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6章 第一次炼药

第116章 第一次炼药

用过午膳,凌若夕拒绝了同南宫玉逛御花园,只是把凌小白留下来陪他,自己则返回凤仪宫,离去的步伐急切且匆忙,当她进入寝宫时,忽然,面色一冷,空气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怎么可能逃过她的感官?锐利的目光落在靠窗站定的云旭身上,蹙眉问道:“你受伤了?”

“小伤。”云旭满不在乎地说着,随后从染血的衣袖中取出了那株红莲冰心草。

如同莲花般美丽娇艳的药草,红得似要滴血,但花蕊中却是冰凉的白色米粒果实,整颗草药被妥善地保管在一个锦盒中,凌若夕仔细将这株草药与药典中的图稿比对后,确定了它真的是自己所需要的药草,心头顿时一喜,随手将锦盒接过,却没有立即服用,而是放到桌上,再度将注意力放在云旭的身上:“怎么受的伤?”

以他的身手,不应该会受伤的。

“同心锁被下过结界,一旦被打开,就会触动结界,引来侍卫,我一时不查才会被误伤,不碍事。”云旭怕她不信卷起左手的袖口,将被刀刃割破的手臂露出来,一条虽深却不见骨头的伤疤,血淋淋地从他的手腕一路延伸到手肘,若是再深几寸,必定会伤及筋脉。

“拿去。”凌若夕随手翻出一瓶治疗外伤的金创药,扔到云旭怀中。

微不足道的关心,却让云旭莫名的有些感动,这个女人从来不是冷心冷情的,只要被她打上标签,被她在乎着,便能感受到,她隐藏在冷漠表象下的温柔,如同三月春阳,让人舍不得放手。

云旭紧紧握住药瓶,低声道谢后,才顶着红彤彤的耳垂离开寝宫。

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头,在椅子上撩袍坐下,开始回想红莲冰心草该如何服用,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大脑里的数据飞快的运转着,身为杀手,过目不忘是她的本能,更何况还是有关于恢复实力的事,凌若夕怎么可能没有印象?

找到药方后,她迅速起身,提笔在书桌上记录下方子,随后离开凤仪宫,准备前去想南宫玉借一鼎丹炉。

南宫玉听闻她的要求,立即将宫中最好的青铜丹炉交给凌若夕。

“你会炼药吗?”他低声问道,很想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这个女人不会的!

医术、炼药、修行、杀戮……所有与强者有关的,似乎通通与这个女人挂钩。

“试一试就知道了……”凌若夕坦然地说道,丝毫不觉得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自己有什么不对。

南宫玉嘴角微微**几下,对凌若夕敷衍、大胆的想法彻底无奈。

借了丹炉后,凌若夕又独自前往宫内的太医院,潜入药房准备抓取自己需要的材料,她偷偷摸摸地翻着药房内的抽屉,希望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用来配制红莲冰心草的药材。

这事,若她向南宫玉开口,或许会事半功倍,只可惜,如果在这个时候被人知道,她居然在偷偷炼制摄政王府内顺手偷来的药草,恐怕南宫归海会立即怀疑是她的人潜入了王府。

还是小心为上。

仔细留意过殿外方圆数十米内没有人在暗中监视后,凌若夕这才关上大门,将丹炉放到桌上,尔后,将药材一一分类,整齐地摆放在一边。

龙华大陆的炼药师,是以玄力为基础,催动丹炉炼制灵药,玄力品级越高,炼制出来的灵药品种便越纯粹,凌若夕盘膝坐在地毯上,苦笑地看着火苗时时现时灭的丹炉,惆怅的叹了口气。

这点火苗,真的能把她想要的灵药炼制出来吗?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丹炉内终于冒出一缕缕如同蒸汽般的白雾,凌若夕眼疾手快打开丹炉的盖子,将药材按顺序倒了进去,在托起小型丹炉在掌心,挤压着筋脉内滞留不前的玄力,疯狂送入丹炉中。

那团火苗总算是旺盛了一些,草药在丹炉内融合、稀释、再融合,而外部的火苗也跟着由红变淡青,再到煞白。

一缕缕白青色的烟雾从丹炉内袅袅升起,模糊了凌若夕那张布满汗渍的脸廓,衣衫被分泌出的汗水打湿,粘稠的紧贴住她的身躯,几缕秀发更是贴在脸蛋上,从额头滑下的汗珠漫过脸廓,从下颚坠入衣襟,她的呼吸急促得好似野兽的喘息,玄力最大限度送入丹炉,她明显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空虚感。

火焰时烈时弱,一个时辰过去,丹炉竟开始猛烈摇晃起来,凌若夕眼眸微微亮起,灵药要出世了……

丹炉嗡嗡的震动声从殿宇内传出,早已包扎好伤口的云旭尽忠职守地站在殿外,听着里面传出的动静,为凌若夕暗自加油打气。

“轰!”如同爆炸般的声响,让整个密封的寝宫似经过一场小型地震,凌若夕被震得头晕目眩,她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挥手将殿内浓浓的白色烟雾驱散,“咳咳咳咳咳。”

“凌姑娘?”云旭担忧地声音从紧闭的殿门外传来。

“我没事。”凌若夕紧抿着唇瓣,在浓雾中总算找到了丹炉,掀开盖子,一抹奇异的淡香扑鼻而来,丰盈的玄力混杂在香气中,让她只觉得浑身舒畅。

冰心凝神丸,以红莲冰心草为药引,加入几味常见草药可治愈体内过重伤势,续筋脉,修丹田,是治疗内伤的灵药!

一枚红色的药丸静静躺在凌若夕的掌心,她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下略显激动的心潮,拍着衣摆从地上站起,寝宫内桌椅凌乱,似是有狂风席卷过,信步走至床榻边,盘膝坐下,将药丸吞入腹中。

“唔……”入口即化的药丸化为药水,刚漫过筋脉,顿时一股火辣辣的灼热感便袭上凌若夕的神经末梢,叫她不自觉闷哼一声。

热!

极热!

浑身的血液仿佛变作了岩浆,热得她快要抓狂,体温节节攀高,她的肌肤也在逐渐变得通红,甚至有一丝丝热气,从凌若夕的头顶、肩膀上飘起。

她咬紧牙关,硬是在这堪比酷刑的折磨中扛着、受着,数日来毫无动静的丹田,此刻如同一个火球,牵引着玄力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滴答……滴答……”汗水悄无声息的落下,几乎刚沾染上她的衣襟,便被蒸发为水蒸气。

一刻钟、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烈阳从轮空到西下,这场漫长的酷刑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含义。

云旭高高竖起耳朵,自从两个时辰前的爆炸后,殿内就再也没了动静,他想要进去看一看,但又怕万一她正在突破关头,害她玄力反噬,一颗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七上八下的,手掌也紧张得渗出满手的密汗。

“你怎么在这儿转圈圈?娘亲呢?干嘛不进去?”凌小白在南宫玉那儿玩了一个白天,如今被阿二牵着返回凤仪宫,刚进入院子,就看见在红廊上来回踱步的云旭,奇怪的问道。

小手朝着房门伸出,眼看着就要推开。

“不可以!”云旭沉声呵斥道,吓得凌小白猛地收回手臂,心尖一颤,愈发的茫然了……

“干嘛不可以?小爷要见娘亲。”他任性地撅着嘴,一副云旭不让路他就咬死他的阵势。

云旭只能报以苦笑,“小少爷,凌姑娘正在闭关,贸然进去或许会害了她。”

闭关?

凌小白嘴里发出一声了然的咦声,可爱地点了点头,头顶上那戳呆毛迎风摇曳,他提着衣摆砰地在殿门外一屁股坐下,双手环住膝盖,“那小爷就在这儿等娘亲出来。”

云旭微微松了口气,他就怕凌小白不听自己的,三人守护在殿外,漫天的火烧云逐渐变成青色,远方,明亮的宫灯与灯笼一一点燃。

“蹬蹬蹬。”青色的夜幕下,一抹人影正焦急地往凤仪宫赶,双足离地,竟在无意识间运上了玄力。

“阿大?”阿二古怪地拧起眉头,瞧着闯入院子的同伴。

“快!快带姑娘走!摄政王杀进宫里来了,快走啊……”阿大气喘吁吁地说道,“皇上吩咐带姑娘出宫,暂避风头。”

完了……

云旭心头一紧,恐怕红莲冰心草被盗一事事发了,他仔细将今日的行动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确定没有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被人抓住后,才道:“凌姑娘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要避?”

若是她此刻避开,岂不是不打自招吗?

“现在摄政王带了人闯入宫中,就在御书房找皇上讨要说法,总之,还是先避一避为妙。”阿大双手撑住膝盖,喘了几口气后,爬上台阶,准备闯入殿中带走凌若夕。

“止步。”云旭身影一闪,如同一尊门神傲然阻挡在红漆大门外,“姑娘现在不便见客。”

“我说你这人,知不知道什么叫轻重缓急?这事不能拖!万一摄政王的人来抓人,到时候可就晚了……”阿大急得不停地在原地跺脚,这事摄政王摆明了是在怀疑凌姑娘,绝对会派人前来的,所以皇上才会提前一步,让他来带人走,可这云旭怎么就不知道放行呢?

“吵什么?”一道冷冽的声音从门内传出,紧锁的雕花大门吱嘎一下开启,凌若夕凛然淡漠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四人眼前。

一席黑色长衫,墨发如云,围绕在她身侧的玄力波动,时隐时现,一双深邃如琉璃般的眸子,内敛华光,她定眼看着争执的云旭与阿大,眉头微微一蹙。

“凌姑娘,你突破了?”云旭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分明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实力已经步入蓝阶巅峰!距离紫阶,只一步之遥。

世人皆知,能突破紫阶的,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可她才多大?没有灵药长期的服食,没有师傅带入修炼门中,仅靠着自己,居然步入蓝阶巅峰?

这已经不是天才,根本就是妖孽!一个十足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