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4章 通缉令

第124章 通缉令

三王府的爆炸让凤奕郯的脸色难看至极,当夜的洞房花烛也随着破灭,凌雨涵被迫住进偏院。

将宾客送走,北宁帝阴沉着一张脸高坐在正厅的椅子上,“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做出这种事!”

“本王已派人调查此事。”凤奕郯沉声说道,剑眉紧皱成川,“若是被本王查出是谁在闹事,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语调阴寒狠厉,他深吸口气,勉强平复下怒火后,才道:“轩辕家族为何会突然离席?”

“听说是有贼子闯入府内。”轩辕勇离开时,向北宁帝交代过,却没有细说。

“贼子?”凤奕郯眸光一冷,“难道这两件事是同一帮人做的?”

不然为何会如此巧合,在婚礼时,接连发生意外?

“皇上,王爷,轩辕家主到。”一名小厮在屋外禀报道,轩辕勇着一席深紫色锦缎,快步从前院走来。

北宁帝亲自起身,同他打着招呼,寒暄几句后,才问道:“轩辕家主为何深夜到访?”

“听说王府发生了爆炸?”轩辕勇直接奔入主题,“雨涵可有受伤?”

“家主大可放心,王妃只是受了惊,没有受伤。”凤奕郯谦逊地笑道,姿态略显恭敬,与他平日里冷艳高贵的模样有些不同。

毕竟眼前这位可是第二世家的家主,身份比皇室更加尊贵,又是他妻子的娘家人,自然要奉为上宾。

轩辕勇这才放下心来,他听到消息后,便急忙赶来,就是担心凌雨涵会出事,好在是他多虑了……

“不知道二位可晓得今日闯入我轩辕府的人,是谁?”他在上首落座,眉梢一挑,略带讽刺地问道。

凤奕郯和北宁帝同时摇头,连称不知。

“呵,这人与三王爷颇有渊源。”饱含深意的目光直直落在凤奕郯的身上,视线锐利,让他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状的压力。

心头一颤,迟疑地问道:“难道是她?”

若说与他有渊源,又与轩辕世家交恶的,除了他曾经的未婚妻,丞相府抛弃的大小姐,不做他想。

轩辕勇讥笑一声,“不错,正是凌若夕。”

“该死!本王就该猜到这个女人其心可诛,没想到她沉寂了一段日子后,竟敢在本王的婚礼上动手脚。”凤奕郯怒喝道,眉眼寒霜,冷峻的面容因怒火狰狞着。

“她怎么会潜入轩辕府?”北宁帝也是一脸怒容,提起凌若夕,他便想到自己曾被她要挟,身为帝王,这是第一个敢对他不假颜色的女子。

“呵,不过是为了一只小宠物而已,皇上,凌若夕逃离时,已身受重伤,我希望能调动军队,对她发出通缉令,掘地三尺,把人给找出来。”轩辕勇轻描淡写将自己与凌若夕的恩怨掠过,“我已派府内所有弟子,修书各地分家,寻找她的下落。”

“好。”凤奕郯立即答应下来,恨不得将凌若夕碎尸万段,这个女人若不闹这么一出,他倒是险些忘了,她赐予他的痛苦。

北宁帝点头同意,当夜下旨通缉凌若夕,并且将她的画像发放到各地城镇,势要把她给揪出来。

边境,一辆马车在深山中缓缓前进着,阿大和阿二坐在车帘外的甲板上,挥鞭赶路。

凌若夕坐在车内,手中持着一张宣纸,这是在上一个城镇内全城发放的通缉令。

“娘亲,这是你吗?”凌小白眨巴着眼睛,指着画像上与凌若夕五成像的人儿,好奇地问道。

“恩。”她淡淡地应了一声。

“我们撤离得刚好及时,不然,恐怕很难逃过搜捕。”云旭在一旁出声说道,如果再晚上半日,只怕就会被人发现,从而暴露行踪了……

“全国通缉令,好大的手笔,呵。”凌若夕讽刺地笑道,她何德何能竟让一国皇帝出动全国兵力搜捕她的下落。

“据我所知,这种通缉令百年来从未出现过。”云旭解释道,不得不说,一个女子混到这种地步,从某种程度而言,也算是名满天下了,不过……“你何时捣乱过三王爷的大婚?”

通缉令上,白纸黑字写着,她捣乱婚礼,让三王妃受惊,使得皇室蒙羞,但云旭却只觉得困惑。

凌若夕随手将通缉令揉成一团,从车窗内丢出,“不过是送了一份礼物而已。”

“礼物?”瞥见她脸上似笑非笑的笑容,云旭背脊一寒,下意识不愿多问。

“恩,妹妹要成亲,作为姐姐,理应备上厚礼,现在看来,这份礼物她该是喜欢的。”这也是她此番回到京师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在新房内偷偷布下小型炸弹,让这场婚礼成为闹剧。

云旭索性闭了嘴,在心头腹诽道,喜欢?如果真的会喜欢,又怎会有这张通缉令全国派发?只怕凤奕郯和凌二小姐这次会被气疯吧。

半个月的搜捕,如同石沉大海,始终没有任何的收货,凌若夕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无从找起。

凤奕郯气得将书房内的摆设砸得粉碎,轩辕勇更是气急,在江湖上发出决杀令,只要谁能替他拿到凌若夕的人头,送万两黄金。

一时间,除却正规编制的军队外,连雇佣兵也趟进了这滩浑水之中,北宁国上上下下闹得满城风雨。

“哈哈,让他们找吧,就算翻遍了北宁,也绝对找不到凌姑娘的人影。”阿大越想越畅快,南诏与北宁虽说早已立下和平条约,但暗地里没少有过争斗,如今见北宁帝做无用功,他心里怎会不高兴?

“怕就怕不受管辖的雇佣兵会进入我国,从而找到凌姑娘的行踪。”阿二一边驱赶着马车,一边说道,巍峨的皇宫已映入眼帘,他们紧绷了多日的神经此刻总算是放松下来,有心情说笑了……

“切,谁会知道凌姑娘在我们这儿?别忘了,要不是凌姑娘说漏嘴,自曝身份,咱们不也没查出她的身份吗?”阿大白了阿二一眼,信誓旦旦地说道。

“咦?那是皇上?”阿二刚想还嘴,却在正前方的宫门口看到一抹熟悉的人影,金灿灿的龙袍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目的光晕,极为扎眼。

皇上竟会亲自到宫门迎接凌姑娘?阿二嘴角一抽,心里既好笑又好气,一国之君竟会为了一个女子屈居至此,皇上他对凌姑娘怕是动了真情吧。

凌小白听见他们俩的谈话,双眼蹭地亮起,挑开车帘露出脑袋,欢快地朝南宫玉挥手打着招呼,“南宫叔叔。”

他激动欢喜的模样落入云旭眼中,倒叫他暗自戒备起来,小少爷如此喜欢这位少年天子,将来会不会直接把他唤作爹爹?

不行!他得要把此事告诉少主,让少主快快赶来。

云旭在心底打定主意,准备替云井辰保护好夫人和儿子。

清脆的嗓音落入南宫玉的耳膜,他隽秀的脸庞上缓缓浮现了一抹浅浅的笑,抬起手臂,与凌小白隔着一条街遥遥相望。

马车在宫墙外停下,凌小白迫不及待地蹦达下马车,风一般撞入南宫玉的怀中,紧紧搂住他的腰肢,“南宫叔叔,宝宝好想你。”

云旭心头的劲爆开始闪烁红灯,劲敌!他一定是少主的劲敌!

阿大和阿二跳下马车,跪地行礼:“属下拜见皇上,不负皇上所托,已将凌姑娘和小白少爷安全接到。”

“辛苦了……”南宫玉轻轻拍着凌小白的后背,含笑说道,随后,急切地抬起头,看向马车,期待着能看到佳人的身影。

凌若夕素手挑开车帘,利落地翻身跃下,一言不发地站在马车旁,虽然未曾开口,但她看向南宫玉的眸光,比起以前,多了一丝暖意与平和。

“路上吃苦了吧,快些进宫,我已派人准备好午膳。”南宫玉抱起凌小白的身体,主动走向凌若夕,淡淡地笑着。

“你有心了……”凌若夕漠然开口,跟着他走入宫门。

设宴的地点定在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内,长桌上铺着名贵的桌布,菜肴热腾腾地摆放着,一众宫人静静站在一旁,见他们进门,立即屈膝行礼。

“坐。”南宫玉亲手替她将椅子拉开,动作极致温柔,“你的脸色不太好,受伤了吗?”

凑近她的身侧,南宫玉清晰地看到她略显苍白的肤色,担忧地问道。

凌若夕淡淡地应了一声:“小伤。”

她虽然说得不以为意,但南宫玉却深知,能够从天下闻名的第二世家家主手里逃出,她必定经过了一番苦战,“那得多补补才行,待会儿我让太医给你看看。”

“不必了,我现在很好。”凌若夕谢绝了他的好意,她的身体她自己了解,只是失血过多,受了内伤,调养一阵便会痊愈。

身为杀手,凌若夕最忌讳的便是看大夫,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即使换了朝代,这个原则她始终没有忘记过,只要人没死,就不算严重。

见她态度坚决,南宫玉也只能选择妥协,却在心里打定主意要好好给她补一补身体,席间,不停地对着凌若夕大献殷勤,尤其是几样补血顺气的菜肴,更是没少往她碗里送。

看着碗中几乎堆成山高的饭菜,凌若夕难得的郁闷了,抬手阻止了南宫玉还想继续夹菜的动作,“我自己来。”

“娘亲说过,自己的事自己做,南宫叔叔,你还是给宝宝夹菜吧。”凌小白趁机说道,举着手里的空碗。

南宫玉轻轻叹息一声,立马满足了凌小白的要求,“来,多吃点,喜欢什么记得告诉叔叔。”

阿大和阿二守在殿外,看着里面谈笑风生的场景心里说不出的欣慰。

自从凌姑娘走后,皇上再未展现过笑颜,如今可算是笑了,也不枉费他们千辛万苦赶去救人,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