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1章 送上门的好戏

第131章 送上门的好戏,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娘亲,她还跟着咱们呢。刚出城,在城外草木葱绿的碧池边停下,凌小白撅了撅嘴,朝后看去。

那名被他从公子哥手里解救下来的少女,就在后方百米外,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们,见他们停下,少女面露一丝怯意,下意识想要找遮蔽物。

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头,漠然道:“不要多管闲事。”

对于不相干的人,她连多一分的闲心也没有,即便是看到少女既期待又不安的模样时,眸子仍旧波澜不惊。

南宫玉轻声道:“阿大,拿些银两,打发她离开吧。”

阿大立即领命,飞身而起,朝着少女飞驰而去,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见那名少女用力摇晃着脑袋,眼眶中溢满了泪珠,手忙脚乱地说着什么话。

凌若夕没有理会身后的动静,抬脚走向池边一处简陋的凉茶铺,小二殷勤的迎上前来,替他们擦了擦桌凳,“几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你们这儿有什么招牌菜吗?”南宫玉含笑问道,即便是坐在这朴素的茶铺内,他身上的贵气依旧丝毫不减。

小二立即将招牌菜介绍了一番,努力地宣传着他们这儿的菜肴有多精美,南宫玉随意点了几样,尔后,抬眼看向凌若夕:“还需要加点别的吗?”

“你拿主意。”凌若夕抱着儿子,静静地坐在木桌旁,微风徐徐,波澜不惊的碧池荡漾开淡淡的涟漪,偶尔有几只白鸽从天际落下,叼走池中的锦鲤,岸边长柳垂青,时不时有踏青的百姓,在岸边谈笑风生。

氛围宁静且安逸,让人不自觉跟着平静下来。

“少爷。”阿大再度折返回来,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为难与无奈,“那女人不肯离开。”

“恩?”南宫玉略感意外,“她难道想一直跟着我们吗?”

还是说,这名少女在见到他们实力不俗后,就打算赖上他们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通透纯净的黑眸迅速滑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光。

凌小白乖巧的坐在凌若夕的大腿上,时不时回头偷偷看着后方惴惴不安的少女,灵动的大眼偶有算计的微光闪烁。

“先让她过来。”南宫玉吩咐道,打算弄清楚这女人到底意欲何为。

小二哥捧着热腾腾的菜肴送上木桌,随后搓着手,迟疑地问道:“几位客官可需要些水酒?我们这儿的女儿红是出了名的地道,客官可愿意尝尝?”

“恩。”凌若夕淡漠地点了点头。

“好嘞,请几位客官稍等。”一甩手中的抹布,小二哥嘿嘿地笑着,去替他们准备水酒。

云旭和阿二等人站在木桌旁,如同三名骑士,守护着围坐桌旁的三人。

“坐。”凌若夕轻轻抬起眼皮,淡淡地睨了云旭一眼。

他犹豫半秒,这才撩开衣摆坐下,坐姿笔直。

见此,南宫玉也吩咐阿大和阿二同桌坐下,这可苦了两个做臣子的,天下间哪有奴才和帝王同桌的道理?

相比他们俩的坐立难安,云旭显得自然许多,跟在凌若夕身边这么久,她看似冷漠,但实则却极为随和,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对于他而言,自然是习以为常。

少女磨磨蹭蹭的走来,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地打量众人一眼,虽然心头满是不安,但她却鼓起勇气走到了众人身旁,低垂着头,有些无措。

“一路上为什么跟着我们?”南宫玉轻声问道,脸上虽挂着温柔的浅笑,但眸子却带着几分生疏几分戒备。

少女脸色一白,手指慌乱的扯着衣袖,“我……我只是……只是想向你们说一声谢谢……”

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出手,或许她早就被那小霸王强行带回府,被他侵犯,被他羞辱了……

凌若夕眉梢冷峭,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开口说道:“我们没想过救你。”

话直白得近乎无情,少女薄弱的身体微微一抖,头似乎垂得更低了:“我知道,可是,不管怎么样,是你们救了我,让我免受他的欺负,我,我真的很感激你们。”

语调里带着丝丝啜泣丝丝哽咽,想到方才的惊险,少女仍旧有些心有余悸。

“现在你已经感谢过了,可以走了吗?”凌若夕对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毫不动容,她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怜悯一个外人,这世上值得同情的人太多,比她可怜的更是数不胜数,难道每一个她都要去安抚去解救吗?

“我……”少女紧咬住唇瓣,欲言又止。

她知道,她应该离开的,可是,天大地大,她还能去哪儿呢?

“我们可以给你一些银子,就当作是送你的盘缠,有了它们,你可以衣食无忧。”南宫玉朝阿大使了个眼色,后者机灵的从怀里拿出一锭金元宝,递到少女面前。

她却如同受了惊吓般,猛地朝后退开,“不不不,我不能要你们的银子。”

“……”凌若夕顿时默然,脑门上隐隐有黑线滑下,又不要银子,又不肯走,她到底要干嘛?

场面顿时变得僵持起来,阿大悻悻的瘪了瘪嘴,随手将元宝放到桌上,再度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凌小白偷偷伸出手,一双大眼睛咕噜噜转了转,见没人留意到他,悄悄朝金元宝靠近。

“啪。”一个凶狠的爆栗,在他的脑袋上开了花,清脆的碎响,惹得众人齐齐看来。

凌小白吃痛的抱着脑袋,欲哭无泪,特委屈地凝视着凌若夕,“娘亲……”

娘亲的铁砂掌又精进了,好疼。

凌若夕对他幽怨的模样视若无睹,自然地放下刚做完暴行的手掌,“别给我丢人现眼。”

他真的以为那点小动作能够瞒得住自己吗?知道他贪财,但是,有必要贪到这种地步吗?

凌小白悻悻的收回脸上委屈的表情,摸了摸犯疼的脑门,再不敢对那锭元宝有任何的想法。

“这位姑娘,”南宫玉忍俊不禁地将母子俩的动作看在眼里,摇头轻笑,余光瞥见一旁静静站着的少女,再度出声:“你这么跟着我们,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的,你还是拿着银子离开吧。”

“我……”少女迟疑一下,抬起头快速看了眼正对着凌若夕卖萌的凌小白,泪眼婆娑的眸子忽然间变得坚定起来,随后,她做了一个让众人愕然的动作,砰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好在茶铺内此时没有多少客人,不然这一幕绝对会引来围观。

南宫玉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悦的沉下脸来。

凌若夕眸光微暗,身上的冷气不要命的朝外扩散着,空气仿佛被寸寸冰封,她定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女,冷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请姑娘和公子收留小的,小的可以为两位贵人做牛做马回报贵人的救命之恩。”少女紧咬着唇瓣,带着满腔的孤勇,一字一字说得极其郑重。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如果她就这么离开,一定会被爹再次卖掉,她不要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如果跟着他们,哪怕是做一个丫鬟,做一个奴才也好。

“我们不缺奴才。”凌若夕不留情面地说着,丝毫不顾少女惨白的脸色。

凌小白摸了摸下巴,糯糯地询问道:“你干嘛非要缠着我们?”

“小的真的是无路可走了……”少女啜泣道,哭得好不可怜,只可惜在场却没有一个人为她动容。

“抱歉,我们真的不缺伺候的下人,你还着拿着钱离开吧。”南宫玉几乎已经失去了耐心,口气染上了淡淡的冷意,他朝阿大看了一眼,后者冷哼一声,迅速提起少女的衣襟,飞身跃起,将人带走。

少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压抑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唔,娘亲,宝宝要吃鱼。”凌小白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肉嘟嘟的小手指着桌上的糖醋鱼,向凌若夕撒娇道。

“自己动手。”凌若夕白了他一眼,不愿滋长他的懒劲。

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卖力的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吃力的握住筷子夹着盘子里的鱼肉。

就在他们吃得兴起时,阿大却苦着一张脸从后方走来,在他身后,那名少女一瘸一拐的尾随着,柔弱的小脸已经没有了泪水,只剩下满满的倔强。

“真是一个固执的丫头。”南宫玉无奈的摇头苦笑,对这种女人,打不得骂不得,赶又赶不走,实在是让人头疼。

凌若夕放下筷子,冷声吩咐道:“丢走。”

她不可能留下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更没有多余的同情心放到她的身上。

闻言,云旭利落的站起身,不等少女反应过来,已拽着她飞远,准备把人丢得再远一点,省得她又跟上来。

烈日正浓,明媚的阳光刺破苍穹从头顶上暖洋洋地洒落下来,众人顺着碧池缓步慢行着,和煦的微风喷洒在脸上,让人身心安宁。

一座石墩桥连接着碧池两岸,对岸一处凉亭内,文人墨客正齐聚一堂趁着这美丽的景色吟诗作对。

“这里是天下学子们最喜爱的圣地,每年科举前,都会会聚不少有才识的年轻人,以文会友,是南诏独有的一道风景。”南宫玉细心地解释道,话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骄傲。

“今年的科举还有多久召开?”凌若夕随意地问道。

一国科举,是为朝堂注入新鲜血液的契机,想要扳倒南宫归海,就必须要将他在朝堂的势力清除、取代。

杀他容易,但难的是一旦他这座傲立在南诏巅峰的大山倒下后,将导致群龙无首,朝堂动乱,动摇国之根本。

“下个月便会开始在各地方进行乡试,只是,每年的科举所有有才学的能人,都会被他招入麾下。”南宫玉如何不明白凌若夕的言外之意?只是,比起摄政王的号召力,他这个天子在天下学子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