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5章 许以后位

第125章 许以后位

为了防止凌若夕的画像流入南诏,被南宫归海得知,南宫玉偷偷差人截住所有画像,更是以近日京师外来人口众多,导致好几起偷窃案,勒令全城戒严,以至于至今,京师内竟无人得知凌若夕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北宁国正在搜捕的女子,正是此刻被他们的皇上捧在手心的姑娘。

这日下朝后,南宫玉刚走下龙椅,便被南宫归海叫住。

“皇上,听说若夕姑娘回到宫里,仍旧居住在凤仪宫?”他微微拱手,礼行得极其敷衍,笑眯眯的问道。

南宫玉心头拉起警报,不动声色的戒备起来,“是的。”

“后宫是皇上的后宫照理说,老臣等不该过问,只是,若夕姑娘在宫中居住已久,又未有头衔在身,传扬出去岂不是坏人清誉吗?”他俨然一副替凌若夕的名誉着想的样子,只是眼底精芒爆闪:“老臣在宫外有一处别庄,不如将若夕姑娘安排在别庄内居住,不仅可以让姑娘免受人口舌,也能够让她赏一赏南诏国的国都,皇上觉得可好?”

一个身份不明,且实力非凡的女人,他绝不能让其在宫中久住,只要离开皇宫,多的是方法将她和南宫玉隔离,任何有可能会影响到他身份地位的隐患,他都得扼杀在摇篮中。

南宫玉怎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眉宇间滑过一抹怒色,却又迅速镇定起来,“摄政王所言甚是,朕的确该想个法子,堵住这幽幽众口。”

“皇上这话什么意思?”南宫归海本以为南宫玉会同意自己的要求,没想到他反而含糊其辞,似乎还有要为凌若夕正名的意思,立即沉了脸色。

“若夕姑娘带着孩子太过辛苦,朕接她入宫,也是希望能给她一个好的生活,多谢摄政王提醒,朕这便给她名分,让她光明正大居住在凤仪宫中,绝不会让外界的传言伤害到她半分。”南宫玉说得斩钉截铁,甚至还面露感激。

南宫归海气得够呛,脸上的肌肉上下抖动着,“那皇上想要给若夕姑娘什么名分?”

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冷硬、森寒。

“此事朕要与她商量商量,摄政王可以放心,若是有决定,朕第一个告知你。”说罢,他轻拍一下南宫归海的肩膀,笑盈盈的抬脚走远。

那春风得意的背影,让南宫归海彻底冷下了容颜,“南宫玉,你当真是翅膀长硬了吗?”

还是说,他以为多一个蓝阶高手,就能够与自己对抗?呵!痴人说梦。

南宫玉敢走出朝堂的大殿,阿大和阿二立马走到他身后,如同骑士般守护在左右。

“皇上,你真的要为凌姑娘正名?”阿二蹙眉问道,这事虽好,但只怕凌若夕不答应啊……

他是旁观者,自然看得出襄王有心,神女无梦,想要在宫中以合适的名义住下,除了嫔妃没有别的选择。

“恩。”南宫玉心情极好,眉眼含笑,他还得多谢南宫归海提醒了他这件事,“只有这样我才能正大光明的保护好她。”

怕就怕这件事人家不答应啊,阿二在心头吐槽道,见南宫玉完全沉浸在欢喜中,不愿泼他的冷水。

“皇上,你准备给凌姑娘什么名分?”阿大急急问道。

“皇后之位。”南宫玉语出惊人,惊呆了身后的侍卫。

“皇后!?”阿大和阿二倒抽了一口冷气,皇上该不会是高兴得失去理智了吧?这后位怎么可能随便一个女子就能坐上?

“她值得的。”在南宫玉眼中,凌若夕千般好万般强,区区一个后位,他甚至还怕会委屈了她。

阿大和阿二迅速对视一眼,没敢答话,只是觉得,这件事想要达成,难如登天。

南宫玉下朝后便赶到凤仪宫,进了院子,就看见凌小白吃力的在花圃旁蹲着马步,炽热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上,唇红齿白的小脸,挂满了一头的热汗,双腿微微发抖。

他心疼地迎上前去,卷着袖口替他擦拭掉汗珠:“站了多久了?”

凌小白委屈地瘪瘪嘴:“一个半时辰了……”

一说,南宫玉心头愈发怜惜,却也知道凌若夕是为了儿子好,希望他能从小打好基础,将来才能免受他人的欺凌,于是,出言安慰道:“没关系的,再坚持坚持,我相信小白是最棒的。”

凌小白本是想让他替自己求情,一听这话,顿时如同恹了的茄子,双肩无力的耸搭下去,他就知道不该对这人抱有太大的希望的,他好可怜,和娘亲的重要性完全不能比。

阿大捂着嘴忍俊不禁地笑了,艾玛,看到这位古灵精怪的小少爷受苦,他表示真的很高兴。

安慰凌小白几句,南宫玉这才踏上石阶,凌若夕早在他进入院子时,就已察觉到了他的气息,从入定中醒来,坐在厅内的软塌上,悠然饮茶。

南宫玉刚跨进大门,见到她闲适自在的姿态,心头软软的,竟有些不愿上前打扰这幅宁静的画面。

凌若夕眉梢轻抬,淡漠地睨着他:“有事?”

将心底的一丝叹息敛去,南宫玉含笑道:“恩,刚刚下朝时,摄政王说了一件事,我觉得有些道理,想来和你商量商量。”

他居然会有和南宫归海意见相同的一天?凌若夕缓缓放下手中茶盏,惊奇地凝视着他,并不算锐利的目光,却看得南宫玉面颊发热,他讪讪地动了动嘴角,借着喝茶的动作,掩盖住自己通红的脸蛋,一颗心扑通噗通快如擂鼓。

凌若夕饶有兴味地撑起手掌托住腮帮,定眼凝视着他。

“咳!”南宫玉尴尬地咳嗽一声,只觉得脸如火烧,眉宇间满是羞涩。

“到底什么事?”凌若夕淡然问道,似是没看见他单纯的反应,眼底隐有戏谑的暗光滑过。

南宫玉轻轻松了口气,正色道:“我想替你正名,让你在宫中能够以光明正大的身份居住下去。”

凌若夕眉头微蹙,刚要回绝,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南宫玉打断:“我知道你一定是不愿意的,但是,你想想,你要为敌的乃是这片大陆上的顶级世家,不仅如此还有整个北宁皇室,若没有尊贵的身份与后盾,以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虽然他不清楚,凌若夕和轩辕家族的恩怨,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绝对是不死不休!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示意他继续。

见她没有一口回绝,南宫玉心里涌出一丝窃喜,“我想许你皇后之位,即便将来你的身份在南诏曝光,有整个南诏做你的后盾,也无需惧怕他们。”

“皇后?”凌若夕面露一丝诧异,“你在说笑吗?”

他知不知道这个决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且不说南宫归海对她的忌惮与戒备,就以她现在的身份,嫁给他,势必会引起北宁和轩辕家族的不悦,到那时,再有一个摄政王觊觎皇位,他这个皇帝恐怕就要做到头了……

闻言,南宫玉莞尔一笑,“我是认真的,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你。”

“为什么做到这个地步?”他难道是傻子吗?

南宫玉很想告诉她,只因他仰慕她,倾慕她,但对凌若夕的了解,一旦他说出实话,或许连朋友也做不了,他故作淡然地笑了一声:“这只是交换条件。”

“恩?”凌若夕愣了愣:“什么意思?”

“我以南诏为你保驾护航,你替我对付摄政王南宫归海,若以后位许之,我会与你干政的权利。”南宫玉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他相信以她的个性对这样的合作,定会答应的。

“你是想利用我对付南宫归海?”如果是这样,或许答应他也是件好事,有南诏国作为后盾,她对付轩辕世家会轻松不少,一个人的强大仅仅只是个体的强大,永远比不过千军万马,这一点凌若夕十分清楚。

她低垂下眸子,沉默片刻后,才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南宫玉心头狂喜,却又努力克制着,嘴角的笑明媚动人,他抬起手来,轻声道:“击掌为誓?”

“啪!”

清脆的掌声在宽敞的殿宇内响起,联盟达成。

当日,南宫玉吩咐礼部准备封后事宜,下圣旨,封凌若夕为皇后,入住凤仪宫,则良辰吉日举行封后大典。

这则消息瞬间让整个皇宫的人通通傻了眼,虽然他们知道南宫玉对凌若夕的重视,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会下这么一通旨意。

南宫归海得到消息,立即骑马入宫,畅通无阻地抵达御书房,伸手重重推开房门,怒视着伏案批阅折子的帝王:“皇上,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怎配做南诏的皇后?”

南宫玉早就料到他会与自己唱反调,慢条斯理将手中的朱笔扔开,“摄政王无需如此动怒,坐下慢慢说。”

说个屁!

南宫归海在心里爆了粗口,一旦这若夕做了皇后,以她的实力,绝对会和自己作对,后宫中他埋伏的探子、暗线,定会被清洗,这样的结果,他怎么可能让其发生?

胸口上下起伏着,他紧了紧拳头,勉强克制住心里的怒火,黑着一张脸,咬牙道:“这就是皇上所说的,替她正名的法子吗?南诏国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做皇后的先例,传扬出去,岂不是要沦为两国的笑谈?再者,若夕姑娘生有一子,若她为后,按照祖制,这孩子势必会被立为太子,皇上,你是想乱了皇室的血统吗?”

一字一句说得振振有词,到最后,几乎已与咆哮没什么两样。

待到他说完后,南宫玉亲手捧着一杯茶盏,递到他身前,眉眼含笑:“摄政王说累了吧,快喝点茶润润喉。”

“你!”南宫归海被他轻描淡写的态度彻底激怒,手指直指他的鼻梁,这个废物皇帝,竟敢用这种态度对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