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2章 旷世婚礼

第122章 旷世婚礼

凌若夕站在人潮涌动的街头,听着这震天动地的锣鼓声,斗笠后的脸蛋,冷若冰霜。

“娘亲,今天是什么日子?好热闹啊……”凌小白被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样,朝四周张望着。

“待会儿会更热闹的。”凌若夕冷冷一笑,她的妹妹就要成亲,她这个做姐姐的若是不送上一份大礼,岂不是对不起这姐妹之情吗?

銮驾在万众瞩目中缓缓从红毯尽头驶来,空气里,玄力正在波动,凌雨涵端坐在垂落珠帘的凤鸾中,如同众星捧月般,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举行游行。

“天哪,这些人全都是蓝阶的高手,不愧是轩辕世家,好大的排场。”有老百姓惊呼道。

“京城里所有的高手恐怕今日都在这儿了吧?”

“看来轩辕家主很重视这个侄女啊……”

……

惊叹、羡慕、感慨,源源不断在凌若夕的耳畔响起,没有人记得今日的男主角是她曾经的未婚夫,女子们羡慕着凌雨涵的尊贵,男子们则嫉妒着,三王爷能娶到如此娇妻。

銮驾绕整个京师行驶一圈后朝着三王府而去,轩辕勇与凌克清,携北宁帝端坐在王府的正厅之中,凤奕郯着一身红袍,俊美无涛的面容此刻挂着一抹浅笑,傲然立在府外,等待着銮驾抵达。

娶到凌雨涵,便代表着从今往后,他与第二世家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区区一个正妃之位,换来轩辕世家,值!

炮竹啪啪的点燃,烟火腾空,丫鬟们挥洒着花篮中的花瓣,将整个场景渲染得梦幻般美丽。

凌若夕细细地眯起眼,朝云旭使了个眼色,将凌小白送回客栈,两人趁着婚礼之际,悄然朝轩辕府飞行而去,几乎全京城的百姓都围堵在三王府外,见证这场巨大的婚礼,轩辕王府内的高手几乎全数出动,府外的青石地上,还残留着热闹后的狼藉,炮竹的纸屑掉落一地,房梁、石像,挂着红艳的布匹。

两人跃上高墙,小心地张望着整个府宅的动静。

“蓝阶高手两名,青阶高手二十名,我没有感应到小黑的气息。”凌若夕冷静地探查着府内的战斗力,沉声说道。

“我来试试。”云族内,有一套与圣兽联系的秘法,他闭上眼,调动体内玄力,试图以精神力与小黑搭上线,确定它的下落,精神力遍布整个府宅,一一扫过各个角落,前院、正厅、后院、书房……

忽然,从北面的僻静院落里,传来微弱的波动,云旭心头一喜,当即睁开眼道:“找到了,在北面院落的地下。”

“走!”凌若夕飞身跃起,身影快如疾风,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绝尘而去。

两人飞行的速度快得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又有玄铁手镯隐藏住玄力波动,这才导致府内竟无一人察觉到他们的潜入。

北面,在荒凉的乱石林后,一座幽森僻静的阁楼小院映入眼前。

“暗中有三人,你左我右。”凌若夕在一株大树上落下,敏锐地感觉到院落外埋伏的高手。

云旭重重点头,两人同时出击,干净利落的将这三人折损在此,柳叶刀划破敌人的咽喉,银针飞射,一针贯穿另一人的眉心,速度极快,动作极其干脆,几乎在一瞬间,三名青阶高手,便悄无声息的倒地,永远闭上了眼睛。

“等等。”在云旭准备突入阁楼时,凌若夕忽然出声,眸光冷冽,打量着眼前这座荒废的阁楼,“你觉得,轩辕勇会傻到只安排三人在小黑身边守卫吗?”

而且这三人还是青阶品级的武者,怎么看这事都透着一丝诡异。

闻言,云旭面色一沉,“的确有古怪,黑狼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圣兽,的确不该只有这些人把守在屋外。”

“要么,他自负到以为就凭这三人能够阻拦所有觊觎小黑的人,要么,里面必定有重重机关。”凌若夕弯下腰,随手将插在守卫脖颈上的柳叶刀取出,鲜血犹若泉涌,从静脉血管中迸射出来,溅了一地。

“小心点。”她握住刀柄,神色略显严肃,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缓慢朝阁楼逼近。

此时,三王府,正坐在高堂之位的轩辕勇忽然眉心一跳,温润的容颜浮现了一抹阴寒,他蓦地站起身,向北宁帝低声交代几句,随后,带领着轩辕府的侍卫,从婚礼上离开。

一道道黑影飞奔向轩辕府宅,速度极快。

凌若夕畅通无阻地进入阁楼,阁楼内,只一把实木梯子横在正厅,连接上下两楼,没有多余的摆设,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整个阁楼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太奇怪了……”云旭本以为阁楼内会有机关,有埋伏,可是现在又算什么?他们竟没有受到一点阻挠,就进入了这里,心里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愈发不安。

“先找小黑。”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不管有什么样的埋伏,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小黑,成功撤离。

云旭站在空荡的大堂内,闭上眼,再度确定小黑的具体方位。

“就在我们的脚下。”圣兽的波动是从他们脚下传来的,云旭拧起眉头,看着脚下以白玉铺成的地板。

“找!这里必定有通往下方的机关。”她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便在四周寻找起来,四面白墙上,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可以用来设定机关的按钮,手指在墙壁上不住抚摸着,敲击着,却仍旧是一无所获。

“怎么办?”云旭蹙眉问道,他们在这里滞留得越久,被发现的机会就越大。

凌若夕沉默了片刻,才道:“轰了这里。”

“什么?”轰了这儿?云旭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难道不知道闹出太大的动静,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吗?

“找不到机关,我们只有这条路可以选。”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眉眼寒霜,她何尝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但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除了这条路,根本别无选择。

要么空手而归,要么轰掉这块地面,找到小黑,二选一。

云旭一咬牙,只能点头同意她的提议。

两人迅速运起玄力,凌空飞起,朝着地面一掌拍下。

“轰!”巨大的声响从北面传来,声音震耳欲聋,轩辕府内留守的侍卫被这声响给吓了一跳,飞速对视一眼,急匆匆朝着北面奔去。

阁楼在庞大的玄力撞击下,哗啦啦从楼顶开始龟裂,只一瞬,便轰然倒塌,两道人影从塌陷的楼房中飞出,安全停落在楼外的院子里,碎石凌乱,尘嚣漫天,凌若夕紧紧盯着尘烟,忽然,双目一怔。

只见那倒塌的阁楼下方,竟出现了一个长达数米的四方深坑,一块铁笼子,孤零零坐落在坑中,密集的铁柱将笼子撑起,而铁笼内,小黑气若游丝的趴在地上,四肢被铁链贯穿皮肉,干涸的血迹在链条上凝固,血迹斑斑。

“小黑!”凌若夕低喃一声,一股冲天的怒火在她的心头澎湃的升起,五指黯然握紧,她双足蹬地,朝着铁笼飞去。

云旭刚要跟上,却猛地察觉到一道庞大的气浪正朝凌空飞行的凌若夕袭击而去,惊呼道:“小心——”

轩辕勇身若鬼魅,从后偷袭,速度快得两人完全来不及反应,紫阶巅峰的攻击,让凌若夕避无可避。

那股可怕的危险感,自后方传来,凌若夕在空中飞快地停下,手掌运起玄力,一转身,凌空劈出。

“砰砰砰!”

蓝阶与紫阶的浩瀚玄力在半空中对撞,大地仿佛在震动,一击挥出,凌若夕迅速后撤,与轩辕勇拉开一段距离。

“蓝阶巅峰?凌若夕,数日不见你的实力见涨啊……”轩辕勇云淡风轻地说道,峻拔的身躯孤立在空中,犹若神祗。

“咻咻咻。”数道人影在他身后成一排站定,足足有七人,且个个是蓝阶巅峰的高手!

凌若夕从空中落下,与云旭并肩而站,胸口被紫阶的玄力震伤,鲜血正在体内沸腾,她吞下漫上喉咙的血腥,怒红了双眼,冷冷地盯着上方的众人。

该死!

他怎么会忽然回来!

“你似乎很奇怪,我会离开婚礼出现在此,是吗?”轩辕勇温和一笑,语调极为温柔,仿佛在向晚辈做出解释的慈祥长者:“这里我早就请人设下阵法,而守阵人便是你击杀的三名侍卫,只要他们一死,我就会知道,你以为自己能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府宅,却不知,这里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

凌若夕眉眼寒霜,冷冷地笑了:“原来如此,难怪你会只留三名实力不高的人在此。”

“不过,你倒是让我意外啊,短短数日不见,竟拥有了蓝阶巅峰的实力。”他眸光一沉,眉宇间杀意肆虐,第一次交手时,他就知道,这个少女天分极高,若是给她时间,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只可惜,不能为他所用。

“凌若夕,天堂有路你不走,却偏偏要来找死,你怪不得我了……”轩辕勇心头一狠,手掌凌空挥出一道凌厉的气浪,朝着下方的两人拍去。

凌若夕和云旭立即朝两侧闪开,身后方才所站的地面,被轰出一个巨洞。

“更强了……”凌若夕利落地从地上翻身站起,睨了眼后方龟裂的大地,神情凝重的说道,比起上次交手,他的实力又强了不少。

她在进步,而他更是!

“恩,躲得还真快。”轩辕勇似是在惋惜没有一击击中,摇摇头,朝身后看去:“交给你们了……”

“是,家主。”七名侍卫齐声应道,随后,杀气腾腾地朝两人飞来。

轩辕勇看也不看下方的战局,凌空跃下,飘然落在铁笼外,手掌缓缓伸出,一股巨大的吸力朝小黑射去,它血迹斑斑的身体咻地落在铁柱上,砰地撞出一声巨大的声响,耸啦的脑袋被轩辕勇的掌心握住,只要稍稍用力,似乎就能将它给捏碎。

“你找死!”凌若夕冷声怒喝道,柳叶刀在空中转出数道浪花,妄想从这七人的围攻中杀出重围。

轩辕勇丝毫没有理会她愤怒的叫嚣,甚至好脾气的回头,朝她勾唇轻笑,在凌若夕似要吃人的目光下,掌心微微用力,黑狼的身体开始出现**,一股股属于圣兽的玄力,化做乳白色的光晕,从它的身体里迸出,融入他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