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0章 调戏也要选对对象

第130章 调戏也要选对对象

云旭微微抽了抽嘴角,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手,只因为这个女人,根本无需任何人的保护,这种事,她自己就能解决,他真正同情的,反而是眼前这个吓破了胆的公子哥,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用来做什么的,调戏谁不好,偏偏调戏这么一尊杀神。

“我怎样?”凌若夕讥笑一声,五指蓦地用力握紧,单手将人提在空中。

公子哥呼吸一滞,身体不住地在半空中**着,两眼已朝上翻白,脸色发青。

“天哪!这可是小霸王啊……”

“完蛋了,这女人绝对死定了……”

……

百姓们捂嘴惊呼,纷纷为凌若夕的大胆感到担忧,她教训的可是当今摄政王府里最得宠的管家的唯一儿子啊,要是这小霸王真要有个万一,她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只可惜众人不知,别说是一个管家的儿子,即便是南宫归海在这里,得罪了她,她同样会出手。

将人群中的窃窃私语听在耳中,凌若夕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手臂随意一挥,公子哥好似被一股可怕的重力击中,身体成华丽的抛物线,直直坠落向一旁的灰墙,轰地一声砸在墙壁上。

“哇!”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整个人成大字型,慢悠悠自墙面上滑落下来,如同一堆烂泥。

“公子!”家丁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脸色齐齐骤变。

公子哥倒在地上,气若游丝,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中被震伤,不好好休养,恐怕要终身沦为半残废了……

两名家丁手足无措的蹲在公子哥身旁,想要碰他,却在看见他吐血不止的模样时,吓得停了动作。

“你居然敢打伤我家公子?有种你别跑!我们老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家丁仗着摄政王府撑腰,大声叫嚣道,随后打发了同伴前去寻找帮手,剩下的几人将凌若夕等人牢牢围住。

围观的百姓几乎站满了整条街道,担忧的,惆怅的,害怕的,即使心里为凌若夕的所作所为担心,却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来,摄政王府的威名,早已让这帮老百姓吓破了胆,哪怕心里有再多的不忿与怨言,也只能选择向强权低头。

南宫玉面色微沉冷眼看着这帮狐假虎威的家丁,若非这次出宫游玩,他还不知道在天子脚下,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摄政王府内一个小小的管家竟会拥有这般可怕的威望!

“好,我等着。”凌若夕云淡风轻地说道,转身朝凌小白勾勾手指,后者屁颠屁颠跑上前来,同时还不忘去对面的店铺里借了把椅子,殷勤地端到她的跟前,衣袖轻轻拂了拂椅子上的灰尘,舔着脸笑道:“娘亲请坐。”

“……”旁观的百姓顿时石化,这帮人到底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无知者无畏?他们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坐在这儿等着别人来算账?

凌若夕落落大方的坐下,羊脂般白皙的脸蛋,挂着惊心动魄的浅笑,身前是人山人海的市集,身后,是倒在血泊中,被家丁团团保护住的公子哥,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她,相比百姓的提心吊胆,身为主角的他们,反而显得极为从容。

“他,怎么办?”云旭指了指如同烂泥般的富家少爷,鄙夷地拧起眉头,若这是云族中的子弟,他绝对会让其回炉重造。

“不是说候着吗?那就候着呗,”阿大瘪了瘪嘴,连多看那公子哥一眼也觉得不屑,“这点伤势死不了人的。”

“刚才做什么去了?”凌若夕微微垂首,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儿子,轻声问道。

凌小白露齿一笑,扭头伸出手指,指向少女所站的方向:“宝宝刚才在助人为乐。”

“……”凌若夕嘴角一抽,忽然间有些手痒,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学会了个人英雄主义?他才多大,就满脑子想着去救人?

似是看出凌若夕不愉的情绪,凌小白赶紧闭了嘴,舔着脸讨好地朝她憨笑。

“啪!”一个爆栗在他的脑袋上炸开了花,围观的百姓纷纷抖了抖身体,莫名地觉得有些肉疼。

虽说那巴掌不是拍在他们的身上,但只听这声响,就能想象出该有多痛。

“让开让开,通通让开!”从街尾忽然间传来的叫嚷声,打破了人群的安静,只见一列穿着盔甲的侍卫,被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带领着,正拨开人群昂首走来,前方替男子领路的,不是前去通风报信的家丁还能有谁?

“老爷,在那儿!就是他们打伤了公子。”家丁横指凌若夕,咬牙切齿地说道,底气十足。

中年男子狠狠蹙起浓眉,喷火的视线越过人潮,刺在凌若夕等人的身上,挨个扫过众人,最后终是在她脸上定格,毕竟,只有她一人的姿态最引人注目。

大手一挥,侍卫拔刀出鞘将百姓隔开,一条宽敞的道路在瞬间被腾出,他声势浩大地走上前来,心疼地看着四肢抽搐的儿子,地板斑斑的血迹,让管家气红了双眼。

“谁!是谁打伤了老夫的儿子!”咆哮直冲云霄,充血的眼眸狠狠瞪着凌若夕等人。

百姓被堵在一旁,只能暗暗替她捏一把冷汗,不敢吭声。

“你又是谁?”南宫玉微微有些恼怒。

“哼,老夫的身份岂是你能知道的?说,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公然打伤我儿?”虎身一震,他用力蹬着脚下的青石地板,气焰极其嚣张。

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眸底寒芒闪烁,“怎么,小的狐假虎威,撞上了铁板,现在老的来找回场子来了?”

极尽讽刺的话语,让百姓心头暗暗窃笑,一个个双肩不住抖动着,却又不敢笑出声来。

眼前这人可是摄政王府最得宠的管家,他们不过是平头老百姓,若是得罪了他,这辈子恐怕就不会有安生的日子过了……

“大胆!”一名侍卫怒声高喝,“这位是摄政王府德高望重的管家,是当今摄政王的亲信,注意你的态度。”

哟呵,熟人啊……

凌若夕顿时哑然,眼底溢满了浓浓的兴味,“摄政王府,呵,好威风啊……”

明知道她的讽刺不是针对自己,但南宫玉还是忍不住难堪的红了脸颊,脸上犹如火烧,这就是他所管辖的京师,这就是南诏的军机重地!

阿大忧心忡忡地看着面含冷怒的南宫玉,他能够想象到皇上此刻的心情,这里本该是属于帝王的城池,但皇室的威望,却远远比不上一个南宫归海,对于帝王而言这是**裸的羞辱与讽刺。

仅仅只是王府内的管家,便能张狂至此,可想而知,与摄政王搭上关系的人,平日里是何等的威风凛凛。

“来人,把他们给老夫拿下!”管家心疼着儿子的伤势,已顾不得去打听凌若夕等人的身份,怒不可遏地命令道。

侍卫们一拥而上,手中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凌厉、森白的光晕。

凌若夕和南宫玉还未来得及出手,两道黑影自原地消失,正面迎上这帮侍卫,长刀在空中飞旋出美丽的气浪,亲吻上侍卫纤细的脖子,只是短短一瞬,十多条生命就已终止在阿大和阿二的手里,侍卫们仍然保持着出击的姿势,双目瞪得老大,即便到死的这一刻,他们仍旧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究竟是如何丧命的!

“啊——”

“杀人啦——”

惊呼声、惨叫声在耳畔层出不穷,百姓们被眼前如同人间地狱般的场景惊住,一个个脸色惨白。

阿大随手抖了抖刀柄,染血的刀刃发出嗡嗡的细碎鸣叫之声,“太弱了……”

“同感,这种货色根本不值得主子出手。”阿二拭去刀刃上的血珠,持刀回鞘,看也不看四周的尸山血海,漠然说道。

管家先是被眼前的这一幕惊住,再听到他们两人不屑一顾的话,心头的怒火蹭蹭的窜起,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你们……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切,说来说去就这么几句,一点新意也没有。”凌小白颇感无趣,掏了掏耳朵,朝天翻了个白眼。

“好,好好好,今日之仇老夫记下了,你们有种别离开京城。”管家忍住心头的惊骇,故作镇定地发出威胁,带来的手下一瞬间被他们秒杀,可想而知这帮人的实力有多强大,只是,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这口气,他早晚会讨回来。

将已陷入昏迷的儿子扶起,他一边瞪着凌若夕等人,一边撤离,同时还不忘抛出几句示威、挑衅的话。

阿大心里的杀意蠢蠢欲动,“主子,要把他……”

手掌在脖颈上轻轻一划,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南宫玉微微抿紧唇瓣,下意识看向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女人,想要听听看她的意见。

阿大嘴角一抽,现在主子和凌姑娘还没进行大婚呢,就已经变得如此忠犬,若是将来真的结为夫妻,岂不是要在妻奴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放长线钓大鱼,这可是他亲手送给我们的把柄。”凌若夕扬唇轻笑,如同春风般动听的嗓音传入南宫玉的耳中,只是这番话,却暗藏深意。

南宫玉立即了然,他含笑看着坐在椅子上,如同女王般的女子,眼底溢满的是浓浓的深情。

“走吧。”凌若夕利落的站起身,一场闹剧总算结束,她还想带着儿子继续逛逛这座国都,温热的手掌握住凌小白的手腕,刚抬脚,密密麻麻的百姓立马散做两边,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来,敬畏、恐惧、惊惧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落在他们的身上。

有人在猜测着这帮人的身份,也有人在暗地里为他们方才的所作所为暗暗叫好,要知道,摄政王府的暴行持续了多年,如今总算是有人替他们好好教训了这帮人一顿,他们怎能不高兴呢?

凌若夕目不斜视,她之所以出手和这帮百姓一点关系也没有,更不在意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众人离开人群,在热闹的集市上继续闲逛着,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孤零零堆砌在街头的尸体很快便被大理寺的人带走,管家回到府邸,添油加醋将整件事上报南宫归海。

“通知大理寺,立即将这帮人抓住,打入天牢,本王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在本王的地盘上胡作非为!”玄力自他的掌心蹦出,白玉茶盏咔嚓一声,碎裂成残渣,南宫归海怒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