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1章 三王妃凌雨涵

第121章 三王妃凌雨涵

如果说这段日子北宁国京师内有什么爆炸性的消息的话,那绝对是丞相府二小姐嫁给凤奕郯这件事,据说,这桩婚事是由轩辕世家出面,与皇室达成一致,时间定在本月初六,行大婚之礼。

“这三王爷不是丞相府大小姐的未婚夫吗?怎么现在却娶了二小姐?”客栈内,来自其他城镇的外乡人困惑地问道,不明白这姐姐的未婚夫,怎么变成了妹妹的夫君。

“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吧?京城里谁不知道早在数月前,这凌若夕啊就同三王爷取消亲事了,就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若是嫁入皇家那还得了?”一个男子不屑地说道,向这名外乡人科普着凌若夕曾在京师内犯下的惊世骇俗的大事!

“娘亲,他们好讨厌,宝宝想教训他们。”大堂的角落,头戴黑色斗笠的凌若夕正与儿子吃着午膳,却听到不远处百姓们交头接耳的谈论声,凌小白哪里受得了?摩拳擦掌准备叫这些人好看。

凌若夕瞪了他一眼,警告道:“少惹事。”

他们回京是为了救出小黑,而不是为了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的。

只是,连凌若夕自己也没有料到,凌雨涵竟会真的嫁给凤奕郯,但想想她背后撑腰的第二世家,她又不觉得奇怪了……

这片大陆虽说延续着皇族的统治,但世家的存在却又凌家在皇室之上,能够娶到第二世家的嫡系血脉,北宁国君又怎么会不乐意呢?

“哼,这些人就会胡说八道,整天诽谤娘亲,侮辱娘亲的名誉。”凌小白狠狠地将手里的包子掰开,仿佛把它当作了那帮仍旧谈得热火朝天的百姓,灵动的大眼溢满了怒火,如果可以,他真想好好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污蔑娘亲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闭嘴,吃饭。”凌若夕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敲在他的脑门上,好在他们挑选的位置在角落里,不注意根本看不见,所以才没引起旁人的关注,不然,就凭凌小白方才嘟嚷的几句话,指不定就会被人揭穿身份。

凌小白悻悻地瘪着嘴,在凌若夕的暴力镇压下,总算是压住了心头的火气。

用过午膳,凌若夕带着儿子正准备回房,在经过那桌人时,凌小白偷偷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顿悟,手指一抖,一股玄力咻地从食指指尖迸射而出,咔嚓一声,木桌的桌脚轰然断裂,饭菜狼藉地掉了一地。

“咯咯咯。”凌小白捂着嘴,笑得乐不可支,活像只狐狸,他吐吐舌头看着这帮人狼狈跳开的姿态,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你啊……”凌若夕无奈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回到房间,凌若夕摘掉头顶上的斗笠,随手放到桌上,“晚上我要潜入轩辕府,打探小黑和红梅的下落。”

“以轩辕勇的实力,我们一旦接近恐怕就会被发现。”云旭不太赞同凌若夕的提议,唇瓣紧抿,“最好是等他离开府邸时,再偷偷潜入。”

“你是说,这月初六,后天?”凌若夕微微拧起眉梢,他说的话不无道理,想要不被发现,恐怕真的要等到轩辕勇离开府宅时才能行动,“好,就定在后天,凌雨涵与凤奕郯大婚,他势必会作为长辈出席婚礼,到那时,我们潜入轩辕府,解救小黑。”

“好。”云旭微微一笑,同意了这个行动计划,他在袖中找了半天,翻出一个玄铁手镯,黑色的手镯仿若琉璃,质朴却又带着简约的美感,“戴上这个可以隐藏你的修为。”

凌小白双眼贼亮,朝他手中的桌子露出了垂涎三尺的目光,这东西一定很值钱吧?

凌若夕伸手接过,咔嚓一声套弄在自己的手腕上,随后,狠狠瞪了凌小白一眼:“把你这副猥琐的表情给我收拾好,像什么话。”

“娘亲,好东西就得分享对不对?给宝宝看看呗。”凌小白伸出手,想要瞧瞧这件宝贝。

“你若是喜欢,找他要去。”凌若夕指了指一旁的云旭,将凌小白这个麻烦丢给他来解决,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研究着手腕上的镯子,刚刚戴上时,她明显感觉到有一股陌生的气流从手镯里传出,就像是在她的身体外形成一个隐形的保护罩,把她的玄力波动全部阻断,看上去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该说不愧是云族吗?连拿出手的东西也是如此高效、实用。

隐藏住了自身的实力后,凌若夕又打扮成男子的模样,在脸上贴了两撇胡子,趁着初六还未到来前,在京师秘密的打探着轩辕府内的消息。

据说数月前,轩辕勇抓住了一只神兽,就困在府中,日夜吸取其的玄力;

据说,二姨娘死后,凌雨涵不甘丞相的懦弱,以从丞相府搬回轩辕府,逃回娘家;

据说,丞相连日来拜访轩辕府,只为了请凌雨涵回去;

据说,三王爷凤奕郯多番出现在轩辕府内,与轩辕勇相谈甚欢。

……

这些曾欺辱过凌若夕的人,如今一个个活得风生水起。

凌若夕冷冷地站在轩辕府外,余光轻睨着这座威严大气的宅院,黑色的两撇胡须下,嘴唇凉薄翘起。

很快,她就会让这帮沉浸在幸福与得意中的人知道,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

三王爷与凌雨涵的婚事,举国瞩目,北宁帝特地下旨,一定要风光大办,为了彰显第二世家和皇族的威严,他早就贴出皇榜,大婚之日,在京师内开流水长席,铺万里红妆,甚至以凤鸾作为凌雨涵的轿子,让她得享女子的最高殊荣,嫁入王府。

随着婚期的逼近,京城内处处铺满了喜庆的丝绸,王府内外更是一片红色海洋,凌若夕手持茶杯,慵懒地斜靠在客房的窗户旁,一席素色长衫,墨发用簪子盘着,斜睨下方正在筹备布帛的丞相府丫鬟。

一批批精美的丝绸被搬上马车,竹意头擦着脸上的热汗,手忙脚乱地指挥着众人,“都小心点儿,这些绸缎可比你们的命还要值钱,若是损坏了,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丫鬟们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愈发小心。

凌若夕眉梢一挑,手掌朝下翻去,一股浩瀚的玄力自掌心迸出,顿时,街道上刮起一阵狂风,丫鬟们手里抱着的丝绸被风吹得砰砰落地。

“哎呀……快把东西捡起来,快啊……”

“都小心点儿,别踩着了……”

“天沙的,怎么会忽然刮起大风?”

竹意头一边指挥众人捡起布匹,一边不住地咒骂着,场面顿时乱得不受控制。

凌若夕莞尔一笑,眉眼弯成两道弯月,素手一翻,再度以玄力掀动风浪,刚捡起的布帛,又一次被吹翻,染上了地上的灰尘。

竹意头被这诡异的大风吓得双腿发软,看着这些昂贵的丝绸被灰尘弄脏,他急得都快哭了……

这要是被相爷知道,他不得掉脑袋吗?

凌若夕捣乱后,便没有在理会下方的骚乱,合上窗户,随手将茶杯搁下,盘膝上榻,静心进入入定状态。

此时,丞相府内,凌克清满脸堆笑,亲昵地拽着凌雨涵的小手,在前厅与她拉着家常。

“雨涵啊,你看你最近都瘦了,在轩辕府是不是住得不习惯?要不就回来吧,这里毕竟是你的家,你的房间,爹还给你留着,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回来。”凌克清说得情深意重,恨不得立即把她留下。

堂堂丞相府二小姐却要从娘家出嫁,传出去像什么话?

凌雨涵为难地拧起眉头,娇柔的面容微微一暗,“爹,女儿不想回来,每次回到家里,女儿就会想到娘亲惨死的那日,女儿……”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便红了一圈,轻轻捂住嘴,让人怜惜的哽咽声,从指缝间悄然滑出。

她从没有一日忘记过娘亲死掉时的场景,更不曾忘记过,凌若夕这个刽子手!

凌克清微微一怔,幽幽地叹了口气,“哎,晴儿她……”摇摇头,他的神色尽显落寞,“罢了,你既然不愿回家,爹也不愿勉强你,但你要记得,即便嫁入王府,你仍旧是爹最疼爱的孩子。”

温热的手掌轻拍着凌雨涵的手背,他一字一字说得极其郑重,极其严肃。

凌雨涵重重点头,擦拭掉眼角的泪珠,抬头轻笑,“爹,女儿记得的。”

“好!”凌克清开怀地笑了一声,随后拉着她走出正厅,厅外的院落里,放着五六个上等的红木箱子,里面装着金银珠宝,锦缎丝绸,“这些是爹为你准备的嫁妆,嫁入皇室,咱们可万万不能失了礼数。”

“嫁妆……”凌雨涵怔怔地望着眼前价值不菲的物品,这些都是属于她的,都是她的,深吸口气,平复下内心的激动,她抬起头来,感激地看着凌克清:“谢谢爹。”

“你是我的女儿,有什么好谢的?爹不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一生平安快乐。”凌克清叹息道。

“爹,女儿会的。”凌雨涵说得分外笃定,她相信,嫁给三王爷一定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决定。

那人不会伤害她,更不可能伤害她。

脑袋轻轻靠在凌克清的肩头,她低垂着眼睑,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弧线。

凌若夕,你可看见了?如今,笑到最后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凌克清丝毫不知道凌雨涵心里的想法,还当她舍不得嫁出去,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

初六,万里无云,大清早丝竹之声便在京城上空响起,响彻云霄,无数百姓走出民居,纷纷站在街头,想要见证这场旷世婚礼。

凌雨涵从轩辕府出嫁,火红的嫁衣将她柔弱的姿态衬托得极致尊贵,停靠在府外的凤鸾两侧,站着轩辕府的众多高手,今日他们要一路护送銮驾穿过整个京城,抵达三王府。

为了显示皇室的重视,皇帝特意罢朝一日,亲赴王府与轩辕勇一起主持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