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7章 你说是我,证据呢?

第117章 你说是我,证据呢?

“恩,”凌若夕淡漠地应了一声,“可惜没有一次突破紫阶。”

噗……

喂喂喂,别说得紫阶好像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关卡行吗?要知道,多少人修炼了一辈子,依旧徘徊在青阶、蓝阶,她现在的实力,绝对称得上逆天了,好吗?

云旭郁闷地捂住脸,嘴角有些抽搐,在心头默默的叹息一声,他绝不承认自己有羡慕凌若夕的修炼天分,绝不……

“姑娘,现在不是说突破不突破的时候,再不走,摄政王他……”阿大急急地打破了两人的谈话,神色略显慌乱,虽说突破是一件好事,但现在快点离宫才是更重要的。

凌若夕危险地眯起眼,冷笑道:“呵!我为何要走?”

若她现在离去,恐怕会遭到南宫归海的追杀,自己暴漏自己这种事,她怎么可能去做?

“摄政王已经发现草药被人偷走,现在杀到宫里来了,皇上他阻挡不了多久的。”阿大跺跺脚,恨不得立马将凌若夕打包带走,但想想他们俩之间的实力差距,这个念头也就是在脑海里浮现了一秒,就被他果断拍飞。

“草药被偷走了,与我何干?”凌若夕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语气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仿佛不谙世事的纯良千金。

闻言,三人只觉得一排乌鸦从头顶上飞过,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别说他未曾派人来寻我,即便来了,我也不惧,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说没做过就没做过。”凌若夕撒谎也不带脸红的,一番话说得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云旭狠狠地抽了一下嘴角,强!这才叫真正的强人啊!

“娘亲威武。”凌小白跳起,一溜烟从地上爬了起来,挥舞着双头,崇拜地看着凌若夕。

阿大见她态度坚决,只能悻悻地瘪了瘪嘴,“好吧,如果皇上怪罪下来,可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不愿意走的。”

凌若夕对他的抱怨视如不见,弯腰将儿子抱起,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眉眼含笑。

她终于恢复了巅峰时期的实力,甚至比以前更强!

那些得罪过她的,她绝对不会放过!

而轩辕世家,他们欠她的,或许也该算一算了……

“奉摄政王口谕,传若夕姑娘御书房觐见。”一道雄厚的嗓音,如同惊雷刺破长空,在众人的耳畔炸响,嗓音糅杂了青阶巅峰的玄力,几乎传遍皇宫的各个角落。

凌若夕眉梢一挑,这是下马威吗?

“来了……”阿大狠狠打了个机灵,一脸他就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表情。

“姑娘,请。”说话的士兵飞身从院外高墙而入,不卑不亢地站在台阶之下,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凌若夕抱着儿子,带着云旭缓缓踏下石阶,脸上一片淡漠,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慌乱,镇定得让人错愕。

“你说摄政王会怎么对待她?”阿大和阿二尾随在她身后,交头接耳地谈论道。

阿二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摄政王没有立即派人抓捕姑娘,恐怕也只是心有疑惑,而苦无证据。”

最多也就只是怀疑。

“哼,我刚才就说让她跟我出宫,现在好了,想走也走不了……”阿大满脸郁闷,狠狠地瞪了眼前方那道淡漠的身影。

“船到桥头自然直,有皇上在,摄政王应当不敢对姑娘怎么样的。”更何况,她也不是软柿子,倒霉的究竟是谁,或许还不一定呢。

刚穿过花团锦簇的花园,便见御书房外两侧排开的御林军,正杀气腾腾地站在小道旁,如同一堵厚实的人墙,为这御书房竖起第一道保护。

凌若夕刚在小道尽头现身,立马就被数道气息锁定,她眸光微冷,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暗中埋有高手的角落。

除却明面上的三十名御林军外,暗中还有蓝阶高手四名,青阶巅峰强者六名。

云旭悄悄加快了步伐,几乎贴身跟在她的身后,不足一个身位的距离,宽袖下,手掌缓缓握上刀柄,仿佛稍有异动,他就会拔刀出鞘,奋力反击。

“放轻松,他还没有这个胆量敢在皇宫里杀人。”凌若夕睨了眼身后浑身戒备的云旭,故作轻松地说道。

或许是刚刚恢复实力,她身上的冷气比起平日似乎少了许多。

云旭点了点头,但心底的戒备却一丝不减。

凌小白乖巧地靠在凌若夕的怀里,小手捂住嘴唇,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娘亲,宝宝好困啊……”脑袋在她的胸口蹭了蹭,他丝毫没有吃自己娘亲豆腐的负罪感。

“睡吧。”凌若夕揉揉他的脑袋瓜,深幽的黑眸里,满是快要溢出来的宠溺。

一步步靠近御书房,空气里那股凝重的硝烟味,似乎也在逐渐加重,御林军眼观鼻鼻观心,任由凌若夕一行人从眼前经过。

御书房的大门敞开着,还没进去,便能看见坐在龙案下首,一脸怒容的南宫归海,以及龙椅上脸色颓败的南宫玉,如果不知晓两人的身份,或许会以为前者才是南诏的帝王呢。

“恩?”南宫归海微微拧起眉头,惊疑地看了眼屋外的女人,她怎么会突然出现玄力波动?似是为了验证他的发现,蓝阶巅峰的威压,霍地朝凌若夕压去。

南宫玉脸色微变,双手在龙案上握紧,紧张地盯着她。

快躲!快躲啊……

他在心头无声地呐喊着,但凌若夕却依旧淡漠地站在原地,待到威压逼到身前,她漫不经心抬起手,扯了扯凌小白头顶上的呆毛,眉梢一弯,毫无阻碍地继续前进。

姿态端的是落落大方,却让南宫归海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好几次,似错愕,似惊诧,还有深深的忌惮。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拥有玄力?她不是普通人吗?

凌若夕跨步走入书房,南宫玉立即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快请坐。”

“若夕姑娘,你竟是蓝阶巅峰的武者?”南宫归海深沉的嗓音毫无征兆的响起,他定眼凝视着对面的凌若夕,目光锐利如刀。

“是。”凌若夕坦然承认,托了托凌小白的小屁股,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睡得舒服一点,对来自对面的眼刀视而不见,依旧是那副泰山崩于前二面不改色的模样。

“这不可能!”南宫归海愕然惊呼,他明明试探过这个女人的实力,白日她还是一个毫无玄力的废物,空有格斗身手,短短数个时辰,怎么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摄政王,你特地请若夕姑娘前来,不是为了询问她是否修炼玄力吧?”南宫玉温和地笑着,想要将这个话题转开,她能够恢复修为,必定是得益于红莲冰心草,若再任由南宫归海纠缠下去,这件事迟早会露馅!

“哼,本王白日回府,却惊闻竟有人偷偷潜入王府,偷走了本王的宝物。”南宫归海言归正传,但一双阴冷的眸子却仍旧黏在凌若夕的身上。

凌若夕抬起眼皮,对上他锐利的目光,淡漠地启口:“摄政王,你是在暗示,这件事是我做的吗?”

“本王丢失的乃是一株能治疗内伤的奇珍灵药,若夕姑娘白日尚且是一普通人,可现在却忽然拥有蓝阶的实力,这不是太巧合了吗?”南宫归海咄咄逼人地质问道,他原本只是怀疑,此事与她和南宫玉有关,若非白日在马场的闹剧,若不是被强留在宫中用膳,那贼人也不会有机会潜入王府!偷走灵药。

如此诡异的巧合,他怎么可能当作是偶然?

再加上凌若夕此时此刻突然出现的实力,南宫归海已认定,此事必定是她所为,即便她不是主谋,也是得益者。

这么想着,他脸上慈祥的笑容彻底消失,只剩下一片叫人胆寒的阴霾。

“恩,摄政王说得不错。”凌若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众人纷纷傻了眼,她这是认罪了?

南宫玉焦急地想要开口,却被她一个厉色阻止住了……

“这么说,你承认此事是你干的了?”南宫归海没料到事情会如此顺利,更没想到凌若夕会松口承认,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凌若夕挑眉反问道,语调满是诧异。

“那你刚才……”南宫归海显然没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不是说本王的推断是正确的吗?”

“我的确说过,”凌若夕再度点头,“可是,证据呢?”

手掌凌空摊开,朝着南宫归海伸去,“摄政王的推断合情合理,但仅凭推断未免太儿戏了,既然王爷认为此事与我有关,麻烦拿出证据来,相信向来公正廉明的摄政王,是绝不会做出目无王法,无视证据仅凭推论便捉拿无辜百姓的事的。”

一顶高帽子精准地扣在南宫归海的头上,若是他今天强行对凌若夕出手,便有违公正廉明这四个字。

南宫玉努力憋着笑,他就说,以若夕姑娘的性子怎么会轻易认下此事呢,原来她还有这招啊……

“若夕姑娘所言甚是,摄政王名满天下,即便是怀疑,也要拿出能堵住幽幽众口的证据,不然,怕是对王爷的威名有所影响。”南宫玉深吸口气,故作淡定的说道,但那双通透干净的眸子,却溢满了零碎的笑意。

多少年了?受到南宫归海的牵制与要挟的日子,他过了多少年了?

如今,总算是有了出一口恶气的机会!

两人一唱一和,愣是把南宫归海说得险些吐血,他铁青着一张脸,恶狠狠瞪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心头杀机顿起。

“唔,爷爷,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凌小白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糯糯地问道。

“王爷年纪大了,坐太久难免会身体不爽,我们要理解他,明白吗?”凌若夕戏谑地勾起嘴角,嘴里吐出的话,带着一丝讽刺。

凌小白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爷爷,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娘亲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有哪儿不舒服,要找大夫好好看看,这样才能长命百岁。”

“……”南宫玉几乎快要克制不住心头的欢喜,猛地垂下头,双肩微微颤抖着。

“好!好!”南宫归海怒极反笑,一身逼人的煞气自他体内迸出,“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儿,好一个聪慧无双的女子!”

“谢谢爷爷夸奖。”凌小白咯咯地笑着,仿佛没听出他话里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