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3章 让人意外的援助之手

第123章 让人意外的援助之手

他竟当着凌若夕和云旭的面,吸取黑狼体内的玄力,这是**裸的挑衅,**裸的示威,仿佛在向他们说着,不论他们如何愤怒,也无法救出黑狼,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在他的手心中无助哀鸣。

凌若夕气红了双眼,出手愈发凌厉,拼着重伤,与七人缠斗,一招一式,都带着凌然的杀意。

片刻间,七人身上或多或少出现了不少伤痕,以寒铁制成的柳叶刀,入骨冰凉,划破皮肉,便是一条皮开肉绽的伤疤。

“滚开。”凌若夕怒喝道,她此时的状态不比这七人好到哪儿去,黑色的长衫之上开除朵朵娇艳的血色花朵,脸色惨白如纸,在晨光下,仿若透明一般,一脚凌空踹向左侧的蓝阶高手,右掌劈出,蓝阶巅峰的玄力倾巢而出,瞬间将两人击落。

云旭立即飞身而上,腰间佩刀已然出鞘,手起刀落,两人的头颅在半空中与身体分家,咕噜噜落在地上,血洒大地。

“一帮废物!”眼见折损两名侍卫,轩辕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嫌恶地咒骂一声,尔后狂笑道:“凌若夕,就凭你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你还以为能够伤得了我吗?瞧瞧,这就是你倾尽全力想要救出的同伴。”

他大手一挥,黑狼的身体被重重摔落在地上,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凌若夕气急,身侧的玄力开始出现巨大的波动。

四根银针齐齐飞出,从轩辕勇上下前后四面破空而至。

他轻轻挥动衣袖,轻而易举便破了凌若夕的攻击,“雕虫小技。”

“偷袭家主,给我去死!”一名侍卫见她竟对轩辕勇出手,当即怒红眼眸,哇哇叫着提刀袭来,刀风夹杂了蓝阶品级的威压,玄力如浪,从左侧逼来。

凌若夕侧身避开,顺势一掌击出,“滚。”

她没有这个美国时间同他们纠缠,冷冷地瞥了眼被两人缠住的云旭,吩咐道:“这里交给你。”

说罢,右腿在空中轻轻一蹬,跃出战局,冲向轩辕勇。

“没用的,”轩辕勇动也不动,好似完全没有看见正朝他逼近的敌人一般,“你不是我的对手。”

“轰轰轰!”攻击撞上他体外的保护罩,玄力反弹,逼得她在空中后退半米,胸口窒闷,反噬的力量已震伤她的五脏六腑,一缕鲜血自嘴角滑出。

蓝阶巅峰与紫阶巅峰,虽只相差一个品级,但其实力的差距,却是巨大的,更别说轩辕勇已是一只脚跨入地玄。

凌若夕奋力的攻击,甚至连他体外的保护罩也无法打碎,反而被玄力反噬,深受内伤。

“上次我急于抓住圣兽,放你一命,你不在外面苟延残喘,却还要来送死,今日,不杀你,他日必定会成为心腹大患。”轩辕勇冷冷地笑着,五指成爪,右手高举在头顶之上,掌心凝聚的紫色气浪,幻化成一把紫色的大剑,剑身遮天蔽日,环绕在丰盈、强大的玄力之中。

“玄力化形?”云旭错愕的惊呼一声,这一分神,便被敌人抓住空隙,合力挥出一掌,击中他的身体。

整个人朝后滑去,轰然撞击上院子的外墙,卷起无数尘埃。

凌若夕狠狠拧起眉头,看着头顶上杀气腾腾的紫色长剑,再看看倒塌的外墙中,气若游丝的云旭,一股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太弱了……

仅仅只是八个敌人,就让他们受伤至此。

“去。”轩辕勇可没给她反思与后悔的机会,手臂利落地挥下,长剑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朝着凌若夕的面门砍下。

她想要避开,却被那股巨大的压力固定住身体,青丝在气浪中凌乱地翻飞,长剑越逼越近,眼看着就要将她从头顶上劈成两半。

“快走——”一道熟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凌若夕的衣襟被人从后拽住,擦过长剑的剑刃,朝府外飞去。

“轰!”巨大的声响在院子里响起,绚烂的紫色光晕刹那间交织为一张密网,包围住整个院子,光芒万丈。

待到光球散去后,院子内已无一处平坦的地方,到处布满了碎石,外墙倒塌,大树被连根拔起,一片狼藉。

轩辕勇站在半空中,眸光阴鸷,恶狠狠看着尘嚣散去后,已然不见了踪影的两人,“该死,又被他们逃掉了……”

“家主。”狼狈避开那道可怕攻击的侍卫,凌空跃起,站定在轩辕勇身前。

“他们身受重伤一定跑不了多远,出动所有人,就算把整个京城掀过来,也要给我挖出他们,生死不论!”凌若夕的天赋太过骇人,若是再放任她成长下去,将来落败的或许会是他,他一定要在她还未成长起来时,将她斩杀掉,不惜一切代价!

皇城依旧沉浸在热闹非凡的婚礼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两道黑色的人影正在空中急速前进,凌若夕被人揪住衣襟,凛然的劲风从面颊上滑过,刚离开城门,她身体一转,利落地挣脱对方的桎梏,从空中落下,在城外的一处山脚落地。

“是你?”待到看清出手相救的人时,她微微一怔,惨白的脸蛋浮现了一丝错愕,一丝诧异。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阿二紧跟着前来,将肩头扛着的云旭扔到地上,“轩辕世家必定会倾巢出动,我们要马上启程离开。”

凌若夕紧抿着唇瓣,一言不发,她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却仍旧没有救出小黑,这样的结局,让她如何能平静的接受?

“小少爷我们已经派人前去,快走。”阿二不敢在此地逗留,谁也不清楚轩辕家族的追击何时会到,多留一刻,就会多一分危险。

凌若夕不甘地看了眼被红色的海洋淹没的京城,最后终是认下了这次的失败,拖着重伤的身体,与阿大等人一起,离开了京师。

三王府内,凌雨涵穿着凤冠霞帔被丫鬟们簇拥着回到新房,房门刚刚打开的刹那,一条银色丝线骤然断裂,一声轰然的爆炸声,吓坏了参加婚礼的宾客,无数百姓都听见了从新房传来的巨大声响,侍卫迅速涌来,凌雨涵被炸得灰头土脸的,身上的喜服已是一片狼藉,好在丫鬟眼疾手快,为她披上轻裘,才避免了走光的后果。

“怎么回事?”

“爆炸?怎么会忽然发生爆炸?”

“会不会是有人在新房里动了手脚啊?”

……

宾客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新房从内被火药炸开,小型的手雷设定为只要房门打开,就会引爆,万幸的是,没有出现伤亡,只是这场旷世婚礼,终究还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中断,成为了红极一时的笑谈。

离开皇城,凌若夕坐上停放在官道千米外茶铺旁的马车,凌小白正抱着一床棉被,在马车内睡得香甜。

阿大和阿二充当车夫,马鞭狠狠抽打在马儿的臀部,四蹄生风,朝着边境的方向绝尘而去。

凌若夕盘膝坐在车内,扶起昏迷的云旭,手掌抵住他的后背,将丹田内所剩无几的玄力推送过去,助他调理内伤。

玄力顺着他全身的经脉缓慢游走着,周而复始,堵塞的经脉被逐渐疏通,云旭哇的一声吐出肝脏内的淤血,总算是清醒过来。

“到安全的地方后,再去找大夫抓药,近期最好别动用玄力。”凌若夕淡淡地嘱咐道,收回力量,从一旁的包袱里翻出金创药,洒在自己的伤口上,进行简单的包扎。

“是什么人救了我们?”云旭气若游丝地靠在车壁上,虚弱地问道。

“当然我我们咯。”阿大听到里面的动静,将赶车的任务交给阿二,挑帘钻了进来。

“是你?”云旭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真挚的道谢,当时的情形,若他们没有及时出手,他和凌若夕必定会死在那里。

“娘亲,你受伤了……”凌小白被车内的谈话声吵醒,看着凌若夕身上鲜血直流的伤口,心疼地咬住唇瓣,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纱布,半跪在她身侧,替她包扎,动作极为熟练,也极为温柔,深怕弄疼了她。

这点痛楚,凌若夕还能承受,只是想到仍旧在轩辕府被困住的小黑,她的心情却难以好转。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京城里?”她敛去眸中的不甘与黯淡,睨着阿大,轻声问道。

“皇上派我们前来助你一臂之力。”阿大解释道,“阿二觉得你的名字很耳熟,于是派人调查,查到了你的真实身份,也查出了你与轩辕世家的恩怨,皇上担心你会出事,让我们连夜赶路,偷偷潜入京城,必要时,帮你一把,并且要保护你的安危。”

好在他们刚抵达皇城,就发现了轩辕府内的打斗,及时赶到,不然……

想想赶到时,见到的千钧一发的画面,阿大仍旧有些心有余悸。

“是吗?”凌若夕心头一动,没想到南宫玉竟会派人从南诏出发,前来助她,她似乎又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你们身受重伤,如今北宁一定不能再待了,还是和我们一起回南诏吧。”阿大提议道,想着不论用什么方法,也得把凌若夕给骗回宫里去,以解主子的相思之苦。

凌若夕没有吭声,前去南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轩辕勇必定不会猜到,她会藏在南诏皇宫,只是,一旦这件事曝光,恐怕会给南宫玉带去很大的麻烦,尤其是现下,他受制于南宫归海,若再得罪轩辕世家,他的处境会变得更加糟糕。

“你还犹豫什么?虽然现在的南诏还是摄政王一人独大,但也好过你一个人在外面东躲西藏吧。”阿大见她久久不吭声,急匆匆地说道。

云旭微微拧起眉头,去南诏,那她岂不是会有大把的时间和南宫玉相处了吗?

“凌姑娘,我们并非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少主他……”

“好,就去南诏。”凌若夕还没等他说完,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我欠他一条命,这份人情,定会百倍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