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5章 小动手脚

第115章 小动手脚

南宫玉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唯恐凌若夕出事,他紧张地握住拳头,眼也不眨地盯着黄沙中几不可见的人影,隽秀的容颜一片煞白。

“皇上,这女人不会有事的。”阿大见他面露担忧,急忙安慰道,毕竟,这女人可是能徒手杀死一头高阶魔兽的疯子!怎么可能连一匹汗血宝马也驯服不了?

南宫归海静静站在原地,目光晦暗不明。

凌若夕被颠簸得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马儿用了各种方法试图将她从背上掀翻,但她却始终稳稳圈住马匹的腹部,不肯落下,很快,挣扎逐渐减弱,当黄沙散去后,众人只见那雪白的汗血宝马之上,凌若夕傲然坐着的英姿。

**的野马,竟真的被她说服。

马场内,依稀可见无数马蹄的印记,每一道都深入沙土之中。

“呼。”见她平安无事,南宫玉这才长长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这才惊讶的发现,他的后背居然已经湿了一大片。

“小爷就知道娘亲可以的。”凌小白自豪地昂着头,心里说不出的骄傲,这是他的娘亲,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娘亲!

“恩、”南宫玉含笑点头,幽幽凝视着那抹如同雪莲般淡漠、冷冽的身影:“她是最棒的。”

阿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小娃娃发疯,怎么皇上也跟着不着调了?听听这话,不知情的恐怕还以为他们是一家人呢。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打破了马场的安静,凌若夕抚着马儿头部的手微微一顿,抬眼看来,只见南宫归海一边鼓掌,一边赞许地看着她。

“英雄出少年啊,这马可是汗血宝马中的王者,据说被送入宫的路上,没少让士兵们吃亏,现在居然被若夕姑娘收服,好!”他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双眼却阴鸷得好似一条正吐着芯子的毒蛇,让人只觉不寒而栗。

凌若夕不温不火地开口:“侥幸而已。”

“本王这就来领教姑娘的骑射功夫。”语毕,南宫归海飞身跃起,落在那匹枣红马的身上,单手抓住缰绳,另一只手迅速抽出银鞭,啪地一下抽打在马儿的臀部。

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双腿一紧,汗血宝马仰天嘶鸣一声,与枣红马在马场内狂奔起来,蹄声震天动地,卷起漫天黄沙飞扬,两人两骑快如闪电,根本看不清究竟谁快谁慢。

从马场的一头奔向另一头,两人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实力,却依旧不相上下,就在即将抵达终点时,凌若夕袖袍一动,一根银针毫无生息地滑入手掌,手臂轻轻勒住缰绳,汗血宝马仿佛与她心灵相通似的,朝左侧的枣红马撞去。

“糟了……要撞上了……”阿大倒抽了一口冷气,被眼前的变故吓得手足无措。

云旭微微眯起眼,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

“嘶!”枣红马忽然嘶吼一声,双蹄朝天空抬起,汗血宝马的头部狠狠撞上它的腹部,凌若夕顺势松开手,整个人倒向南宫归海的怀中,手肘撞上他的胸口,突然而来的冲击力让南宫归海来不及调动玄力,硬生生受下了她的肘击。

一击击中,凌若夕五指成爪,扯住枣红马颈部的鬃毛,脚踩其背部,再度翻身朝旁侧跳开,精准地落在了自己的坐骑上,双腿狠狠夹紧,汗血宝马猛地加速,竟超过仍在嘶鸣的枣红马,提前抵达终点。

“果然是这样。”云旭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呢喃一句。

“她没事……”南宫玉吓得心脏险些从喉咙里蹦出来,直到确定凌若夕无恙后,他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情景若是多来几次,恐怕他真的会英年早逝。

南宫归海冷下脸来,不顾仍旧在吃痛哀鸣的枣红马,飞身跃下马背,落在地上,鹅黄色的朝服在风中被吹得扑扑作响,他冷眼看着先一步抵达终点的凌若夕,心头泛起一丝薄怒。

想他堂堂摄政王,竟在最擅长的骑射上,输给了一个弱女子?

这种事对于他而言,绝对是奇耻大辱!

浩瀚的玄力从体内疯狂地溢出,属于蓝阶巅峰的威压朝外扩散着,空气仿佛被挤压得近乎变形、扭曲。

凌若夕牢牢握住马缰,在这股威压下,依旧坦然自若。

即使她丹田受损,无法恢复修为,但她好歹也是突破蓝阶的强者,这点威压,对凌若夕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

南宫归海摊开手掌,庞大的玄力轰地砸向那匹他最为喜爱的马儿。

“轰!”

马儿像是被炮弹击中,身体在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漫天的血花哗啦啦从空中落下,无数肉块凌乱狼藉地散落在马场上,竟是尸骨无存。

凌若夕瞳孔一紧,脸色却依旧淡漠,仿佛没有看见发生在她眼前的暴行似的。

“好狠毒的手段。”阿大的脸色有些难看,南宫归海分明是在拿这马撒气。

“输不起,切。”凌小白不屑地叫嚷道,对南宫归海的行为很是不满,娘亲说过,做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输得起,赔得起。

似是将心头的怒火在这一击中散去,南宫归海再次重点笑容,“若夕姑娘巾帼不让须眉,本王服了……”

嘴上虽然说着服字,但凌若夕却丝毫没有在他的脸上发现任何一丝服气的神情。

“摄政王过誉了……”凌若夕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随后,眼波一转,“摄政王的衣物似乎被这畜生的血弄脏了……”

她指了指南宫归海的衣摆,提醒道。

“摄政王不如就在宫里换掉衣物,顺便留下来陪朕用午膳,如何?”南宫玉眼眸微闪,含笑提议道。

南宫归海嫌恶地看了眼衣摆上的血渍,点了点头。

一场骑术比赛后,摄政王留在宫中陪南宫玉用膳,而凌若夕则返回凤仪宫更衣,刚返回寝宫,她便掏出袖中的一串用上等玄铁打造的钥匙,递到云旭跟前:“这应该就是同心锁的钥匙。”

“你刚才是故意的,先造成马儿失控,再用银针刺入枣红马的腹部,借着撞击接近南宫归海的身前,趁机拿走钥匙。”云旭当时虽然没有看得太清楚,但凌若夕常用的以寒铁做成的银针所发出的光芒,他却是再熟悉不过,她分明在这场比赛中动了手脚。

“眼力不错。”凌若夕坦然承认了自己的小动作,这叫兵不厌诈。

她无缘无故为何要和南宫归海比骑术?自然是为了这串钥匙。

“拿到草药后,马上就走,最好不要引起任何的**。”凌若夕沉声嘱咐道,尔后,目送云旭飞跃出寝宫,这才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素色的长衫,牵着儿子,准备前去用膳,她必须要为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午膳的地点定在慈溪宫中,御厨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精美的菜肴,一张花梨长桌上,近三十道菜品种各异,却香气扑鼻。

南宫玉坐在上首,往下便是左右而立的南宫归海与凌若夕,凌小白则坐在她的身旁,小脑袋趴在桌子上,对桌上的菜肴垂涎三尺。

阿大和阿二在一旁伺候,有太监上前一道菜一道菜的试毒,确定安全后,才为四人布菜。

“不知若夕姑娘是哪里人士?”一杯酒刚下肚,南宫归海便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凌若夕看了眼正在大吃特吃的儿子,敷衍地说道:“江湖人士。”

“哦?看来倒是本王看走了眼,原本以为姑娘是哪个世家的千金小姐,没想到竟是江湖中人。”

“正是因为这样,若夕姑娘才会机缘巧合救了朕一命。”南宫玉补充道。

南宫归海笑而不语,只是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带了几分深意。

“老爷爷吃菜,”凌小白在心头嘿嘿一笑,亲手夹了一块青菜到南宫归海的碗里:“吃青菜才能老当益壮。”

“……”这是完全被吓呆了的南宫玉。

“……”这是嘴角抽搐的凌若夕。

太了解凌小白个性的他们,怎么可能分辨不出,这话究竟是关心还是讽刺。

南宫归海嘴角慈爱的笑容瞬间僵住,他尴尬地扯了扯嘴皮,既气,又拿凌小白没有办法,他是堂堂摄政王,总不能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计较吧?

“啊,谢谢。”南宫归海挤出一抹笑,没有丢掉身为摄政王的风范。

凌小白见他脸色略显难看,眼底立马闪过一丝狡黠,“爷爷,尝尝这个,爷爷吃这个。”

没多会儿南宫归海的碗里就多了不少的菜肴,每夹一块,凌小白还不忘送上一句祝贺词,但那贺词却又透着一股讽刺的意味,配搭上他那张笑盈盈的可爱脸蛋,让南宫归海怒也不是气也不是,一顿午膳吃得几乎快要吐血。

自从成为南诏国摄政王,手握天下兵马后,他何时有过如此憋屈的时候?一张老脸阵青阵白,却还要故作慈祥,看得南宫玉心头憋笑,在暗地里冲凌小白高高竖起拇指。

“啪!”当又一句希望他能安享晚年的贺词从凌小白的嘴里吐出,南宫归海的理智终于断裂,手中银筷被硬生生折断成两截。

他黑着一张脸拂袖起身,“本王府里还有要事,就此告辞。”

“摄政王不多留会儿吗?难得小白遇到一个喜欢的老人家。”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却又特地咬重了老人家三个字,分明是在讽刺南宫归海年事已高。

阴冷的鹰眼,暗潮涌动,艰难地扬起嘴角,“不、必、了……”

“那好吧。”凌若夕明显感觉到云旭的气息出现在宫中,她摊了摊手,没有再强留,目送南宫归海气冲冲离去后,这才扭头看向一脸小人得志的儿子,抬手就是一个爆栗狠狠地拍了上去:“我记得警告过你,别在外面随便树敌。”

“谁让他欺负娘亲的。”凌小白俏皮地吐吐舌头,话说得理直气壮,“哼,愿赌不服输,宝宝最讨厌这种人了……”

他可没有忘记在马场内,南宫归海对凌若夕的示威,他得为娘亲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