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29章 经典的调戏

第129章 经典的调戏

南诏国少年天子即将大婚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传到边境,传入北宁境内,原本正忙着搜捕凌若夕下落的北宁帝疑惑地皱起眉头。

“可知皇后是什么人?”他坐在御书房内的龙椅上,沉声问道。

凤奕郯一席暗紫色锦缎,气息冷冽端坐在下首,闻言,摇了摇头:“不知,据说是在离宫时,碰见的普通女子。”

“普通女子?南诏国摄政王竟会允许普通女人被封为后?”北宁帝似乎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国之君大婚,这可是要亲政的苗头啊,南宫归海居然会答应让这傀儡皇帝插手政事?

“据说是南宫玉据理力争才逼迫他答应下来的,呵,为了一个平民得罪权倾天下的王爷,恐怕他是爱得理智全无了吧……”凤奕郯不屑地冷笑道,对南宫玉自掘坟墓的做法嗤之以鼻。

北宁帝面露深思,手指轻轻敲击着面前的龙案,沉默一阵后才道:“等到婚期确定下来,皇弟,你去走一趟,代朕参加南宫玉的大婚,顺便留意南诏国内的局势。”

若是南宫归海与南宫玉撕破脸,导致南诏国内斗,那么,他们到时候自然可以分一杯羹。

北宁帝的算盘打得叮当响,眼底精芒暴涨。

凤奕郯微微颔首,“是。”

“顺道将你的王妃一并带去,以此彰显皇室对她的看重。”他不介意在这种时候给足凌雨涵面子,毕竟她的背后站着的,是第二世家。

凤奕郯哪里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狭长的星目滑过一丝暗沉的嘲弄之色,“皇兄放心,本王知道该怎么做。”

不过是一个用来联系轩辕家族的棋子,在她还有用武之地时,他不介意给予她万千荣宠。

“你心里有数就好,至于这凌若夕……”北宁帝口风一转,脸色蓦地沉了几分,说到她时,心头的怒火便蹭蹭地朝上涨着,冒着。

“倾全国之力竟无法找到一个女子!本王不信,不信她有飞天遁地的本事,找,必须找!”凤奕郯咬牙切齿地说道,俊美无涛的面容生生狰狞着,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与凌若夕有杀母之仇,夺妻之恨呢。

北宁帝微微点了点头:“朕会继续让人搜捕她的下落,只是,如此密集的搜捕,她究竟是如何逃脱掉的?会不会与她背后的神秘势力有关?”

他可没有忘记,凌若夕身后的神秘力量。

“皇兄的意思是……”凤奕郯面露迟疑,回想到自己中毒的那段日子,他忍不住心头发寒。

“朕想将搜捕放在暗处,让轩辕勇在明处,如此一来,即便与神秘势力对上,北宁也可全身而退。”清秀的面容浮现了一丝狐狸般狡诈的微笑。

“好,这么多年这些世家一直凌驾在皇族之上,也可趁着这个机会煞一煞他们的威风。”凤奕郯冷冷地笑了,眸光阴鸷狠厉,千百年来,世家强于皇族已成了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可身为皇室众人,他却心有不甘,如果能抓住这次的机会,让轩辕世家实力大损,从而为皇室所用,那么,北宁皇室的实力将无人能敌。

两人密谋的事,半点风声也不曾走漏,明面上,北宁帝与凤奕郯依旧对轩辕世家以礼相待,但暗地里,却偷偷将派出的兵力转明为暗,打算来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南诏国京师,南宫玉一身素色长衫,腰间斜插一把白玉骨扇,风姿卓越走在热闹的集市中,阿大和阿二在后方半米外替他保驾护航,凌若夕则牵着儿子,时不时在摊位前驻足,一行人衣衫名贵,容貌出众,一看便知绝非等闲之辈,不少百姓纷纷绕开他们身边,偷偷用余光打量着他们。

“娘亲,这里好热闹啊……”凌小白笑盈盈地开口,几乎快被两侧林立的店铺晃花了双眼。

大婚在即,他们今日特地离开皇宫游玩,来到南诏多日,凌若夕还从未好好看过这座城镇。

比起北宁的国都,这里多了几分严谨,即便是路过的百姓,在见到衣着名贵的公子哥时,也会下意识选择避让,打从心里畏惧着这些名门子弟。

“走一走瞧一瞧嘞,新鲜的包子,舒适可口,一两银子十个。”摊贩大声地吆喝着,热腾腾的蒸汽从蒸笼中冒出,凌小白吸了吸嘴角的哈喇子,一溜烟窜了过去,踮着脚,双眼放光地嗅着空气里的香味,尔后,指着白花花的包子,朝南宫玉看去。

他顿时了然,朝后方的阿大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上前替凌小白付银子。

凌若夕嘴角一抽,这儿子居然连这种小事也要算计,敛财敛到这份儿上,堪称奇葩。

云旭只觉得这一幕不可直视,堂堂云族流落在外的小少爷,竟沦落到连一两银子也舍不得花的地步,何其滑稽?

凌小白可不管众人千转百回的心思,抱着热乎乎的包子,大口大口咬着,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发出啧啧的声音。

“哟,俏娘子你跑什么?本公子可是花了五两银子从你爹那儿把你给买来的,你居然还敢跑?”忽然,一声嚣张的叫嚣声从正前方传来,南宫玉眉头一蹙,脸上浮现了丝丝不悦。

凌小白一见有热闹可瞧,急忙撒着一双小腿蹬蹬地跻身到看戏的人群中,被密密麻麻的百姓包围着的,是一男一女,男子衣着名贵,正紧握住少女的手腕,面露**邪的笑容。

少女穿着粗布麻衣,甚至手臂上还绑着黑纱,显然是家中有丧事,她泪眼婆娑的咬住嘴唇,可怜地哀求道:“公子您就行行好放了奴婢吧,奴婢做牛做马也会把银子还给你。”

凌若夕眉梢一翘,莫名的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像极了昔日电视剧里,富家公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这时候,按照常理,必须得有英雄现身救美。

她只淡漠地扫了一眼,便打算离开,谁料,却被一名家丁打扮的打手拦住了去路。

“公子,这里还有一个漂亮娘们儿。”家丁搓着手,阴恻恻的笑着向主子禀报道。

娘们?

带着歧视、羞辱的称呼,让凌若夕冷下脸来,身上释放的寒气愈发刺骨,眸光冷冽如刀,直刺向拦路的家丁,薄唇微启:“滚开。”

家丁被她瞪得心头发虚,但在这么多人面前,却又不愿丢了面子,故作镇定地大声叫嚷道:“你这娘们说什么?”

南宫玉纯净的黑眸里染上一丝冷怒,他上前一步将凌若夕挡在自己身后,沉声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少年峻拔的身影带来一股油然而生的压迫感,让家丁冷不防后退半步,但转瞬,便平静下来,双手叉腰,气焰嚣张地瞪着南宫玉:“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子是谁?在这京城里谁不给公子三分面子,看你这身打扮,该不会是外地来的人吧?一副穷酸像。”

凌若夕神情古怪地将南宫玉由上到下打量一番,他身上的锦缎是地方进贡的苏绣,在店铺中根本见不着,只有皇室中人才能享用,也难怪没有被看出。

堂堂一国天子竟被说成是穷酸……

一抹玩味儿的笑容爬上她的嘴角。

阿大蹭地一下拔出腰间佩刀,刀刃直指家丁的咽喉,虎身一震:“放肆!”

家丁被吓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四肢不停抽搐着,三魂七魄险些被吓得离了体,“你!你要做什么?”

“恩?你是何人,竟敢在本公子面前耍威风?”公子哥尖声质问道,抓着少女的手掌随着松开,一双贼眼yin荡地扫视着凌若夕,露出垂涎三尺的**光:“极品,果真是极品!没想到京师内竟还有这等美人,比翠红楼的头牌还要漂亮几分,美人儿,你要不要跟着本公子?本公子保证你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衣食无忧。”

“哦?”凌若夕缓步从南宫玉身后走出,笑得春风满面,但那双寒潭般深幽的眸子,却是一片冰冷,“呵!你确定要我跟着你?”

凌小白趁机溜到正在默默垂泪的少女身旁,扯了扯她的衣摆,冲她咧嘴一笑,唇红齿白的脸蛋,绽放出骄阳般明媚的笑靥,足以驱散所有的阴霾,“姐姐别怕,小爷和娘亲会保护你的。”

话语幼稚到近乎可笑,明明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却敢拍着胸口说保护旁人。

少女紧抿着唇瓣,用力擦拭掉脸上的泪痕,急切地开口:“小少爷,你们快走吧,别因为我得罪了他,你们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可是这京城里的小霸王,别管我了,我不想因为自己牵连了你们。”

“放心吧,他不是娘亲的对手。”凌小白不屑地看了眼狐假虎威的公子哥,信誓旦旦地说道。

少女张了张嘴,却在对上他那双满是坚定的眸子时,顿时语结。

他似乎说的是真的。

即使眼前的人只有四五岁大,但莫名的,她却想要相信他。

那方,公子哥一听凌若夕有答应的迹象,挺了挺胸,昂首道:“当然,只要伺候好本公子,你要什么本公子都能给你。”

“如果说,我要你的命呢?”极致温柔的话语,却冰冷刺骨,众人眼前一抹黑影蓦地闪过,下一秒,凌若夕已到了公子哥的跟前,手指轻轻握住他的脖颈,冰凉的指尖与肌肤相触,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双目圆瞪,骇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一股寒气从背脊窜上头皮。

“你……你……”他吓得浑身直哆嗦,竟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好可怕,这个女人真的好可怕。

他会死的!

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直勾勾凝视着他,犹若黑洞般,叫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