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6章 对待敌人要像寒冬般无情

第126章 对待敌人要像寒冬般无情,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南宫玉好脾气地笑着,黑眸纯净如水,倒影着南宫归海怒不可遏的身影,“摄政王,请。

紫砂茶盏在他的面前左右摇晃几下,南宫归海冷哼一声,随手接过,重重放到肘边的矮几上,丝毫没有要饮用的念头。

“皇上,你认为老臣现在有用茶的兴致吗?南诏国就要出现第一位平民皇后了……”南宫归海冷声说道,话里话外尽是对凌若夕的不屑。

“摄政王,朕已到了该亲政的年纪,早日大婚,也能够为摄政王分担一些政务,至于若夕,”想到即将成为自己皇后的女子,南宫玉笑得愈发柔情似水,“朕想,她是后位最适合的人选,这件事朕已经决定了,请摄政王尊重朕的意愿。”

他特地咬重了请这个字,语调里带着不容商量的坚决。

南宫归海还是头一次看见南宫玉如此执着于某件事,他危险的眯起眸子,冷眼凝视着眼前的帝王,究竟从什么时候起,记忆里懦弱到近乎无能的皇帝,居然敢屡次驳回自己的命令了?

“皇上,你当真要一意孤行吗?”暗藏嘲弄与警告的话脱口而出。

南宫玉却不为所动,没有出声,但脸上的坚定与决绝,却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

他是真的打定主意要立凌若夕为后,即使代价是彻底得罪南宫归海也在所不惜!

“好好好,皇上既然如此坚决,老臣也无话可说,只希望皇上他日莫要后悔。”南宫归海拂袖起身,狠狠瞪了南宫玉一眼,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御书房,转身的刹那,他的脸上杀机已现。

一个竟敢违抗他命令的傀儡,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南宫玉含笑而立,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花园中,这才喃喃道:“南宫归海,朕早已不是你掌心里的棋子,这个天下,是属于朕的,你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少年羸弱的身躯此刻仿佛透着毁天灭地的孤勇与决绝。

摄政王愤怒离去的消息,让宫里不少下人心惊肉跳,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

云旭自打得知凌若夕已答应嫁给南宫玉后,眉头就没松开过一刻,双手负在身后,愁眉苦脸的在凤仪宫的花园里来回踱步。

若是凌姑娘当真下嫁南宫玉,那少主该怎么办?

“你能不能别在小爷跟前走来走去?眼睛都快被你给转花了……”凌小白老老实实在一旁蹲着马步,肉嘟嘟的小脸不满地拧成一团,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

云旭停下步子,张了张嘴,须弥又继续沉默。

凌小白的额头凸起一个偌大的井字,他龇牙咧嘴地问道:“小爷说,你能不能别再转了……”

“小少爷,你觉得南宫玉和凌姑娘真的应该成亲吗?”云旭犹豫了许久,才吞吞吐吐的问道,试探着凌小白对这桩婚事的态度。

“为什么不行?南宫叔叔对娘亲很好,”凌小白理所当然地开口,“而且他很有钱。”

或许后面的理由才是重点!

云旭嘴角一抽,忍不住提醒道:“少主也不缺钱。”

废话!云族不仅是天下间最大的情报基地,麾下店铺更是遍布两国,可以说是最富有的存在,拥有的财力,即便是南诏、北宁两国的国库总和,也比拟不上。

“小爷讨厌他。”凌小白撅着嘴,想到云井辰,脸上写满了毫不掩饰的不满,那男人又小气又腹黑,还老欺负他,他才不要把娘亲交给这种男人。

“小少爷,其实少主对你很好,也很在乎你。”云旭替云井辰辩解着,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父子。

“小爷可没看出来,娘亲受伤的时候他在哪里?小黑被捕的时候,他又在哪里?哼哼,小爷想要的是能够成为娘亲靠山的继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小爷看上。”

这么一说,似乎少主还真的比不上南宫玉。

这个念头在云旭的脑海中浮现,又立马被他拍飞,他狠狠摇了摇头,他怎么可以质疑少主呢?

“你别替他说好话,反正小爷就是喜欢南宫叔叔,不喜欢他。”凌小白瞪了云旭一眼,任性地说道。

“难道你宁肯要一个继父,也不想要爹爹吗?”云旭情急之下抛出这句话来。

“爹?”凌小白微微一愣,随即不屑地瘪了瘪嘴:“小爷才没有这么不华丽的亲爹,小爷只需要娘亲就够了……”

“说的很好。”一道冷冽的嗓音自后方传来,云旭面颊发黑,咔咔地转动着脖子,在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寝宫内走出,静静站在后方的青石小道上的女人时,心头咯噔一下。

凌姑娘究竟什么时候到的?又听到了多少?

“向我的儿子灌输如此滑稽的东西,你在找死吗?”凌若夕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瞬间让云旭有种被冻成冰雕的错觉。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尖,避开她太过锐利的目光,“凌姑娘。”

“娘亲。”凌小白嘿嘿一笑。

“站好!”凌若夕扫了眼他不停打颤的下盘,不悦地蹙起眉头,“什么时候站稳了,什么时候休息。”

现在不打好基础,将来他根基不稳,如何成为强者?

这片大陆,没有实力的人只能受人欺辱,只有变强,才能成为人上人,才能保护好自己。

凌小白一听这话,脸上讨好的笑容一下子暗了下去,他幽怨的看着凌若夕,头顶上摇曳的呆毛好似恹掉的茄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只可惜,他的可怜丝毫没有换来凌若夕的不忍与动容。

“你很闲吗?居然跑来和小白说这些话。”炮火直接对向云旭,她最反感的便是听人提及凌小白亲生父亲这件事。

在她眼中,儿子是她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即使没有父亲,她也会教导他成才。

“抱歉,我只是……”云旭张嘴想要解释,毕竟,他太清楚少主有多在乎这对母子。

“停,我现在不想听任何有关于他的话题。”凌若夕甚至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截了当终止了这个话题。

云旭见她态度异常坚决,只能报以苦笑,默默地在心底哀悼着少主追妻的艰难未来。

入夜,云旭惆怅地站在凤仪宫后方的偏房内,一张深色红木书桌上,摆放着名贵的文房四宝,白净的信笺静静躺在桌上,烛光闪烁不止,他几次提笔,却又无法落下,云族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若是少主得知南诏国的事,只怕会立即抛下一切赶来阻止凌姑娘与南宫玉成亲,少主一旦离开云族,势必会叫二少爷抓住机会,趁机夺权。

这封信究竟是写,还是不写呢?

他面露犹豫,但最终仍是提笔将事情一五一十写在信笺上,扑闪着翅膀的白鸽从夜幕上坠落,乖巧的停在窗柩前的露台上方,云旭将信笺放入竹筒,目送白鸽再度离去,这才幽幽地叹息道:“希望这么做没错。”

第二天清晨,浓浓的白雾在皇城内降临,整个城池被雾霾笼罩得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云旭刚换上干净的衣衫,便接到来自云井辰的密信,信件上龙飞凤舞写着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婚礼,那女人只能是本尊的夫人!”

他甚至能想象出少主在写下这句话时,是何等的愤怒,一笔一划间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与威严。

“不惜一切吗?”五指一紧,信笺在掌心化作粉末,簌簌地掉落一地。

凌若夕可不知云井辰的动作,即便是知道,她也不会理会。

用过早膳,礼部尚书亲自造访凤仪宫,奉南宫玉的旨意,前来替她测量尺寸,制作崭新的嫁衣。

凌小白一边揉着酸疼的小腿,一边乐呵呵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瞧着众人忙里忙外,时不时点点头,时不时嘴里发出极其猥琐的笑声。

凌若夕双手平举,任由宫女用刻着尺度的布条替自己测量,余光瞥见凌小白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冷哧一声,却没有出言教训他,而是冷冷地睨了他一下。

凌小白接收到某人凉飕飕的眼刀,立马回神,双腿从椅子上放下,正襟危坐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模样。

“噗哧。”礼部尚书忍俊不禁地笑了,“难怪皇上会如此在乎姑娘和这位小少爷,两位还真与众不同。”

凌若夕挑起眉梢,是她的错觉吗?她似乎从这句话里,听出了讽刺的意味。

“那当然,小爷是最特别的。”凌小白挺了挺胸,豪情万丈地说道。

本是想讽刺他们的尚书,顿时语结,一般人会这么夸赞自己吗?果然是小家子气。

“是,的确很特别,微臣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尚书意味不明的说道,语调里暗藏深意。

“那是你孤陋寡闻。”凌小白虽然年纪小,但这并不代表他感觉不到善恶,这个人,分明是讨厌他的,却老是称赞他,娘亲说过,事反无常必有妖,他才不会给这人好脸色看呢。

灵动的眼睛滑过狐狸般的狡诈光芒,凌若夕将他的坏心眼看在眼里,没有出声。

尚书被这番理所当然的话说得气结,脸上的笑僵硬在嘴角。

“你说小爷说得对不对?”凌小白得寸进尺地问道,将趁你病要你命的伟大传统,发扬得淋漓尽致。

对待不怀好意的敌人,必须要向寒冬般无情。

礼部尚书尴尬地抽了抽嘴角,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能保持缄默。

凌小白逗了他好一阵,只可惜敌人实力太弱,让他毫无得胜的喜悦与满足,最后幽怨的闭了嘴,睨了眼被自己质问得哑口无言的尚书大人,在心头叹息道,不是我军太强,而是敌人弱爆了,高手总是寂寞如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