小道上碰面。

“你来了……”南宫玉柔柔一笑,那笑多了几分甜蜜的喜悦,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年儿郎,见到心爱的女子般,羞恼中带着几分欢喜与激动。

在他的身后除阿大、阿二外,还有几名太监尾随,如今他们正好奇地打量着凌若夕这个突然进入宫中,且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女人。

“走吧。”凌若夕微微颔首,率先迈开步伐,进入马场。

南宫玉并不在意她的冷淡,依旧笑得甜蜜蜜的,小跑着跟上,努力与她并肩同行。

“皇上真的完蛋了……”阿大郁闷地叹息道,这样的皇上,他何时见到过?竟在一个女人身边鞍前马后,被她左右着情绪。

阿二白了他一眼,哭笑不得地说道:“我以为你早就看出了这一点。”

“别在背后嘀嘀咕咕说娘亲的坏话,不然小爷咬死你们。”凌小白忽然回头,龇牙咧嘴地冲两人办了个鬼脸。

阿大和阿二苦笑着摇摇头,没再继续方才的话题。

刚进入马场,凌若夕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马厩外,正抚摸着一批白色骏马的老人,一席象征王爷品级的鹅黄色朝服,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银龙,气势磅礴,参杂了白发的青丝束在银冠中,一双精芒爆闪的眸子,此刻正紧紧地盯着她,那目光好似要把她看穿。

这是凌若夕第一次正面见到南宫归海,虽已是过六十的老人,但却因一身的修为,从外表上看上去,只四十出头的岁数,保养得极好,威严中透着几分慈祥,看似亲切的笑容下,却又隐藏几分倨傲与盛气凌人。

只是一眼,凌若夕便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她看得出这个老人有多难应付,难怪南宫玉多年来,会一直被他当作提线木偶,把持在手心。

“这位是……”南宫归海收回手臂,半转过身,脸上挂着亲切且慈爱的笑容,如同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浑身释放着善意。

凌若夕冷冷地挑了挑眉,锐利的目光直直落在他的身上,虽然他表现得极其友善,但她依旧能够轻易地看出,这个老人眼底的戒备与阴鸷。

“我是若夕,皇上的好友,久闻摄政王威名。”凌若夕上前两步,与南宫归海只隔着不足半米的距离,视线飞快扫过他的全身,最后在他腰间那条精致的白玉缎带上停顿了半秒,在那缎带内侧,隐隐可以看见一个凸起的地方,并不扎眼,却没有逃过凌若夕的眼睛。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里应该就是钥匙放置的地方。

若夕?只有名没有姓吗?

南宫归海微微眯起双眼,深邃的黑眸暗藏波涛,“原来是若夕姑娘,听闻这次你曾在外救了皇上一命,老臣仅代南诏千万百姓,谢姑娘大恩。”

他双手抱拳,朝着凌若夕直直拜下。

南宫玉猛地握住拳头,南宫归海分明是在演戏!让南诏国民不聊生的人是谁?让无数百姓流离失所,饱受灾荒煎熬的人又是谁?他究竟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皮说出这番话?

阿大和阿二同样也是一脸的怒容,无耻!这人已经无耻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凌若夕微微侧开身体,避开了他的行礼,“我担不起。”

她利落转身的动作被南宫归海看在眼里,这女人虽然下盘稳健,但身上的确没有玄力的波动,看来确实是空有武力,却无修为的普通人。

南宫归海这才放下心,直起身体,笑道:“姑娘和皇上今日也是来看马的吗?”

“恩,若夕姑娘很想见识见识今日进贡的马匹,朕特地带她前来看看。”南宫玉温和地笑着,甚至还故作虚弱地咳嗽几声,瘦弱、单薄的身体,在这黄沙地中,显得愈发羸弱,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刮走。

“不知道若夕姑娘喜爱什么样的马匹?本王对马略有研究,或许能帮上一二。”南宫归海乐呵呵地笑着,询问道。

“听说摄政王精通骑射,不知道若夕有没有幸,能够和摄政王赛上一场呢?”凌若夕轻声问道,嘴角缓缓滑出一抹略显期待的笑容,那笑,好似一泓清池轻轻散开,荡漾出些许细腻的水纹。

南宫玉立即垂头,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已完全不受理智的控制。

南宫归海明显愣了一下,“若夕姑娘是想与本王赛马?”

凌若夕微微颔首,“我只是想向摄政王请教一番。”

她特地咬重了请教这两个字,意有所指,虽然话说得极其谦卑,但她的姿态却始终平和、淡泊,即使是在这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面前,她冷冽的气势,也不曾减弱半分,甚至隐隐有势均力敌的迹象。

云旭带着凌小白站在阿大和阿二身旁,将战场交到凌若夕手中,任由她与南宫归海交锋。

“这……骑射比试难免有所误伤,姑娘身子骨娇弱,还是算了吧。”南宫归海似是为她着想,为难地看了眼凌若夕瘦弱?的身躯,吞吞吐吐地说道。

“请摄政王指教。”凌若夕再度出声,口气带着不容商量的坚定与固执。

南宫玉自然知道,她必定有所打算,虽然心头泛起阵阵担忧,但嘴上却道:“摄政王,既然若夕姑娘盛情相邀,不如你就答应了吧,只要小心一些,应当不会发生意外才对。”

南宫归海的目光越过凌若夕,落在南宫玉的身上,对视了半响后,他才莞尔一笑:“好,既然皇上有令,本王不敢不从。”

说罢,他指了指马厩里刚刚送达的十多匹骏马,示意凌若夕先行挑选坐骑。

这些骏马大多是品种优良,脚程极快的汗血宝马,鬃毛柔顺,四蹄生风,双眼充满了灵性,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马。

“就它吧。”凌若夕素手指向马厩最边缘的一匹白色骏马,白如雪的鬃毛,在阳光下显得极其柔软,在马儿的眉心,有一戳红如鲜血的毛发,好似一点朱砂落在它的眉心之中,这马气势十足,虽然被拴在马厩中,却依旧充满了斗气与战意,浑身透着一股未曾被驯服的野性味道。

“这马还没来得及驯服,不如换一匹。”马厩的官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天知道,这么多的好马她不选,怎么偏偏就选择了这唯一一只未曾被教化的野马呢?

“就它。”凌若夕再度出声,语调固执得让人头疼。

官员求救似的看向南宫归海,后者却轻轻点了点头,“姑娘果然有眼力,这马性子刚烈,且难以收复,但脚程极快,看其鬃毛的色泽以及四蹄,绝对是好马中的好马。”

凌若夕缄默不语,她绝不会说,她只是被这匹马眼里的桀骜不驯所吸引,才会挑中它,根本无所谓任何专业眼光,更别提什么色泽与四蹄了……

“皇上,这马……”阿大有些担心,连经验丰富的官员也未曾驯服它,这凌姑娘能行吗?

“做好准备,一旦她出事,立即营救,朕不想看到她受一点伤。”南宫玉自知无法劝阻凌若夕换一匹马儿,只能在旁侧做好万全准备。

“姑娘果真是艺高人胆大,好!本王就用爱驹与你赛上一局。”南宫归海拍拍手,立即有侍卫牵来了他的专属坐骑,一匹血脉纯良的枣红马。

当这匹枣红马出现时,凌若夕选定的汗血宝马忽然仰天嘶鸣,灵动的眼睛此刻却喷着火,闪动着滔天的战意。

“今天就靠你了……”凌若夕凑近马儿跟前,抬起手摸了摸它的耳朵。

马儿打了个机灵,随后,不屑地看着她,仿佛在无声地说着,就凭她,根本不可能将自己驯服。

凌若夕饶有兴味地轻笑一声,有趣,这马居然真的有灵性。

她利落地将圈住马匹的缰绳解开,马儿刚得到自由,便忍不住朝天空发出一声威慑力十足的嘶鸣,随后,撞向凌若夕,以此来表示它身为汗血宝马的尊严,绝不会向区区一个女人屈服的骄傲。

“小心。”南宫玉脸色微变,惊呼一声,正准备出手,却被凌小白偷偷拽住了衣袖。

“要相信娘亲。”他定定地看着南宫玉,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南宫玉刚迈开的脚步立即顿住,只见凌若夕利落地侧身避开马儿的撞击,右手攀住马鞍,脚踏铁钩,翻身跃上汗血宝马的背部。

“嘶——”马儿双蹄凌空蹬起,好似要将凌若夕给掀翻下来。

她牢牢拽住马缰,在颠簸着随着马儿在马场上一路狂奔,飞舞的黄沙很快便淹没了她的身影,只有那从尘埃中不断传出的嘶鸣声,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