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5章 兄弟相斗

第135章 兄弟相斗

“污蔑,你根本是污蔑!”云井寒怎么可能承认整件事是他所为?果断的否认,只是,却难以抵挡众人心里的怀疑,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让他乱了分寸,用力摇晃着脑袋:“你们宁肯相信他,也不肯相信我?我怎么可能杀害大长老,又怎么可能夺走族里的秘药?”

“那你如何解释药瓶出现在你的房中?又如何解释你房间里与大长老死时服用的同样的毒药?”云井辰哑声问道,俊美的面孔阴沉得仿佛能拧出水来,“如今本尊已不愿再听你的解释,你留着去向爹说吧,来人,将二少爷带下去,暂压地牢,等候族长出关,再做定夺。

“云井辰,你敢!”云井寒双目圆瞪,体内澎湃的玄气此刻如同爆发的火山,疯狂的朝外扩散着,墨色的衣摆在狂风中猎猎飞舞,长发飞扬,混杂了杀气的玄力在席卷整个大殿,并排放置在两侧的椅子,更是在这狂风暴雨般的威压下,咔嚓咔嚓出现了数道裂痕。

“二少爷!”长老们运气抵挡,口中发出错愕的惊呼,试图阻止云井寒发飙。

“你是打算反抗吗?”云井辰定定站在翻天的气浪中,身如巨山,纹丝不动,气浪迎面扑来,他肩头垂落的青丝被吹得朝后扬去。

云井寒冷哼一声:“大哥,你都要压我进地牢了,难道还不许我反抗吗?”

“当然,”云井辰坦然的点头:“押你进地牢是因为你犯了错,你若反抗,今日即便将你斩杀在此,本尊也无过。”

说来说去,他不论是反抗与否,错的都是他一个,云井寒龇牙咧嘴地怒视着自己的亲大哥,恨不得用眼神在他的身上戳出几个血洞来。

“我不服!”凭什么就因为他几句话,就要把自己丢入地牢?“我是云族的二少爷,没有真凭实据,你没有资格将我押入地牢!”

“资格?这种东西本尊需要吗?”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化作一抹火红色的残影自高首消失,云井寒甚至来不及运气抵挡,更来不及寻找他的踪影,后颈一疼,眼前顿时黑了下去,整个人软绵绵地瘫软在了地上,那股澎湃的玄力威压,同时消失在大殿之中。

一直运气阻挡威压的长老们,一个个长长松了口气,抬手擦去脸上的冷汗,还好少主及时出手,不然他们一定会被逼得对二少爷动手的。

“把人带去地牢。”云井辰连多看地上昏迷的人一眼的心情也没有,随手一扔,云井寒如同一滩烂泥撞入云族弟子的怀中,被对方牢牢接住。

“事情告一段落,本尊有要事需要离开云族,善后事宜交给诸位长老,相信你们会一五一十告知族长的,对吗?”他冷冽的眼神挨个扫过在场德高望重的长老们,视线所到之处,众人纷纷垂头避开,不敢与之直视。

就在云井辰打算离开云族前往南诏抓回某个不听话的女人时,远方云层包围的深山之中,忽然传来一声如同龙吟般震天动地的声音。

他淡然的面容微微一变,爹出山了?

“是族长!族长出关了……”

“天哪,这股威压,族长难道突破了地玄巅峰?”

“恭迎族长。”

云族万千弟子齐齐跪地,迎接族长出关。

云井辰抬起步伐,走出大殿,一席红衣傲然站定在苍穹之下,眺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峰。

一股凌厉的剑气从正前方迎面逼来,玄力凝聚的利刃划破空气,在地面上滑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他敏锐的朝一旁侧身闪开,右手迅速扬起,紫阶巅峰的玄力从手臂划出,与那股力量隔空撞上,刺眼的白光照亮天际,众人不自觉闭上双眼,只听见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巨响,可怕的威压犹如巨山,压得他们根本无法抬起头来。

只是一击,就让云族上上下下的弟子无法站立。

强!极强!

“哈哈哈,”滚滚的尘嚣之中,爽朗的笑声破空而至,“辰儿的武技又长进了不少啊……”

话刚落地,一抹月牙白的身影浮现在朗空之上,绚烂的阳光将他整个人包围着,健壮的身躯宛如神祗降临,平凡无奇的面孔沐浴着淡淡的光辉,伟岸且神圣。

这就是傲立在龙华大陆巅峰的存在,第一世家现任家主——云沧海。

“爹,这是你给儿子的见面礼吗?”云井辰无力的揉了揉眉心,睨了眼脚下深达数米的沟壑,嘴角不自觉**几下。

半年不见,爹的暴力似乎又增长了不少。

“只是测量测量你最近有没有强加修炼。”云沧海豪气如云的笑道,身子从高空落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为父早就知道你能接下这一击,你可是为父最疼爱的儿子,为父怎么可能眼见你受伤呢?”

“是啊,如果不是儿子躲闪及时,怕是早就被轰成碎片了……”云井辰幽幽叹息道,有这么一位粗神经的老爹,他表示极其郁闷。

“恩?井寒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晕厥在此?”云沧海含笑的目光在看见被弟子抱在怀里的二儿子时,骤然失去了温度。

一双不怒而威的鹰眼,冷冷地注视着那名弟子,未曾动手,未曾恐吓,却让对方顿时膝盖一软,噗通一声直挺挺跪在了地上。

好可怕……

族长的眼神真的好可怕……

“哼,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点压力也挡不住,岂不是给我云族丢脸?”云沧海恼怒地冷哼一声,显然忘记了,他才是害得弟子如此惶恐的罪魁祸首。

“爹,具体的事有长老们替你讲解,儿子还有事,先行拜别。”云井辰的心思几乎全都扑在了凌若夕的身上,哪有闲工夫陪这神经兮兮的老爹闲聊?只想快点赶去南诏。

“急什么?有什么事比为父更重要?”云沧海有些吃味,双目圆瞪,恶狠狠盯着他。

云井辰无奈的苦笑一声,要说这世上让他最无力的,便只有亲生父亲了……

“爹,儿子当真有要事。”

“那也给我忍着。”云沧海大手一挥,懒得听他解释,直截了当拒绝了他准备出山的请求,大步流星般进入正殿,询问起了近日来发生的琐事,当听闻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后,他气得哇哇直叫,“混账!把这个逆子给我丢入地牢,他何时反省了,何时再放出来,另外,将大长老的遗体火化,葬入英魂碑,生生世世供云族弟子供奉,享族内香火。”

毕竟是跟随了他多年的兄弟,即便他知晓大长老早已对大儿子不满,转投二儿子的阵营,但在身后,他仍旧不愿计较太多,给了对方只有对云族有无数功劳的英雄才能享有的待遇,将他的姓氏刻上英魂碑,得享世代香火供奉。

这也是云族对弟子们的最高礼遇。

为近期的事画下句点后,云沧海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滚蛋,却独独留下了云井辰一人。

“我在出关之时,隐隐察觉到东方有神器出土的气息,预计就在最近,这片大陆百年才会有一件神器出世,你立即启程带领弟子前往,务必要将神器拿回来。”修为一旦突破地玄,神识便可扩大到整片大陆,甚至能感应到神兽、神器的存在,云沧海这次便是感应到东方有神器的气息,从而才会临时决定提早出关。

闻言,云井辰微微拧起眉头,“爹,本尊当真有急事需要处理,让二长老率人前去便可。”

区区一件神器,不足以与那女人相提并论,在云井辰的眼里,后者的重要性比气前者高了太多。

“放屁!这些个长老的心思,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若是神器落入他们手里,只怕你这少主也该坐到头了……”云沧海气得险些一巴掌扇在云井辰的脸上,“我管你有什么事,都给我押后,先把神器取回来再说。”

“爹!”云井辰不悦的重重唤了一声,显然不愿听从他的安排。

“怎么,现在你长大了,连为父的命令也不愿听了?究竟是什么事?说出来给为父听听。”说到后两句,他放柔了口气,不愿和儿子闹僵。

云井辰勾唇一笑,糅杂了淡淡情愫的笑容,惊艳、绝美:“为了给你把儿媳妇抢回来。”

“恩?”云沧海面露诧异,“儿媳妇?”

他怎么不知道何时自己多出一个儿媳来了?

“见到她你就会知道,她有多与众不同。”云井辰笑得有些神秘,未曾把凌若夕的身份公开,虽说他的父亲平日里大大咧咧,但却意外的固执,云族自创建以来,早有过铁一般的族规,决不允许族内弟子与尘世外的人通婚,更别说是嫡亲血脉,可想而知,一旦凌若夕的身份曝光,势必会引起云族上上下下的强烈反对。

这也是云井辰不愿提早公开的原因。

再说,八字还没一撇,等到将人搞定后,再把她带回来见家长也不迟。

“哼,你的私事我从不过问,只是这次,你不能再任性,辰儿,你要做什么,为父不管,只是,神器一事必须要你亲自去一趟,除了你,为父不放心交给旁人,你可明白?”云沧海转瞬便把这件事抛诸脑后,态度极其坚定,势必要让云井辰走上这一遭,若能拿回神器,对他的地位以及威望都有着很大的影响,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着想。

“容我考虑考虑。”云井辰并未及时答复,他看得出要让云沧海妥协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想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考虑个屁!总之,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云沧海狠狠跺了跺脚,哪里容他迟疑?直接将事情敲定。

他的霸道与强势,只能让云井辰报以苦笑,“好,儿子这就启程。”

他必须要在大婚前,将所有的事处理完毕,片刻也耽误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