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6章 被儿子发现的奸情

第136章 被儿子发现的奸情,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南诏国皇宫,凌小白仗着南宫玉的疼爱,在宫里混吃混喝不说,甚至将不少南宫归海派进宫里来的嫔妃给闹得鸡飞狗跳,今天往这家去讨要见面礼,明天往那家去索要礼物,弄得整个后宫怨声载道,却偏偏又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又从一个常在的院子里出来,他蹦蹦跳跳的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拍了拍胀鼓鼓的胸口,里面正藏着刚刚搜刮来的数千两银票,小脸挂着得意的微笑。

“天上掉下银子啦,地上堆满金子啊……”嘴里哼着自创的歌谣,脆脆的歌声犹如魔音,让一旁路过的宫人纷纷捂住耳朵,备受煎熬。

“咦?”忽然,他眼眸蹭地一亮,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急急忙忙穿梭过长廊,朝着皇宫深处的地方走去。

那不是南宫叔叔和娘亲说过的大坏人吗?

小脑袋轻轻歪了歪,握成一团的拳头用力敲在另一只手的掌心,“瞧他偷偷摸摸的样子,铁定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小爷得跟上去瞧瞧。”

嘴里嘀咕一句,他立马窜到一座假山后,偷偷张望着南宫归海的身影,隔着数米的距离,跟了上去。

时至正午,凌若夕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大殿内的圆桌上,早已布满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精美菜肴。

“凌小白人呢?”她蹙眉问道。

负责贴身保护凌小白的云旭急忙出声:“好像是去了后宫嫔妃的住所。”

“他这是打算把每一家都拜访一遍吗?”凌若夕忽然间觉得头疼,这个儿子怎么就被自己养成了财迷的个性?要钱要上门也就罢了,居然还不和自己一道!

“去,把人给揪回来。”她轻轻抬起下颚,冷声吩咐道。

云旭用力点头,身影一闪,整个人已消失在了大殿之内,从窗户离开,朝着常在的院子飞去。

凌小白此刻正捂着嘴瞪大双眼窝在一栋僻静的殿宇外,头顶上的呆毛在葱绿的灌丛中随风摇曳着,他自认为藏得极其隐蔽,殊不知,看上去却极其扎眼。

南宫归海低垂着头,步伐匆忙,敲响了殿宇紧闭的房门,一名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将门打开,放他进屋。

这里是什么地方?

自认为早已把皇宫摸透的凌小白努力地寻找着有关这座殿宇的线索,只可惜一无所获,他昂着头,傻了吧唧的盯着悬挂在横梁上的牌匾,镶金的四方牌匾历经风雨的磨损,此刻已隐隐透着些许黯淡,但仍能看出昔日的巍峨大气。

“什么宫?”困惑地眨巴几下眼睛,凌小白盯了半天也没认出前面两个字,缩成一团的身体忍不住换了个姿势,趴在地上,肉嘟嘟的手掌托住脸颊两边的腮帮。

他要好好守在这里,摸清楚坏人大叔究竟想要做什么,然后告诉娘亲,娘亲一定会很高兴的。

云旭抵达常在的院落,却压根没找到凌小白的踪影,心头有些急迫,站定在院子外,调转体内的玄力,将其朝外散出,肉眼看不见的圆形气罩,以他为轴心,朝整个皇宫扩散而去,搜寻着凌小白的气息,片刻后,总算是在冷宫外找到了他的所在,同时,也察觉到了一股属于高手的玄力波动。

这是……摄政王南宫归海?

小少爷怎么会在那儿?云旭心头忍不住咯噔一下,双足在地面用力一点,身躯凌空跃起,朝着冷宫狂飙而去。

“归海?”趴在南宫归海怀中的中年妇人奇怪的昂起头,“怎么了?”

那是一张风韵犹存的面容,精致的妆容下,依稀还能看见年轻时的美艳动人,时光对这妇人似乎格外仁慈,不仅没有剥夺她的美丽,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为她增添了几分属于成熟女性的妩媚与优雅。

素白色的流苏长裙下,妇人曼妙婀娜的身材曲线显露无疑,身上释放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

长而卷的睫毛下,秋水般柔弱的眼眸溢满了浓情,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爱人。

“我方才感觉到有谁在向冷宫释放玄力。”南宫归海面色凝重,“宝儿,我得走了……”

“这么快?你都好些天没来看望我了……”连宝儿惆怅地叹息道,“我知道你很忙,有很多事务需要你亲自处理,可是,在这个冷宫中,除了想你,我根本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去做,归海,我好想好想有一天能够与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用再过着偷偷摸摸的日子。”

南宫归海无奈的长叹一声,抬起手掌怜惜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对不起,即使我现在已权倾朝野,依旧没有办法把你从这里接走,该死的南惠帝!要不是他临死前的口谕,我们也不用……”

南惠帝,南宫玉的父皇,也是连宝儿的夫君,在他弥留之际,曾留下过一道口谕,将当时得尽圣宠的皇后打入冷宫,无论是谁,决不允许放她离开。

这才导致连宝儿与南宫归海即使两厢情愿,也无法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

“归海,是我的错,我不该提起这件事的。”眼见他面色难看,连宝儿赶紧道歉,柔弱的小手轻轻捂住他的嘴唇:“没关系的,只要偶尔能够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等过些日子,等到外面的局势再稳定一些,我会想办法把你接走。”她这般懂事,反倒让南宫归海心里的内疚咻地攀升,溢满了整个心窝。

两人不舍的依依惜别后,他才转身离开了冷宫,连宝儿站在殿宇外的台阶之上,朝着他的背影轻轻挥动着手臂,泪眼婆娑。

凌小白猛地抱头扑在泥土地上,双手交叠着护住头顶,那戳耸立的呆毛也被他用力压下,他可不想被人发现,直到脚步声在耳畔消失,他才偷偷松开手,双眼眯成一条小小的缝隙,朝四周紧张兮兮的张望着。

“唔,好像真的离开了……”嘴里嘀咕一句后,他这才拍着身上的泥土从灌丛里站起身来。

“小少爷。”云旭急匆匆赶到冷宫,一眼就望见了站在冷宫外的草丛里,形单影只的凌小白,赶紧上前,“您怎么跑这儿来了?”

“小爷干嘛要告诉你?”自认为替娘亲办了一件大事的某人,挺了挺胸,特骄傲的笑了,“小爷要见娘亲去,来,抱抱小爷,咱们快点回去吧。”

他必须要赶快见到娘亲,把这件事告诉她知道。

云旭拿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满腔的焦虑此刻化作了无奈的叹息,弯腰将人抱入怀中,深深凝视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殿宇,双足轻点草地,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冷宫外,未曾引来任何人的注意。

两人返回凤溪宫时,桌上的饭菜几乎快要凉透了,凌若夕稳坐在上首的椅子上,身体随意的靠住椅背,双目微阖,似睡似醒。

“娘亲。”刚被云旭放下,凌小白便忍不住蹬蹬地跑上前去,猛扑到她的怀中。

凌若夕伸出手,一把按上他的脑门,拒绝他接近自个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有,你这一身是怎么搞的?”

锐利的目光从上到下将凌小白扫视了一通,他身上干净整洁的衣裳上,沾染了不少黑乎乎的泥土,头发更是插着几片草叶,一看就知,不知到什么地方去胡闹了一通。

云旭站在一米外,没有吭声。

凌小白扭动了几下身体,这才脆声脆气的开口:“宝宝是给娘亲办事去了……”

“哦?”凌若夕略感意外,“办什么事?我怎么不记得有交代过你替我办事,恩?”

尾音危险的上扬,大有他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就要他好看的阵势。

凌小白撅了撅嘴,低声嘀咕道:“娘亲没说,可宝宝就是替娘亲办事了嘛。”

“说说看。”凌若夕见他神色委屈,收回手,轻轻抬起下颚,给了他辩解的机会。

“宝宝本来是去为未来的日子做准备的,”他垂下头拍了拍塞满银票的胸口,尔后,抬起头来,咧开嘴笑得特像只偷腥成功的小猫:“不过呢,在离开院子的时候,宝宝发现了坏人大叔。”

“谁?”凌若夕眉头一蹙。

“就是总和南宫叔叔做对的坏家伙啊……”凌小白不记得南宫归海的名字,只能模模糊糊凭着自己的理解,描述出来。

“然后呢?”凌若夕眼底划过一丝了然,身体从椅子上直起,继续逼问道。

“然后宝宝就跟上去想要看看他准备做什么坏事。”说着,他抡起拳头,俨然一副要惩奸除恶的大侠模样:“宝宝跟着他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方,周围没有一个人,他进去敲门后,就进了屋子,宝宝担心会被他发现,所以隔得很远,密切的注意着他的动静。”

隔得很远?

云旭脑门上划下数条黑线,如果他没有记错,自己赶到时,小少爷和冷宫的距离顶多只有十多米,根本够不上很远吧?

想了想,他没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

“你居然跟踪南宫归海?”凌若夕心尖一颤,抬手就是一个爆栗重重挥打在儿子的脑门上,这次是半点力也没留,一下就把凌小白给揍得眼冒金星,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只差没嚎啕痛苦了……

“你还敢哭?你究竟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如果被他发现,你的小命还要不要了?”她越想越气,早就知道儿子的胆子有多大,但她还是没想到,他会胆大包天到跟踪南宫归海,一旦他的行踪被对方察觉,绝对会死得不能再死。

察觉到凌若夕此刻真的怒了,凌小白浑身一哆嗦,急忙求饶:“娘亲,宝宝知道错了……”

“错?你还知道错?”凌若夕怒极反笑,胸口因怒火上下起伏着,呼吸急促,犹如一只处于盛怒的猛兽,凶狠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云旭暗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在察觉到南宫归海和小少爷同时出现在冷宫附近时,他就已经猜想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此刻听到凌小白亲口承认,他仍旧有些后怕。

这是没发现,万一当时真的被察觉到,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